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Day 323--自我怀疑 2

(2013-04-10 09:00:18)
标签:

2013

desteni

怀疑

宽恕

生命

杂谈

分类: 走向生命的旅程


走向生命的旅程

Day 323--自我怀疑 2

 

 

观察到的自我怀疑还有一些特定的模式,一种情境是已经做好的决定之后他人在事后对自己的决定所抱持的质疑看法,有时候会让自己重新怀疑自己的决定,我观察到的是这类会提醒人们再度自我质疑的决定都是在自己当初做决定的时候就已经仍然不确定而没有处理完全的焦虑和出发点,然后利用他人的质疑来唤醒这些疑惑点,如果没有觉察到这个原本就来自于自己尚未处理的源头,人们便会利用他人的质疑和不赞同做为无法决定的理由然后归咎他人或他人提出的理由来承担自己的责任,于是这时候自己不但没有自我主导的完成接受一个选择,反而耗费许多时间和资源耽溺在某些并没有帮助或幻觉性的出发点上。

 

我自己则观察到我特别将他人的责难与我的决定或选择或做法连结起来,产生困扰和自我怀疑,甚至原本在相当自在顺利几乎没有产生判断的地方没有预期的被他人提出来认为是错误的时候,嘿嘿,好像突然被踩到神经一样,我便会相当的感到不舒服和害怕恐惧,恩,那与我在很早期的时候所设定的一些人格模式有关,为了让自己不被他人挑毛病而遭受巨大困扰,我开始训练自己在许多事情的细节上都深思熟虑小心翼翼的做对与错的判断,后来在不断的尝试错误而产生了一些所谓的处理事务的自信之后,早已经付出了接受允许了许多的心智和人格和能量结构的代价,而在这些虚构起来的自信中一旦被他人质疑了,一方面唤起了小时候被揪错误的痛苦责罚经验,很奇怪,我早已经知道了当时人们对我的否定许多都是误解虚构的而对当时的对象都解除了反应,但照样的在不同的人身上启动反应。这观察也说明了心智人格与能量结构的多层复杂关系。

 

另一方面也就因为曾经以为我必须要不断的自我反省质疑然后判断对与错来在这世界上存活而累积的自我与能量,在发现竟然还有我没有存疑过或者早就处理过的点仍然可以被用来挑错误的时候,我就开始发作了,发作的内容就会是像这样的思想: 这样怎么可能有错,怎么有人白目到会找出这种事情来判断我? 而当中我自己没有看见的是,首先,在进程中我当然有自己还没有看到却是值得被提醒的事物,那便是我的心智结构和情绪能量,而我真正要去学习领悟的也是这些结构。再来,我在感到被质疑和被挑错的过程中,这个怀疑与错误的定义是由我的过去记忆和经验和能量来定义的,是我先设定好后再自己跳进去的陷阱。

 

然后后续的事情和人格模式又继续发生,我发现自己也不敢就这样的去抗议这个我认为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因为我看到了我的情绪能量,我知道那是虚构的,于是一旦情绪在这里我便又继续怀疑和责难我的抗议与反驳是否是对的,但是当我起了这个质疑我便压抑了自己的反应能力,我便没有给自己机会和责任去看见我的愤怒点和出发点而是再继续累积能量的。

 

由此可知自我怀疑的结构以及与自我责难与批判和受害者和压抑等种种人格模式相连结而根深的心智能量系统的处理确实不易,一个不小心就会逃掉或者利用另一种人格来取代,这也是一个我们如何在心智中一再分裂于是甚至无法与自己所是的心智整合的例子,但若是没有跨出去承接这个整合的责任便不会有回到生命的机会,于是给自己机会看进在这堆心智中的结构与情绪,成为自己的心智并在当中做出改变修正,一步步的走进生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