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杏坛听雨V
杏坛听雨V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6,545
  • 关注人气:2,1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其实老师不如你”(82)

(2022-06-29 21:05:42)
分类: 教育

方老师家的老二,有五个娃儿。方老师想都不敢想,这五个侄男侄女是怎么出生的。老二做木工手艺,吃着百家饭,干着百家活儿。农村哪家孩子要是结婚办事,就要打家具什么的,就要请他的。哪家要是盖房子上梁,也要事先预约的。还有农村家家都要板凳、八仙桌、书案等,也都要找他的。干活用的锹把、锄头把、四爪、木千、水桶、木盆等等坏了,也要找他。他就像一个村子里的土郎中,手到病除的。方老二木工活儿吃香,找他做活的,事先得商量的,要站队排号的。做手艺的,就这样:越忙越来活,不忙没有活。就如岸上钓鱼老翁,有了一条鲫鱼上钩,一下子就接二连三地忙乎,一竿地一竿地往上甩…他这个人随和,嘴儿比方老八还甜。你想想,像这样的小能人,那个乡下人不喜欢?

方老二还有的优点,那就是他做得活儿漂亮,用乡下人话说,那叫板扎!凳子坐上十几年还是大半新,没有一个脱榫的。乡下人的板凳不仅是用来坐,也是小孩子的玩具。推倒了顺着地怎样滚动,板凳都没有事。有时候,家里人要上高,板凳一站,就上去了,稳当着呢。你不用担心板凳结实不结实,只要是方师傅做得小凳子,什么问题都没有的。要用板凳来负重,两条板凳一担,上面放个手扶拖拉机机头,也是响当当的。至于方师傅做得八仙桌,那更是一绝。一圈人在大桌上“炸鸡”或者打麻将,随便你怎么来,大桌子就是纹丝不动。那才叫板扎呢。方师傅做木工手艺好,这是大家公认的,在附近十里八里都有名。最主要的是他做活从来不催要工钱。逢年过节,人家送来工钱就罢,不给或者手头紧,他也从没有讨要过。家里的小账本,有的是十几年前的“烂账”了。家里爱人要他去讨要,方师傅说:“你要你要,我没有那个功夫!”

其实,方师傅最体谅乡下人,有钱哪个愿意欠账?十元百元的,要给的就给,不给的一直就这么记在账本上。

方师傅的这两样,确实赢得了人心。村里人都说,方家人好,方老二更是没话说的。

方老二,靠着一把斧子打出“一片天”。他自己从没有想到做木工手艺,会是这样忙这样吃香。他就私下劝过方老八:“老弟老弟,书儿要是不好读,干脆跟我学木匠去!”

“我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还能走千家逛百户,大姑娘、小媳妇保你看个够!”

他幽默起来了。手里拿着个刨子,像是方老八拿着一把二胡那样自在。

“老二,你把别人都当成你。我生来就怕大姑娘、小媳妇,你不知道。姑娘媳妇,这有什么稀奇的!”

道不同不相谋。方老八不理解老二整天在一根圆木上,推来推去,刨来刨去,怎么会有那样地自在和快乐?这就像是我拉二胡?一推一搡,一里一外,就是那么得味、有韵律?还能得到一种身心愉悦?

看来,方老二的愉悦在木工。在他看到大姑娘、小媳妇的时候。一句话:方老二离不开女人。他一边做活,一边要同东家讲笑话。他三句话不离本行,要讲讲荤段子。庄户人都知道一个理:嘴荤身不骚;闷头驴嚓麦麸。他顶多也就说说而已。一些那庄主,觉得他做木工时间长,肯定单调寂寞,说说就陪他说说吧。反正农活闲的时候也没事,于是常常端着一个小板凳坐在旁边,陪着方师傅“闲寡淡”。

这就是一个人的本事。你别看方师傅一边寡淡,一边出活儿。他手头还快,做活麻利,一点也不耽误个事儿。他时而吊线;时而刨木板;时而锯榫头;时而像担积木一般…一个水桶,或者一个板凳,也就成型了。有时候,板凳做好了,一个荤段子还没有讲完呢。

方师傅有着方师傅的乐趣,更有着自己的活法。他一直白天干活,就是遇到雨雪天,也不肯歇息。有人认为他钱心重,舍不得歇一歇。其实不然,完全是他接的活儿做不完。自己暂时还没有带个徒弟,也有人给他介绍,他说过一阵子吧。方老二一年忙到头,直到年三十,才背着锯子、斧子回家。自己家门对子,都是自己老婆来贴。别人二十七八,把个自己家里里外外打扫干净好过年。这些都落在自己老婆身上。别人都是二十七八洗澡或者理发,好从头到脚弃旧迎新;他年三十在家洗头洗澡。方师傅就是这样忙,他的四个女娃白天很少见到父亲,他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很少同自己的哪个孩子亲热一下。几个女娃见到他,像是见到自己家的一位客人,显得毕恭毕敬的。

方师傅想:我还真有两下子,这四个孩儿都是好好的,白白胖胖,也很水灵,一个比一个俊呢。人家一两个小棉袄,都不容易。村里的计生干部常常光顾这些人家,给他们做做思想工作。生男生女都一样,新社会新国家。时代变了,还讲那个……诸如此类的话,他在旁边也听得腻了。

连方师傅自己都纳闷:我不是生了四个娃,计干怎么没有找过我?是我人缘好,不得罪人;还是我有德行,常常计生干部一喊就是;只要是木工活儿。我从不收哪个计干给的工钱。这,这怎么能要?要了不成小孬子么?我才不收工钱呢,人好还是钱好……往后有什么事还要有求于他们呢!这点我懂得。走百家,干千活,人都是一样一样的:人与人,心换心。你给人方便,别人给你方便!

不仅这样,方师傅有时候,在别人家做活,人家给个野兔啊,野猪肉啊,黄鳝泥鳅等等山货或者土特产,他推辞不得的;但他从不往家里带。回家的时候,天色已晚,于是他就迈着大踏步,把这些“得来不费一点力气”的礼物,再送到村干部家。他记性好,哪个是村支书,哪个是会计,哪个是文书或者妇联干部,他都记得一清二楚,每家门楼朝着哪个方向开,更是烂熟于心的。

走得多了,走得勤了。人家也不好意思收。方师傅更会说:“我不吃野猪肉,我身上过敏的!”

“我家烧锅的,娃她妈,更是怕兔子肉,孩子就更别说了!帮帮忙吧,老书记。我顺道!没什么的,就几斤肉而已!”

方师傅心诚,加上夜访临门,这些他认为将来用得上的人,大都不好推辞。一般而言,他只要送,就没有送不出去的东西。

方师傅,从这点而言,比老八灵活的多。方老师一直认为老二神通广大,但老二也是圆滑世故。圆滑得就像他自己凿出的榫头,往榫孔一放,几乎是严丝合缝,恰似长上去的一般。一般木匠要胶水,他从不用那玩意儿。他说,那个气味难闻,是化学合成的,对身体也不好。

方老八截然相反,他认为这个是直的,就别说弯的;要是说了,他会同你急。知道他的人,只好应着和着,不同他硬撑。

老八还是有礼节的。他看到村书记或者妇联主任,还是招呼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听起来很是恭恭敬敬的。老八从内心不大看好村里的几个干部,常常吃吃喝喝,脸上放光,走起路来大摇大摆的。

“不就是一个村干部吗?值得那样耀武神威的?我教我的书,我肯定与你们是两条平行线,没有交集。方老师带数学的,知道平行线性质。我招呼你们,那是我有知识有素养。

方师傅常常到庄户人家上梁,这时候,方师傅最有风采。上梁有个环节,要撒喜糖的。这个活儿,方师傅最是乐意去做。人威风,手指到哪儿,哪儿就是春风化雨。那些抢喜糖的大都是农村妇女、大妈大婶,还有他常常挂在最边的“大姑娘、小媳妇”。这些人把他拥戴得如同乾隆下江南,一边走一边呼喊:“方师傅!到了屋梁上看着点、悠着点,多往我们这边撒糖啊!”

方师傅大大咧咧地走到墙边的木梯上,三下五去二,敏捷得不像是四十岁的人。他蹲在大梁边,找个安全的地方坐下来,望着地下的大姑娘、小妇女一个劲地笑。

他喜欢看那妇女们拥挤的样子,还有她们骂骂咧咧的氛围。他觉得这才是生活呢!他这时候最是开心。现在我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了吧!他想,"众星拱明月"也就这个境界吧。

方老二确实不一般,他把喜糖撒得到处都是,那些姑娘们、媳妇们像是盛开的花朵,在呐喊声中颤动着,摇摆着。他看得清清楚楚,他看得开开心心。那些撅着屁股在地上扑抢喜糖的小媳妇,都在他的视线里。粗的细的,大的小的,苗条的肥胖的…他像看着吊线裁锯木头一样,细心地不放过丝毫……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