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宗小白0511
宗小白051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593
  • 关注人气:7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宗小白近作十八首

(2018-06-28 17:45:09)
分类: 分行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是谁
会让我突然站起身,走到靠近
路边的窗口,用无助于改变
现状的一小会儿时间
向外眺望——
夕阳蹲守,像商人收缴利息般
盘点马路川流不息的车辆
大片云霞,如溃败的骑兵卷土而去
除了下雨,几乎每天都是如此
使我感觉生活在用它刻板、精明
和重复性的一面打击我——
但也就是那么一小会儿时间
不知是谁,还是让我得到了一种
来自神的安慰——
至少,我因此而学会了
写写诗

2018.6.13

 

    


那么多歧路对应的

抉择,那么多抉择构成的
人生,那么多人生感受到的
孤独、彷徨、无解……
细算起来
统共也只得到过一轮落日
和阮籍
一个人的痛哭!

2018.6.18 

 

江边诗 

 

我的忧伤和你略有不同
在江边,它以波纹的形式
形成又消散,消散
又形成,不知疲倦
夜雾袭来,撤去星光
使得船坞、远山付之阙如
除了在徒然垂下荚果的
枫杨树下,陪着我的影子
在必然性放松看管的瞬间
轻轻站立一小会儿
我并不能比你
多做些什么

2018.5.30 

 

    

 

在山顶,一个人如果伸手
触摸到白云,他便因此
触摸到自己的灵魂——
如果有幸,向那云朵之下
山腰处的凉亭,租借到一段
清晨的光,他更会因此获得
新鲜的雨水和长满悬钩子、蛇莓
如青藤攀援的覃思——
如果他有心,再用漫长一生中
微不足道的几分钟,静静立定
稍微的,恍惚那么一下下——
就像我有时推开桌上文稿时
特别想做的那样——
他便会得到自己,而不再是
别的任何一个人

2018.6.11

 

在自然面前 

 

在自然面前,当我浑然
忘却自我,会得到这样的奖赏:
绿树散开浓荫,起风时,天空因之柔软
清流激湍,飞鸟自在。巉岩以及
生于其上的野花,无一不以
它们的本来面目示我,继而又以
真诚品德感化我,不知不觉中
使我常常忘记自己是
那么复杂的一个人

2018.6.3 

 

   

 

树先于人类尝试,并完全学会
放弃语言。只用枝叶触摸土地和天空
并用这其中产生的无穷
未尽之意,阐述世界的本质
每一棵树都在为人类履行
定义个体美学的义务
它们跟随人类意识的河流
生长到善知识所能见的视域

因赞美它们而意外
得到的福报,都体现在了
这首诗里。

2018.5.29 

 

  

 

对我而言,蝴蝶属于
想象力附丽的物种
令人吃惊的是,春天竟然
依赖这种短命的物种
传播生命的花粉
多像年少时,那些被我
偷偷写在练习本上
随后又偷偷扔掉的诗
令人惊奇的是我竟能
不停的发现,还有许多人
和我一样,依赖这蝴蝶般
翩飞又消失的诗句
消减生命的负重
并从中不断获得
增强的自我

2018.5.26 

 

    

 

艾米莉狄金森,这个常年
将自己幽闭在家中的女人
认定自己得到了神的安慰
而不会有肉体的子嗣
因为,上帝给了她不同的繁衍方式
这也使我大胆认定,凡是
读过她的诗集,并且学会
在最喧嚣的角落,也可以
找到一片安静森林的人
应该都是被上帝选中
由她的孤独自由精神
产下的孩子

2018.6.9 

 

   

 

发现自己在人群中太过孤独
且又不会与自己好好相处
我便打算,将自我放逐到
有更多天空的地方

2018.5.30 

 

   

 

你在海边的感觉
可以用来写诗
你不在海边的感觉
也可以用来写诗
不知道为什么,你大部分的诗
都和海无关
和海所收纳的
你眼中的
整片天空无关
也和海岸线触摸不到的
你能感知却看不见的
世界尽头无关
你彻底失去了海
走在无效写作的死路上
除非在夜里,你能
再次将自己约出来
随意聊聊近况,随意的
像我和你现在这样
说说海

2018.6.25 

 

    

 

亲爱的安德烈先生
之前,你曾告诉我
你写过许多比喻句
但没有哪一句像童年
将幸福比喻成糖
那样忧伤——”
由此,我想提问的是——
将幸福比喻成一种因匮乏
而培养出的热望——
这种事情,就是在世间
笑容最多的那张脸上
不是也时有发生么?

2018.6.2

 

   

 

在人所忽略的那些死角
有一种偏见,不知何时悄悄
以黑蛛的形式存在——
只要视线和遮蔽物形成
小小的夹角,那清教徒
便会修建道场
罗织蚊蚋的罪名
毫不心软的予以狙击——
就像人们对待黑蛛
又像所有的偏见
将人变成黑蛛
毫不心软的
逼到死角时那样——

2018.6.1 

 

树荫之下:与苏末 

 

在运河边散步时
我又有了新的打算:
既然那缀满淡粉色
绒花的合欢树
在我白色亚麻衬衫上
描绘出的树荫那么好看
既然连续多日的燠热
被风吹散,心头事仿佛
正在随之一件件减少
为什么不能给自己信心
活到明年夏天

2018.6.2

 

   

 

时光以车轮的方式
使眼前道路慢慢消失
白鹭敛翮,又如同心头
忧伤般被时时惊起
蛙鸣不绝,河岸丛生的杂树
也不能使之消减——
对于昨天的遗忘,使我们
像草蝇一样被风挥舞
暮色漫涌,眼睛和耳朵同时
被告知今后再也不能
如此感受的一切
我们只能
用想象力追赶——

2018.6.7 

 

    

 

接受满目摇晃的绿叶——
那是清风赏给的小钱
接受汗水被吹干后的沁凉
那是尘世一日辛劳的薄酬——
接受落日,虽然数学无法
帮助我们计算,它仍会这样
升起,又落下多少次——
接受人类的无助、困惑和无知——
因为它们会善意提醒,一个人想要
更清醒的活着,应该懂得
在那风中,绿叶摇晃的瞬间
有所羞耻——

2018.6.9

 

草地:与宗小灰  

 

雨后,草地献出了
更新鲜的蛇莓和青苔
以此鼓励
发现了它们的孩子
还有小狗
不要因为惧怕
批评的雷鸣和闪电
而忘记
爱这个世界

2018.6.10

 

    

 

那个疯女人躺在河滩上
露出棉絮的肩头,长长披着一条
不知哪里来的橘红纱巾
当我用年幼的目光放任她在夕晖中
若无旁人的伫立——
一种难以察觉的
与她亲近的强烈渴望
后来便不断构成了我,以及
我所遇见的那些一生
都在被爱情和诗
折磨的女性

2018.6.13 

 

  

 

究竟是什么使河水暴涨
继而推翻堤岸,对一切
充满质疑和否定,并深深
痛苦于认知对于自我的束缚?
究竟是什么使天空充满不尽之意
整个世界都处于一种既虚无
又真实的存在,如同喃喃
祷告的每一个生命个体?
究竟是什么让那些彪悍的
骑兵突然兵临窗下,迫使我
放下心头,让一首稚嫩的小诗
尽快成形并登上王位的野心
不得不思考另一个自己
提出的这些问题

2018.6.1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