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上郡农夫
上郡农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795
  • 关注人气:3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铁犁与牛耕:传统农业时代一场复杂的革命——中国农史学会第七次会员大会演讲稿

(2020-09-28 17:03:27)


铁犁与牛耕:传统农业时代一场复杂的革命——中国农史学会第七次会员大会演讲稿

    听完隋斌会长的演讲我想到一个问题,二十四节气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样的一个事儿,我们这几家农史研究单位是弄不成这样的。隋书记总结了中国农业博物馆做很多经验,但我首先想到一个词汇是“久久为功”,十年时间里,花了多少人力?实际上,隋书记还有一个问题没讲,投入了多少资金?但是我们的功能可能和博物馆有所区别,我们主要是把学术研究这一块做好。

在座的有我们好多老师,我们的同学,我不知道大家现在在自己的科研选题里面或者是在学位论文选题里面还会不会选铁犁牛耕这样一个题目。我过去和大家的想法是一样的,也认为铁犁牛耕在我们农史研究整个的过程和作用里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们在学习研究中国历史、中国农业史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学到用到它。它的理论基础就是生产力——生产关系学说,我们研究农业历史的人肯定会给予关注,它的伟大意义就在于找到了社会进步的物化标志。

我们讲人类经历了石器时代、铁器时代、机器时代等,每个时代都有它的标志,没有这样一个学说,我们可能找不到关于社会发展进步的决定因素,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理论。我们在农史研究时经常会用到这样的理论,而且用的比较多。但是我个人感觉这些年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可能有简单化、教条化的倾向。讲到秦汉隋唐乃至整个传统农业社会生产力发展与进步时,一般都会说到铁犁牛耕,但谁也不会认为铁犁牛耕还有什么学问去值得去探讨,也不会再选铁犁牛耕这样的题目。一般会认为,它还能谈出一些什么东西来?在快退休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今天要表达的主题就是:铁犁牛耕,它固然有很强大的生产力意义,但是它对世界传统农业而言,它可能带来的是一场复杂的革命。

铁犁牛耕与农业生产关系的复杂化

在原始时代,我们经常讲氏族公社,为啥那个时候是共产主义?实际上那个时候,任何一个人征服和改造自然的能力都不足以应对外界的环境,只有靠群体的力量才能保证人类的生存。到了木石农具的时期,在三代的时候,更多的看到的是耦耕,合伙耕作,为什么呢?木头、石头农具,如果一个人耕作,它的效率太低,所以只能靠大家的力量进行耦耕。大家知道,木头、石头农具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他容易损毁,如果采用耦耕的话,两个人共同起土,实际上起土的时候每一个耒耜只承担50%的力,这样的话,我们手中的工具就不容易损坏。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看到的是村社,看到的是集体耕作。在畜力用于农业生产之前,实际上就是靠大家的合力来组织生产,所以我们《诗经》里边可以看到“千耦其耘”、“十千维耦”的场景。那个时候这样的一种生产关系是和当时的生产力联系在一起的。

铁农具与个体劳动力的结合  铁器出现以后,个人征服改造自然的能力提升了,所以我们在秦和西汉的时候,看到了广泛的自耕农的存在。铁农具与个体劳动力的结合使自耕农生产成为可能,颠覆了千百年间实行的井田制度;铁犁牛耕出现的时候,牵扯到人与农具、牛之间复杂的配套。最初的这种配套,现在看来是非常笨拙的,就是文献中记载的二牛三人,如果牛再不好好配合的话,有时候还不如单纯三个人力干的活多。一般的农户,五口之家不可能安排三个劳力进行这样的农活。要置办两头牛、铁犁、耧车等这一套设施大抵需要花费一个中产之家的全部资金,所以当时的五口之家是配置不起这样的农具的。

规模经营与豪族经济 而为啥到了东汉以后,豪族经济发展起来了?实际上这种生产关系和铁犁牛耕联系在一起。当时农业耕作的配套情况——二牛三人,我和我的学生算过一笔账,五口之家,当时有大概有10万钱资产,就是中产之家的水平。当时的铁犁牛耕是高科技,两头牛便宜一点儿,大概就一头3000-5000钱,贵一点儿的话万钱,两头牛可能就得两三万钱,还有铁器、铁犁要买(这个时候农民不能自己制造农具了)。买回后还要三人同时操作农具,一人在前面牵牛,一人压辕,一人扶犁,五口之家组织不起这样的生产,当时谁可以使用得起呢?一个是豪族,另外一个是国家开发行为,才可以用这种高科技。我们在居延、在东北、西域,当时国家组织的一些屯戍活动可以用这样的东西,结果我们现代在居延,在新疆,在东北发现了大的铁犁以后,出现一种简单的推论,认为好像在边境地区都有了这么大、这么先进的生产工具,按道理我们内地应该更先进。但实际上不是,当时是国家和豪族,在用这样一些东西。我们过去研究历史的时候,老认为豪族经济是一种腐朽的、落后的社会形态,但在当时它却刚好符合了农业的规模化经营。

曲辕犁与五口之家 到后来经过一个魏晋南北朝到隋唐的时候,我们的铁犁牛耕才进入五口之家。这个中间发生了两个重大的变化,一个变化就是我们的农具改进,由长辕犁变成曲辕犁,犁变得越来越轻了。另外一个,少数民族兄弟帮了我们的忙,生产结构调整了,少数民族兄弟把他们的畜牧业带进来以后,我们牛的供应缺口不是那么严重了。汉代的时候法律里面规定杀牛者死,你如果杀了牛的话,和杀个人一样要抵罪的。但是经过魏晋南北朝以后,畜牧业发展让我们牛的供应解决了,隋唐时一个是畜力的供应充足,一个是工具的进步使得铁犁牛耕进入五口之家。这个时候,我们在敦煌壁画或者其他壁画里面看到的就是一头牛一个人拿一个鞭子进行农业生产,关于这个情况实际上我们的诗里边有一句话可以类比“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是在生产关系方面带来的一些复杂的变化。

铁犁牛耕与农业技术体系的复杂化

我接下来要给大家讲的是铁犁牛耕带来的传统农业生产技术体系的复杂化。

工具制造业的的分工  金属、铁器的出现,首先带来的一个复杂现象就是工具制造业的分工。孟子说过:“百工之事固不可耕且为也”,古时农民是生产工具的制造者,同时也是生产工具的使用者,到这个时候农民自己制造不了农具了,必须通过购买别人制造的铁农具进行生产,社会分工复杂了。

金属农具的标准化意义 另外一个,金属农具出现了以后,它的标准化意义显现出来了,我们过去大都是讲他的生产力意义,实际上我认为早期出现的金属农具其重要性,不在于它的生产力意义,而很大程度上在于它的标准化意义上。铁农具的标准化,就是利用了金属的熔铸性和延展性,我们可以制造更加符合科学原理的生产工具。我们过去的木头石头农具只能是形似,而且比较笨重,如果将中国农具发展史上划分一个标准化时期的话,就是铁器出现后,开始出现了农具标准化。

横向破土与连续性耕作  当过农民的都知道,我们过去拿手工农具进行生产的时候,它是纵向破土,要从地面上完全挖下去,而且我们的生产过程是断续性的,不可能拿个镢头连续的生产,它肯定有一起一落。铁犁牛耕出现后有一个重大的变化,就是农业耕作开始横向破土,大家翻地的时候是一直往前翻,而且它是连续性作业,实际上文献里面关于这个都有记载。

耕犁的复杂化 全世界好多种犁,为啥欧洲的马耕比较多?实际上马耕和犁有关系、和当地的土壤有关系。马耕实际走了类似现在拖拉机这样的一条路,而我们的牛耕是确实是具有我们中国特色的。把所有的犁比较了以后,有人说中国的犁相对轻便一些,富有机动性,在世界上的犁里比较先进。

复杂的驾系方式  铁犁牛耕出现以后,关于牲口的驾系方式成了一个重要的事儿,驾系方式也很复杂,但是我们发现中国人关于牛和马的驾系,在世界上所有的驾系方式里面最科学,找到了牲畜一个最能用力的地方——肩部。我们中国的这种驾系方式,叫肩系法,欧洲很长一段时间用胸系法,就是在马和牛的肚子上绑一个很宽的带子,让它们负重而行。如果负担轻没问题,负担过重的话马牛容易窒息而死。以色列,印度更是特别,他们在牛角绑上绳子,然后拉着车往前走。大家可以想象,那种驾系方式很影响牛的平衡,而且太重了以后牛的脖子不舒服。

复杂的驯育和驾驭方式。畜力出现以后,我们人类的农业活动由直接的体力性劳动,变成一种驾驭性的工作。这种驾驭,我认为它实际上降低了劳动强度,甚至不算劳动,和直接的生产劳动不一样了。犁地的时候拉犁的是牛,农民发出指令就行了。我认为这个复杂的变化,甚至比我们的机器时代更复杂。我们开车,现在无人驾驶还不成熟,驾驶就是操作,对了平安,错了就翻车、撞车。但是大家注意一下,驾驭牲畜是面对的是一个活物,而且它和主人要有一种非常默契的理解和配合。同样一个牛,它对不同的人态度不同,对好的老农,它是服服帖帖的。对我们一个生人,经常会出现“犟牛”的情况,你说的指令它不接受。这样一个复杂的驾驭方式,我们过去可能把它看得简单化了,我说这个人与动物之间的互动系统比操纵机器更复杂。刚才这里面我们讲到的驯育、养护、调教、控制,为啥说它复杂呢?就复杂到这些方面了,首先给马按上辔头,给牛戴上牛鼻圈,牵引它们,人走到哪里动物就跟到哪里,这个是一种简单的驾驭。我们中华文化为啥与其他文化这么不同,就是一个小孩和老牛之间,那样的一种默契关系。给牛穿鼻子这样一个事,如果要评一个什么奖,这个恐怕应该是国奖级别的啊(笑)。驯育的初级阶段是牵引,人到哪里,动物到哪里,高级阶段就是发出指令。这使得老农和牛成了一种非常亲密的关系,我小时候到村里干活的时候,有些老农宁愿自己扛上那些重物到地里,不愿意让牛驮着。他知道老牛一会儿要干活,而老牛对主人的那一种感情也能在耕作中体现出来。所以这也是我们农业社会为什么充满温情的一个原因。

由简单小型农具发展到复杂大型农具的过程。过去都是手工操作的东西,这个时候铁犁牛耕出现了,我们秦汉的时候大家知道耧车、水车、旋转石磨到这个时候恰巧也出现了。我们虽然没有用机械化那样一个概念,但我们用了一个农具大型化这样一个概念。我们讲,手工的农具使用时是一个简单的操作过程。而铁器与畜力这个时候开始出现了机器的雏形,这里关键形成了一个复杂的人、畜、农具间的一个系统配置。

复杂的人、畜、农具系统配置。凡是两类事物的配套还算是简单配套,三个以上的就进入复杂领域了。人、牛、犁三要素,需要组合起来,然后协调适应,发挥各自的功用,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铁器与畜力开始出现的时候,彼此间的组合也不符合力学原理,所以有了二牛三人的情况。配套里面还有硬配套有软配套之分,二牛抬杠搭杠于牛肩,一条长辕直接和后面的犁连接起来,这是一种硬配套。把二牛控制在杠子中间,强迫它们同步,显然是一种生硬的方式。抬杠直接和犁辕相连,犁地的深度也是不能调整的,有时候还要坐人压辕上强行入土。欧洲重犁使用的犁底也是一种硬配套,它虽然少一些扶犁的力气,但很长的犁底使它的灵活性受到了限制。从二牛抬杠到长辕犁到曲辕犁的进步,实际上是由硬配套过渡到软配套的过程,曲辕犁的犁辕明显短,这就方便回转掉头,操作更简易,这已经是软配套了。我们现在看到的犁,已经把木质牵引的地方变成绳索,这肯定是软配套。这是我在技术体系里面要讲的,它是复杂的一场革命。

铁犁牛耕复杂的历史演进与功能完善

关于铁犁牛耕的历史演进,大家注意一下,有一句话“神农氏揉木为耒”这里面的揉就是变曲的过程,由过去直的耒耜变成弯曲的耒耜,这个过程我认为它是由耒向犁的过渡形态。这种西情况在《考工记》里面把它叫“句庛”,句庛实际上就是类似于我们现在的人拉犁,它已经近似犁的功能,只不过当时用的是人力而不是畜力。

铁犁牛耕自出现以来,在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发展与变化,同样是一个复杂的历史过程。我为啥说我们现在把关于铁犁牛耕简单化、教条化了?我们秦汉的时候讲铁犁牛耕,隋唐的时候讲铁犁牛耕,到了宋元明清甚至现在的农村还在讲铁犁牛耕。这中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我们在许多方面语焉不详,甚至也不想花气力去研究它。比如说到了汉代,犁增设了犁臂、犁箭,耕犁在硬配套的情况下设置犁箭,调节犁床与犁壁之间的距离,从而控制耕犁。到了隋唐的时候,犁辕由长直改为短曲,转变成了软配套,加置了犁槃,用绳索操控犁。这种软配套,简化了犁床,给了牛、人、农具,各自更多的灵活的空间。我刚才讲,为啥西方的马拉犁走了拖拉机的那条路?因为它是种硬配套,拖拉机现在还是一种硬配套。但是我们的这个牛、人、农具,它具有灵活性,真正有经验的老农,他翻地的时候是非常轻松的。到了唐以后,我们中国的犁基本定型了,也可以讲在这个复杂的系统里边儿,人、畜、工具,达到了协调适应的程度。

当然后面还有一个变化,就是到明清的时候,我国又出现了农具的小型化。农具的小型化和精耕细作的模式和商品性、园艺性农业的生产有关系,我们在菜畦里边不可能再用铁犁牛耕,这个是精耕细作,实际上可能效益更好一些。

我是把大家可能现在不太会再选择的一个题目重新提出来了和大家分享一下。讲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录音:赖作卿  文稿整理:王宇燕)

2019.9.2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