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风玄幻广播剧《黄金骨》第三期——生离【下集剧本】

(2014-03-15 23:43:29)
标签:

娱乐

第一幕 狐妖

场景:五行山

【风过林梢,鸟鸣山涧,季复生驾云而至】

孙悟空:(期盼,大喊)桃儿!给我,快给我!

季复生:【走近】(好笑的)给你!

孙悟空:【狼吞虎咽吃桃】(边咀嚼边说)嗯……不错,不错!小子,你以后天天给我送桃吧!

季复生:行啊。不过六天后,我得回趟地府。

孙悟空:回地府干什么?

季复生:【指了指自己眉心】你看,这是天诛妖印,双越让我七日后回去,帮我给解了。

孙悟空:天诛?(哈哈大笑)这天诛是假的!龙族素来得天命眷顾,怎么可能烙上这么个倒霉印子?

季复生:(高兴的)假的?!(楞)呃,龙族?什么龙族?你说错了,我是轩辕坟狐族。

孙悟空:(没心没肺,直接)好啦,你连我都要瞒么?你喜欢我三哥,又知晓狐族于他有恩,所以就……嗨!骗就骗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也不会说给三哥知道……

季复生:(冷冷打断)你三哥喜欢我不是因为我救过他。而我既喜欢双越,又怎会去骗他!孙大圣,你看轻我了!再说我若是龙族,又怎会有这九尾狐妖的天诛?

孙悟空:(一怔,正色)呃……对不住,我以为你知道自己的原形。(疑惑)难道……是二哥认错了?

季复生:二哥?百里说我是龙族?他怎么不告诉我和双越?

孙悟空:(略尴尬)嘿嘿……上次在花果山,二哥见了你之后,便悄悄告诉我说你也是龙族,但他说三哥的性子太坏,不招人喜欢,所以故意不告诉你们,让三哥为你着急担心一场才好啊~

【快闪转场】

场景:槐真府

【拿起茶杯】

凤双越:(喝一口)双越今日有一物相求,还请殿下莫要吝啬。

董束月:风公子想要什么?

凤双越:一滴九尾狐妖之子的心头血。                                   

董束月:(惊疑)哦?我如何会有!

凤双越:(更加确定,微微一笑)黄泉盛会上,殿下的一番提点,双越可都铭记在心。

董束月:(冷哼)那你最好弄清楚,现在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

凤双越:只要在这七天内,能给我狐妖之子,殿下要我怎么求,我便怎么求。否则……我便只能剖殿下的心肝以慰藉一二了!

董束月:(一惊)你!(半晌镇定下来)呵,公子可知,轩辕坟一族素来冷血无情,若想要它的心头热血,除非自愿~ 否则便是你剜了狐心,也得不到一滴!

凤双越:哦?

董束月:(缓缓)还有,当日我曾提醒凤公子……

【闪回前戏】

董束月:(被戳到,冷哼一声)不知公子是否听过一句话?

凤双越:(不动声色)请教。

董束月:(冷血,干脆)大恩难报,不如杀之。

凤双越:(淡淡)在下只知滴水之恩,涌泉以报,涌泉之恩,倾命不悔。

【切回现实】

董束月:(开心之极)凤公子的话,一字一句,束月也都铭刻在心。

凤双越:【喀喇一声响,捏碎杯子】(强自镇定)所以?

董束月:所以……你杀不得我。(狡笑)凤公子早就知道了吧,季复生不过是偷梁换柱的一个赝品。而我,泰山王董束月,才是真正的九尾狐妖之子!【重击音效。死一样的沉寂,半晌】

凤双越:(淡淡)呵呵,殿下很会开玩笑。

董束月:你心里很清楚我有没有开玩笑……难道你瞧我不像狐么?还是,你怕我就是狐呢?千年前救你一命的不是季复生而是我董束月,你报的什么恩!谁又稀罕你报恩,哈哈哈哈……

凤双越:(镇定)若你是九尾狐,那天诛妖印,为何应于季复生?

董束月:(警惕)你想套我的话?

凤双越:你可以不说。

董束月:哼,告诉你又如何! 【走开两步】(回忆的)当年狐妖自从有孕,便停止修行,使胎儿妖气大减,更不知从哪儿寻到季复生这么个身无法力的大好鼎器。待死前产子那刻,将自己的内丹强行灌入他体内,与我一起送下了幽冥界。

凤双越:所以,你假意爱上复生,其实只是想随时监视天诛妖印?

董束月:(激烈)不!我对他的心意没有一丝一毫的作假!(尖刻)你!你对他才是惺惺作态,若不是误以为他对你有救命之恩,你才不会去喜欢他!

【沉默半晌】

凤双越:(淡定)我为何喜欢复生,与天诛并不相干,殿下只说后事罢。

董束月:(不服气的哼一声,调整一下情绪)我一开始只是想看看,这个无知无识倒了大霉的妖怪,到底是怎样的……(叹息般的)可谁知他替了我的天诛,却也成了我的劫数。

凤双越:一啄一饮总是前定,天道循环也自有报应。

董束月:(好奇)金翅大鹏王竟然会信什么天命?

凤双越:(嘲讽脸)落到别人身上我还是信的。

董束月:(气怔)你!……哼!(装无奈)后来,天诛妖印随着他战力的提升愈来愈明显,我只好剥离他的三魂六魄,送入轮回消灾避难,原想着等到他魂魄重归后,我们平庸度日,便不会招致妖印再现,可谁知他一回来便一心要恢复法力寻你!那我何苦枉做恶人,干脆如他所愿好了……

凤双越:(打断)殿下说差了。

董束月:……什么差了?

凤双越:【贴近】殿下的头痛之疾最近不曾复发了吧?

董束月:(愕然,心虚)你……什么意思?

凤双越:(推理)自从复生离开,殿下便患上了头痛之症。这病来得古怪,痛的地方也古怪,只在眉心一点。所以你帮复生开启妖力,助他修行,不是恨复生喜欢上了我,而是怕复生没了妖力,这天诛会由你分担一二。殿下……我说的可对?

董束月:(内心惊愕)他怎么会知道这些?(失控)我,我不想害复生的……都是因为他心里有你,忘了我!都是你们不好!是你们逼我的!

凤双越:(柔声)殿下说的是。待复生天诛一解,我们自会给殿下赔罪。

董束月:(冷笑)你如此虚以委蛇,无非是想要我心头一滴热血,当我不知道么?

凤双越:(微笑)那殿下肯给么?

董束月:(默然片刻,诡异一笑)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凤双越:(温和)你要什么?

董束月:六天后凤公子自会知道。

【嗖】

孙悟空:你既带了鲜桃做礼,俺老孙少不得也得回点什么,教你变化术如何?!

季复生:72变?好啊!

BGM渐起走一段,两人念咒叽里咕噜走一段,音乐渐隐,法术声,扑棱棱鸟拍动翅膀的声音】

咒语:(肉叔和斑马都念几遍)说此秘密悉怛[dá]多,神通变化不思议,念满一万八千遍,遍遍入于无相句。

【卜琳琳音效,拍翅膀】

季复生:像不像双越的样子?

孙悟空:像个鸟!你就这模样给我买桃去?(OS)才用了四天就学会了,这么聪明,真是活见鬼了!

季复生:哼!【展翅飞走】

【突的一声龙吟,闪电飓风,乌云翻涌,暴雨如注,山石崩塌,隐隐诵经声夹杂在风雨中】

孙悟空:(高声叫道)让你买桃,你去动如来贴那破纸干嘛!【落石掉下】哎呦!砸死老孙了,季复生!不成的!这样掀不翻这山!哎呦……季复生!你听到没有?快住手!快住手!

【一声龙吟,云住雨收,季复生化为人身飞落】

季复生:(挫败,嘟囔)竟然揭不下来!难道还非得那唠叨和尚才行?

孙悟空:(认真)方才,你是用二哥的覆海珠化的龙?没用变化术对吧?

季复生:没有。

孙悟空:你可知,覆海珠虽是水系至宝,却并不能将狐族幻化成龙。

季复生:(强辩)几天前我就变过龙,双越都没说什么。

孙悟空:嗨……就三哥那性子!多半要自己查清楚,了无后患了,才会告诉你。

季复生:OS)难道在双越心里,我就只能呆在他的羽翼之下?连个真话都不能说?不,双越绝不会如此!

孙悟空:还有……变化术各族自有妙法,我传你的口诀,是……二哥嘱我传授的龙族秘诀。

【一阵冷风吹过】

季复生:(沉默许久)所以……若我不是龙族,便不可能学会?

孙悟空:是极。

季复生:(静默良久,一字字)你说的,我不信。我就是九尾狐妖。

孙悟空:你……(叹了一口气)

季复生:(低声)我回地府了。

孙悟空:今天才第六天!不是说第七天才回么?

季复生:我想早些回去……【站起身】

孙悟空:(略扬声)那……你还来不来看我?

季复生:【驾云】(扬声)过了明天,我定然还来看你。

孙悟空:(笑)到时候你眉心那破玩意儿,可该没了!

 

第二幕 诛心

场景:董束月的居室

【脚步声渐近】

侍女:殿下,花儿拿来了。

董束月:放桌上吧!

侍女:是。【放置】奴婢告退。

董束月:这株曼陀罗华我养了许久,今日终于开花了,所以我特邀了凤公子来共赏,你觉得可好?

凤双越:很好。(略顿)今日已是第六日,泰山王相约,可是想好要什么了吗?

董束月:(妩媚一笑)凤公子觉得我容色比季复生如何?

凤双越:(逢场作戏)殿下姿容绝世媚骨天成,季复生不及万一。

董束月:我既于你有大恩,若要你以身相许报答一二,不为过吧?

凤双越:(轻笑一声)当然。

董束月:(柔声)那……你叫我束月,亲我一下。

凤双越:(犹豫片刻,轻笑一声)好。【起身搂住董束月,低头作势要亲】

董束月:(慵懒一笑,得意)属于我的总是我的,你说是不是?

凤双越:(笑道)自然是。(用力音)……【刺啦一声布料撕裂声】

董束月:(吓了一跳)你……你干什么?(惊喘,被推倒的反应音)

【将董按倒在桌面,慢条斯理剥去他剩下的衣物】

凤双越:(微笑)你说呢?这难道不是束月想要的?【于是各种摩挲音效】

董束月:(喘息,用力挣扎)你!你放开我!

凤双越:【撤回手,后退一步】(淡定,嗤笑)束月这是……欲拒还迎?

董束月:(羞愤不已的)凤公子,卓羽玄的事,你可都料理妥当了?若被巫风灵看出蹊跷,天生怨灵毁了事小,万一天诛不能破解……

凤双越:(打断)此事不劳殿下操心。

董束月:(冷笑)复生如此宝贝那小鬼,凤公子却夺他魂魄炼制金乌封印,若复生一朝知晓,不知会如何看待公子?

凤双越:复生不会知道。(施压)泰山王,最好也不要自作聪明。

董束月:(意味深长的一笑)不敢。以复生待你的情形,除非亲眼看见,否则便是我说塌了天,只怕他也不会信。

凤公子:泰山王明白就好。

董束月:其实……有件事我一直都想不明白?

凤双越:哦?

董束月:(诱敌深入)既然你已知道当日救你的是我而不是季复生,为何还要我的心头血,去帮季复生解那天诛之劫?莫非……是以身报恩却当了真?

凤双越:(静默良久,轻笑)谁说我这般辛苦,为的只是替季复生化解天诛?

【重击,略顿】

董束月:(先轻笑一声,然后一点点越笑越大,直至畅快淋漓的大笑)

凤双越:泰山王笑什么?

董束月:我笑季复生为了你,弃我如敝屣(bìxǐ),却不过换得个如此结果,实在是痛快!痛快!

【挥袖】

董束月:来人!

侍女:殿下。

董束月:把桌子上的花儿收了。

侍女:是。

【收拾,脚步声渐隐转场】

董束月:束月心愿已了,明日,凤公子便过府来取心头血吧。

场景:户外

【脚步声渐近,法术声,啪嗒人跳落】

侍女:(吓了一跳)哈!你……你……这,这曼陀罗华……是你变的?

季复生:(平直)让开。

侍女:(瑟缩)啊!是。

【沉郁悲伤BGM起,缓慢沉重脚步声一步步】

【闪入回忆】

董束月:你有没有奇怪过为何自己不能幻化成九尾狐原形?

季复生:(心中一紧,掩饰心虚)没有。

董束月:(抿嘴笑了笑)你看~

【法术声,幻化为九尾妖狐,几声细弱叫声】

【沉重撞击音效,前几期伏笔快叠】

董束月:(笑,偏执的)除了我,没有人能让你逃开天诛!

董束月:咱们俩从一开始,就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

【闪回】

季复生:(释然,冰冷)原来……真正的九尾狐妖,是你!

董束月:你不惊讶?

季复生:我只恶心。

董束月:瞒着你的,并不只我一个。不信的话,你可以亲眼看一看!

【重击闪回】

季复生:(种种蛛丝马迹的预兆线索一一浮现,OS)原来,你早已知道我不是狐妖,却瞒得一脸真心不动声色。 原来,十万厉魂只是你抛下的诱饵,钓的是天生怨灵羽玄这条大鱼。原来,妖神大战、黄泉盛会都不过是你股掌间的一枚棋子,为的不仅仅是天诛之劫,甚至根本就不是为了替我解印……(猛的打住话头,停顿半晌)双越……难道我也只是你的一枚棋子?用来利用董束月的痴心拿到妖狐心血?如此,两者齐备,阴阳二气瓶才能大功告成?(自嘲的一笑)呵呵呵,也许你唯一没有算到的,就是我会提前知道吧?或者……或者……这其实也是你故意的疏漏?正好撇清关系撂开手去?!

季复生:(活生生的千刀万剐,硬生生的摘心取肝)双越,我一直不喜欢自己的身份,不愿意有那样一个母亲,但此刻我却无比希望自己就是那恶贯满盈的狐妖之子,是那应该背负天劫的轩辕坟之后。双越,你要做的、要瞒的、要得到的究竟是什么?!双越!!

 

第三幕 决别

场景:槐真府

【推门声】

凤双越:(惊喜的)你回来啦!老七可还好?【快步走近】咦?手里……那是?你回来时去大珊瑚礁了?

季复生:(恍神,低声)你怎么知道?

【摩挲】

凤双越:你拿的这月钩螺,只有海底最深处的大珊瑚礁才有。【曲起手指轻轻敲了敲】若是对着螺口说话,音留螺中,可封千年。

季复生:是么?我倒不知道它还能封音,就是看着不似寻常海螺,有趣而已。

凤双越:(温柔一笑)复生,明天这个时候,金乌封印便会炼成……天诛破解之后,你最想去哪儿?

季复生:我要去人界,找一个最热闹最繁华的城市住下。

凤双越:如今人界正处乱世。(笑了笑,柔声)不过若你喜欢,我便建个这样的繁城给你。

季复生:好啊。(贴近)双越,我们……(低声,蛊惑)做吧。

【说着拉开凤双越的衣带】

【亲吻,鼻息】

凤双越:(无法自控的,吻住)你是要造反么,嗯?

季复生:(轻笑,挑衅)是又如何?(不怕死的笑3秒)……

【凤猛然抱起复生,走几步,倒在床上】

凤双越:(略惊诧的浅笑一声)呵……【抱住】(调戏)复生今日,怎的这般热情?

季复生:(笑声骤断)哈啊!(低喘,亲吻)【各种翻滚,喘息】

季复生:(忍痛的闷哼)呃嗯……

凤双越:(低哑着声音笑)你……好热,快化开了似的……(稍用力音)

季复生:(忍耐的喘息,低喃)双越……双越……(哽咽的)双越,再用力些……

凤双越:(失控,贴耳,低声)什么?(用力的反应音)

季复生:(惊喘,颤抖)哈……啊……

凤双越:(诱哄,恶劣的)你刚刚……说什么?

季复生:【抬手遮着眼睫】(低声)让我再痛……再痛一些……呃啊……

凤双越:(动情)复生,复生……(疑惑,气息略不稳)你这个表情……是在哭么?

季复生:双越……双越……

凤双越:(温柔一笑)【摩挲声】嗯,眼角确实是干的,看来……我要再努力一点(用力的低喘)

季复生:(喘息)……【拉灯,BGM高起】

季复生:OS)就算是欺骗,至少曾有过这样的一刻,我……没有遗憾。

【转场】

【清晨,摩挲声】

季复生:(迷糊的)嗯……(朦胧的)双越……这么早……你干什么去?

凤双越:(僵了僵)我去找泰山王……有事相商。

季复生:(深吸一口气,最后试探)你为什么要去找董束月……难道他跟天诛有什么关系?

凤双越:(淡定)没有。【俯身,亲吻】怎么,不信我?

季复生:(认真)你说呢?

凤双越:(心虚)复生……我……

季复生:(祈求)别去,好不好?

凤双越:(走近,深情)我会尽快回来……羽玄的褫魂毒咒就看今日了,要不,你……去陪陪他?

季复生:(阖上眼帘,疲倦)羽玄……会没事的,对吗?

凤双越:(淡定)对。

【停顿半晌】

季复生:(干笑一声)你去吧!

凤双越:(莫名不舍)你等我回来……等着我啊。

【转身脚步声走远】

季复生:(悲伤)双越,你亲手斩断了,我企图原谅你的,所有可能。

凤双越:OS,欣喜热切)今日妖狐之血到手,卓羽玄受厉魂龙血反噬功成,阴阳二气瓶炼化再无阻碍!

凤双越:(低笑一声,温柔)复生……从此你再不用惧怕天诛之劫啦!

BGM抬起缓落】

【小跑靠近的脚步声】

卓羽玄:哥哥!

季复生:(意外)羽玄?你……

卓羽玄:(嘻嘻的笑)哥哥是不是要问我,为什么不在青龙血里泡着?

季复生:【抱住】……凤双越算计了你们,他要把你用厉魂炼化之后封印入器。

卓羽玄:(乖巧)你并不知情,他连你一并骗了,是不是?

季复生:我昨天刚刚知道。

卓羽玄:(开心)呵呵,只要不是你骗我,其他人我才不在乎呢!其实,我第三天就知道不对了,但是怕爹娘伤心,就一直没告诉他们……可今天是最后一天,我快镇不住那些恶灵,瞒不了爹娘了,所以就偷跑了出来。哥哥,你看我额头。

【摩挲声,隐隐恶鬼咆哮声】

季复生:(心疼)痛吗?

卓羽玄:(真诚)痛。(笑得甜蜜而满足)不过没关系,恶咒解不解得开,我已经不在意了。如今爹娘为我做的,我看得明明白白,早已十分满足。可我不想死在他们眼前……哥哥,你带我出地府好不好?我今天想跟你一起过。

季复生:(轻笑)好,那羽玄陪哥哥去一个地方罢。

卓羽玄:(大喜过望,狠狠亲了一口季复生)好啊!咱们去哪儿?

季复生:(勉强笑道)东土五行山。

【转场】

 

场景:五行山

【法术飞行渐入】

孙悟空:(大喊)上次来给我带了两筐鲜桃,怎地这次带了个白嫩嫩的小娃娃?(故作狠态)莫非是知道俺老孙的嘴巴里快淡出鸟来了,特意送给我开荤的?

季复生:【摸摸羽玄脑袋】(安抚)他开玩笑,别怕。

卓羽玄:(大声)我没怕!【溜达两步】(居高临下)哼,想吃我?有本事你先从这耗子洞里出来!

孙悟空:(不以为意)哈哈哈,好~小娃儿有点意思!哎,季复生,你上次走时,说要解天诛之劫,得明天才来会我,怎么今天就来了?

季复生:(淡淡)我来毁掉这五行山,放你出来。

孙悟空:(好奇)嚯~你有法子扯下那佛偈[jì]了?

季复生:试试吧。(OS,思考的)当年九尾妖狐身亡时,天诛初现便能冲散漫天佛光救下凤双越。如今若是拼尽妖狐留下的内丹元神,引发天诛,必能破了佛偈[]碎开五行山。

【拉过卓羽玄】

季复生:你出来之后,带羽玄去人界转转,他只剩一天的寿命了,我不想他留遗憾。

卓羽玄:(着急)你为什么不陪我?

季复生:【轻拍】(温暖,笑道)我有别的要紧事……

卓羽玄:(不舍)哥哥……

孙悟空:行啊,这小鬼要去哪儿,俺老孙便带他去哪儿!

季复生:(眷念,低声)我……大圣,我还想求你一件事。

孙悟空:直说罢!

季复生:凤双越如果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你放过他。

孙悟空:(失笑)罪孽?(哈哈一笑)谁敢给三哥定罪?

季复生:(低声)荼毒生灵、滥杀无辜,也是罪孽……

孙悟空:(断言)三哥素来不喜杀戮,必不会如此。

季复生:(固执)日后之事,谁也料不准……总之不管他日凤双越做了什么,请你记住他是你三哥。(略一迟疑,咬牙)万不得已,你就是杀了他,也绝不能让他被如来收服!你,能答应么?

孙悟空:好,俺老孙答应你便是!

季复生:(展颜一笑)好!

季复生:【拉着卓羽玄】(柔声)羽玄乖乖的,到百里之外等我好不好?

卓羽玄:(乖巧)好啊,我一会儿再来找哥哥。

【起身,悲壮BGM起】

季复生:(心声)今日救出孙悟空,将来西行之时,他应该也会放你一马。凤双越,只要我还爱着你,便不肯让你有一点危险,至于你爱不爱我,记不记得我,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季复生:(缓慢吟诵)以心为祭,以魂魄为祭,以永不复生为祭,以万劫不复为祭……祭我生魂,以殇天诛!!

【光影浮动,扭曲穿梭,山峰乍裂,剧烈摇晃颤抖,佛偈被狂风吹得啪啪直响,低低佛号声】

孙悟空:(厉声喝道)季复生!你是想死么!快停下!听到没有!快停下!!! (被震晕)啊……

【妖印脱体撞击金偈,漫天光雨,银光海浪般吞没山峰。山体崩塌,巨壁碎石砰然溅落】

季复生:【跪倒在地】(吐血,咳呛)噗……咳咳咳……

季复生:OS,越来越轻)双越……我不能,不能陪你回大雪山了……咳咳……好想再看你一眼,一眼……就好……

【混响】卓羽玄:(飘渺的)哥哥,羽玄在你身边,羽玄会永远陪着你。

 

第四幕 琉璃心

【遥遥一声凤鸣,海水喧嚣】

凤双越:(心胆俱裂)复生!!!【扑通一声跪倒,绝望哀伤BGM

凤双越:(绝望,泣血一般,反反复复)复生,复生,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何如此待我?你怎舍得如此待我?【抱起季复生的尸体】

凤双越:(哽咽)你真傻,真傻!其实你究竟是不是妖狐,千年前救没救过我,我根本就没有半点在乎!为你付出的种种,我甘之如饴,从来不曾后悔!(咳呛,吐血)【焚血音效】(低喃)血……这是第三次了吧。(低笑一声)呵,也好。失去了你,我要一颗会跳的心又有何用。

【振衣站起,拿出金乌封印】

凤双越:今日,就让我也任性一回,解开这金乌封印,翻覆这六界九天为祭!呵,一定……有趣极了!!(念咒)金乌降敕,变我身神。代天行令,役使雷霆。都督三界,节制万灵。黑赤大宰,挥剑流星!!

【葫芦口迫不及待涌出无数朵细小晶亮的火焰云,一遇空气,便腾的滚滚扩散,化为滔天火浪】

金蝉子:(急切,大喊)停下来!我还你一个季复生!

【火焰顿收】

凤双越:(冷静,风雨欲来)他魂魄散尽,你如何还我?

金蝉子:佛祖慈悲,丹诚善果……

凤双越:(干脆)我不想听废话。若如来能令他重生,我可以跪拜上灵山,立誓从此互不招惹。

金蝉子:(直言)那孔雀之仇,又待如何?

凤双越:失去长姐,已是锥心刺血,再没了季复生,即便雷音覆灭,于我又有何益?

金蝉子:阿弥陀佛,不为死,而为生。大鹏王深具慧根。今日灾厄佛祖早已算得,因开善口言道,大鹏心复之时,季复生魂归之日。请大鹏王等待便是。

凤双越:(喃喃自问)心复之时?心复之时?(陡然淬厉阴冷)心化琉璃,怎能回复?我凤双越岂是这般容易受骗的?!

金蝉子:你错了。

凤双越:错了?

金蝉子:(掉书袋)神魂之舍,血脉之主,此乃有形之心,大鹏王六界之精华,却有无形之心。桫椤双树一荣一枯,心化琉璃亦可重生如初。

凤双越:(默然良久,涩声)我要等多久?

金蝉子:(微笑)待我渡劫九世,你我再见之时,大鹏王身边必有复生相伴。

凤双越:好,金蝉子,我信你。【俯身轻轻抱起季复生】

凤双越:(温柔)复生,咱们走。

金蝉子:(疑惑)大鹏王欲往何处?

凤双越:人界。

【闪入】季复生:我要去人界,找一个最热闹最繁华的城市住下。

金蝉子:大鹏王稍等。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位美猴王既被救出,还请大鹏王带走。 

凤双越:(淡淡)金蝉子既救了他,那就救到底罢,或许你们另有一段缘分,便是今日之果。

【法术变身飞远】

金蝉子:(唉声叹气,啰嗦)今天尽遇到些蹊跷事!差点被你这猴子绊了一跤不说,方才那个白嫩嫩的小鬼也端的古怪,冷着一张脸就让我把他自己扔得越远越好,阿弥陀佛,我居然也真听了他的,真是鬼迷心窍了?也不知那朵云把他送到了什么地方……【渐隐】

 

第五幕:戮目

BGM起,快叠】

虚九鸾:殿下,您取心头血昏迷这几日,天诛已降,季复生魂飞魄散,凤双越携其尸体,不知所踪。

董束月:你胡说,你胡说!

【巫风灵跑过来,跪倒】

巫风灵:(急切,哭求)殿下!求求你告诉我吧,羽玄到底去哪儿了?求求你告诉我!

董束月:(恶毒,更像在对自己的报应发狠)卓夫人,羽玄的下落,七百年前你对他下褫魂恶咒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吗?他当然是死了,魂飞魄散,尸骨无存,这是你的报应! 报应!报应……报应……(啜泣)

凤双越:(冷若冰石)那日玻璃盏中的曼陀罗华,是不是?

董束月:是。

董束月:(又怕又不甘心,扭曲的笑)呵呵……凤双越,你以为杀了我,就能把复生的死都赖在我身上吗?那日他亲眼所见之事,都是你自己做出来的,我可没有逼你!是你让他失望,让他恶心,让他宁可魂飞魄散,也不愿意跟你多待一天!他的死,根本不是我的错!而是你!是你害了他!

凤双越:殿下说的对,我们之间的事,自然不是你的错。你再多算计,若不是落在我身上,他也不会有半点在乎。凭你,连伤都伤不着他。(冷酷)所以,我不杀殿下,我只要殿下一样东西……

【刀锋冷鸣】

董束月:(闷哼一声,忍痛,怨毒)凤双越,你好可怜!哪怕你弄瞎了我的眼,自己却没有了心!就算……将来季复生魂魄重归,你又能如何?!

凤双越:(淡然)那你便好好守着自己那颗会跳的心,与我一起生受这漫长日夜的熬煎之苦吧。

【下集完】

凤双越:(疑惑)你认识我?

凤双越:(大笑,凄厉)我只想要复生活下去!卓羽玄死一千个一万个,又算得了什么?

凤双越:(轻叹)不,我舍不得,他若回到我身边,我只会对他好,更顺着他让他开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