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工作在田中央 II

(2011-06-26 12:28:22)
标签:

黄声远

田中央工作室

分类: 报道

工作在田中央 <wbr>II

    宜兰位于台湾岛东北部,面积
2137平方公里,人口约46万人,县府宜兰市约10万人。兰阳溪横贯东西,将全县分为南北两部分。北宜高速公路开通之前,这里曾经是台湾现代化失乐园中最后的故乡之一,现在,从台北到宜兰只要半小时车程。大概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宜兰定下“文化立县”的发展策略,推动了一系列地域环境规划与建设工程。

    1994年,宜兰县政府与仰山文教基金会发起过一个推动“宜兰厝”的活动,试图与建筑师一起寻找一种适合当地气候条件和景观特色的现代民居,发展出兰阳平原地方建筑的原型和风格。

黄声远和他的同事最早在宜兰定居下来也是那一年,在这之前,他的经历是从东海大学建筑系毕业,获得耶鲁大学建筑硕士学位,在洛杉矶Eric O.Moss建筑师事务所工作过一段时间。从海归建筑师到穿着短裤、拖着拖鞋走在宜兰田间地头,他的形象转变多少有点突兀,可能也是这种突变,让他后来成为台湾媒体的宠儿。

 

“礁溪林宅”是他早期的代表作之一,基地是主人世代居住的家园,就像礁溪处处有温泉,这里也有天然涌泉。黄声远完成了一栋强调水平、具有亲地倾向的现代房子,一楼天花板是整片清水混凝土板,平直地延伸到户外成为遮阳板。房子没有正面,甚至没有可供定位的明确轴线,入口那面墙被分割成三段清水红砖体量,反映周边屋舍的尺度。有当地评论家认为它打破了房屋传统与现代的型,“透露出对于诗意地居住的憧憬,浪漫中又带着不安的质疑,这种自我质疑带来的力量引向复质的构筑形式”。

    黄声远不止一次地提到宜兰地景元素的影响,他在以前的一次采访中说:“我对现代生产机制进入本土环境所做的调整有种无可抗拒的喜好,经常去看一些宜兰早期有现代主义味道的房子,看它们如何精准节约地与环境互动,比如无处不在的遮雨和防台风板的组构等,从中可以学到许多利落的经验。”

1995年,宜兰县政府委托黄声远设计多功能的社会福利大楼,2001年完工使用。这座地上六层、地下二层的公共性建筑基地方正,合院型的空间组织围合出一块中央空地,可以展开各种公共活动,各楼层办公室与走廊也朝向这个广场。合院的中庭与基地后方院落在空间上相互连接,成为附近居民的生活休闲场所。房子西北侧,一座公共楼梯被引出来,让大楼角隅变成山巅形体而不是玻璃包围的封闭盒子。东北角落三楼表演厅是折板的大屋顶处理,一个充满戏剧性的刻意表现。

虽然当时的台湾公共建筑开始脱离官僚气,打破超人性尺度、统合样式和单一轴线等,尽量表现出一种亲民的公共性,但是这座社福馆的“反机构”建筑语言还是有点出人意外。面对老社区聚落的立面,由水平楼板空间的楼层空间穿插碎化的红砖砌量体,像是一个个杂乱的小房子摞在一起。所以,台湾建筑师谢英俊开玩笑说,“黄声远做的是假违章建筑,我是真违章。”

在宜兰市,社福馆往河边蔓延,以桥的形式漫走在街道上方,越过环河道路,一座“桥亭”漂浮在车道上。往相反方向,旧城墙遗址旁岳飞庙旁边的“杨士芳纪念林园”,依照岳庙厢房的宽度,被设计两栋长形建筑。就这样,田中央的建造设计延伸到历史遗产改造、河流整治、城市规划等,也包括马路街角一处旧枕木搭建的花坛。在黄声远的构想中,从生活细节往上构架的城市规划,才不会让城市一直膨胀。自由的城市可以让小孩安全地骑车,进出政府机构像进出自家后院。而且,以前发生过的故事,以后还都找得到痕迹。

这里有公共建筑与社区生活的融合,也有新旧建筑及人行交通网络的连接,主动与当地政府合作争取改善城市环境的机会。就像台湾建筑评论家阮庆岳所说的,“针对基地周围都市环境的直接介入,对基地内使用内容的强力参与和建议,建筑师的角色由传统位置主动向都市计划领域延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