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5的神秘花园
F5的神秘花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07,348
  • 关注人气:29,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疯了:带了五子看牙医(中)

(2017-01-19 14:06:10)
标签:

迪拜

看牙医

五子

分类: 家有五子
说起来这牙口,我的算是好的(至少比起处女男那是好太多了),好像从小到大就记得一次在小学时的补牙,对我的小学我其实不怎么记得了,但那一次完全就是我生命里遇到的第一部恐怖片。那天学校没有通知的就来了一群牙医(应该是没通知,因为如果通知我估计就找个借口不去学校了。)真的是一群呀,然后他们占了很大一个教室,一人守着个看牙躺椅,我们小孩子就是一群带宰的羔羊,在那里一排排的被拉进去补牙齿。我的天哪,那真的是一片鬼哭狼嚎啊!这场面壮观去了。
我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呀,哪里经得起这种场面,简直就是吓晕了的,就一直躲着呀,可躲有用吗?到最后不还得被拉上那个刑椅上去!我张着大嘴就哭了起来,我应该是有几个大牙要补的,至于是不是真的很痛我忘记了,(应该是痛到我直接屏蔽不去回忆了)我就记得我是比较晚回家的孩子了,我同学可怜我呀,给我把书包从教室里拿了下来,然后在门口等着哭哭啼啼的我被牙医给放出来。从此以后,一想到这个补牙的“嗞嗞”声,我嘴里就流酸水。但也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怕痛过,尼玛!姐可是从牙医的大刑椅上活着下来的。我觉得那天虽然我是哭着走回家的,但后面给我拿出书包的小妹或者小弟(我给哭忘记,是谁给我拿书包的了)一定对我有着滔滔不绝的敬仰,看着我抖动背景的目光一定是那么的崇拜,这叫我们上海不流行穿貂,要不整一身这样的行头,这大姐大的位子还有人敢和我抢试试。
我真的忘记当时的牙医是男是女、是美是丑了,我只是知道从此以后,我养成了一天刷两次牙的好习惯。并且记得在牙不痛的时候有空就去看一眼牙医,反正后来补牙都没有怎么大痛过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嫁了处女男后抗击打能力明显上了好几个段位的缘故吧。
而作为补牙大姐大的儿子,对看牙原应该有天生的免疫力吧,怎么说你们也都是小男人了吧,不应该怕看牙吧,这就是上了杆子随便整两三下就完事儿的小事儿呀。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一回头就看到有牙应该补的小三。
“得,他先来吧,他应该好对付一些。”我拉过小三,让他去躺好。医生开始拿补牙的工具出来做准备工作,老五重新开启了抱大腿模式,他应该是怕,从这一刻就开始怕了起来。
医生很仔细,每伸一个工具到小三嘴里前都让他过目一下,并且告诉他这个是吸口水的、这个是洗牙喷水用的、这个头是圆的磨平洞洞的……小三应该是紧张的,时不时的发出“嗯”的声音,没一会儿功夫,这牙就补完了!

“NEXT!”医生很高兴的叫着。外面的小朋友们却都一脸惊恐的看着我,他们现在可算知道妈妈的权威和厉害了,哇哈哈,如何做到让他们能一直这样怕着我呢,我觉得当年没有选择牙医这一行完全是错误的。
“四爷,就你吧!”这一次我翻了四爷的牌子。
“妈妈,为什么是我?”
“哎呀,你都没什么问题,很快好的,你看小三儿,一点儿没事儿吧。”四爷就这么被我哄上椅子去了。“妈妈抱着你呀!”边说我从到椅子头后面的地方蹲下,从后面压着四爷的手,摸摸他的小脸让他张大嘴。我其实是怕这小子突然从凳子上跳起来。看着四爷那一脸“我TM真的很怕”的样子,他几次想起来走人了,都给我按回去:“你老实给我待着,不就是你牙疼吗?”四爷一听那个温柔版老妖已经离身出走了,现在填充在母亲身体里的那个是河东狮版老妖了,哼!于是四爷也很识相的知道,虽然这个娘是亲娘没错,但是不好惹,这也没毛病。
这个时候我手机居然开始响,我一接就对着电话那头说:“你等下,我现在忙,等下回电。”就听到对面更严肃的说:“好,多久,我这里有很重要的事情。”我这姐们儿,东北人,大连那嘎达的,这说话口气你们脑补一下呗,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也不能和她干上。
得,我怕了您哪,于是我拿着手机走出牙医疹室,到外面开始去听那个很重要的事情去了。还真是件重要的事儿,这听着听着就上千万的意思了(当然我就是翻译一下,唉!)。等我这里听完了,老四居然也扭着屁股就跳着出来了。这小子,不哭不闹的补完牙啦!这种幸福实在是来得太突然。

“NEXT!”这医生也跟着很兴奋的样子,估计她心里在想:“这家小孩子都挺合作的,虽然看上去很多,但其实并不难对付嘛。”
但我真的想告诉他:“小姑娘,你想的太简单了,人生哪里有这么容易就过的?你刚刚喝的那是鸡汤,这好喝的汤喝完了,剩下的可不只有鸡肋了?”
我对着老二使了一个到你了的眼神。他给了我一脸拉不出屎全是那个马桶没吸力的表情,很不情愿的跺着脚就进去了。
“你干什么,你看你两弟弟都没什么,你老实点!”
“我自己拔!”老二是全家目前为止最怕牙医的,上次他在另外一个男大夫这里可没少折腾,到现在我都不怎么敢去见人家大夫,人家大夫也是一见我就问是不是带老二看牙,如果是就直接不给看了。
“但是你这个牙自己拔是有难度的,它是个大牙,我们当然可以等新牙把它顶出来,但这样很容易感染,也会长歪,并且新的牙齿已经半个在外面了,你的时间不多了。”医生很细心的解释,他天真的以为这么大个孩子了,是可以用讲道理说服他的。
“那她要给我打针?”老二很怕,其实打针才好呢,就打针的时候痛一下,然后全程就算生个孩子都可以是感觉的呢。可以前老二拔牙,就是打完针后人家才各种挣扎,各种喊痛的,最后还把人男医生给打了的。
我看向大夫,大夫说可以用喷雾式的麻醉,如果喷了那个还痛就要打针了。二爷对着那个喷雾研究了半天,坐在椅子上躺下,又起来,还是很不放心的样子。
“老二,够啦啊!别惹毛我呀!”我心中的怒火已经燃出了一个小火苗了。而这个时候老五还是全程抱着我的大腿,好像要拔牙的人是他一样。处女男很不喜欢我穿牛仔裤,而我钟爱这个的理由其实是,只有这种裤子不会被老五扯下来……





然后,好戏就真的开始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