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与环境摄影大赛
人与环境摄影大赛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031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2021-02-22 10:35:10)
标签:

摄影大赛

文化

摄影

分类: 摄影赏析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司徒夏昊 
副主任医师 
上海市摄影家协会会员 
上海市摄影家协会风光分会理事
 主要拍摄野生动物和风光 
到目前行摄了48个国家 
曾获2014年雪花古建筑摄影大赛上海赛区一等奖 
2019、2020上海国际“郎静山摄影艺术奖”慈善摄影大赛金像奖
17、18年举办两次摄影个展 
作品被意大利领事馆 柬埔寨领事馆等多家机构收藏
01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埃塞俄比亚 拉利贝拉 圣乔治教堂Canon EOS-1D X  EF70-200mm f/2.8L IS II USM

司徒夏昊的电脑里永远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拍摄计划。伴随着这些计划,刚过四十岁,他已经踏遍了全世界48个国家。
这种为了摄影不断奔赴的冲动可以在他的家族身上找到影子。
如今在1934年出版的巨型画册《中华景象》中,仍可看到祖父司徒荣的摄影作品。
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年代,为了拍摄这些照片,他涉险跨越全国三分之二的省份。
爷爷对摄影的热爱,自然延续到儿子和孙子身上。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肯尼亚 博格里亚湖 Canon EOS-1D X  EF600mm f/4L IS II USM

五岁开始,司徒夏昊就跟着爸爸一起玩摄影,并逐渐对暗房里的冲卷、上色等步骤谙熟于心。
初中起,只要有机会爸爸都会带上他到全国各地转,为了看看世界,也为拍照。

那时,受技术等各方面限制,爸爸用的还是胶片相机。胶卷价格不便宜,拍完不能立刻看到成像效果,更无法复制,因此拍摄起来更考验摄影师的技巧。
长大后数码相机普及了,司徒夏昊用胶片拍风光的习惯也依然没有改变。
使用胶片拍摄时,为了保留拍摄数据,他严格记录着快门、光圈、曝光等数值,从中积累经验、发现不足。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希腊 迈泰奥拉 Canon 5D Mark II  EF16-35mm f/4.0L USM

除了摄影本身,司徒夏昊的很多户外生存技能都是爸爸教的。
早年间,不仅没有数码相机,更没有GPS。他还记得,每次到新地方,爸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张当地地图。接下来教自己辨别方向、看地图。
来不管去到哪里,他都能不依靠GPS,凭自己的经验判断方位。
2002年夏天,大学毕业前一年,爸爸带着他来了场毕业前的旅行。他们先去四川,转道云南晃了一圈,最后入藏。
十几年前,川藏线还没修通,入藏也不像现在这么热门。他们一路先坐火车,再坐汽车——中途汽车频频抛锚,甚至抛锚在唐古拉山口,但是一路走一路玩,倒也没觉得苦。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波兰 克拉科夫 瓦维尔城堡 Canon EOS-1D X  EF70-200mm f/2.8L IS II USM

期间爸爸曾带他驻扎在珠峰大本营,等待拍摄日照金山。结果,等来等去,等了两天,只看到云层不停游动,直到离去也未能见到山的真面目。
虽然没能拍到日落金山,那段大概四十多天的旅程,却像某种交接仪式的完成,意味着他学生生涯的结束与独立摄影生活的开始。
实际上可以说,爸爸对他的影响不仅是对摄影的喜爱,更是对未知世界的无尽好奇与探索。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西塘古镇 Hasselblad503CW  CFi 50mm F4.0 kodak 100vs获2014年雪花古建筑摄影大赛上海赛区一等奖 

大学毕业后,司徒夏昊经济渐渐独立。摄影也成了繁重工作压力下的精神出口。他形容自己那段时间“近乎痴迷”,哪怕只有周末两天,只要天气适合拍照他就会出门,短短几年间就跑遍了全国各地。
和一些摄影师不同,司徒夏昊很少对拍摄地产生依恋,对他来说,摄影更像是一种寻觅,一种对存在的无尽探索。唯有更好的影像才值得再次重返。

02
为了弥补珠峰拍摄的遗憾,2012年,他再次前往珠峰——车子从日喀则出发,经过拉孜,一路颠簸后,进到珠峰最后九十公里的碎石路。到珠峰脚下的绒布寺时,太阳已经开始往下掉了。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西藏 绒布寺 Canon EOS 5D Mark II  EF70-200mm f/2.8L IS II USM

绒布寺前有个小山坡,坡上有座白塔是拍照的最好位置。车停好以后,背着几十斤器材,他就气喘吁吁地往山坡上冲,终于赶在日落前拍到了日照金山。
事实上,为了拍好这张照片,司徒夏昊早已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为了确保拍摄效果,司徒夏昊对于做拍摄计划有着近乎偏执的严谨无论去哪儿,他都要选好最佳拍摄时间,机器架设最佳点位,再把拍摄计划精确到半小时至一小时之间
为避免意外还要做多个版本,确保可以随时调整。
他形容这“蛮累,但也蛮有趣的”,并且享受其中。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捷克 布拉格 Hasselblad503CW  CFi 50mm F4.0 kodak 100vs

摄影之外,司徒夏昊的本职工作是名医生。在他周围,有不少同行同样痴迷摄影。
每次外出摄影,他们都会随身携带药箱。即便是遇到突发状况,也能保持沉着与理智。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印度 阿姆利则 Canon 5D Mark II  EF16-35mm f/4.0L USM

曾经有次在印度拍摄日出时,他的脚不小心崴在断掉的铁条中,判断没有骨折后,自己绑上绷带瘸着走了三天。
还有次在肯尼亚开夜车,车子掉到坑里,队友的头磕破了,他们在车里立即处理了伤口。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纳米比亚 埃托沙国家公园 Canon EOS-1D X  EF600mm f/4L IS II USM

计划的严谨、医生的专业度与足够多的户外经验,让司徒夏昊的旅途很少发生意外。
但是,他又隐隐期待发生打破计划的惊喜。
至今他还记得,2008年在尼泊尔喜马拉雅观景台前,一睁开眼被一圈雪山环抱的感觉。
为了享受那种感觉,他甚至调整了自己的计划,在观景台上整整躺了一天。
这种矛盾性促使着他不断寻找新的地方或者主题,在确定的计划中寻找不确定性。

03
同样是拍修道院,他更青睐隐藏在深山中的那些——藏在亚美尼亚、埃塞俄比亚、希腊等常人很少愿意踏足的地方。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斯洛文尼亚 布莱德湖 Canon EOS-1D X EF16-35mm f/4.0L USM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约旦 佩特拉 Canon EOS-1D X EF16-35mm f/4.0L USM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亚美尼亚Tatev修道院 Canon 5D Mark IV  EF16-35mm f/4.0L USM

在亚美尼亚Tatev拍摄时,他在凌晨四点起床,冒着可能被野兽攻击的风险,在金秋的早上,目睹了朝阳点亮修道院塔尖的刹那。
那一刹带来的欢喜,持续几小时后才逐渐消失。
几年后随之消失的是风光摄影本身带来的新鲜感。
为了再次感受那刹那的欢喜,他踏上非洲,开始野生动物摄影。
与风光不同,动物会跑会跳,具有更多不确定性,有时候很看摄影师的运气。
第一次去非洲时,司徒夏昊运气超好,驱车追踪一个小时后,竟然拍到了一只花豹把捕捉到的草原猴藏到树上的瞬间。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肯尼亚 桑布鲁保护区 Canon EOS-1D X  EF600mm f/4L IS II USM

这样的画面,即便是在野生动物广布的非洲也很难得。
还有次在卢旺达的维龙加国家公园,他爬了两三个小时山,去拍摄山地大猩猩。
平时拍摄时,司徒夏昊总是待在车里,而那次他却近距离感受到了山地大猩猩带来的压迫感。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卢旺达 维龙加火山 Canon EOS-1D X  EF70-200mm f/2.8L IS II USM

其中一只年轻的大猩猩从他身边跑过,然后轻轻踢了他一脚——猩猩仅仅是闹着玩,不过还是“挺疼,肌肉密度明显远胜人类
虽然知道山地大猩猩不会主动攻击人,周边也有护卫保护,但是那种刺激感让他久久难忘。
这种新鲜感史无前例地牵引着他一次次前往非洲。
2017和2018年,他拍摄的非洲系列摄影应邀在上海展出。
展览上,从树林中冲出来的犀牛母子,夕阳中的火烈鸟,以及长颈鹿的倒影等珍贵瞬间甚至得到了意大利等领事馆的注意与收藏。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纳米比亚 鲸湾 Canon EOS-1D X  EF600mm f/4L IS II USM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肯尼亚 安博塞利国家公园Canon EOS-1D X  EF600mm f/4L IS II USM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纳米比亚 埃托沙国家公园 Canon EOS-1D X  EF600mm f/4L IS II USM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纳米比亚 埃托沙国家公园 Canon EOS-1D X  EF600mm f/4L IS II USM

影人|司徒夏昊,短暂欢喜,永久奔赴

纳米比亚 埃托沙国家公园 Canon EOS-1D X  EF600mm f/4L IS II USM


其实,司徒夏昊很少参赛,也很少做展览,比这些更让他在意生物摄影更多的可能性与快乐,以及摄影本身带来的短暂却强烈的愉悦。
接下来,他还想去刚果和乌干达,早在几个月前,他已经做好了计划,由于突发的疫情不得不搁置。他说自己想去刚果拍摄那里的山地大猩猩和火山。去乌干达见见鲸头鹳——据说那种萌萌的、呆呆的鸟,很好玩。

* 本文配图由摄影师司徒夏昊原创,未经授权,请勿使用。

欢迎关注人与环境摄影大赛微信公众号 
分享你的#拍摄故事#
(联系微信:18016270608
(邮箱:shuu2010@sina.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