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工作在田中央 I

(2011-06-26 11:44:41)
标签:

黄声远

田中央工作室

建筑

文化

分类: 报道

 

自由的城市可以让小孩安全地骑车,进出政府机构像进出自家后院。以前发生过的故事,以后还都找得到痕迹。


     十多年来,黄声远是一个只做车程“30分钟以内”项目的建筑师。对照通常的运作方式,他和他的事务所“田中央工作群”奇怪而超乎常规——通常没有基地,没有固定的经费,没有特定的委托方。而且,“没有一个案子是真正的结束,故意没有把事情全部做完。”

有一个“案子”他们已经进行了十三年,当我问他总共蔓延了多少公里时,他的答案也不是一般建筑师式的精准:“从火车站走,大概15分钟走到这边。然后从阳石岗走到河边,慢慢走差不多10分钟,从这个房子走到这个桥,跨这个河大概也是10来分钟。”

所有这些事情也难以明确它们的具体数目,“我们的东西都没有结束也没有开始,好像分开,好像又连在一起,然后从这个生长到那个。我们最近要做一个当代美术馆,它又会把旁边两个老房子吃进来变成分馆,把都市走廊和老庙也接起来,你就不晓得到底算几个项目,但我们做的总建筑面积是非常少的。”

遇到黄声远是在深圳第二届“中国建筑传媒奖”颁奖典礼上,他的宜兰“津梅栈道”是以最高票数入围“最佳建筑奖”的作品之一,评委给予的理由是“利用原有的机动车行桥梁,以巧妙而简单的构造,营造出步行栈道的空间,使跨越宜兰河的居民有了安全亲切的廊道和交往空间,凸显建筑师从生活场景的细微处,去反映一种平实的社会关怀意识。”

连接宜兰旧城巷弄和北岸津梅田野的庆河桥原本是日据时期建造的一座水泥桥,只有来往两条车道的大桥造成行人过河的困难,通常的做法会是拆掉之后,重建一座足够宽的、人车和平相处的新桥。田中央工作群使用了一种非传统的整理交通方式,把镀锌格栅、木板、钢架等材料组合出一座新的栈桥,故意不太准确与非秩序地排列,附挂在旧的大桥体下。经过计算的结构刚好支持原本不太宽的桥面栈板,最狭窄的地方,只能供一个人推着一辆自行车经过。

    虽然是供人通行的铁架栈桥,田中央说服当地河川局的安装理由是为了观察桥墩安全和观测河川水位。所以,走到中央接近河面的位置,过桥的人必须屈身穿过水泥桥底,慢慢地贴近水面,转到桥的另一侧,躲过河流五十年洪水泛滥线的出水高度。按照黄声远的描述,也有整个环境氛围的铺陈——光线和水汽穿过桥体照在栈道上的花草和爬藤植物上,秋千悬吊在栈板下摇来晃去,桥侧的钢结构杆件末端故意被延伸,像风吹芦苇,呼应着远方山峦起伏。

工作在田中央 <wbr>I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暗示与明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暗示与明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