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帝京印象录 II

(2011-10-18 12:47:09)
标签:

老北京

西方版画

文化

分类: 报道
帝京印象录 <wbr>II

    韩朴回想起二十多年前,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教授李畅为了辨别《唐土名胜图会》书中《查楼》一图的真伪,找到首都图书馆,和他一起查找《康熙万寿盛典》的一段旧事。“查楼”是至今仍在前门大街的“广和剧场”的前身,原来是明末盐巨商查氏的一处花园,后来改为茶园。乾隆年间,查家为了营利就加筑了一个小型戏台。光绪二十六年,商人王善堂接手这个茶园,改名叫广和楼戏园。

     《唐土名胜图会》初编出版于1805年,是日本一部专门介绍清代中国的知识丛书,一函五册,分为六卷。初编的内容包罗万象,如序中所说:“如是书,其实纪西清京师及直隶山川风土、宫垣府懈、寺观景胜、人物故事、译以通文,图以象之”。它的文字部分参考了《天下舆地各省全图》、《宸垣识略》、《钦定大清会典》、《海内奇观》,《顺天府志》等五十多种中国书籍。当时大阪地区的画师和木刻高手冈田尚友(号玉山,1737–1812)是初编的主编及绘刻者之一,其中的“查楼”版画就出自他的笔下。

多年来,作为“广和查楼”孤证的图画,《唐土名胜图会》中的“查楼”图刊载在已故周贻白先生的《中国剧场史》、《中国戏剧史长编》等戏剧史书中。它的漏洞几乎和那幅《街头戏台》版画如出一辙,街头临时搭建的戏台、站在大街上看戏的官员、女人等等。

李畅教授先查找到的是《钦定万寿盛典》的康熙56年刊本及光绪5年点石斋石印删节本,作为一套正式的官方档案全集,书中详细记叙了1713318日的康熙六十寿诞庆典。其中两册画卷画的是从由畅春园到皇城神武门的皇帝必经之路上,两旁搭造了牌楼、乐棚、彩亭、放生亭、护墙,戏台等临时性建筑,一路搭造的戏台共计41座(西直门外19座,西直门内22座),这些戏台都是由皇子、各衙门、八旗以及各省地方官或士绅捐钱建造的。那天的街道是要禁街的,皇帝出行不允许百姓观看,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满街都是官员侍卫等。

后来,李畅在《<唐土名胜图会>查楼图辨伪》文章中写道:“‘查楼’图里的舞台部份,并不是真正的查楼舞台的写生或摹本,而是日本画师根据《钦定万寿盛典》一书中的五个临时搭造的路边戏台,又以‘古北口大粮庄头戏台’为主进行拼凑、剪接而成的。”

    他找出点石斋本《万寿盛典》中的“古北口大粮庄头戏台”,这个戏台设在金鳌玉蝀桥西,估计在今天北京图书馆到北大医院之间的路北。“查楼”图与“古北戏台”不但形式、方位完全一样,而且台下的一棵树以及观众形象也完全一样。当然,“查楼”图中也有改动的地方,比如把原图上的彩画屋顶改成普通屋瓦,原图台联“舜日长辉,共效衙歌巷舞。尧天永戴,咸登大寿年丰”改成“一声占尽秋江月,万舞齐开春树花”等等,台上演的戏也被改换了。

“《唐土名胜图会》的出版年份和法国人的这本《北京、马尼拉、毛利西亚岛游记》前后差不了几年,原来我以为像《万寿盛典》这样的官方文献不上市场,现在看起来,外国人都可以买到。”韩朴对我说。

与最初的臆想相比,1860年之后,出现在一些版画作品中的中国皇家宫殿与苑囿几乎变得像照片一样真实和精确。清漪园是颐和园的前身,在英法联军放火焚烧之前,意大利随军记者、摄影师费利斯·贝阿托拍摄了一组照片,后来传世的有昙花阁、文昌阁、后山的琉璃塔等。昙花阁的平面是象征昙花六瓣的六角形,基座也是六瓣昙花形,立面高两层,上下供奉佛像,是一座造型别致的佛阁。1861年,几乎与费利斯·贝阿托的昙花阁照片一模一样的这座楼阁变成版画,出现在《伦敦新闻画报》上。

     还有一些在1949年之后消失的建筑片段,见到这些被凝固在版画上的亭台楼阁,也许能更深切地体会当年像梁思成这样的学者哀痛的心情。比如刊印于1808年的《北海的金鳌玉蝀桥》,原来是元代太液池上的木桥,明弘治二年(1489)改建为9孔石桥,桥两端建牌坊各一,西边金鳌,东名玉蝀,画面的细节基本准确,只不过吉涅斯把“金鳌玉蝀”这四个字歪歪扭扭地写在一栋牌楼上。

     还有1880年法国《环游世界》上的《大高玄殿及牌楼》,建于1542年的高玄殿是明朝嘉靖皇帝修建的道教神殿,清朝继续用作皇家道观,门外有东西习礼亭及牌楼三座。版画中间画的是原来的西侧牌楼,上面有“弘佑天民”四个字清楚地镌刻在汉白玉匾额上。东侧一座和牌楼差不多高度的习礼亭,五花阁式、三重檐,歇山十字脊,有点像故宫角楼。

195511月,金鳌玉蝀牌楼在北海大桥加宽工程中被拆除。1956年五六月份,在景山前街道路加宽工程中,大高玄殿对面牌楼及习礼亭、北上门等古建筑被拆除。从1949年以后,大高玄殿一直是军事禁区,现在,站在景山西街上可以看到它最后一进的乾元阁,从红墙外露出覆以蓝琉璃瓦的圆攒尖屋顶一角。

展览150幅版画中,一些最真实、最具文献价值的作品大部分几乎都出自《伦敦新闻画报》。这份知道1971年才停刊的周刊类画报第一期在1842514日出版,第一期销量26千册,后来发行量都保持在每周两万多份左右。187210月份,为了报道同治大婚,一位名叫威廉·辛普森(William Simpson)的特派记者兼画师被派到北京。

现在想来,辛普森的新闻突破能力都令人赞叹,他用《待嫁皇后娘家的广亮大门》、《迎亲仪仗队》、《皇后的嫁妆抬了五天》、《迎亲队伍中的“册亭”和“宝亭”》等图文详细报道了婚礼一过程。1016日当天凌晨,他躲在街边一家简陋肮脏的鸦片馆里偷窥新娘婚礼行列的过程尤其惊险。

他在画面的配文中写道,“街上零零落落地挂着照明的灯笼,有一些八旗兵或营兵勇——他们的服装几乎相同——零零落落地站在街上,由于所有的店铺都已经关门,所以街上显得空旷而凄凉。大街中央新修筑的那条路当天上午刚撒过了一层新的黄沙,使它看上去能有表示皇室的色彩。在我们与这个严密把守的大街之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窗纸,况且在这张窗纸上还有些洞,这令我着实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后来,骑兵们来得越来越频繁,人数也越来越多,最后,到了快要十二点的时候,新 娘婚礼行列先头部分终于出现在大街上。那些白马、旌旗、高高的华盖和扇子在幽暗的光线照耀下,显得惨白和鬼影憧憧,尽管如此,那惊鸿一瞥也足以撼人心魄。婚礼行列并不算太长,然而那些服装和家具堪称精美绝伦。”

辛普森的文字描述中始终回荡着一种凄凉的氛围,几乎和这位皇后新娘后来的命运如出一辙。同治皇帝的新娘阿鲁特氏是正蓝旗蒙古族,也是清朝唯一的“蒙古状元”户部尚书崇绮的女儿。据清史记载,“阿鲁特氏,同治十一年九月十四册为皇后,十三年十二月,穆宗崩,德宗即位,以两太后命,封为嘉顺皇后。光绪元年二月戊,崩,梓宫暂安隆福寺。”

 


帝京印象录 <wbr>II

帝京印象录 <wbr>II

帝京印象录 <wbr>II

帝京印象录 <wbr>II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