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玉琢的博客
胡玉琢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4,609
  • 关注人气:2,4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要知道 书法是有节奏的

(2015-03-16 17:07:17)

音乐作为一门听觉艺术,是通过声音传达思想情感的,若以视觉艺术的书法与之作比,不管是载体或材质,都很难达成共识。但是,音乐和书法都是在艺术家的审美关照下,依赖时间的延续而完成的,它们之间既有区别也有联系。
比如节奏问题,并非音乐仅有,人的心律脉搏,以及斗转星移、四季更替,这些外部世界的活动与变化在人的心理上构成了一种节奏体验。也就是说,节奏的本质是事物在时间中有序的组织形式与活动。相对音乐来说,“他就是声音在时间中的出现与消失的有序组织形式,是音乐在时间中先后出现的间隔而构成的秩序。”在原始社会,原始山民已经知道用有规律的节奏来协调人的行动。劳动号子就是这样一种以节奏的律动来协调人们行动的音乐艺术形式。事实上,节奏的表现力不仅如此,人类很早就发现,舒缓的节奏使人沉静,激越的节奏使人振奋……
所谓书法的节奏,他的构成依靠速度的控制,断续连贯、轻重徐疾和墨色的变化。对此,我将之概括为:基本律、回护律、起伏律和间隔律四大类型。参考其它相关论述,对书法的节奏问题试述如下:

    1. 执笔运行节奏

执笔运行节奏指的是线条在形成过程中,手的松紧、轻重、快慢的运动。若将其纳入线条中加以阐释,则线速、线强多少受其影响。
此处所言的线速指的是书家在书写过程中线条运动的状态,主要是运行速度。中国书法史首先是实用书写的历史,上至甲骨文、篆书,下到八分、草书、楷书、行书,文字的每一步推进都离不开观照书写的速度和实用性。草书快而难识,楷书易识但书写速度太慢,在这种情况下,行书综合两者的优势产生了。书写速度的规律性把握即是节奏。同一书体,字内线速是有区别的。起笔、运行、收笔,构成一定的节奏,从而使定格于书写载体上的汉字具有动态的生命力。“古人论诗之妙,必沉着痛快,惟书亦然。沉着而不痛快,则肥浊而风韵不足;痛快而不沉着,则潦草而法度荡然。”此处的“沉着”、“痛快”即线速问题,当然也包括线强的成分。
而线强则指的是线条的力度。对此,卫夫人认为“(书法)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病。”线强是由笔、墨、纸之间的合理组合形成的。正如岑长裔先生所言:“书法笔力并非笔毛与纸面之间的摩擦力,而是墨汁与纸面之间的摩擦力;笔毛与纸之间的摩擦(如果没有隔着一层墨汁)属于干摩擦,干摩擦的变化规律说明,在其余条件相同的状态下,速度越快,则摩擦力越小,而且其最大摩擦力出现在速度为零却将动未动的的静止状态。”在这里,岑先生是从力学、运动学角度来研究线强问题的。若就书法本体考察,恐怕并不这么简单。“古人做篆、分、真、行、草书,用笔无二,必以正锋为之,间用侧锋取妍。分书以下,正锋居八,侧锋居二,篆则一毫不可侧也。”正锋者,中锋也,笔尖处于墨线中间,施力加压,万毫齐力,似锥画沙,故而有“正锋取劲,侧笔取妍”之说。
“一阴一阳之谓道”,线条的粗细变化亦是线强存在的表现之一。“要知画法、字法本于笔,成于墨,笔实则墨沉,笔浮则墨漂。”“实”则“按”,按则线粗;“浮”则“提”,提则线细。力量之感由此可窥一斑也。褚遂良书作,“每当笔锋转换之际,必以一清晰的提按动作来完成,因此形成一个接一个方向、力度、笔势各不相同的调锋关节点。”从而使线强在阴阳交替中得以凸现。
当然,执笔运行节奏是建立在审美的基础上以用笔原则为前提,是手的动作对比在书法本体上的自然流露。米芾书写过程中的阴阳变化,在执笔运行上体现为提与按的对比,也就是轻重对比。“五”字起笔转折处的驻留与“湖”字三点水的书写,本身就有快慢之别,这种快慢亦是执笔运行节奏的体现。

          2. 线条节奏

构成书法的线条,在运行过程中,不管是起笔、行进,还是收笔,都有一定的规律需要遵守。而这些规律,是先贤在审美意识下的智慧积累,是对书法的本体关照。蔡邕 《九势》曰:“藏头,圆笔属纸,令笔正常在点画中行;护尾,画点势尽,力收之。”“由于这种特殊的动作要求,于是在运笔节奏中,便很自然会出现头尾重中段轻、头尾紧中段松、头尾慢中段快的相对效果,一根平的线条变得有起伏了,而有了起伏运动也就有了生命的律动,有了线条的脉搏。”当然,线条的构成除了起收,其本身的曲直起伏也会给我们不同的美感体验。“昔日宋翼常作是书,繇叱之。三年不敢见繇,即潜心改迹,每作一波常三过折笔。”此处的“三过折笔”亦即姜夔《续书谱》中所述的“一点一画,皆有三转;一波一拂,又有三折”,是对线条起伏节奏的审美追求。在这里,如果说线条节奏从实际构成上来讲,还属于线内节奏的话,那么,对线外节奏的把握其实是书法结体和章法的研究范畴。

      3. 线外节奏

线外节奏主要指线条与线条之间,字与字之间的连贯节奏,它包括线条的律动和墨色的合理使用。
“笔断意连”是线条与线条,字与字之间相互关系的一种概括。以上例“湖”字为证,三点水的第一笔与第二、三笔之间没有实质性线的连接,第一点的收与第二笔的起形成前呼后应的关系,二者虽未相连,气韵却是相通的。就书写速度而言,三点水的第二、三笔粘为一体,构成一个曲线,它与首画达成一种慢与快的书写对比。
当然,字与字之间,尤其是行草书,这种现象比较普遍。                                 “秋色”在气息上的呼应与“满”字的特立独出,形成两个完全不同的节拍,这是气息上的连与断,也是线速快慢的浅显表述,在视觉效果和审美体验中构成一定的节奏律动。而“气力复何如也”与“真”之间的关系亦是如此。不同的是,后者的第一个节拍以一泻而下的形连代替“笔断意连”的呼应方式,显得更直接,多了些激情。

           4.用墨节奏

从用墨上来分析,书法的节奏感主要表现为墨的浓与淡、湿与枯、润与燥的自然过渡。这一方面,王铎的贡献不容忽视,他首先利用笔与墨在运动过程中基于时间、速度等因素而与纸面形成的不同效果,对用墨的规律进行理性的分析、提炼,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施墨方法。觉斯作品用墨多“由湿渐干,由干渐枯,润燥相间,很有节奏感。尤其是创造性地利用涨墨来粘并笔画,形成块面,一方面简洁形体,避免琐碎,另一方面造成块面与线条的对比组合,增加表现能力,提高艺术品味。”可以说,王觉斯对用墨的探索不仅丰富了书法本体内涵,实际上,也于书法章法的研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东西。比如图四、五, 墨的虚实、枯润对比极大的避免了作品的沉闷压迫,争强了空灵恣肆之气。

           5.空间节奏

清代邓石如《论书》云:“字画疏处可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常计白以当黑,奇趣乃出。”此处所言之疏密对比便是空间节奏。它包括结字和章法两层意思。运用疏密对比,疏散处,字的上下左右空白拉开,茂密处几乎形成间不容光,以此增强字形结构的趣味性。
当然章法上的疏密对比,不仅增加了视觉上的起伏变化,同时也表达了书家的情感波动。
作为一门艺术,书法的节奏问题是书法本体魅力的构成要素之一,对它的理解与把握程度必将直接影响书法的实际创作水平,是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