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5的神秘花园
F5的神秘花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721,148
  • 关注人气:29,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家二爷是“硬汉”

(2019-05-11 13:38:34)
标签:

迪拜

育儿

杂谈

分类: 家有五子

我家二爷是“硬汉”


二爷凭着他超人的运动细胞成为了处女男的骄傲,打出生开始他就有着无限的活力,直接就把为娘的整抑郁了。他小时候的经典动作是头撞地、咬整个手指,还有门夹手!是的,如果老二说自己是自虐第二人,那么没有敢往第一这里站。其实我的好脾气全是老二磨出来的,因为他是那种莫名奇妙就会发脾气的人,莫名奇妙就往地上一躺然后开始用头使劲的撞地板,你把他抱起来,他立马改咬手指头,咬一下哭一下,过一会儿不痛了,再咬一下再哭一下。到最后觉得这些都不过瘾了,有一次直接把左手臂往门框边一放,然后用右手使劲去甩门,企图把自己的手臂夹断!


我一直觉得老二是没有痛觉的,要不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呢?他不痛的吗?


他不痛!他整天各种作妖,目的就是把我逼疯。后来我怀三胎,直接承受不了压力自动流产了,我才发现自己已然到了奔溃边缘,我只好安慰自己,再生个像老二这样的娃,我就直接从楼上往下跳算了。是的,当初我的产后抑郁真的很严重。


 


好在老二现在终于长大了,自从有了弟弟他就把自虐的游戏改成他虐,有事儿没事儿把一个弟弟搞哭是他的日常。之前是小三,后来小三不堪压力也差点疯了,我们明令禁止老二不许和老三说话;老二没得玩了,就跑去惹老四,老四心大,从不上老二的套;老二有一阵子也挺无聊的,就去招惹老大,老大呢平时不怎么理他,实在被逼急了,直接对着老二就一拳头。虽然老二平时很凶,老大又是很温柔的类型,但老大毕竟个头体型都大好几圈,老大真要揍老二老二其实就只有挨打的份了,所以这个小人精吃了几次亏之后,把矛头指向了老五。(你们是不是听着都有点晕)好嘛,老五和老二其实是同款,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但老五知道打同情牌,现在我家最常出现的日常就是老五大嚎:“妈~~”然后从远处传来我的声音:“老二,你离老五远一点!要不停了你打PS4的权利。”这个世界才能就此安静下来。


 


PS4真的是一项最伟大的发明,它完完全全成了老二的软肋,只要让他打游戏,你叫他干嘛都可以。每天回来一个人老老实实上楼把作业作好,就开始对着我各种逢迎谄媚了,又是按摩又是叫“妈妈仙女”,目的只有一个,让我同意他玩一会儿游戏。前几天居然还搬出谁谁谁打游戏赢了多少多少钱的大道理出来,其实我也知道很多人打游戏打出名堂的,我也知道中国都有了电竞专业,但我还是希望他可以别那么沉迷于游戏里,毕竟他还有他的兽医梦想不是。


 
我家二爷是“硬汉”


老二的动运细胞不容忽视,前阵子这里举行的阿联酋2019野人赛,老二居然得了少年组第一,而且成绩甩了第二名好几条街,虽然跑到终点时他那流着口水累成狗的样子实在无法直视,但对于野人赛那些无法完成的任务,老二真的可以以惊人的速度和意志力全部完成,这一点我必须给他点赞。也因为他的好成绩,让我和处女男在朋友圈里耀武扬威了好一阵子,所有的朋友都来恭喜我,都对老二赞赏有加,那阵子,处女男的嘴都咧后脑勺去了。满脸三个大字:我!骄!傲!


虽然从野人赛回来,老二因为体力透支直接在床上躺了几天,但他还是开心的对我说:“看到爸爸这么开心,我再累再拼都值了。”我只好心疼的告诉他,“下次悠着点,你病了我们也心疼的呀。”小子还安慰我:“我没事的。”天呀,累得嗓子没有声音、直接起床都困难了这还叫没事儿,我也是服了,你平时也没有少爱缺爱的,不用这么拼命证明自己求关注的。


 
我家二爷是“硬汉”


说老二硬汉吧,但他却极怕痛。小时候拔牙,因为痛直接把人牙医给揍了,气得牙医后来见到我们一家先问是不是老二来看,如果是,那直接就不接这笔生意了。到最后他的牙就是因为拨晚了长得东倒西歪的,现在还得纠正,吃了大苦头了。老大也纠正牙齿,但人家是吃货,不管怎么痛,饭还是照常吃的。老二就不行,一点点痛立马改吃婴儿米糊,搞得超市里的人都以为我有老六了。


前几天老二突然嚎啕大哭,抱着手就冲上了楼,那哭得呀,我直接以为他手指头没有了,着急要他把手让我看看到底怎么了,小爷就是不给,抓着手在地上打滚,我看他痛成这样急得不行,硬是把他抱起来,用力掰开他包着左手的右手检查受伤情况。结果看到左手食指上有个口子出血了,直接放到冷水下面冲,往上喷碘酒,他都嚎得惊天动地的,好像我把他怎么了一样。还好他瘦,我还扭得过他,要不连力气都使不上。处女男被他这么一嚎也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儿了,跑来一看就一小口子被水一冲血都没有再流了,那一脸的失望呀。


“老二,你嚎什么,怎么了?”


“鹦鹉~鹦鹉~它咬我!啊!啊!啊!”老二边哭边说。


“你够了好不好,不就是个小口子,我以为你手指头被咬掉了呢。”我直接把他往沙发上一扔,开始掰自己的手指给他看:“你看这里,一个口子,前几天切菜切到的,还有这里也有一个。你再去看看保姆的手上,也有切到的口子。我们有像你这么哭吗?真的是……”


老二果然立马不哭了,看着自己的手心疼起来:OK邦呢?我要包起来。”


处女男一脸‘你什么时候生了个小姑娘’的表情说了句:“还是不是男人,这么小个口子包毛线呀!”


 


这就是老二,快十四岁了好吧,还像个孩子一样。


不过前几天老二突然问我:“妈妈,学校里会不会教我们怎么生孩子?”


我突然被问住,这要本宫如何回答。


“你们学校不教吗?”我问。


“好像不教,你们学校教过吗?”他问我。


我们那个时候没有老师,所以生理卫生课是没有上的,而且生理卫生课上好像也不教具体怎么生孩子的。我脑子飞快的转着:“我们当时结婚的时候登记的地方有教!”我就是聪明。(是不是暴露年龄了,但我们结婚的时候登记前是要做身体检查的,是会放录像给我们看的,当然是科教片,你们也别想歪了。)


“那我们呢?他们什么时候教我们?”老二继续问,那求知欲真的很强。


“亲爱的,这个学校不教,你再大点同学们会教你的。”老大在边上以过来人的口气说着,好吧,老大,你都在学校经历了什么?

我家二爷是“硬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斋月小故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斋月小故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