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工作在田中央 III

(2011-06-27 12:25:25)
标签:

黄声远

田中央工作室

分类: 报道

“有时候,我们尽量去做一些没有功能的东西,比如把公共空间清空。最近几年,我们不断地在拆东西、留空间,本来要被建设填满的地块,也想办法推翻原来的计划,变成可以弹性使用的空白空间。这个社会一路往前冲,看到一块空地就觉得没有用好可惜,其实空着很好。”

工作在田中央 <wbr>III

 

“我认为拥有比较多资源的机构或者政府应该做的事情,是让各种层面的人都感觉到他的日常生活环境是被尊敬的,而不是他的生活是不好的,需要变成另外一种,这是我一直有点在意的。”

 

 “津梅栈道”项目总体说来是为了解决受机车干扰的行人通行问题,所以用旧有的水泥桥为行人提供一种了安全的过河方式?

黄声远:其实我们不怎么从功能出发去解决一个问题,这样地想事情。我想传达出过河的过程,不是离河更远而是更近,用这样一种共存的方式,把行人栈道挂在旧水泥桥的下面。降在下面很安静,还会让你想到很多从前的事情。如果重新建一座桥,人车和平相处,反而感觉没有这么强烈了。也有当地人觉得桥面不够宽,到晚上有点暗,但更多的居民喜欢宜兰河,他们知道水鸟需要休息,晚上不能有太多的灯。有些做法是妥协之下的结果,比如走起来有点滑,但已经是我们可以选择的材料中最好的,否则会非常耗材和耗结构。这里有种人文性的平衡,我想,有时候人要限制一下对舒适度的需求,应该体谅别的生物。这个桥我们已经做了四五年了,整条东做一点、西做一点,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做完,事情还在发生中。

 

 “田中央工作群”总共大概多少人?

黄声远:大概30人,我们这些人像俱乐部一样凑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可以工作的事务所。每个人做自己的事情,互相依靠着,而且不必非得按照计划去做事,不必每件事情都很有效率。

 

你们的大致工作方法是怎样的?

黄声远:我们不断地在做,又捏又摸,从熟悉的事物出发,比如农业地景、地质、考古等,不是从概念出发。每天看得到的东西我比较有感觉,做错了就可以修正。我们的房子都维持得很好,因为我一天到晚都看着它,哪里不对就可以再去找,当初就是我们到处找资源把它弄好的,我的父母、小孩包括我自己都在用我们设计的公共空间。有时候,我们尽量去做一些没有功能的东西,比如把公共空间清空。最近几年,我们不断地在拆东西、留空间,本来要被建设填满的地块,也想办法推翻原来的计划,变成可以弹性使用的空白空间。这个社会一路往前冲,看到一块空地就觉得没有用好可惜,其实空着很好。

 

你的经历像大多数精英建筑师一样,从名牌大学毕业、到美国留学,然后在国外建筑事务所工作等,为什么后来会发生那样的转变呢?

黄声远:其实像我这样去欧美名牌学校读书,回来做些小事情的人很多,大家故意不看见而已,认为是失败。我做的事情如果从现实算计的角度来看,也是一种失败啊。我只是想尽办法让我的生活是自由的,我一直认为,你必须有个快乐的生活,生活有自由度,做出来的建筑才会快乐和自由。如果一直都是有目标性、计划性的,如果一直在解决问题的话,那个问题的感觉会总是带在建筑里面。

 

维持一个30人的建筑事务所,你们有没有资金上的困难?

黄声远:我们也是靠设计费和规划费支持的,我们的所得和别人相比是高还是低,我也不清楚。通常是有朋友来这个工作团队,他会带来一种能力和视野,找到社会中有什么东西是缺少的,然后我们不断去谈,去争取预算。到处都有没人要做的事,而我们什么都做,只要是对人好的,都应该去做。

 

潜意识中你有没有希望给社会或者给年轻人树立一种方向?

黄声远:那是别人希望我这样,我自己没有想这么多,最好不要想,那样就不轻松了。可是社会上确实有点希望我们继续活着。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像我这样,只有自己选择就可以,只是愿意做这样决定的人不多。

 

社福馆用水泥板和红砖墙的穿插,也是为了和宜兰旧城聚落保持一致性?

黄声远:它附近还存在很多红砖和老混凝土的房子,说实话,现在的居民不见得那么喜欢这些老房子,只是无力改变,只好还住在旧环境里。我们有点想给他们一些信心,用平常的材料,让他们意识到这些房子只要盖得品质好,可以非常舒服,不过这和怀旧没有关系。

 

所以,你考虑的不是是否代表我们田中央的作品?

黄声远:那一点都不重要吧,当初投入这些事情,目的本来就不是这个。要让自己快乐,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实现别人的梦想,只实现自己的梦想是没有用的。我认为拥有比较多资源的机构或者政府应该做的事情,是让各种层面的人都感觉到他的日常生活环境是被尊敬的,而不是他的生活是不好的,需要变成另外一种。这是我一直有点在意的,所以我不希望我们的东西是封闭的、完成的体系。

 

为什么十多年来只在宜兰工作?

黄声远:光是宜兰就够了,就有足够的东西让我生活得好好的,如果要到处奔波,就没有办法过我现在这样的生活,省掉很多额外的精神和体力,就可以更专心。但我也有点担心会害到自己身边的人,如果我的同事希望海阔天空,我也很支持。

 

你有没有打算把宜兰的城市规划、交通网络等经验运用到其他城市?

黄声远:也有人请我去做督发局长,以目前我的能力,我怕如果我不专心,“田中央”这个基地也许会消失。我相信做小的、对的事情,也不觉得小地方的东西就比较差。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是一个进步的过程,我根本就不认为是这个样子。做最简单、最小的事情,不代表你没有使命感,你放弃了。我不会去妥协的,我没有要跟现有体制去妥协的意思,就有可能碰到最重要的东西。我躲在宜兰那个地方不出来,不代表不接触世界,我相信世界是共通的。建筑只是一个过程,一个我们熟悉的工具和专业,我们用它和大家沟通。我们就去做作为人最该做的事情,去挖这个本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