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华附志 群像】12谢可晟:贵州支教思考录

(2013-09-01 21:08:28)
标签:

华附志

华附人脉网络

华附人

群像

分类: 华附志

【华附志 <wbr>群像】12谢可晟:贵州支教思考录


又到一年开学季。中大哲学系学生、12HFer谢可晟刚刚结束了为期半个月的户外军训,转入了军事理论的学习。趁着闲暇,他提笔写信,收件地址是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杨梅乡姬官营村杉林小学。等信件跋山涉水落入千里之外的杉林小学的信箱时,那里的孩子们或许已经端坐在课堂,听着他们熟悉的老师用带着乡音的普通话朗读新课文。他们或许会想起,一个月以前站在那个讲台上的大学生哥哥姐姐,那些“支教老师”们。

 

    教学:从设计、试教到踏上讲台

712日,谢可晟和他的18位中大“心心之火支教队”的队友一起,踏入了杉林小学,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支教之旅。

硬件设施意料之内的,很艰苦。全校只有三个水龙头,洗澡洗衣洗碗喝水全靠它;没有吃饭的地方,只能手捧饭碗身坐台阶;没有宿舍,课桌一拼被子一铺就是床;没有商店,必须在一周一次的集市上买齐食材干粮……

【华附志 <wbr>群像】12谢可晟:贵州支教思考录


(左上:储水池旁的蓝色洗澡棚是到达第三天搭起来的,最后还是不堪风雨垮掉了;

左下:课桌拼起来的床铺,男生一边,女生一边

右上:吃饭的状态

右下:集市)

然而,相比起硬件,当地的教育条件更让人心酸。尽管杉林小学是全乡第二好的学校,老师水平仍不尽人意。“数学还好,但是普通话说不准,英语发音就更不用说了。然后全校就十个左右的老师,因此一个老师兼上多种课程是很常见的。据学生在最后一天说我们‘不打我们不骂我们’,推测老师平时有可能有打骂学生的现象。”谢可晟说。那边的学生整体受教育水平也比城市低很多。有些孩子四五年级了连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在语文方面,大部分五年级的同学写作文都是一个自然段一个句号,中间全是逗号,个别差的连一句完整通顺的话都写不出。

为了适应当地的情况,谢可晟他们有参考当地学生平时所用的教材设计了语数英的课程,而生理、音乐、美术、科学、体育、励志这些课基本都是老师根据平时试教的经验自己设计。“我们这次组织筹备花了挺长时间的,从大一开始我们就有尝试着去写教案然后到周边小学去试教,自己准备教具,也会形成备课组共同讨论科目的大致方向。”

从学生到老师,从学习到讲授,踏上讲台的感觉,谢可晟说“其实挺复杂的”。“一方面觉得很兴奋,很享受这个过程;另一方面其实也挺紧张的,担心自己讲错了一些知识,误导了小朋友。所以我一般都讲些十分十分确定的简单的内容。”

【华附志 <wbr>群像】12谢可晟:贵州支教思考录


(谢可晟在讲课)

 

家访: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他们的世界很无奈

下午放学后与搭档一起走路去家访,是谢可晟每天的必修课。平均一个多小时的山路,他的学生们上学时却往往只用50分钟就走完了,因为是用跑的。尽管那里的学生学习水平比较低,但积极性都很高,非常好学。得知有大学生来支教后,大多都是自愿放弃假期回到学校上课的。

家访的主要工作是和学生的家长聊天,了解孩子平时的学习成绩,学习情况,也问问生活状况和家庭环境。对于支教,家长们得知是义教、不收钱后,大都表示很支持,也希望他们以后再去。至于孩子的教育,基本上是能供就供,不能供孩子上学的就回家种田或者出去打工。
    然而当地孩子们的梦想丝毫不比城市孩子逊色。“他们都很想走出农村的,而且理想都很丰富。想当画家、音乐家、科学家、学者、海军、设计师还有‘街舞家’都有。基本所有孩子都表示想读书,想上大学。”然而,由于当地没有中学,孩子们要到县里去读初中。初中之后是个分界点,有些孩子像当地小学教学楼悬挂的标语农村青年要致富,就读职校有出路那样,迈入了职校的大门;有些成绩以及家庭条件许可的孩子走进了高中。高中之后大部分会去打工,事实上当地能读上大学的很少很少。
    “我第一次有种很强烈的‘一个人一生下来命运就被大致决定了’的感受;第一次理解一些人为什么那么在意物质,在意金钱,其实很多人都是被自己的成长环境所逼迫出来的,你叫他们去追求精神上的东西反而是你自己的可爱可笑。”这种由家庭环境决定命运的无奈感给谢可晟带来了强烈的触动,“所以,在那呆的时间越久,就越想帮助他们摆脱这种一生下来就持有的枷锁。因此在课堂和课下一直鼓励他们好好学习,走出那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让他们知道、向往外面的世界”也许是所有支教者的共同愿景。去年华附志采访过的背包支教者谢佳阳校友也有这样的表述:“我想让他们知道外面的世界。他们渴望走出大山,那就让他们试着去了解。然后我希望他们会去向往外面的世界。哪怕对于他们来说,实用性不会有多大,但是,‘向往’总是能给人带来动力。” 谢可晟说,事实上他们大部分队员也是抱着这种观点的。觉得能够让他们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以及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人关心他们这两点就已经足够了。

【华附志 <wbr>群像】12谢可晟:贵州支教思考录


(家访合影)

 

挫败:当好愿景遇上坏习惯
    愿望总是美好的。绝大多数的大学生支教者,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给也许只能通过课本和电视看到外面的世界的农村孩子们带去精彩、带去鼓励、带去希望。然而环境对人的影响却是根深蒂固的,多年养成的习惯又岂是区区数日的教育能改。

【华附志 <wbr>群像】12谢可晟:贵州支教思考录

这是那里的厕所,没有水的旱厕。他们到达的第一天,地上全是碎瓷砖和污泥,墙上也是黑蒙蒙一片。几个男生打扫了整整一天才勉强清理干净。但不出几天,地上又多了白色的纸屑和红色的烟盒。是的,烟盒。“很多小孩四五年级就开始吸烟了,第一天清扫好的厕所第二天下午去看就全是烟头”。谢可晟也曾经逮到一个正在抽烟的孩子,当场教训了一顿,但似乎没什么效果。同样教育无果的还有喝水的习惯。“他们也不带水回学校,渴了就去操场旁的水龙头直接喝自来水,像这样。说给他们喝白开水都不要。

【华附志 <wbr>群像】12谢可晟:贵州支教思考录


那么,有没有想过可能支教不一定局限于课堂上传授知识,可能需要延伸到生活习惯、道德素养方面的培养?谢可晟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我们讲的生理课以及励志课主要讲的就是这些方面的内容。甚至在其他课程,比如说语文课、科学课,也会刻意地去强调生活习惯以及道德素养的问题。”
  
“但是不得不承认,讲了这些之后会有一点挫败感,特别是生理课。因为那些习惯已经深入骨髓,对他们来说太难改了。”让谢可晟他们感到痛心的,并不是当地比城市恶劣许多的生活条件,而是这些我们认为的“坏习惯”,在那里的孩子看来是人人都那么做的“理所当然”。

也许大多数支教者在出发前只想到“我们除了教授文化课程,也要增添道德修养方面的教育。”而没有想过“我们给他们传授这样的知识,他们是不是就能以我们想要的方式形成这样的习惯”。如何接受这种无奈感和挫败感,看来也是支教者的必修课。

   

    思考:大学生支教究竟有何意义

社会上对支教一直存在着争议。网络上曾经流行过一篇题目叫做《叔叔阿姨,我们不希望你们来“支教”》,抨击那些走过场般上几节课,重点放在游山玩水拍照拍拖的“支教者”。

也许文章里有夸张的成分,但不可否认的是,的确有人是抱着因为现在流行支教,大家去我也去或者支教经历可以为我的简历增光添彩,可以让我获得获得学校综合测评上的加分等等比较功利的想法去支教的。谈到这个话题,谢可晟觉得其实有这种想法也挺正常。“毕竟我们大部分人也是生活中的普通人,有点私心可以理解。我觉得问题在于你不要仅仅抱着这种私心去支教,或者说去做那些志愿活动。话又说回来,我觉得那些心里只有自己的人也做不好这些公益,因为在他们眼中这些支教活动或许仅仅是一种做完规定动作就可以停止的任务,而非一种自己想做想去不断完善的事情。”
   
社会上对大学生支教的另一个争议点在于,大学生支教普遍是利用寒暑假等假期进行的短期支教,这么短的时间内支教的效果如何?学生能不能在这短时间之内接受一种新的教学方式,而支教的志愿者又能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把想要教给孩子们的知识用一个比较完整的课程体系呈现出来?谢可晟他们团队的经验,也许可以作为一定的参考:

“我们在准备教案的时候主要注意的是几个方面:一是以讲授小型的专题、体系为主,不牵扯过多内容,这可能主要体现在语数英等方面的设置上;二是不自己另开新内容,而是用新方法巩固学生已经学过的内容,因为在当地教学质量比较差,很多讲过的内容学生没有学会,这体现在数学英语等学科;三是完全独立于日常课程,讲一些平时上课没有的内容,比如励志、生理、科学、人文等课程;最后就是在课堂教学中强调对小朋友视野的开阔以及习惯的养成,而不强求知识的掌握。”
   
而因为支教周期短、课程独立,孩子们注定要在短时间之内切换回惯常的教学模式。由于与当地老师在教学方法、对待学生的态度等等方面存在差异,使得孩子回到正常的课堂时觉得没意思甚至产生抵触心理。这也是很多受支教学校校方担心的问题,认为支教者的到来扰乱了他们正常的教学秩序。谢可晟却坦承他们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我觉得这种现象平时就有可能存在啊。我们从小学一直升到大学,每个阶段都会觉得有些老师上课上得精彩,有些老师上得很无聊或者水平很差,但是我们,或者说那些小孩子终究还是要去面对这个事实,而不是厌学什么的。”
   
【华附志 <wbr>群像】12谢可晟:贵州支教思考录

支教回来的后续问题,也许谢可晟他们并没有过多地去考虑。给他的孩子们写信,或者发短信保持联系、把教案传给下一次的支教志愿者,也许就是他能做的全部。

边远山区和落后农村的基础教育问题,并不会因为支教者的到来而有多大的改善,或许如同辗转广西乡村支教十年的德国人卢安克所说的:人类的发展,最早是没有个人的,就是说有个人的身体,但没有个人的思想、意识,人都是依赖环境、依赖团体的。这里的人现在还是这个样子。如果问一个学生你想怎样?他就无法回答。他们全都靠环境,环境是怎样的他们就怎样,不相信能有任何改变。但谢可晟坚持,支教仍然有其存在的意义。
    “首先,我觉得尽管生活的环境对个体能够产生很大很大的影响,但我觉得在这种影响下还是能有一些个例的。其次,各种支教的组织以及政府的支教计划事实上也是在为这些孩子营造一种好的环境。我们这一次的支教或许不能够给他们的学习立即带来多大的改善,但是我觉得如果连续多年对同一个小学进行支教,情况或许还是会有改善的。说带来多少知识我觉得还比较其次,给他们更多的可能是一种回忆与印象吧。”

 

    尾声:支教者所做的,也许只是打开一个通往外面世界的缺口

也只有去过支教的人,才能品尝其中的苦与乐、笑与泪,才能体会其中的无奈与欣慰,感恩与成长。

谢可晟微博上有这么一句话:“我们来到这里想要改变你们,但改变最多的或许是我们自己。”一场认真的支教,相信给与双方的都是良好的改变,这种改变重点不在于量的多少,而在于,它确实产生了。

环境促成了那样的习惯,人人都是那样的习惯就巩固了那样的环境,看起来像是个死循环,紧紧箍住大山里的孩子。这就需要外面的人来给这个循环打开哪怕一点点开口,然后总会有人通过这个开口看到外面的世界、走到外面的世界。这也许就是支教的意义吧。
【华附志 <wbr>群像】12谢可晟:贵州支教思考录


                                                                           采编:叉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