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5的神秘花园
F5的神秘花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07,196
  • 关注人气:29,2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在迪拜看急诊(上)

(2019-04-25 14:23:03)

在迪拜看急诊(上)


吃吃睡睡又一天,正准备赶孩子们去洗澡睡觉呢,我的肚子就巨痛起来。就是肚子,装着肠子的那一部分!我以为是自己吃坏肚子了,坐在厕所门口大叫,我家小三同学又霸着我的厕所洗澡。


“你出来!你在我厕所里干什么!”我抱着个肚子砸门(那个样子可以参考一下琼瑶剧里的女主)。


“我在洗澡,你等着,我没穿衣服!”里面的人不经不慢的。


真是废话,谁穿衣服洗澡,我只好抱着肚子等着,其实吧,我虽然很痛,但真的也没有想要上厕所的感觉,只是吧,自己大概觉得坐马桶上可以放心罢了,万一是吧啦吧啦的疼呢,可以有个出口。


坐了一会儿,我的姿势已经变成头点地跪那里了,这时候我想起小时候老师们逼我们看的电影《焦裕禄》(好吧,我知道你们很多人不可能看过,这部电影和迷过费翔一样绝对暴露年龄)当时焦同志也是哪里痛,痛得不行也得蜷起来,不过人家比我运气好,手边还有个杯盖可以压一下,而我只能赤手空拳的压着肚子上的肥肉。


这种痛很奇怪,部位有点像女性例假时痛的那个地方,但痛感让我觉得,是时候用力把孩子生出来了(这也是我想坐马桶上会比较好的主要原因,因为万一要生个孩子之外的东西的话,总得有地方接着)。


 


处女男正好回来,看到我头点地跪地上,随口问道:“你在做礼拜?还是又在干嘛?”(是的,他说‘又’!可想而知我每天怪动作多到他已经习惯家里会时常出现一个体位奇葩的女人吧)


“我~~~~~~~~”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我就不想再理他了,已经痛得开始出汗了。


“你们妈妈怎么了?”处女男把孩子们叫来,我听到小三从厕所跑出来要往他自己房间去又停下的声音,我可以想像他包着浴巾听到爸爸回来后着急要从厕所仓皇逃出的样子,结果一出来就看到我跪地上,而边上已站着爸爸和哥哥们,正在围观!他估计觉得我被虐待了!


“奇怪了,刚刚还骂我们来着,那底气可足了!”老大也被我这出整懵了,在他的心里妈妈就是女金刚的官方代言。


“她今天没有吃蔬菜吗?”处女男一直觉得家里不天天做色拉是很不健康的事情。老外习惯了每天要吃一碗生叶子的,好像只有这样吃下去的才算是蔬菜一样(妈的,我又不是羊)。而且他还幼稚的以为,只要不是吃生叶子就会肚子痛。


“没有呀,她刚刚一个人吃了一大盘呢!”老二报告。


“对一大盘,她晚上像头羊一样一个人全吃了!”老大补刀。


(我晚上炒了一盘空心菜没有人要吃,都是我吃的!)


“先去拿个枕头给妈妈吧。”算处女男有眼力劲,其实他如果看过《焦裕禄》应该会给我拿个杯盖来才对。因为枕头太软,根本无法压住我的痛点,我只好把它放在脸下,此时我的脸对着地板的,现在整个脸可以埋进枕头了,这加重了我的呼吸声(枕头压着,气都不好换),给大家造成我痛到无法呼吸的错觉。


知道小三从厕所出来了,我就爬进去想试试看是不是拉肚子了,我一边往厕所去,后面的处女男一边很欣赏地说:“对,去一下厕所就好了!”看来他理解成了我正在不拉不拉的痛。


无功而返。回到床上继续痛。


处女男这时估计被吓到了,他猜想我是不是结石了,决定带我去看医生。UAE的水质不好,在这里生活久了,很容易结石,他这么一说,我自己都开始怀疑起来。怪不得我最近泪点越来越高,看那些言情剧,应该哭得稀里哗啦的地方,我都能理智的觉得这两人真白痴,看来我是因为结石心肠变得硬了。


 
在迪拜看急诊(上)

(关注同步微信公众号)


其实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就在车里睡着了。一挣眼已经快到医院了(我是真的睡着了,处女男的车技有催眠作用,我发誓不是痛晕过去了)。


“老妖,你还痛吗?”处女男问。


“好像好多了。”


“那要不要我请你吃饭?”在处女男看来天塌下来也不是事儿,一顿饭就能解决,再说医院边有一家我们都很喜欢的新加坡餐馆。


“不想吃东西。”我如实回答。


“不想吃东西,那你真的很严重,还是去医院吧。”处女男凭着对我的了解,觉得我这次真的病得厉害了,老妖居然拒绝别人请吃饭,那如果不是肚子实在太痛就是脑子都坏掉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加拿大医院,我在这里生过两个孩子,所以我的病历在这里。车直接就停到急诊门口,因为现在是晚上九点多,已经没有正常的门诊了。我是弯着腰走进医院的,急诊室挺大,护士马上给我安排了一个单间让我躺下。这里的急诊室完全没有电影里的刀光血影,没有呼喊声,没有全身染血的急救者,也没有压在医人身上做着人工呼吸流着汗的医护人员。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急诊室里的灯光有点发黄,照得每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这才有了一点点急诊室的味道。


神奇的是我到了急诊间的床上就真的不怎么痛了,几年前我要生孩子,也是来这个急症间的,当时也是到了急症间肚子就不痛了,难道急诊间被下了魔怔?


处女男在边上看网上说女人大概为什么会肚子痛,然后总结是:“你们女人真麻烦,生孩子会痛,大姨妈期间会痛,大姨妈快要来了也会痛,出蛋的时候(排卵期)还会痛,动不动还各种发炎都会痛……”你自己说说你们麻烦吧。我撇了他一眼,一个一点点牙疼就要死要活的人没有资格在这里指责我!


医生很快就来了,还着满脸的春风,好像我的出现才让他这晚变得那么有意义,我是他存在感的真实体现。我突然觉得那些没有谈恋爱的女性其实不用去健身房找肌肉男的,毕竟大多数肌肉男属于有身材没脑子的范畴,可医院就不一样了,医院里大多是知识丰富的宅男!他们更了解女性的内部结构,更在乎于女性的感官系统,那关心起人来还带着有点霸气的专业知识是不是比肌肉男有意思多了。


“大姨妈什么时候来的?”医生个儿还挺高,比处女男能年轻点。


“大概一号大概四号?”我糊里糊涂的。


“不行,你得给我确定时间。”他霸气地说。


我迷蒙着眼看着他,要不是处女男在边上坐着我估计能更嗲一些:“这个,我真不记得了。”


“你今天吃什么了?”医生无奈地放过了上个问题,关心起我的日常来。我怎么觉得自己在上金姐秀了,只是那两个红沙发变成了一张白床,而我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接受十问十答。


“没什么,正常三顿,早上豆子,中午花菜,晚上空心菜,还有点鸡蛋什么的,今日水果是西瓜……”医生懵了,这吃的没毛病呀!“你上厕所了吗?最后一次什么时候上的?”


听听听听,你们老公有这么关心过你们吗?别说我老公了,我亲妈都没管过我这方面的需求。“我上了,都正常,刚出门前我还上厕所了。”我出门前不主动上厕所过吗。


接下去,医生还关心了一下我便便的成色和质地,平时大姨妈准不准呀、时间长不长呀;我有没有什么过敏史呀,我做过什么手术呀,更关心了一下我家人的身体状态和遗传病史……我觉得他就差没去我家祖坟看一下风水了。问完后,他就让我乖乖躺好,开始上手摸了,哎呀我的妈呀,那么多年了,除了处女男哪里还有男人摸过我。还下手这么重!哪里痛他按哪里!本来吧我肚子已经不那么痛了,可他一按,真的还痛。他还花式按,还弹跳式按压。一边压一边问我:“痛不痛,这里呢?这样痛不痛?这样会更痛吗?”


要知道我因为脚趾头掉了很大一块皮,两周都没能穿上鞋子,加上又病了,所以一直没有跑步运动,这两周天天在床上休息,这肚子早就肥得像四个月了。作为女人,全身最不满意的部分被一个陌生男人如此研究,简直就一个感受——生无可恋!我突然好想念我的马甲线!


“医生,我觉得我应该是吃多了,你看我肚子凸起来这么高,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试着给自己找回点脸面。


“不可能,她平时胃口就很大,饭量惊人,吃撑是家常便饭!”处女男在边上一边玩手机一边补刀,完全没有给我留点面子的意思。


“那这样吧,检尿检血,再做个B超。可能是泌尿系统有炎症,也可能是阑尾炎。”医生丝毫不关心我的肚子里有多少脂肪,也不愿意想像一下我那逝去已久的马甲线,报告单一开就出去了,他还真把自己当霸道总裁了,居然敢无视处女男,我都帮处女男觉得不值。


护士马上来就让我做尿检,完了又抽血,这么搞完差不多就要九点三刻了。接着护士说你开始喝水吧,我们等下做B超。这个我懂,我之前产检就是这样的,一般要喝个1.5升才能做B超。我就让处女男给我倒水去,毕竟我现在是病人,他很无奈的问我有没有零钱,我好不容易找出几块钱,他就高兴的出去了。本以为那人给我买水去了呢,结果人家带回来一杯从咖啡机花我的钱买的咖啡和一杯医院净水器里免费提供的水。


“为什么我喝水,你喝咖啡!”我急了!


“因为钱不够了呀,你才给我这点钱。”处女男故意在我面前细细品尝了一口,“没想到呀,这个机器的咖啡很好喝嘛!”


其实这医院的咖啡机的咖啡一点都不好喝,本宫早就喝过N次了,但这人如此找死的表情还是让本宫超级不爽。“你怎么不去让医生给你看一下脑子,有你这么照顾病人的吗?”


“我觉得你现在不能乱喝东西,你还是老实点喝水吧。”处女男认真的说。


我一口气把面前的水喝完,杯子往桌上一拍:“少废话,接着倒水去!”


(未完待续……)

在迪拜看急诊(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试牛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试牛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