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6年5月(上)《小小说月刊》:小小说《可爱的数学王》

(2016-04-22 15:24:17)
分类: 转载作品

2016年5月(上)《小小说月刊》:小小说《可爱的数学王》

2016年5月(上)《小小说月刊》:小小说《可爱的数学王》

  
  可爱的数学王
  赵春亮
  上初中时,我们的第一任数学老师是个古板无趣的老学究,据说是学校所有民办教师中学问最高的一个,老牌县一中的毕业生,这个50多岁的女人齐耳短发,除了会算题,还会说俄语,那个卷起舌头最难发的音,她都能说得相当囫囵。我们没听过,因为她在我们这帮坏小子面前总是很严肃,绝不会说与学习无关的事情。
  老学究上课有个习惯,进门先在黑板的右上角,浓墨重彩写上四个大字:触及皮肤,然后把随身携带的“镇班利器”端端正正地挂在字的旁边。所谓的“镇班利器”,是从竹扫帚里抽出两条细细的竹枝,用红绳缠成自制的教鞭,打在身上,酥麻酥麻的疼。字是用彩色粉笔书写,颜色每日一换,今天红,明日绿,后天蓝,让人看着眼花缭乱,触目惊心,再加上那个利器的威慑,数学课上我们总是两股战战,唯恐教鞭触及我们的细皮嫩肉。
  尽管如此,我们班的数学成绩却是一塌糊涂。这在高喊“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当时,是不能被家长容忍的。不愿意让孩子“家里蹲”的家长蜂拥而来,向校长强烈要求换掉老学究。老学究在巨大的压力下,只好与我们挥泪告别了。
  第二任数学老师走马上任那天,我们都大吃一惊。我们断定校长手里一定没兵了,居然派来了一个比老学究年龄更大的糟老头。这个矮胖的糟老头似乎永远也睡不醒,半眯着眼慢慢踱上讲台,半截皮带失去了控制,张牙舞爪地在腰间晃悠。
  糟老头走上讲台,清清嗓子说,从今天开始,由我教你们数学。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姓王,就是三横一竖那个王,至于名字叫什么,我就没必要告诉你们了,你们总不能当面喊我的名讳吧?不礼貌!再说了,我也不能告诉你们,如果让你们这帮坏蛋知道了,还不得在背后王艺德的、王艺德的乱喊?
  我们哄地一声笑了,笑声慢慢淡下去,我听见后排坐着的杨建朋捏着嗓子说了一句:糊涂蛋!笑声再次热烈了起来。
  王艺德继续说,以后,同学们就喊我数学王吧,这样就能和其他的王老师有所区别,大家听到没有?
  听到了。我们齐声回答。排山倒海的声音把我们自己都吓了一跳,以前的一群“老恹”竟然能发出如此大的声音?
  好,大家齐声喊一遍。数学王说。
  我们果然以更大的声音喊了一遍。数学王满意地点点头,说,很好,下面我们开始讲课。
  慢慢地,我们发现数学王不但是个糊涂蛋,眼神也不怎么好。那天上课,数学王讲完一个例题,开始提问。数学王低下头,仔细地在讲台桌上贴着的座次表上用目光踅摸,看了半天,直起身子,慢悠悠地说,请赵春虎同学说一说。
  教室里瞬间笑成一片。尽管我叫赵春亮,不叫赵春虎,但我还是赶紧站了起来,因为班里压根儿就没人叫赵春虎。有同学向数学王大声更正:数学王,是赵春亮。
  数学王再次低下头,认真核对了一番,然后长长地“哦”了一声,说,对不起,是赵春虎,我看错了,不好意思,那么请赵春虎同学来回答这个问题。
  教室里再次笑得东倒西歪,我从此被数学王更改了姓名。在以后两年里,其他课上,我叫赵春亮,到了数学王的课上,我就成了赵春虎。
  再后来,我们发现,数学王不仅眼神不好,听力竟然也很差。我的同桌刘林山上课喜欢吃零食。说是零食,其实就是煮熟了晒干的小红薯。那时候我们家里穷,小红薯尾巴舍不得扔,大人们就把它煮熟了,然后晒干放起来当零嘴儿吃。那东西劲道,不好咬,只能泡在嘴里慢慢唆,等软化了才能吃。那天数学王讲勾股定理,刘林山在下面有滋有味地唆小红薯尾巴。突然,数学王说,下面,请刘林山同学给大家背一下什么是勾股定理。
  刘林山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嘴里的小红薯尾巴却没能及时处理掉,依旧鼓着腮,噘着嘴,动着嘴唇,却说不出话来。当时我想,刘林山这下糗大了。谁知,等刘林山嘴巴动了一阵子,数学王竟然赞许地说,很好,这位同学回答得很准确,就是声音有点小。刘林山在大家的笑声中红着脸坐下,从此竟然改掉了上课吃东西的坏毛病。
  上数学王的课总是快乐了,我们永远不担心出错,因为数学王也经常出错。在黑板上算题,数学王能将黑板写得满满当当,到最后,却发现答案算错了。不过,在我们配合数学王一起检查中,数学王能很快就能发现错在了哪一个步骤上,然后,数学王就会意味深长地谆谆教导我们说,注意看,这样算就是错误的,让我们再来算一次,好不好?为此,上数学课,我们都很认真,没办法,我们得时刻盯着数学王,尽量让他少出错。一个学期下来,这个眼神不好、听力差的糊涂蛋数学王竟然把我们班的数学成绩教成了全校第一名。
  毕业后,我见过数学王两次。一次时间早些,是在老家,那时候数学王已经退休在家,正晃悠悠地在街上散步,我走上前去问好。我问数学王,还记得我是谁不?数学王想了想,说,知道,你是赵春虎。
  还有一次是在我们初中同学毕业20周年的聚会现场。那次聚会,我没有看到老学究,但同学们竟然把数学王给请来了。数学王已经年近八十,但依旧一副睡不醒的模样,神态明显有些糊涂。我去给数学王敬酒,我笑着问,数学王,你还记得我吗?
  数学王看了我半天,摇摇头。我大声说,我是赵春虎啊。数学王长长地“哦”了一声,半晌,又问,咦?我记得你们班上,还有个叫赵春亮的坏家伙,他怎么没来?
  大伙儿彻底笑晕了。
  (2000字)


  作者:赵春亮

  通联:河南省辉县市东大街1号市委统战部办公室
  邮编:45360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