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活到最后的人就是赢家

(2012-06-28 19:47:41)
标签:

杂谈

(此篇blog文章不接受任何评论,谢谢,不喜请关闭窗口即可。)

 

圣经上说,孝顺父亲的人会得到长寿。孝顺母亲的人会得到冠冕。如果这是真的,我将注定没有长寿,也无法得到冠冕。我在哭泣,偏头痛正欲发作。房间里开着空调,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必须强大,必须平静,必须停止悲伤。我还不想死在脑血管损伤上,何况感冒刚有起色。

 

我想我一直以来的错误,是我把家庭想的太TM美好了。而无论父母给予我怎样的伤害,我都认为其实他们还是爱我的。然后一次次抱着这样的美梦,一次次相信,一次次失望,一次次在失望之后哭泣。一次次哭着哭着就睡着了。于是多年抑郁成疾,偏头痛爆发。性格敏感,往往人家一句有意无意的话也要想很多遍,因我从小不得不察言观色,特别害怕会惹大人生气。因为他们生气就会骂我打我。甚至严重时发展到,我刷牙的时候我父亲走过我背后我都会发抖。因为他常常在我幼小的时候,遇到我刷牙不关水龙头就怒喝我。很多年了,直到如今,他走过的时候,我依然有条件反射。

 

我性情冷漠,戒备心极重。因为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要如何放开自己去爱别人。整个大学我最感动的事,一个不认识的一起上英语课的男孩子在我严重感冒还没有餐巾纸的时候,递过来一包纸巾。这是我生命中几乎第一次感受到爱,无关男女。我从来不怜惜那些小孩和老人。对猫狗动物也无怜爱之心。是的,我喜欢猫咪,但如果它咬我,我照样会掐死它。我是天平座,天平座的本质之一,或许就是人用什么器皿量给我,我便也以什么器皿量给人。

 

在我小的时候,我曾经无数次希望我的家庭能美好。当失望的时候,我也无数次希望我的父母立刻死掉。整个社会都在告诉我血浓于水,然而我看得的确是父母间恶毒的咒骂。我从来不奇怪那种所谓的家庭悲剧。子女杀了父母,之类的故事。会奇怪的人一定没有体会过家庭暴力的疯狂。时至如今,这种疯狂依然在我的家庭中时不时的爆发。我怎么可能还相信家庭的美好,我又怎么可能再去建立自己的家庭?我看到的每天的夫妻和家庭生活就是这样一种景象,我怎么能相信我和我的丈夫不会演变成我父母那样的存在。我又怎么保证连我自己都缺乏的爱,怎么能够满溢到给予下一代。

 

所以我不结婚,不要孩子。我根本憎恨家庭生活。这样的我会爱上单身旅行,顺理成章。而且因为旅行所带来的自由和平等,让我愈加对会阻碍旅行的家庭责任排斥和冷淡。我用了20年的时间才好不容易建立起我为什么还要活在世界上的信念。可以在这样的夜晚,依旧能够足够支撑我理性的东西。旅行,是的,旅行。争吵的时候不是没想过杀人,事后也并非没想过自杀。但是已经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了。好不容易可以一步步的用自己的能力去活在世界上,用自己的积蓄来行走。好不容易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好不容易熬到了今天,如果就这样结束,前功尽弃,嘎然而止。太亏了,我不甘心。

 

我的母亲跟我说,她巴不得我早点滚出去。对了,房子上还没有我的名字。她的遗产,如果还有的话,也许最终也未必能到我的口袋。她曾经给过我账户存折。我TM太天真了,没有即时转账。没多久她又后悔要回去了。这下,直到她死,我都也碰不到那笔钱了。现在想想,我还真信了那句‘反正最后都是你的’这句话。我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把自己的名字加到房产证上去。在房价2万一平,我每月只有三四千薪水的上海,我真太TM失策了。

 

我还真的曾经在一些夜晚难过过,为她住院,为她可能很快离开我死去。我最初是个孝顺的孩子来着,至少可以培养成为是。但现实没有给我这个机会。我现在非常希望她早点病情恶化死掉,而且最好别花尽了她的积蓄贡献给医保后再死。最好是猝死之类的。如果巫术有用,我不介意扎个草人写两个字,然后用针钉。下毒或许会被查出来,但诅咒不在法律之列。要不逼急了我,买个花圈写好名字,放在她房间里也行。

 

如果要恶毒,我可以很恶毒。很多时候我不这样做,是因为我还存着仁慈的心。我总觉得我TM还是个天主教徒。我还是个希望内心平和的人。我还希望有个旅行后可以回去的家,并且在晚上睡觉时,不必锁房门。但是希望变不成现实。如果能改变,20年前就应该改变了。那年我都把绳子套在脖子上了。为什么没有蹬腿?因为我觉得我还有未来的人生可以走。我虽然要等上好多好多年,才能掌控自己的生活,但我真的不甘心仅有的生命就这样消失。永远的消失。从此以后再没有这个人。世界如何,别人如何,自己如何,都烟消云散。

 

现在仔细想想,如果我母亲现在死了。对我来讲没有什么问题。我可以拿到现金和股票遗产和一半的房产。我是不会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但这不影响我活下去。而且有了钱,什么事情都是好解决了。如果她不死,对我来说也不见得是好消息。我早已经不能从我母亲那里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不管是金钱的还是精神上的。至于情感,不能说我对我母亲完全没情感。但如果她今晚就死了,我也找不到可以伤心的理由。

 

我唯一要接受的现实就是,其实他们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爱我。我也没有他们想象的爱他们。有人说,你很幸福啊,你看你不用自己打扫房间,不用自己洗衣服,不用自己做晚饭,不用去保修水电煤,不用干这,不用干那。是的,从某些角度来说,这的确不错。但是如果用必须干这些事来换取他们永远消失在我的世界。也完全值得。当然从经济利益的角度来说,自己找个远的他们联系不到的地方搬出去,然后降低生活品质来付房租,不是利益的最大化。事实上,她已经差不多了,基本上三五年间就可以走了。我为什么不能等?我都等了二十多年了。就快是坐等摘果子的时候了。当然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

 

我是有各种各样的病。我旅行各种地方,随时可能因为某个意外而死亡。如果真的死在旅途中,我没什么可抱怨的。我自己选择的路,上路之前,我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反正家也不是美好的地方,所以比起宅,我更愿意流浪远方。如果没死,那么我应该可以活得比他们长。我越加在往后的日子里强大,他们越加衰老。最终一切都可以在我的手上。我妈说她不要骨灰,要烧掉一切照片。笑话!她的骨灰难道还能由她来处理不成?最后一切都可在我,只要我坚持的住,活的比他们都长。就可以赢到所有。

 

上帝也不能劝我放手。这场战争我打了二十多年。不到他们死,我不会原谅。恨一个人,是很费精神的,但同时也是强大的精神力,因着恨能达到的成果丝毫不输给因为爱。我可以宽恕,可以原谅,可以忘记,可以解脱。但不是现在,不是伤害还存在,伤口还流血,哭泣还在继续,头痛欲裂的现在。那是将来的某一天,恨的人已经不存在时,可以做到。如今,唯有等待。

 

这世界上幸福的家庭大多长得很像,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我妈说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生了我这个女儿。我说我这辈子最失误的事,是生在这个家庭。没有选择。我唯一能选择的,是停止哭泣。变得强大起来,能够独立于世,完成自己的梦想。

 

28岁。无慈爱的父母,无贴心的朋友,无相拥的恋人,无属于我的房子,无足够完成梦想的钱,甚至无可以攀登珠峰的身体。很多很多不如意。我的强大是靠冷漠一点点加固起来的。我的自由是在一次次抗争中争取得来的。我的洒脱是在拼着写遗书也要踏上旅程下萌发的。28年来最大的成就,是活着。而且有梦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