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无汐
燕无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26
  • 关注人气: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总有一些什么值得遗忘或纪念。之二

(2014-12-31 16:17:49)
标签:

雨水

夜晚

葬礼

天空

活着

分类: 第四夜

19.当黑暗切割记忆

 

时光的底片

曝光着浓缩的过往

桃源今非昔比

落花明显地憔悴在镜中

都是幸运的

至少还能苍老而清闲地听到

飞鸟消失在白云深处

流水从山顶坠落

森林寂静,有广袤的细雨

披着雾蔼,袅袅下降

 

微黯的光线

熨烫着别具一格的表情

你如此毅然地成立在镜头

漫延成最为深奥的背景

我落定万丈深渊

仿佛刚从尘埃归来

 

我们的海从未停息,

还在一再地

由明到暗,由蓝到蓝

 

这分明是晴转多云时,

多姿光泽中一处略显浅薄的缺陷。”

 

2014.05.07.3:10

 

 

 

20.大悲咒

 

:星光雨水般稠密
我将遥远地
看着自己被拿走
......题记

他一直在拿走我
我知道的
嗯,我的每一部分
他都深感兴趣
他不许我矜持,抵抗,
愤怒更不可以
我婴儿时的啼哭
童年的碎花布衣裳

青春叛逆期
发育不良的歌喉
他陆续以君王的旨意
收缴,归类,
与其它贡品一起
享受嫔妃般的待遇

后来,他说:
你揺篮里的爱情
夏天般富有的乳房
身体里的流水,
花园,鸟鸣……
也得归我
后来他干脆不说
直接就打开袋口
无论大海还是岛屿
刺青还是胎记
瓷片上发烫的泪滴与
灰烬中的火

草籽,浆果,藤蔓

最后他煞费苦心
想要拿走的
不用猜我也已知道
一定是我那
卡入骨架的冰凌
眼睑上的雪
烙在黑窗户的水月亮
既然如此
趁渡轮尚未拉响汽笛
我索性将姓氏
连同眉间乌云
胭脂香
收拾在盒子里
然后开始等
祈祷会在春天
或铺满青苔的九

对岸有无人的竹筏摆渡过来

 

2014.05.10.10:10

 

 

 

21.如果这样的悲伤还不算悲伤

 


(一)
开往南方的列车,
搬运着三年来的雨水。
淋湿的云
始终有一扇画满星星的天窗,
朝床前,倾泻月光。

(二)
五月的鲜花落满池塘。
镜中,镜中――
那柳絮纷飞,呀!残雪普照。

(三)
在白天,我不厌其烦地

重复着――
兑上温水,备好药品,
拍软枕头,俯身
贴耳:醒醒,吃药了。
醒醒,喝口水。醒醒……爸爸!
你看天气晴好,万物吉祥,
飞鸟和虫儿都在忙着衔草筑巣。

在夜晚,我总梦见
自己与神灵分坐桌子两头
我总是不厌其烦地与他争执:
别阻止我
不厌其烦的呼唤。

2014.05.10.11:17

 

 

 

22.致春风

 

我知道,每一年

你都会死去一次,

再活过来一次。

 

我知道让你死去的原因会有两个:

要么是遭遇野兽,

要么是遭遇野火。

 

而能让你活过来的原因,

一直只有一个――

老虎在草甸上唱着古老的挽歌。

 

2014051819:58

 

 

 

 

23.朝圣者

 

黑暗中匍匐的人

拒绝带走阳光下滚烫的尸体

他说:时间毁灭了时间

我毁灭了我

并从中获得光明

 

2014.05.31.9.16

 

 

 

24.午后两点四十五分的琴键,落着雪

 

那个绝唱的人

没有把琴盖合上

大雪刷白了

她的指甲,和弥留在

他唇角的杨树叶子

 

2014.06.01.14.45

 

 

 

 

25.菊花台

 

 

 

---父亲走后两周。

天空一直无雨。

     ......题记

 

    那个从此沉默的人,将自己藏进大山深处。你流干眼泪之后,也将雨水藏进大海深处。

 

    在黄昏,墓前,梦里.....你反复叩首,焚香,点火把,供奉酒菜三品。你一遍遍低声呼

唤:爸爸!从此你要学会一个人生火做饭,你要记得及时替换衣衫,你要继续与乡邻谦恭友善,在觉得孤单时,你要来我梦里诉说思念......

 

    其实,你依然固执地认为,爸爸他尚健在,只不过生活在了别处。你想他的时候,依然可以跨过断桥去找他,并一起回忆,那些镶嵌在镜中的日子。

 

    其实你很想告诉他,面对岁月,你迟早也会把沉默当作——追思的金子。

 

2014.06.15.05.30

 

 

 

 

26.念亲恩

 

--致父亲

 

他几乎把整个世界,

泡成一杯咖啡递给了你。

掺合着生活洒在眼角的泪花,

你默默品尝香醇的苦味。

 

看自己抱拥一束星光,

慢步踱入杯中幽暗的秘径,

你深情不显困惑。

 

你知道你正在揭晓——

紧贴心灵,远离生活的谜底。

他那向上伸展的双手,

停格在天空下,

就如同树枝触摸着黎明,

指尖萦绕弥漫雾中的晨曦。

 

“七月的夜晚一样好冷,父亲!

要怎样才能住进您的怀中。”

 

当味蕾被杯底的液体俘虏,

你重新成为幼小而懦弱的孩子。

因为羞于说出热爱,

因为恐惧他会突然在镜中消失,

你目光清澈,

而身体不断随风摇晃。

 

2014070502:11写于父亲的五七祭日

 

 

 

27.活着

 

她还活着,她已死去

隐居某个偏僻的市井小巷

她是出名的吝啬鬼

也是三重门的殉道者

 

只有在活着之余

她才得以低下头颅

把旧得可怜的键盘和画布

分配给自己

用来思考,用来忏悔

 

她睫毛上垂直的冰凌

诚地封锁着有关春天的记载

安于清贫的空院子

也偶尔只为他乡流水

开启半扇柴扉

 

生活的潮汐与尘暴

曾经把远处漂来的树叶卷到身边

又骤然撕开黑暗

把花开的声音收拾得干干净净

天空每天为大地送来嘹亮牧歌

也为葬礼之后浮肿的面孔

送来埋葬雨水的夜晚

而与众多丢弃光芒的眼睛相对应的

是一颗焚烧的灵魂

和漫天飞溅血色的骨骸

 

她已死去,她还活着

“谢天谢地,你从此不再需要减肥药、

止痛膏、镀金粉的勋章。”

 

这面积有限的工作室

这营养过剩,粮草匮乏的失乐园

她的职务既是少之又少的赠与者

也是拒绝受贿的入殓师

 

2014.08.11.23:32

 

 

 

28.无音词

 

她只有四个夜晚

可以向一页白纸陈词:

前三个夜晚

她向远之又远的远方

手绣了半卷锦缎

从第四夜起

她从盗梦者手中

领取藤蔓、斧止境的海啸

(她把这些,当做无上馈赠

但她能回馈的沙子

已经不多了

 

琴声飘忽,流云叠翠

离开草场的羊群

守望着栅栏外的星空

沙漏在夜晚的时光是漫长的

它需要更坚定些)

直到大海低头

她向往的住址

 

2014.08.14.8:37

 

 

 

29.你内疚地从我梦中醒来

从我梦中醒来
帮我扯开床前的白纱窗帘
我的黑发已有一半为你凋谢
在这空荡的枕边
我居然听到了你的歌唱
即使只有短短一句
即使只能哼上一小个段落
即使你的嗓音沙哑苍凉
即使芳心已碎,不知它葬在何方

2014.11.06.14:23 

 

 

30.你一尘不染地看着我慢慢心若菩提

——致宝贝

我做过最艰难的决定,
就是无论如何,
也要让你健康地生长在,
物欲横流,灯塔倾斜的城堡。
宽容地接受,它夜间的糜烂,

和被阳光几经折射的黑暗。
接受它次品般醒目的颓废与华美,
那是现实与童话激烈碰撞的成果。

你的学名,是我
从外公给你取的一堆名字中,
筛选出两个单字来,
进行了组合。
婧,在辞海里的解释,
是海底一种美丽的小红鱼,
也代表贞洁,有才华。
嫣者,古时意指,巧笑倩兮也。
你听,婧嫣,婧嫣,
多动听,多明亮,多温暖啊!

从牙牙学语,到绕床弄梅,
从羞颜未开,到及笄展眉。
从亲人口中朗朗的乳名:杨杨,
到同学口中甜蜜的昵称:嫣儿。
我们多么期盼你能在庸碌俗世,

顺利成长为品貌双全,
从容静好的女子。

我曾被无常人生无情鞭笞,
几经沉沦,几经崩溃。
但你总是用那一尘不染,
黑白分明的眼睛安抚我。
让我看到,你一望无际的希冀与
海枯石烂的眷恋。
我也深刻眷恋!宝贝儿。
也许时间还是有那么多的不如人意,
也许树叶还要在秋天用凋零诉说离愁,
也许生命的火焰会慢慢衰弱,
也许,在很多的幸福背后会隐藏许多的不确定,
也许,也许……
多年以后,我会老去,你会——怀念。
但我得提前帮你写好答案,
我会一直牵着你的手,
从盛夏起步,从漆黑的池塘起步,
直到一起走向黎明照耀的牧场。

宝贝,要永远坚信!
你是我光辉的日月,
我是你贫困而富有的妈妈。

 

2014.11.26.18:08

 

 

 

31.像忘掉那朵只爱春天的花儿

你终将忘掉你
像无心赎罪的人拖着镣铐
走出黑屋子
你难以收获,让灵魂安顿
不再颠沛的地址

穿越落满尘埃的街巷
人们目睹你背影上的黄昏渐渐浓烈
却听不到器皿碎裂的声音
在找到维纳斯之前
你先已嗅到蔷薇开遍枝丫的忧伤

枯树桩迎来又一波锋芒

天空硕大的心脏
重压着它耸起的肩膀
那与时光同时荒废的鸟巢
还逗留着一尾褐色羽毛
这皈依大地的信物
如同穿行沙漠的独行者
背囊中收藏着闪闪发光的昨夜
在一切划上句号后
你尚且温柔的心上除了它
已没有别的东西愿意痛苦地活着

没有什么不舍可以让时间心软
没有谎言,可以天荒地老
所以我终将忘掉我
像忘掉那朵只爱春天的花儿
"你也把腐烂的果实尽早归还吧!
没有谁能永久享用租赁的甜蜜。"

绚烂过天空的花朵
将在荼蘼中获得迟到的宽恕
为了离开这庞杂的墓园
我已典当所有
在归去来兮的匣子里
没有悲伤,也没有蝴蝶拍打翅膀。

 

2014.11.27.00:03

 

 

 

32.这首诗不是写给你的

 

这首诗不是写你的

作为馈赠,它显然过于平淡,

像夹在记忆森林里一卷曲的叶子,

很早就丢失了春天的唇膏。

只有穿透云霾的霞光,

才能照见它青丝般柔顺的纹理。

 

登上返程的机车

与清瘦的时光一起重温往昔

偶而嚣张地想象,

你手中满了又浅的杯盏,

会怎样收拾波澜。

 

天空不时地从高处溢出,

过度压抑的雨水。

你胸有成竹地用语言组织

无数次高过浮世的会晤。

时近时远的画外音,替你阐述——

有关湖泊、长堤的古朴匠心,

和尽收眼底的现代美学。

有关几棵在岸边汲水的古藤,

留给三月的火焰或灰烬。

有关一座墓和它不死的主人,

千年后还被男人们谈论着的,

婆娑前世和今生。

 

“人群会滋生更多的孤独者”。(然希

所以我决定做一个吝啬的人,

把这首诗送给另一个贫瘠的自己。

我想要在天黑之前,

收集余的燃烧和绽放,

收集余的琴瑟与流水

以及天地万物

之欢,之诺,之美,之殇,之离离。

 

这是迟早会被删除的一页

它的使命是短暂的

你也许还有时间,

以读者的身份,

去我的私人博物馆免费借阅

假如你对这首诗抱有好感,

我会诚恳地邀请你一起分享

我还会准备好一杯,

不加糖的咖啡。

 

你最好不要转过头去。

因上帝之手,正捧着最后的晚餐,

他在遴选其余的入席者。

他距离格式化的鼠标和键盘,

只隔着一扇门,

和一只为躲雨而落脚在门槛上发抖的灰雀。

 

(但如果我们幸运地入选,

我将对上帝告发:

这个人口袋里藏着令人作呕的牙套。”

你就能顺利脱身。

他可不想对着一桌子来宾,

暴露强烈的妊娠反应。)

 

 2014.11.29.14:51

 

 

 

33.有一天,我终将成为大海

等她将烟火尝遍
等她帮葬花人收拾起空篮子
等她用琴声唤醒蝴蝶
等她,发丝飘雪,眉眼落花
等她,舍得,放下,归还一生荣辱
就真的离天涯,不远了

2014.12.12.04:09 

 

 

34.刀,石头,布

她刚检索完一段错误的历史
失重的身体还涤荡着钟声
她得给自己送去天大的宽容
她想让文字找到——
那粒草籽般安静而动摇的灵魂
她要说:嗨!
还有谁可以像你一样
独自留守花园,仰望天空
放任比季节还要从容的凋零?

2014.12.12.04:18

 

 

35.除了孤独,还能有什么值得钟爱

看着月亮腰身
而阴影顺着脚踝不断修剪着碧绿藤蔓

2014.12.12.4:29

 

 

 

36.红罂粟

 

现实是一口幽深的井,井沿盛开着美丽花朵。你默默往上攀爬,期待在某一天,用指尖触摸花瓣上的露珠与晨光。而时间嘎嘎冷笑,一边悠然地嚼着花蕾,一边用铁索拖住你无力双脚向深渊滑行。刺骨的黑暗灸扎麻木身躯,你仰望星斗,看见仙子正慢慢提起她芬芳的花篮。   

 

 

37.她从自己的葬礼上回


“这是件足够庄重的外套,
是民间葬礼上最轰动的展品”。
侧立在镜中的女人,
抚摸着胸前第二粒纽扣。
人们最为赞叹的,是这件外套的颜色。
就算被雨水盥洗过的天空,
也罕见这样的蓝:纯粹,安祥,
无比优雅,又无比孤独。

 

枯叶或雪,从不同高度降落,
修饰,掩盖,弥补着
已发生或将发生的,
已消逝或将消逝的。
丑陋的敲钟人和带面具的枪手,
精算着令人振奋的收益,
他们从未在暗中了断交易。

 

她不想捂着伤口惋惜什么。
她得为自己点上三炷香,
以减轻泪水为她叠加的罪孽。
岁月如开败的罂粟,
越摧残,越决绝,越凛然。
凋谢在右手掌纹上的褐色花瓣,
像是代表着生命中,
子弹般密集和短促的纪念日。
它们一路划过星辰,点亮天际,
不愿心碎,只愿随风零落。

 

眺望远山,尽头天色将晚,
被落日染红的松林,
虔诚地封锁着飞鸟的踪影。
被人们收割又遭遗弃的田野,
裸露干瘪乳房,仰卧在晨钟暮鼓里,

被打扫成净地的寺庙

余音袅袅,生生不已。

 

葬礼并未还逝者以乐园
你从此就是被注销户口的女人。”
她微微地,将稀有的笑容
交付给了天边的流云。
心头的积雪,兀自厚了三分。

2014.12.23.09:45

 

 

 

38.月亮始终不曾老去
        
——过了今夜, 往左, 往右
               ……题记

月亮始终不曾老去
也不曾因为下雪,忘记圆缺

你的灵魂
始终穿着,一件洁净的棉布衣裳
在歪曲记忆的十字街头
你往左,往右

他都不曾责问,你为何迟疑
也不曾背过身子,去向菩萨告密

撩开挡在窗口的阴影
几个温暖的词
始终盛开在生活的篱笆上
它们鼓舞我:你要把斧头软化
把斧头,慢慢软化

可是冬天迟迟不走
你也还未重逢三月的信使
我两手空空
难以证实具体的伤势
就好像月色明亮
却无法拿出推翻黑夜的供词


2014.12.30.23:0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