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弋清---shirely
弋清---shirel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468
  • 关注人气:1,5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飘摇【五】

(2012-02-08 11:01:52)
标签:

三间房

秀英

神秘园

新房子

懦懦

分类: 无痕小说

飘摇【五】


    儿子走了,也带走了秀英大半条命。好长一段时间,秀英即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夜里躺在炕上折腾老半天才刚眯着,眼前却是儿子血肉模糊的脸,委屈又不舍的望着她。秀英总会一身冷汗的呼号着惊醒,眼泪再也忍不住,像决了堤的洪水打湿着枕头。等终于忍住眼泪和悲声却再没有一丝睡意了……

    天终于一点点被秀英熬亮了。白天的她依旧呆呆的,总是出神地望着一个地方,一坐就是大半天。谁也猜不透她心里到底做着怎样的打算,都默默为她捏着一把汗。老伴儿和哥嫂们不放心会轮流陪着她,苦口婆心的劝着。可是凭谁怎么劝,秀英都只是低着头木着脸不说也不应。终于出声的时候却是一声沉重而哀怨的叹息。没过几天,人就瘦的脱了形。乱蓬蓬的灰白头发遮不住灰里透着黄的脸色,那深深的皱纹间漫溢着的悲戚,似乎要流下来......

    她一直这样沉默着,只有在想起儿子的时候,才会哀哀的哭,无论是醒着还是在梦里。这样的日子谁也不记得究竟熬了多久,心里的痛只能让岁月一起带走。

 

    儿子事故的处理,是村干部出面跟交通部门协调了几次。从一开始说好的七万到最终的十二万,经历的曲折和坎坷无异于在每个流血的伤口上又重重的撒了一把盐。

    区区的十二万就买走了一条鲜活又健壮的生命。这样的结局是谁都必须默认着,无法回避的真实,即使疼痛的血泪不堪。

    秀英的心苦得让苍天都无语……

    虽然钱少,可是要依靠这笔钱养的人却太多了。秀英、大伯子、儿媳妇还有两个幼小的孩子。

    尽管家里一直不富裕,可是当这笔钱摆在秀英面前的时候,她凉到了心。望着儿子拿性命换来的这些钞票,除了真切的疼彻骨的冷,秀英再没有别的感觉。

    就这么傻傻的呆望着,她不敢去触碰,更不忍心把钱接在手里。此刻,得与失间痛透肺腑的纠结根本度量不出一颗母亲的心。

    当书记、村长跟她商量这笔钱的分法时,她满脸都是无奈又无言的心碎。

   “二婶子,你看这笔钱该怎么分,拿个意见?”

   “哎……”一声沉痛的叹息之后,她终于懦懦的开了口。

   “我是爱国他妈,按说怎么分我可以拿点意见。可是我们爱国命苦啊!看着这些钱我就又想起他,上有老下有小的哪轻松过一天!我这心啊!真不如让我替了他啊!还是让他大伯……”没等说完,秀英就呜咽着哽住了话头。

    不善言谈的大伯正沉默地窝在炕角,点着一支旱烟,和自己过不去般发狠抽着。烟雾蒸腾,漫过他的头顶再一点点消散。

    他紧紧地蹙着眉,眉心拧成了个肉疙瘩。微闭的双唇颤抖着,半天都没吐出一个字,望着大家期待的目光,他沉重的摇摇头……

    凝重而压抑的气氛瞬间淹没了屋里的一切。许久之后大伯才终于抬起头憋出一句话。

   “咳!有啥说的!还是你们看着办吧。”

   “村里是这么商量的”,村长清了清压抑太久的嗓子,缓缓开了腔。

   “二婶子两万,大叔两万。我们寻思孩子太小,以后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孤儿寡母的也真是不容易,其余的就都给兄弟媳妇了。你们看这样分行不?”村长试探着。

    其实在分之前,秀英早就想好了。即使给她分得再少点儿,她都不会张口去争。她心疼儿子留下的两个孩子。媳妇还年轻,秀英真怕两个孙女刚没了爸再失了妈。可怜的孩子是无辜的,为了孩子,她能忍耐一切。

    秀英用问询的目光又望了望大伯子,幽幽的说。“我没啥意见,只要大哥同意。”

    大伯子也沉闷的点点头,没再言语。

 

    当这不多的钱放到秀英手里的时候,她小心翼翼的捧着,好像又触摸到了儿子鲜活的身体。那阵阵温热传递着,撩拨出她心底被埋葬的温柔,可是千斤的沉重却又压得心生生的疼。她想哭,想喊!却被撕裂的喊不出半句,欲哭也是无泪了。

    儿子一走算是指望不上媳妇了。这一点秀英心里相当清楚。现在她只有一个打算:为了两个苦命的孙女,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留住媳妇。

    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秀英心里苦苦地哀求着。

   “老天爷,你都朝我来吧,千万别再对着孩子!求求你稍微的行行好,行不?孩子们可不能再没了妈呀!”

 

    在村里过了大半辈子的秀英前前后后置了三处宅子。最初的老屋自打丈夫死后就一直空着。新屋给儿子娶了媳妇,一直是儿子和大伯住着。村南头新置办的那三间房,是秀英、老伴儿和傻闺女。

    儿子这一走,秀英真是失了主心骨般瘫了。

    她和大伯子一直都是老实惯了的人,谁也担不起这个家。儿媳妇年轻,又遇到这事儿,还说不定会是啥样。

    秀英盘算着:好歹也要找人出面说道说道,免得日后麻烦。打定主意的她又请来了村干部。

    从心里说,谁都想要新房子。寻思着两个孩子还小,又是儿子和大伯一直住着,儿子虽然走了,可毕竟还有大伯和两个孙女在。就这样,秀英两口苦着掖着盖起的新房子分给了儿媳妇和大伯子,唯一的条件就是儿媳妇要给大伯养老送终。

    为了孙女,秀英默认了这一切。

    儿媳妇掂量着面前的字据,像对着一只鸡肋。良久之后,也终于狠狠心点了头。

    看似平静的取舍就这样决定了她一辈子的归宿。没过多久,经人介绍她又招赘了上门女婿。                                         

    听到这个消息,秀英心里复杂的说不出是啥滋味,无奈又像是要安慰自己般的吐出了一句话。

   “哎,能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反正有亲妈在,还能差到哪去!”

 

    秀英心里有一个特别真切的感受。儿子的离开,仿佛是拿了一把最锋利的剪刀,轻而易举的就剪断了这条维系亲情的血脉。即使浓于水瞬间也就这么分崩离析了,虽然心里还一直都舍不下那两个孩子!

    如今再与儿媳妇碰面的时候,她总是一边心疼的端详着两个孙女,一边却又怎么都忍不住心里那说不清缘由的别扭和委屈……

    大伯依旧是每天默默无闻的忙活着,看上去比原来更卖力了。一个村子住着,偶尔也还会遇见秀英。可是每次都是远远望一眼就立刻避开目光,懦懦的苦笑着不知该说些什么。看上去比原来更清瘦,更沉默了……。

    秀英也踌躇着,心头是难忍的酸涩和疼痛。不知是该上前像原来那样打声招呼,还是就这么尴尬的默默躲开。

    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了……

    人与人的交往其实也就是这样。倘或彼此心里还念着一点旧情,日子也许过的还可以有丝温慰。可是一旦有一天真的人走茶凉了,那冷热真是难说了……



In Our Tears
                《神秘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