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碎语

(2014-07-08 12:04:41)
标签:

文化

分类: 牢骚太盛

       文/张疾天

       今年省考公务员,我的申论考得奇低,虽然行测考得很好,但还是被申论拖了后腿。当时成绩一出来,我立刻明白是我的“不安分写作”被黑了。申论的最后一篇作文是以“文化创新”为话题,以常规思路来写的话,无非是从政府、社会、个人几个层次来论述如何创新,然后加上首尾,一篇议论文完成。可是我不想这样写。

       自从到十堰来,写得最多的就是各种应用材料,这种文体技术上本没有什么难度,难度在非技术层面,比如N个领导的口味、喜好等。这些非技术因素远远要高于技术因素。我不知道我适不适合干这样的活,但我已然觉得我干不长了。

       像我这等无用的“读书人”(或许我压根称不上),又没什么技术,除了鼓捣文字,啥都不会,而且还捣鼓得不行,只能在十堰这等三线城市混。

       前几日,买了关注许久而一直没下手的两本书——《时评写作十讲》和《文化人的经济生活》。两本都是好书,一个讲写作,一个讲经济。读书人,文化人,最大的本事是写作,要靠写作吃饭,但不懂经济注定无法持续稳定的写作。像吴敬梓、曹雪芹那般贫寒,但能整出名著的例子,应该是没什么人愿意效仿的。

      马竹曾建议我尽快联系十堰作协,在文学上整出点名堂然后回汉川主持文学刊物。马竹真是看重我,可是他却不明白我为了生计而奔波的忧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