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风玄幻广播剧《黄金骨》第三期——生离【上集剧本】

(2014-03-15 23:30:53)
标签:

娱乐

报幕:陈小菜原著,古风玄幻耽美广播剧《黄金骨》第三期 生离

第一幕 妖灵

场景:槐真府后花园

【远,兵器相撞,法术落地音效。当啷一声枪掉在地上的声音,此后对话慢慢拉近】

季复生:(打斗反应音)诶,嘿,哈……(落了下风,被制住)呃……

凤双越:(打斗反应音)哈,嘿……【制住复生】(笑)可服气么?

季复生:(冷)不……唔(被吻住,紊乱的呼吸声)

【衣服撕扯的声音】

季复生:(含糊的抗议)唔……你疯了,这是在外面!

凤双越:(低低的笑)怕什么?【手上动作不停】(意味深长)再说……我看你挺喜欢在外面的。

季复生:(挣扎)呃嗯……放手……凤双越,你怎么一点自控力都没有!

凤双越:(干脆)对你,没有。【继续连亲带摸】

季复生:(惊喘)啊哈……(忿然)混蛋!(咬)

凤双越:嘶……(委屈)你明知道我不能流血,怎么下口还这般狠恶~

季复生:(怒)你这是教我用枪么?

凤双越:【贴近】(暧昧)我这不是正在教么?(装可怜)不许再咬我了啊,很疼的……(吻)

季复生:(软化)你别太过份……唔……(喘息两声吧,傲娇渐转享受)

凤双越:(宠爱的)复生……复生……

BGM缓拉,走一段儿再缓落】

季复生:(低低叹一口气,喃喃)双越,我有些怕……

凤双越:(似有所感)怕什么?

季复生:(恍惚,不安)我总觉得咱们在一起的日子……像是偷来的,总有一天会失……(被打断)

【头顶骤然一声轰隆巨响,天摇地动,海水咆哮波涛汹涌,电闪雷鸣】

季复生:【猛然站起】孙悟空!

凤双越:【抱住,拍抚】(柔声)别怕……不要怕,历次妖神大战,都是如此,跟你没有半分关系。我这就去花果山,十万妖灵而已,你莫放在心上。

季复生:若是还有活着的……

凤双越:能救,我会救。

【远】卓羽玄:(尖声大叫)哥哥……哥哥……快来救我!哎哟,这是怎么啦?吓死小爷了!

【近】凤双越:我去了。

【近】季复生:嗯。

【凤双越飞走,铃铛声渐近】

季复生:【抱住】(无奈)你这小鬼,害怕不找自己爹妈,跑我这里做什么?

卓羽玄:我愿意!哥哥!【飞扑进季复生怀里】(认真)哥哥,我喜欢你!打第一眼起就喜欢了!

季复生:我有什么好喜欢的?

卓羽玄:你什么都好我全部都喜欢!

季复生:呿,马屁精。

【脸蛋贴着季复生的胸口,用力蹭了蹭】

卓羽玄:(闷声)真的,哥哥,如果可以不死,我真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

季复生:(沉默半晌)【轻拍两下】……你放心,我一定帮你爹爹打赢黄泉盛会。

卓羽玄:(倾诉的,渐渐哽咽落泪)哥哥,你说爹娘费尽心机要为我破解褫(chǐ)魂恶咒,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我?那为何我还没出生,就被娘放弃了!她和爹爹从此地府相守永生永世,我却终有一日会消失,什么都留不下……是为了自己不再愧疚吗?(转念)可这些年他们对我的好,又是真心真意。尤其是娘,总是小心翼翼看我的脸色,讨好我,从来不会教训我……

【轻拍羽玄后背】

季复生:羽玄,你娘并不是不爱你,只不过太爱你爹而已。

卓羽玄:为什么她爱爹爹就用我来做祭品?

季复生:(感怀自身,低叹一声)有时候太爱一个人很容易伤及无辜。羽玄,给他们机会,也是给自己机会,待你解开褫魂恶咒后,(又仿佛自言自语)会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用来慢慢淡忘过去的伤害。

卓羽玄:(破涕为笑)嗯,到时候我一定要出地府好好玩遍人界。【抱胳膊撒娇】到时,我便能长高了……哥哥你等我啊!

 

第二幕 凤血

场景:槐真府

【草木扑簌,脚步声渐入】

季复生:OS)双越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吧,怎么还不回来!(略顿,担心的)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远,一声凤啼,拍翅飞近】

季复生:(惊喜的,笑)双越?你回来啦!

凤双越:【飞落复生肩头,蹭了蹭复生的脸颊】

季复生:(笑,亲昵的)别蹭了,痒痒~

【继续走】

季复生:(边走边说,骄傲的)双越,刚刚练枪的时候我跟卓远鹄打了个平手!照这样练下去,黄泉盛会我们肯定能赢!

凤双越:【拍拍翅膀,叫一声】

季复生:(满足的叹一口气)你说,小鬼解开恶咒长大了会是什么样?

凤双越:【拍拍翅膀,叫一声】

季复生:(略不满的)啧,说人话,鸟语我听不懂!【再走几步,突然站住】(犹疑关切的)双越……你没事吧?

【沉默】

季复生:(紧张)上次就是因为失血才化了原形……你受伤了?伤哪儿了?给我看看!

【摩挲声,翅膀扑棱声,变身音效】

凤双越:(浅浅的鼻息笑声)

季复生:(担忧又有些不满的)双越!

凤双越:(带笑又略有些小心翼翼)嗯……是遇到一点小问题,不过……不是受伤。

季复生:(愣了半晌)你声音……

凤双越:(轻轻咳一声)……用人间时你玩游戏的术语说就是——升级了!

季复生:啊?

凤双越:金翅大鹏成年之期本就极晚,我被如来所伤后又两次失血受损严重,所以一直……(尴尬的清一下嗓子)这次收取厉魂之后,金乌灵力大涨,我得其相助下……才终于大成。

季复生:(有点难以消化的)你的意思是……你之前……都是未成年?

凤双越:(尴尬)应该说是始终未到顶峰……

季复生:(从努力忍到实在忍不住的笑出声)

凤双越:(有点窘迫的岔开话题)一来一回累死了,我要去温泉泡泡解解乏,你去不去?

季复生:(笑着)去,当然去,我得好好看看,你和之前有什么区别……哈哈哈【渐隐】

【推门,水声入】

凤双越:(舒展一下筋骨)孙悟空在东土五行山……你若愿意,哪天去瞧瞧他罢。

季复生:嗯,黄泉盛会后我就去看他。百里他们……找到没有?

凤双越:老五死了,二哥法力全失,如今在狮驼岭当山贼。

季复生:啊?山贼?

凤双越:(玩笑)不好么?我倒觉得以他的性子做山贼正适合。(语气一转,献宝)你看这是什么?

【伸出手,掌心涌出一颗龙眼大的宝珠,漆黑晶亮,珠面飞绕盘旋着六条黑龙,姿态各异】

季复生:什么?

凤双越:二哥的覆海珠!

季复生:覆海珠?【接过覆海珠,在手指间滚动着把玩】你从百里那儿偷的?

凤双越:(毫无愧色)借用一下而已,反正他现在也用不了啊。

季复生:切。

凤双越:(正色)复生,在黄泉盛会上,地府各殿可堪与你 和卓远鹄一战的,只有五殿的苍池均与氏比,这苍池均修习的是火系法术。

季复生:(顿悟)五行水克火,你是想让我用覆海珠对付苍池均的女魃之火?

凤双越:没错,覆海珠的威力倘若全然发挥,便是千百个苍池均也不堪一击。(迟疑)但是五行相生相克……

季复生:(打断)你怕我驾驭不了?

凤双越:我是怕时间仓促,你来不及而已。所以,到时我会暗中操控,保证不露出一点破绽。

季复生:(跃跃欲试)不用,快教我法诀。

凤双越:(微笑)好,不过离黄泉盛会不过十来日,你若学不会,覆海珠可得还给我。

季复生:(自信的)哼,试过再说。

凤双越:(宠溺的)你呀……【拉过来抱住】(缠绵的)我离开这段时日,想我不想?

季复生:(诚实的)嗯!(突然想起)对了,如果我们赢了,你别抢那十万厉魂。

凤双越:(装傻)什么?

季复生:(直接)你明白的。金乌元神至刚至阳,花果山十万妖灵肯定不够制衡,你让我和卓远鹄联手,必然也在打那些厉魂的主意。

凤双越:(沉默一会,反问)为了一个卓羽玄,值得么?

季复生:(认真)这十万厉魂是他等了几百年的延命之路,我不忍,也不能,夺了他唯一的一线生机。

凤双越:(压抑怒火)那你呢?这难道不是你唯一的一线生机?

季复生:(天真)我还有你啊,你的血不是可以让我避开天诛么?

凤双越:(轻声,隐忍伤心)……复生,你知道大鹏失血意味着什么?

季复生:你说过,会很痛,会削减法力……不过你放心,我会照顾你,保护你。

凤双越:(薄怒)不止如此。大鹏一世只流三次血,寻常鹏鸟三次血后,焚身成烬而死。我是凤凰之子,虽不至死,但三次血后,心化琉璃。

季复生:(不可置信)心化琉璃?什么意思?

凤双越:(淡淡)意思就是,我从此跟神佛无异,爱不得人,也不懂得爱了。(悲伤)那样的凤双越,你……还会喜欢么?还能喜欢你么?

季复生:OS)双越已经为我流过两次血了。(心疼,恐慌)【反手抱住】对不起,我……我不会让你再流一滴血了。(顿一下)但是羽玄……

凤双越:(叹气,温柔的)不用说了,我明白。(舒展一下身体)明天……我再去一趟东海吧。

季复生:(不解)去东海?做什么?

凤双越:救人救到底,既然你要卓羽玄活着,卓家单有厉魂还不够,以邪制邪之余,得有东海青龙血,净化怨灵才算真正功德圆满。

季复生:(感激的)双越!

凤双越:(宠溺)不过对付褫魂恶咒,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若是救不了卓羽玄,我还是会把厉魂收回。

季复生:(大喜,讨好的在凤额头亲了一亲)嗯,谢谢你!

凤双越:(轻笑)真拿你没办法……

BGM缓起】

凤双越:OS,腹黑)只要在青龙血里加一滴咸池麟的血,清净辟邪便立时化为阴寒恶煞。十万厉魂算得了什么?炼化后的天生怨灵卓羽玄,才是足以平衡金乌元神的至阴之气。到时金乌封印脱胎换骨为天地至宝阴阳二气瓶,区区天诛又何惧之有!(温柔,殷切)不过这些事,你却不必知道,复生,我只愿你,一直这样平安快乐,任性自在的活着。

 

第三幕 骨链

场景:水阁廊桥,海棠亭

【风吹树叶声,潺潺流水声,渐进凤脚步声】

【远】董束月:(扬声)凤公子好久不见!                                      

【凤飞身上亭】

凤双越:(谦谦有礼)不过月余未见而已。(似笑非笑)泰山王风采倒是更胜往昔!

董束月:(妩媚一笑,意味深长)是啊!不过短短月余,凤公子便一手挑起神妖之战,顷刻间数万生灵化为乌有,真是了不起的大手笔。

凤双越:(客套)殿下过誉了。

董束月:小王愚钝,但斗胆一猜,此举……可是为报答季复生当年的一救之恩?

凤双越:(淡定,暗讽)看来我二哥对殿下十分满意,连这些都告知于与你了。

董束月:(被戳到,冷哼一声)不知公子是否听过一句话?

凤双越:(不动声色)请教。

董束月:(冷血,干脆)大恩难报,不如杀之。

凤双越:(淡淡)在下只知滴水之恩,涌泉以报,涌泉之恩,倾命不悔。

董束月:【拊掌】(大悦)好极!若有一天,凤公子的救命恩人惹恼了你,还请公子记得今日所言。

凤双越:自然。【从手腕上抹下龙血骨链】说来,二哥倒有一贴身之物托我转交殿下。

董束月:(厌恶)什么恶心东西?【珠链撞击声】(提起一点兴趣)莫非……覆海珠便封印在内?

凤双越:(一字字)我只知道,这是二哥“贴身之物”,他要赠予你。

董束月:(不耐烦的哼一声)【扔飞~~拍拍手】行了,本王还有事,先行一步【脚步声】

凤双越:(优雅)殿下且稍待。【脚步声停,转身】

董束月:何事……【法术击中胸口】呃……(吐血,惊喘)

【凤,进一步,一手扣住董束月手腕,一手扶住他腰背】

凤双越:(一声轻笑,温言)我既答应了二哥,便容不得殿下太过推脱。这骨链……(淡淡)你还是“戴上”的好!

【将骨链嵌入董束月腕骨的法术声】

董束月:(先痛呼一声,然后立刻咬唇忍耐的低喘,持续几秒垫底)

【轻拍董束月的脸颊】

凤双越:(居高临下,威慑)很美的一张脸,难怪二哥喜欢……但,如果没有更好的护身符,我劝你还是安分些。

董束月:(忍痛,艰难的)多谢……凤公子提点。(OS,恨狠)呵呵,更好的护身符?凤双越,你一番苦心孤诣不过是为我做了嫁衣,我倒想看看,真相大白之日,你会是什么表情!

场景:泰山王府,入夜

【刀锋冷鸣,叮一声珠子掉落】

董束月:(低低吁出一口气,忍痛)不过是剜几个珠子而已……抖什么?

虚九鸾:(心痛)殿下受辱于妖,属下生不如死。

董束月:你越来越会说话了,我既受辱于妖,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当这泰山王!不妨……由你来接掌?

虚九鸾:【猛的跪倒】(嘶哑)殿下!九鸾只愿追伺殿下左右,在这七殿长长久久,平安快活。可如今……凤双越竟敢将骨链生生嵌入殿下腕骨,如此折磨……就是粉身碎骨,属下也要与他拼上一拼!【起身走至殿门】

董束月:(喝住)站住!谁让你去了?

虚九鸾:【停足】殿下,凤双越身份紧要、行踪诡异,留在地府定然别有用心……

董束月:【拍桌】胡说!凤双越要做的事,便是我要做的……你懂什么!(停顿一会,放软语调)好了…你放心,这笔账,我早晚是要讨回来的!

虚九鸾:殿下……

董束月:(温和)九鸾,你对本王的心意,我都明白,守好你的本分,我不会亏待你。

虚九鸾:(黯然)是。

 

第四幕:黄泉盛会

场景:黄泉盛会现场

【群鬼喧嚣热闹背景音】【两人脚步声渐入】

买家1:(感叹的)五殿这几百年,原本没什么出类拔萃的,不想又出了个汲取女魃之气的苍池均,啧啧……

买家2:(羡慕,称颂)是啊,听说那苍池均机缘巧合下,得到女魃遗骨附着修炼,不过百余年,火系法术已然有成,各殿司狱中无人敢轻撄其锋。

买家1:(称颂)对对!传说女魃所到之处,赤地千里、火势凶猛啊!再加上氏比的万木斩,五行木生火,两人联手堪称相得益彰锦上添花啊!

买家5:(恍然大悟)哦!难怪这么多人押注苍池均和氏比!快快,咱们也去买几注!!【脚步跑远】(扬声)诶,让一让喽!给我押,五殿的苍池均和氏比!

凤双越:(笑问)你覆海珠修炼得如何了?一直也不肯告诉我……

季复生:(淡定)你是不信我么?

凤双越:信,当然信!我只是怕惊喜太大会承受不了。(西子捧心状)复生,我很脆弱的……

季复生:(恶寒)放心吧,我会秒杀他的!

【身后脚步声】

金蝉子:(吐字清圆,语速舒畅)阿弥陀佛,灵山一别,优钵花从此不开,大鹏王近来可好?

【站定转身】

凤双越:(略惊奇)很好,不知金蝉子怎会来到地府?如来容得你擅离灵山?

季复生:OS)金蝉子?孙悟空那个糊涂蛋师傅?

金蝉子:(笑咪咪)佛祖不容,我便不能么?

凤双越:(挑事儿)听说这几百年你到处闲游?连如来开坛讲经都十分疏懒懈怠?

金蝉子:(叹一声)你当我不想听他讲经么?只是他讲的佛法,却不容辩,既不容辩,怎能解惑?不能解惑,何苦还听?既不想听,大把光阴,为何不能四处闲游?

凤双越:(看好戏)有道理。

金蝉子:(话唠)且我一路行遍四野八荒,只见众生爱恨,自有枯荣,又岂是清心忘欲可导可解?【渐远】再者,神佛尚不能无常无乐,那众生苦乐又何须强去劝引教化?佛祖言道,根本性原,毕竟寂灭,同虚空相,一无所有,但我却觉得根本性原,不空不虚,有常有我,有假有荣……

季复生:(腹诽)这金蝉子果然罗嗦得可怕!

季复生:【戳凤双越】(嘀咕)哎,你能听得下去?

凤双越:(微笑,小声)金蝉子的佛理,岂是轻易能听到的?

季复生:(直言不讳)我不想听。

金蝉子:(打住话头,好奇与探究)这位是……

凤双越:这是季复生,狐族之妖。

金蝉子:轩辕坟的后裔?难怪难怪……

季复生:(烦躁 OS)难怪!难怪什么?难怪双越会喜欢我,和我在一起?

金蝉子:不知狐妖有何高见?还请赐教。

季复生:(没好气儿的)呵,你虽游遍六界,却一直是佛子的身份,高高在上不染尘埃。这样的参悟修行,只是隔岸观火、水中望月罢了

金蝉子:(若有所思)……那双足沾土走一遭,便能火中取栗?

季复生:这我不知道。只不过要得必先舍,金蝉子一身法力,转眼便能成佛,能舍得下? 【拉住凤双越】双越,走吧

凤双越:(尴尬笑)呵呵,金蝉子多保重,我与复生还有事,先行一步。

【脚步声】

凤双越:(笑叹)今日我可算知道,金蝉子九世历劫是缘何而始了。

季复生:(惊讶)他不至于就听我说的了吧!

凤双越:(反问)若你听说我落入天庭或是灵山之手,需要你的千年内丹交换,你信不信?救不救?

季复生:(一惊,毫不犹豫)救!

凤双越:(满足的笑)你看,便是这个道理了。有执念必易迷惑,若换了别人,必定不信金翅大鹏会轻易受制于人,你却是毫不犹豫的信了,千年内丹也弃若敝屣。金蝉子的执念是佛法奥义。【贴近】而你的执念……就是我。

季复生:(忍不住问)那你呢,你也有执念么?

凤双越:(邪气一笑,凑到他耳边)你说巧不巧,我的执念……也刚好,是你。

【远处烟花爆响】

虚九鸾:各殿比试,正式开始!

【远】盘口甲:(极富感染力的扬声招呼)来来来!!为期三天的黄泉盛会,没押注的速来试试运气喽!

盘口乙:(极富感染力的扬声招呼)百年一度,机会难得啊!埋闲买庄,买断离手嘞!

盘口甲:(扬声催促)买大赔大,买小赔小啊!押注盘口不延时哈!

买家1:给我押上,五殿的苍池均和氏比!

买家3:快快,这些票子都押上!我赌七殿卓远鹄和槐真赢!

买家4:我也押槐真大人和卓司狱!

买家5:给我押三殿的张江游和赵袍灰!

买家2:我赌五殿的苍池均和氏比赢!

【速切兵刃撞击声,打斗声,众人欢呼声垫底】

董束月:【喝茶】(悠然)听说外面开了盘口,五殿的苍池均、氏比最火,一赔一点五;七殿的卓远鹄与槐真不热也不冷,一赔三;三殿的张江游、赵袍麾,敬陪末座,一赔二十。

凤双越:(淡定)哦?地府风气倒是十分开明。

董束月:(试探)凤公子觉得,季复生最终输赢如何?

凤双越:(不动声色)地府高手如云,复生无论输赢都不出奇,只是输了的话卓家难免失望而已。

董束月:【身子往后靠了靠,明明是慵懒的姿态,却像一支蓄势待发的弓箭】我说他必定会赢。

凤双越:(笑,敷衍)泰山王眼力自然是好的。

【远】虚九鸾:最后一场:五殿苍池均、氏比对七殿卓远鹄、槐真

(苍池均、氏比、卓远鹄、季复生四位CV分别给录几个打斗时候的哼哼哈嘿~吧)

苍池均:(念咒)女魃重现!

氏比:(喊招)万木斩!

【烈火喷薄而出,刀锋破空,空气被吸干似的炽热干燥,三途河水也镀上一层艳丽的虹光】

买家125:苍司狱威武!氏比司狱威武!

买家3&买家4:槐真大人必胜!卓司狱必胜!槐真大人威武!卓司狱威武!

买家5:(呐喊助威)苍司狱,必胜!氏比司狱,必胜!

卓远鹄:【紫电枪一横】(打斗中大喊)复生莫急,先避火势!

季复生:(倨傲的一笑)不用!【收枪】(念咒)如指臂使,覆海倾江

【刹那雷霆震怒,暴雨如注,一声龙啸,闪电破空】

买家1:(惊惧)快看!银龙!槐真幻化的?!

买家3:(兴奋呐喊)啊?!好大一条龙啊!!

买家2:(惊惧)怎么会这样?!槐真竟会化龙?!

凤双越:(心神巨震,倒抽一口冷气)【猛然站起】(不敢置信,呼吸不平稳的)龙?!

【悄然贴近】

董束月:(耳语,含笑)凤公子……你怎么了?

凤双越:(茫然)那条银龙是……

董束月:(柔声曼语)是本殿司狱槐真的兽身幻化。

【遥遥一声龙啸】

凤双越:(恍惚的)那是……复生……

董束月:正是季复生。(恶毒的快意)槐真的来历凤公子肯定是知道的,却不知……轩辕坟的妖族为何能幻化龙形?(阴邪)本王有些糊涂了,不知凤公子……糊涂么?【重复混响】

凤双越:OS,强自镇定)复生不是九尾狐?他……是龙族,我难道一直认错了人?!

董束月:(挖苦)当然,凤公子定然是不会糊涂的,也不会认错人……只是,公子之前就没奇怪过,为什么季复生一直现不了狐身原形?(得意,做作)啊呀!坏了,要解天诛妖印必得以宿主的心头血为引,不知……九尾狐妖心头的一滴热血,公子到手不曾?

凤双越:【蓦的出手,扼住董的颈子】(声音低沉)闭嘴!

董束月:(痛苦的嘶嘶声音,恶毒)呃……嗬嗬,凤公子,金翅大鹏王,我知道的,可比你以为的,多很多……你确定要我闭嘴?

凤双越:OS)他既早已知道复生并非狐妖,又知狐妖心头血之功效,想来……定与那狐妖有渊源。【猛然松开手】(不屑,冷)滚。

董束月:【趔趄一下】(边咳喘边笑)咳咳咳,我等着……等着你来求我。哈哈哈……【转身离去】

【远处,众鬼激动欢呼声】

买家4:(兴奋呐喊)这龙能引来暴雨!快看快看,是槐真大人!!

盘口甲:(惊诧)这是水系法术!!难怪能引来这么大的雨?

买家3:(惊喜)看,快看!女魃之火就要熄灭了!!(欢呼)槐真大人赢了!!

众人欢呼:槐真大人赢了!

【孤寂缓慢的脚步声持续一段儿,停住,转身】

董束月:(自言自语,孤注一掷)季、复、生,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要让你重新回到我身边!

虚九鸾:【紧跟上来】(急切)殿下……我陪你回去。

董束月:(自顾走着,任性)滚! 【喧闹盛会音效渐远,悲伤抑郁插曲转场】

 

第五幕:情陷

场景:槐真府,温泉

【微微水漾音效,细细注水声】

季复生:(睡着的均匀呼吸声)

凤双越:(温柔)哎……真是的,就这么在温泉里睡着了……

【将季复生从温泉中捞出,抱起】

季复生:(迷糊的)嗯?双越……你刚刚看到了么……卓家三口拿到厉魂后开心的样子……(满足的笑一下)这下羽玄就不会消失了【把脸埋进凤双越怀里】(喃喃)真好……对吧……真…好……(声音渐低睡着,呼吸声)

凤双越:(叹口气,轻声)唉……都睡着了还在为那小鬼操心!

【静谧美好BGM起,凤双越将季复生放在床上】

季复生:【扯住凤】(半梦半醒的嘟囔,甜蜜娇憨)双越,双越别走……

凤双越:(温柔)嗯,我不走。【轻拍】

季复生:(舒服的哼哼,陷入沉睡,深沉规律的鼻息声)

【渐入夜晚哗哗的树叶声,BGM起】

凤双越:为什么……会是龙?复生,我该怎么办?

【混响闪入】

董束月:公子之前就没奇怪过,为什么季复生一直现不了狐身原形?

【句尾叠心声第一句】

凤双越:(自言自语)我怎么可能没奇怪过……每每看你长枪在手,我都会忍不住暗暗揣度,不管做人还是为妖,不管性格还是喜好,你都这般锋利恣肆,哪里有半点狐妖的样子。可每每到此我便不愿再想……

季复生:【翻了个身】(翻身的反应音和幸福的哼哼)双越……我要吃煎鸡蛋,一个双面煎一个单面煎……

BGM拉高闪入快叠】

季复生:废柴大叔,请我吃牛肉拉面!

季复生:季复生,复生……就是死了又活的那个“复生”。

季复生:你……你是谁?

季复生:眼神……你的眼神,没有变过。

双越,看我,我会飞了!我会飞了!!不冷,飞快些,到云里去!噢~哈哈哈!

季复生:双越,凤双越,凤双越……

季复生:(冷哼)请神容易送神难,你倒后悔试试?

季复生:我们的罪孽,我们一起担。

季复生:凤双越,我爱你!

【闪回】

凤双越:(突的一笑,霸气)复生,无论你是不是妖狐之子,你的祸福生死,我都不容天诛来擅定妄为!

BGM拉高走一段,渐落】

季复生:(迷糊)嗯……渴……

凤双越:【倒水,凑到他唇边】(宠溺笑)喝吧……可算醒了,我真怕你睡死。

季复生:(喝水,喝完舒服的叹口气)化龙很耗费妖力的嘛……嘿嘿,昨天看我变成龙,你有没有吓一跳?

凤双越:(苦笑)差点吓死。

季复生:(笑)想不到覆海珠这么好用,竟能让我变成龙!

凤双越:(并不点破)法器也是挑主人的。好了,你既已赢了黄泉盛会,便把珠子还我罢。

季复生:(耍赖)改天我直接还给百里就是!【枕上凤双越的腿】(调戏)莫非……你也想尝尝变龙的滋味?那你可以求求我。

凤双越:(微笑)不必了。(转移话题)你前些天不还说,待黄泉盛会完了,要去趟五行山?现下人间正是桃熟时节,你不妨多带些去瞧瞧孙悟空。

季复生:【起身】嗯,我本来就打算今天去的,孙悟空一定闷坏了,我陪他几天,好不好?

凤双越:好,不过第七天你得回来。那时金乌封印大抵已能炼成,可以破解天诛妖印。

季复生:嗯。我还想试试破开五行山,放孙悟空出来。

凤双越:【帮他整衣束发】(宠溺,哄)也好,你试试看。

季复生:哼,你别不信,瞧着罢!【飞走】

凤双越:OS,思忖揣测)覆海珠只是水系法宝,并不能使九尾狐幻化为龙!复生昨夜现出龙形,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本属龙族。可他为何会背负着九尾狐的天诛呢?还有狐妖心头血……

【闪入】

董束月:我知道的可以比你以为的多很多,你确定要我闭嘴……我等着……等着你来求我。

【闪出】

凤双越:(顿悟)【猛然站起】董束月!

【上集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