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人画大家朱豹卿
文人画大家朱豹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199
  • 关注人气:7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俗眼相逢莫评品 胡乱唤我我不应

(2017-08-24 21:41:39)
标签:

分享

俗眼相逢莫评品 胡乱唤我我不应

——朱豹卿先生为人为艺之印象

                 汪为新/

有人说,当下画界,更象一个名利场,一方面是人们对基本道德的严重漠视,使得人们的责任感和内心的忠诚都已经变得微不足道,还有一种是利益驱驰使人们对自我的莫名膨胀已经到了无以复加——这种脆弱和毫无血肉的蒙蔽证实了当下艺术精神的贫乏已发展到极致,也因为有了当下这些人的不洁行径,使得一些艺术人的修为成了这些人的极好反讽,他们一面呈示着自己的感情信仰,坚持自己的理想原则,一面冷眼旁观这世间癫狂的胡乱表演而心生恻隐。

朱豹卿先生似乎属于后者。

他其实是我见过的极少的持有独特见解的艺人之一,他的见解是思考与实践后得到的而非读来的,他是一个拥有血性与纯粹精神的艺人却拒绝标榜自己为画家的普通人,他对外面的世界看似漠然却内心热情关照,他规避世间繁杂颇具隐者之风但他的观念、行为、习惯解释却证明了他对艺术的忠诚和对背叛的不屑。

我们不妨看看他的《冥思偶录》:画画看来不是什么画的问题,她只是给你一个方便。为的是宣泄倾注,只不过是一个渠道,一个喷射口而已,至于你要流出些什么,那属于你自己的事,当然也要承担良知的责任。其实在他看来,真正值得关注的艺术家必须对自己的良知负起责任,否则艺术便走向死亡。

或许朱先生的这段感言只有从艺的实践者才有体会的可能,而从他本人的作品里面至少能够寻求得到证实的东西。一毛孔中,万亿莲花。倘若朱先生仅仅以绘画聊作度日,何有如此感言?何况心之照理,譬目之照形,若无心悟此中,对当下若不了然,怎发如此感慨?

我素知先生深居简出,与外界联系也甚少,当然没有被那些浮躁的信息与网络时代挤压到缺乏理性判断,他的语言常常能揭示内中作为艺术家敏锐的一面。这种敏锐不是所有的隐者都有,不是所有的有序大众能读懂,或许一般地说,艺术家只能在忍受严酷的环境才能使自己深入其境,也正因为如此,朱先生的清净无为犹如秋山明净、夏山嘉木令我等感佩而如坐春风。还让我感动的是,他的快乐:哪怕与孙辈玩耍或者让老伴为他编排生活节奏——他都能从中享受快乐。

在先生寓所,我认认真真拜读过了先生几乎所有作品,我不认为每幅作品都代表了朱先生最好的心态,朱先生认为这些作品只代表某个时期创作轨迹——有时候是有变化的,但作品所透出先生对倔强的维护犹如动诸琴瑟、形诸音声般使人为之哀乐,至今令我不忘。

或许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文人绘画心态的准确回归,在继承前人意趣的基础上对现实事物的理解,敢于对客观物象精心改造,无论怪石奇松、简木疏柳抑或鸦雀鸡鹰,基本上都是水墨,并且在在他绘画语境里揭示的一种安详与静谧或许更象他自己隐逸生活里的平静似水,此外他不施色的理由或许其一是对笔墨的自信,还有便觉得墨可分数色,色彩在这个时候显得多余,其二水墨更为安静,作为性格使然,朱先生觉得笔和墨就够用了。

        画道小技,在当下似乎不关什么时运,若干年自有分庭,而当下良莠不齐的文化环境,投机者尚能混口饭吃却无法彪炳当时,但是真正的艺术家却能借山水清润,揭日月之光荣;朱先生画有独见之明,文有独闻之听,人格自然澹然透彻,至于别人如何看我全然不管,而我对先生的尊敬是发自内心的。 

                                                                     丙戌夏日于琅园灯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