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2194348760
用户219434876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5,153
  • 关注人气:2,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作為病人,要有醫學常識

(2017-05-11 14:04:15)
标签:

健康

分类: 香港生活
作為病人,要有醫學常識

這是近期發生在香港的一件令人痛心疾首的醫療事故。這份報紙的頭版頭條,是事件發展到昨天的最新進展:病人家屬得知真相,病危的換肝母親,只因在治療過程中,醫生忘記她是乙肝患者,沒有給她開對抗乙肝的藥物,導致病人肝壞死,需要換肝。病人家屬對於醫院的道歉痛喊:你說一百句對不起,有什麼用!換不回我媽媽的命!


這個事情越搞越大的原因在於,患著鄧桂思因為肝衰竭而需要換肝,能夠與她配對的女兒,卻因為未滿18歲,法律上不允許女兒給媽媽捐肝,於是,當事件捅到報紙新聞版後,全香港人都為這位母親發動尋找肝源。

作為病人,要有醫學常識

一位素不相識的女文員,勇敢地站出來,血型配對合適後,自願為垂危的鄧桂思女士捐出自己的部分肝臟。她在手術後,面對傳媒說:以我的0.5%的死亡機會,換取別人的好媽媽90%的生存機會,感到非常值得。


於是,女文員的壯舉,贏得全香港市民的擊節讚賞,更為活體捐贈起到帶頭作用。

作為病人,要有醫學常識

正當全香港市民慶幸鄧桂思女士獲得活肝續命,對此感到欣慰的時候,鄧桂思女士卻一直未能移出ICU危重病房,一直沒有脫離危險期。幾天後,再次垂危,醫院不得不宣布,她的手術過程中,有一條血管未能縫上,需重新開腔縫上血管,並,需要重新換肝!


真是晴天霹靂呀!鄭小姐捐肝,白捐啦?


醫院方面解釋:鄭小姐也不能算白白捐出自己的肝臟,還是對鄧女士的生命起到了挽救的重要作用的。


然而,鄧女士還是重新換了肝臟,這次選用的是屍肝。


全香港市民繼續關注鄧女士的生命。一直沒有從ICU出來。


前天有人爆料,原來,鄧桂思搞到這個地步,真正的原因是,在她的治療過程中,醫生忘記了她是乙肝患者,需要另外處方針對乙肝的藥物!!!這才導致她生命垂危,至今垂危。。。。。。


昨天的全香港報紙,都是鄧桂思女兒的哭訴,她想要的不是一百句對不起,她只想要媽媽回家!


當醫生,壓力特別大。香港的醫生和大陸的醫生比起來,是相當優越的,畢竟香港沒有醫患關係緊張這回事。病人對醫生是非常尊重的,尊重到什麼地步呢?基本上,普通市民去看病,醫生說什麼,就信什麼,對醫生的話奉為圭臬。用廣東話說,直白一點,簡直就是聖旨。


但是,醫生是不是不會犯錯啊?他們是人,當然會犯錯。所以,其實,100%相信“醫生不會錯”,對病人來說,也是相當危險的。


在鄧桂思事件中,很明顯,就是鄧桂思的醫生犯了一個“小“錯:忘記她是乙肝病人!忘了開一種藥。病人去藥房領回十幾種藥的時候,多一種、少一種,真的會不在意。但是,這樣的小錯,其實分分鐘致命!


幾年前,凡仔剛大學畢業,從北方城市出差回來,感染風寒。他去看了幾次醫生,吃了兩星期藥不見好轉,某天早上醒來,咳出血來,於是,他說:“媽媽,你陪我去看急診吧。”


在東區醫院急診室,做了檢查後,醫生確診:“肺炎了,我給你開抗生素。”


凡仔欣慰地說:“看這位醫生小哥,一副學霸的模樣,挺放心的。”


我點頭。兩母子議論了一下學醫的同學們,他說因為醫學院收的都是第一、第二名的尖子生,這些同學通常都很腳踏實地、勤奮努力,很令人放心。


說話間,藥房屏幕顯示,輪到我們取藥。司藥交給我們藥物時,逐一向我們解釋每種藥的藥名、服用方法、主治哪方面疾病。。。。。。如果是年輕的凡仔,當然心不在焉地聽完,領了藥走人。可是,畢竟一凡是多吃了幾十年米,多生過幾十年病,一凡疑問:“請問,怎麼沒有抗生素。他肺炎。”


司藥大吃一驚:“肺炎?肺炎必須用抗生素。但醫生處方的藥單里,確實沒有抗生素。你快點回去問問醫生。”


我們急急趕回門診,找到醫生,我問:“醫生,他肺炎,你怎麼沒有處方抗生素?”


醫生胸有成竹地說:“不可能。我肯定寫了抗生素。我當時心里篤定想著必須開抗生素給你。”邊說,他邊打開電腦,翻查記錄,當場臉色變了:確實忘了開抗生素!!!


因為太忙,明明心里想著必須做的事,居然忘掉了,這種事情,日常生活中,我們自己也遇到過,對不對?所以,我不想責怪他,只希望教育自己的兒子:“你看到嗎,我們認為最可靠的學習尖子,這位醫生小哥,一臉誠懇,一副老實可靠相,但是,還是會犯錯。雖然是小錯,但郤致命。。。。。。這件事教訓我們什麼,你知道嗎:任何時候,你自己的事情,自己一定要心!不能指望任何人。”


凡仔慶幸:“老實說,幸好媽媽你跟著我來了,否則,我肯定是不會注意到他漏開了抗生素的。即使司藥逐一數給我看那些藥,我也沒有意識到需要注意少了什麼藥。這是常識啊!可是出於對醫生的信任,大多數人真的不會質疑藥物出錯。”


我說,是的,你看香港政府要求司藥在派藥時,仔細向病人解釋藥品,就是減少出錯。即使醫生錯了,在司藥這里還可以把一下關;即使司藥也錯了,如果病人有心,像我們今天這樣,就會及時發現、並糾正錯誤。你的命,是你自己的,所以,你不學些基本的醫學常識,出錯、吃虧的,就是你自己。醫生或者司藥,都只會道歉一句:對不起!他們一句對不起,你是用生命換來這句“對不起”啊!


這次事件後,凡仔不敢掉以輕心,平時也開始留意學習基本的醫學知識。


所謂學無止境,便是如此,行行業業,我們不可能都懂,但基本常識性的知識,無法通過學校學習,靠的是自己的自覺。學習這件事,真的是終身的。


如果大家仔細看,會留意到,我在對司藥和醫生說話時,首先強調、提醒對方的是:他患肺炎。。。。。。


我是為了提示對方注意。什麼疾病,需要什麼藥物,無論醫生,還是司藥,甚至包括我這個師奶(家庭主婦),常識上應該知道,這個病是必須用強力抗生素壓下去的。


鄧桂思事件中,源起於醫生忘記處方乙肝病人的藥,導致治療過程中、手術以後的康復過程,都出現了肝病擴大的問題。

有人說,醫生翻查一下舊病歷很容易發現她是乙肝患者。

對沒錯。

問題是,如果你操作電腦工作,你就會發現,舊病歷水蛇春咁長(像水蛇的卵那麼一長串),醫生的時間那麼寶貴,看病、診病時間那麼短暫,(基本上,每個病人只獲5分鐘的診症時間),他不可能翻閱很遠久的記錄。這也是常識。很多事情,都是常識,我們一旦懂得別人工作的秩序和流程,就會懂得犯錯的機會永遠都存在。


此時此刻,需要的是什麼?病人的配合!


當醫生診病和開藥過程中,鄧桂思自己,是不是應該不斷提醒醫生:醫生,我有乙肝!如果她昏迷,她的家人是不是應該提醒:醫生,她有乙肝!


病人及病人家屬,其實是知道她患乙肝的。既然舊病歷上有記載,醫生當然有告訴病人。


如果鄧桂思或家人,不斷提及她有乙肝這件重大事情(因為乙肝是會影響到生命的,決不是可以輕忽的疾病),醫院方面怎麼可能連換兩次肝而未發覺錯誤呢!


鄧桂思的女兒責難和哭罵,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理智上來說,我把這件事作為教材,告訴涉世未深的兒子,也把這件事寫下來,告訴所有丁一凡的讀者朋友們,在看病過程中,在治療過程中,病人要配合醫生,所謂的配合,不單單只是簡單地聽醫生的話 ,而是要假設醫生可能因為繁忙而忘記的、關於你自身健康問題的重大事項,要不斷提醒醫生,引起重視,比如:

我對某種藥物敏感(有人青霉素敏感)、

我對某種食物敏感(有人對花生等敏感,會致命)、

我曾患有什麼傳染病(一些血液疾病,比如乙肝,會致命)、

我曾患有什麼重大疾病(比如心臟病,會致命)、

我曾經歷過什麼重大事件(比如核爆、喝核污染水源,等容易引發疾病的事)。

諸如此類。


很多普通平凡的東西,平時不注意,都可能致命。生命很脆弱。某次看到一篇網文,有讀者留言說,我花生敏感。博主很奇怪:“我第一次聽說。”

我想,這位博主一定很孤陋寡聞,花生是致敏源,全世界很多人不能碰花生類食物,所有的商品標籤都要注明:含有(或不含有)花生類致敏源。因為會吃死人!

我有朋友海鮮過敏,吃一口海鮮食品,立即喉腫臉大,要用抗生素壓下去。

也有人辣椒過敏。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醫生不是你一個人私有的醫生,他們每天要面對幾十上百的病人,所以,與其要求醫生重視你,不如你自己重視自己的疾病,並簡單直接地立即告訴提醒:醫生,我有什麼什麼問題,請你注意一下。

這才是真正配合醫生工作。並不是傻傻地聽從吩咐就算。


所以我們中國人有句老話:“久病成醫”。一個人生病久了,對自己這種病的了解,即使不能逹到醫生的水平,最起碼,也要逹到能夠和醫生溝通的水平。我相信,任何一位醫生,面對那些了解自己的病情、能夠和醫生溝通的病人,都是愉快的。


 

你的命,是你自己的。醫生一句對不起,對得起他們的良心。但於你而言,則是一條命。

 

我們不是要質疑醫生的權威,而是要掌握基本知識,保護自己,也令到醫患和諧,這種雙贏的局面,何樂而不為呢!

關注丁一凡:DYFinHK
作為病人,要有醫學常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