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桥流水bridge
小桥流水bridg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514
  • 关注人气:3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病友

(2021-09-17 10:56:24)
标签:

病友

医保

新农合

疾病

康复

分类: 生活杂记

    去年深秋,老四因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由于当时尚处在非常时期,先后进了两个不同的科室,换了三次病房。断断续续近一个月的时间,结识了各种不同的人群。其中,有三位病友留下了深刻印象。

 

心忧国事的赵叔

    赵叔住在11床,是一位年过七旬的退休工人。

    老四住进病房的前一天,赵叔才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挂在床边输液架上的各种药水从早到晚地换了一袋又一袋,赵叔一直眉头紧锁地躺在床上。在病床边忙前忙后照顾赵叔的,是一位50岁左右的女性护工。

    从护工与护工之间的交谈中得知,赵叔从建筑公司退休多年,退休金和医疗保险报销的额度都不高,再加上他和老伴都长期身体不好(老伴现在也在家里躺着)。赵叔之前因为各种琐事与儿子多次发生过争执,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后,儿子就再也没有露面。赵叔心里有事,一整天不吃也不喝,护士和护工再三劝说也无济于事。

    晚上七点多钟,赵叔的女儿提着两个保温桶走进了病房。面对女儿的问候,赵叔依然一声不吭。女儿懂得父亲的心结,坐在床边轻言细语地开导。

    爸,您的病得幸这次抢救得及时,医生说,再晚一点只怕命都保不住的。好在这回终于找到了病根,您的身体慢慢就会好起来的。您还是要尽量多吃一点有营养的东西,光靠药物身体么样能恢复咧?

    我哥非要来看您,是我不让他来的,你们俩总是一见面就吵架,搞得你心情不好,会影响您身体恢复的。我哥的脾气是有点急,但心里还是孝顺您的,这些年为了给您和我妈治病,他已经用了不少的钱,我晓得您和我妈心里是有数的。

    我和我哥商量好了,您这次住院不管花了多少钱,医保以外的部分,我和我哥一起想办法解决,您就莫要躺在床上七想八想的……

    女儿的话就像是灵丹妙药,赵叔紧锁的眉头逐渐舒展 ,精神也很快好了起来:把床摇起来一点,我想喝口热汤。

    ……

   第二天一大早,在护工的照顾下,赵叔洗漱完毕,然后坐在病床上长叹一声:唉,中美关系如今这么紧张, 这将么样得了哇!

 

精明能干的老李

    为了方便治疗,老四换到了另一间病房,与7床的老李相邻。

    按照大夫的要求,老四必须24小时平躺,以利于病情恢复。病床转换时颇费一番周折,正在恢复期的老李主动伸出援手,让人心生感激。

    中等身材的老李,虽已年近花甲,但依然腰身笔挺,脸如雕刻般五官棱角分明,想必年轻时也是一位帅哥。

    老李很早就跳出农门经商多年,做过各种各样的生意,没赚到钱,只够养家糊口。如今,在家乡的小镇上经营一家种子公司。老李说,生意不好做,竞争太激烈。村民买种子都是赊账,我要先按季节将种子送到有需要的各家各户,到收获的时候再上门收帐,赚不到几个钱。要不是家里还有一位九十多岁的父亲需要照顾,我早就不想继续做下去了。

    在老李看来,他这辈子最成功的就是将两个孩子都培养成了大学生。

    “我最清楚没有文化的难处”。当初,村里许多人家的孩子小学或初中毕业后,都外出打工挣钱时,老李顶着生活的压力,再难也要坚持让两个孩子继续念书。如今,儿子重点大学毕业,在苏州一家上市公司任高管,早已安居乐业,生活美满;女儿大学毕业回家乡,考取了城里的公务员。老李这次静脉曲张动手术,两个孩子有明确的分工,儿子离得远,出钱;女儿在身边,出力。说起一双儿女,特别是刚上幼儿园的小孙子,老李的脸上浮现出抑止不住的笑容。

    老李手术后恢复得很快,出院的那天,办好各种手续后,拿着长长的结帐单反复看了好几遍,然后对我们说,这次新农合(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真的帮我解决了大问题。我们那里的许多人一看加入新农合,每年自己还要交一笔费用,就觉得吃亏,不愿意参加。其实,这些人只会算小帐。我这次动手术,莫看开支了一大笔钱,就是因为参加了新农合,我个人只要出一小半的钱,很划算!

 

疾病缠身的潘总

    潘总是老四在第三间病房结识的15床。

    从进病房的那天中午到第二天早晨,15床一直没有露面。护士两次到病房查询,都不见他的人影。直到大夫要来查房前十分钟,才见一位看上去年过五旬、五短身材的男子,身着黑金两色相间的唐装、挺着圆圆的大肚子走进病房在15床坐下。病房里的人都喊15床为潘总,他也笑嘻嘻地一一回应。

    潘总家住城郊的一个小村庄。据同病房的人说,他已经在医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刚进院时,因为严重的肺气肿,从住院部大门走到病房都喘不过气来。现在,呼吸方面的病情已基本控制,他却丝毫没有要出院的迹象。

    潘总的话特别多,只要他在病房,谁也别想有安静的时候。随着交流的深入,大家对他的经历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潘总从小不爱读书,很早就独自到南方打工,后来落脚在南方某大城市的远郊,娶当地一菜农之女为妻,并凭借妻子的身份,在村里建造了一栋四层楼房。最风光的时候,手下有一支几十人的施工队。

    随着建筑市场的不断规范和完善,潘总的施工队承接工程越来越难。尤其是自他生病以后,施工队逐步解散。为了治病,不到三年,几乎花光全家多年来的积蓄。妻子婚后一直在家操持家务,大女儿还在上大学,小女儿初中毕业后四处打工,一家人的生活水平直线下降。

    好在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缩短了市区和城郊的距离。潘总原来用于自住的四层楼房,如今开始有了一些出租的收入,这笔钱也成了家庭主要的经济来源。小女儿曾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老爸,你怎么不早点死?这些年你总是生病,把家里的钱都用光了……说起这些,可以感受得到潘总内心的酸楚。

    外出多年,潘总的身份一直不被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所接受,他也因此而无法办理社保和医保。疫情之后,不愿拖累家人的潘总只身返乡,没想到一直无法迁出的农村户口却起到了重要作用。村里按政策为他申请了低保。有了农村低保的优惠政策,他的病情慢慢得到控制。

    据大夫介绍,潘总的病情很复杂。看来,他与疾病的抗争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

    一周后,潘总由呼吸内科转到肿瘤科继续治疗。

    愿潘总早日康复!

                                                                                                               2021.9.17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