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庆律师
赵庆律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66
  • 关注人气: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永载版权史的经典辩词:贺为民律师为王瑞华、张明仁的《我和你》辩护

(2013-08-18 00:07:01)
标签:

转载

一向低调的贺为民律师的代理词,转发大家学习一下。

 

合议庭:

2008奥运全球征歌活动,历经5年4届收到作品9.89万件,绝大多数的中国作曲、作词人及世界名家都曾热情参入,规模之浩大可谓举世倾目。词或曲能有幸入选者,从数学概率上统计应为十万分之一,而词与曲能够同时入选的概率或许是百万分之一。若以世界头号大彩的中奖机率与此相比较,前者在后者面前不过九牛之一毛尔。

当8月8日谜底揭开时,大家发现大奖得主不是踊跃的博采者,却恰恰是彩票管理中心的总监,而这总监在过去既不研究也没购买过该种彩票。于是,人们轰然发出了质疑的声音,虽然这些声音曾一度被庆典的欢呼声所淹没,但那些不屈不挠的人们最终仍是踏上了理性对质的通道。现在,到了大奖得主对这些不同声音做出正面回应以正视听的时候。

本案原告王瑞华正是这些理性的、正义的、能够发出不同声音的优秀代表,受原告的委托和律所指派,代理人参加了本案庭审,现就相关事实和法律适用,提出如下意见供参考。

一.被告接触并抄袭了原告具有独创性的作品

1、原告作品具有独创性并早于被告。

2007年8月16日,原告将独立创作的《我和你》歌词及资料寄交了奥组委征歌办。

2007年7月份陈其钢正式接到聘书出任奥运音乐总监,其向媒体公开的采访和庭审提交材料显示,被告于同年8月份开始创作,初稿完成最早时间为8月31日。

2、被告接触了原告作品

原告作品系专门提供给奥组委征歌办的作品,是为征歌活动的定向投递。

被告也多次坦承:“我听到了我们征选这几年的歌曲,我们必须听,要纳入进来,因为我是管音乐的人,必须听!”,张艺谋也曾向媒体透漏陈听了不下两万首歌。

被告身为奥运会音乐总监,他的职务身份与奥组委征歌办应同属于一个系统,即都是北京奥组委的工作人员,故应该推定被告接触或有可能接触了原告作品。

3、被告作品内容与原告作品有三个整句部分完全一致,多处雷同。

双方作品的歌词名完全一致,歌词二段起首句也是“我和你”,三处完全一致。

原告作品中的“心却已紧紧相连”、“我们共同的家园”、“收获梦想”与被告“心连心”“同住地球村”、“为梦想”为改编关系。

从关键字数的所占比例上看:原告作品中仅“我和你,心、相、连,梦想”三组关键词和字,在被告整首歌词中共计19个,占被告整首歌词(含歌名)45个字的42%。

4、双方作品表达方式雷同

表达方式意味着记叙、议论、抒情等方法;比喻、借代等修辞,用典、联想等表现手法;还包括内容、技巧、效果等。就本案而言,原告在《参选作品简介》一栏中明确了自已作品的表达方式:通过“我和你”紧密相连的这样一种状况,来阐述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世界的一种和谐共荣的关系,把中国文化的核心理念“和合”、“仁爱”等精神结合在里面,表达的是天人合一、家国同构、天下大同等中国文化基本精神,强调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奥运精神。在表现技巧上,原告以“我和你”为歌名,并以核心词“我和你”开篇贯穿整首歌词,体现了整首词的灵魂。“我和你,这三个字就是整首歌的精华所在,只要把这个体现出来就够了(刘欢语)”。

原告以上特定的表达方式均由被告直接引用,陈其钢先生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们同在一个世界,人与人之间的感觉,就是‘我和你’之间的感觉,实际上说的是我们的命运,全世界人、天、地,其实这个感觉是统一的,就是一种感受”。

由于对诗歌在表达方式的比较鉴别上有极高的专业性,法(1998)65号纪对此有具体规定,不再赘述。

5、被告抄袭了原告

根据国家版权局版权相关规定,一般认为:原句摘抄为低级抄袭,而经改头换面后将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独创成份窃为己有是高级抄袭。被告整首歌词中,有三个整句系对原告作品的低级摘抄,三句系脱胎于原告作品后的改头换面。

法理上一般认为,被告接触了原告的作品,并且被告作品与原告的作品有实质性相似,应可以认定被告侵权,故应认定被告抄袭了原告。

二、被告否认原告作品独创性的辩解不成立

1、“我和你”为公用领域通用表达语汇的辩解,不成立。

被告代理人将“我和你”做为关键词进行百度搜索,将搜索结果打印了几十页纸, 以此证明“我和你”是早已入公有领域的通用表达方式,并进而否定原告歌名的独创性。

最简单的往往就是精髓,当国人仍在困惑而百思不得时,“星火撩原”指明了方向、“敌进我退”说明了战术、“民主和集中”解决了方法。可见,常用词在特定场合为特定目的所做的特定组合就构成了独创。

创造性的智慧,就在于他人还在苦思冥想不得要领的时候,最早提出“我和你”这三个字的人让人家一拍大腿说,“我和你”这三个字太好了,“甚至我们曾经把整个开幕式都叫做《我和你》”(陈其钢访谈语)。事后诸葛亮式的自辩,显然不是独创性的智力劳动。

故,在特定的2008年奥运征歌背景下,以《我和你》为歌名,通过此关键词的特定组合表现“和合”文化的这种表达方式,从现有证据上看,是原告最早提出的,也是唯一的和特定的,因而具有独创性。

2,在奥运旗帜下歌词表达主题内容有雷同属正常的辩解,不成立。

音符只有7个,却是写不尽的旋律,奥运会开过几十届旋律各不雷同就是例子。歌词也是一样,词汇有限但是排列组合形成的创作空间无限,听的看的越多,雷同的可能性就应越小。一创作就雷同那是为平庸找借口,一位负责任大师不会说这样的话。

三、被告不具备精致歌词的独立创作能力。

做为一名从未涉足过歌词创作的音乐人,被告本人也公开承认:“此歌为流行歌曲,创意为灵魂”;“对流行音乐原来了解的非常少”;“因为我们不是做这个专业的”;“以前从来没有写过歌”;“在此之前从未涉足过严肃音乐之外的领域”;“搞流行与搞严肃音乐之间是有壁垒的,一堵墙,完全不能逾越”;“我这是第一次创作通俗歌曲,在加入奥运团队前,几乎不听流行音乐”。

隔行如隔山。在音乐创作的不同领域,严肃音乐与流行音乐是两个不同的门类犹如轻重工业的区分。而歌词作为配着乐曲的诗歌,它的创作又属于文学领域,这是三个有跨度的领域,同时精通是无数大师难以攀登的高峰。在行业划分如此细致的年代,没有功力的沉淀,一个从未涉足流行音乐写过歌词的人,不到1个月即“一挥而就”成经典,起笔即成绝唱,如此天才般的灵感是荒唐和不可信的。不然,那一定是贬低了国人智慧,包括我和你。

什么是天才,有个伟人说过天才就是1%的灵感和99%的努力。没有日积月累的99%,仅将成功归结为1%,我们就应当去怀疑它的真伪。当这1%变成十万分之一的时候,并且这十万分之一还是“逾越了一堵完全不能逾越的墙”时,我们更应追究个真相。

通过追究我们发现,被告也承认“此歌为流行歌曲,创意为灵魂”,其灵魂与原告应征作品的表达方式完全一致,同时又可以推定被告此前接触了原告作品。如此事实,我们认为:从来就没有什么神迹,只有抄袭和剽窃。

 四、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文化部颁布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指出,“将他人创作的作品当作自己的作品发表,不论是全部发表还是部分发表,也不论是原样发表还是删节、修改后发表”的行为,应该认为是剽窃与抄袭行为。《著作权法》规定:“剽窃他人作品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版权法的目的在于保护版权人的合法权益。侵犯版权,就是对权益的侵害。原告做为一名08奥运热情的参与者,自已精心的创意和表现方式能被采用和借鉴是好事,只是事前事后应大大方方的说一声,我觉得你那创意和用词不错所以就用了,这也未尝不可。但事发后仍然百般抵赖那就不对了,因为这伤害了创作者的权益并带给他们巨大的精神创伤与痛苦,像自己的孩子被活活夺走,使真正的人才被埋没,而剽窃者却名利双收四处招摇,最终受损的是国家利益,也会给国家名誉也造成极坏影响。

为了有更为直观的感受和判断,不妨聆听一下由广东音乐人邓伟标先生谱曲,由本案原告张明仁作词、王瑞华题写歌名和理念的歌曲《我和你》。同样的旋律、一致的歌词,谁能说:这首歌是抄袭了陈其钢先生的奥运歌曲《我和你》呢?此歌如果发行,奥组委此前精心布置的音乐知识产权保护方案,对此词此曲又能奈何呢?

那么,到底是谁侵了谁的权?

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代理人:北京市连纵律师所 贺为民

2011年7月20日

 

合议庭:

受原告张明仁的委托和律师事务所指派,代理人参加了本案庭审,现就庭审质证事实及法律适用等相关问题,提出如下意见供参考。

历经5年4届的2008奥运全球征歌活动,是我们以国家信誉为担保,向全球发出的公开承诺。9.89万件应征作品的背后,每件都代表了一位付出大量心血的无名英雄,他们是奥运会的无私奉献者,是值得每一个国人爱护与尊重的。每位参与过奥组委工作的人员,都应以真诚的态度精心对待歌曲作品应征者,而不是去伤害他们的感情。

被告陈其钢做为奥运会音乐总监,权力和荣耀的职务担当也意味着对应的责任和奉献,这是职务义务与行业道德的必然要求。他在履行职务期间更应该本着审慎、诚信的原则进行音乐创作和管理,这既人文奥运精神之所在,也是一名音乐家的基本要求。然而,我们遗憾地看到,陈其钢先生独立创作的奥运歌曲《我和你》抄袭了原告张明仁的应征作品,他的行为伤害的不仅仅是原告一人的权益和情感,更令每一位有良知的我们感到痛心和蒙羞。对于他的行为,社会责任和道德良知驱使我们大声发出质疑:权力若不在阳光下运作,国家诚信将会怎样地被个人私利所玷污?现在到了在阳光下公开的时候。

一、被告接触了原告的歌词

法理认为:接触作品,是指被告有机会了解或感受涉案作品;通过广播、网络广泛传播的音乐作品,原告无须举证,就可以推断被告接触了该作品;对由原告专门提供给被告(如雇佣、创作比赛等)且没公开传播的作品,即可以推断被告接触了原告作品。

1、原告应征作品完成时间早于被告.

2006年5月29日,原告亲自到奥运会征歌办公室递交了应征稿件和样品歌碟,并在征歌办门前与工作人员合影留念;随后,原告歌曲在奥运征歌网公开发表,并在第三届奥运会征歌网络中排名全国第三,被《团结报》等媒体公开报道;同年9月,歌曲全文在《神地》杂志公开发表;2008年1月,原告作品获当地州委和政府“五个一工程”三等奖。

被告陈其钢于2007年7月正式受聘出任北京奥运音乐总监,他曾公开对媒体表示《我和你》作品创作于2007年8月间,其向法庭提交的证据显示,作品最早完成时间为2007年8月31日。

2、被告接触了原告作品

陈其钢在接受媒体采访过中,多次坦承:“我听到了我们征选这几年的歌曲,我们必须听,要纳入进来,因为我是管音乐的人”,“听了不下两万首歌”等。

尽管在庭审中,被告否认曾接触过原告的应征歌曲。但以上事实及法理推定充分说明:原告所主张的被告接触了原告作品,推断成立不容置疑!被告再多的辩解,只会徒然在国人面前显得苍白而无力。

二、被告抄袭了原告

对抄袭侵权的认定,“接触加实质性相似”的判断原则属于公认标准。即:在创作过程中被告接触了原告的作品或有可能接触到原告的作品,并且被告作品与原告作品有实质性相似,就可以认定存在侵权。

1、两首歌词实质性相似

歌词就是伴着乐曲节奏的诗歌,但比诗歌更为精炼。当我们看到原告歌词中“手牵手、心连心、相聚在北京、同在地球村”的时候,第一感觉会有些迷惑因为它们似曾相识。直觉告诉我们,雷同涉嫌抄袭;经验使我们知道,第一感觉比较接近于真理。

《我和你》歌词,引用刘欢的话说是“简单到了极致”,因为它只有42个字。恰好原告的歌词也是简单到了极致,它只有53个字;从段落内容上看,被告有四段内容照抄了原告;原告的诗歌结构和节奏形式是:“3-3-5-3-3-5 啊---”结构,被告创作的《我和你》篇章结构也恰好是:“3-3-5-3-3-5 来吧—”结构;两首歌词同样是按“心-生-京-村”这样的韵律进行。可以说,除了原告的那句“啊,奥林匹克北京”被换成“来吧朋友,伸出你的手”之外,构成歌词主体的主要内容和表达方式是高度一致的。

通过对完全相同的字数来统计,原告歌词与被告歌词中原封不动的有“心连心,相聚(会)在北京,同在(住)地球村”等字,暂且不算同义字--住(在)和聚(会),被告的《我和你》共16个字与原告歌词完全一致,占歌词42个字总数的38.1%。这些关键词,实际上也是整首歌词的主体和灵魂。若再把“聚(会)、住(在)”的同义字也算上,可以说除了开头和结尾,歌词的实体部分全篇照抄了。

2、被告歌词没有独创性

独创性是作品的重要特征,是取得著作权的重要条件,反映了著作权制度的本质属性。原告歌词独立完成,在整体构思、篇章结构、节奏形式、个性语言、语境逻辑等都包含了特有的表现方式,付出了创作性的智力劳动,具有独创性。

被告接触原告作品后,在2007年8月31日完成的初稿作品《我和你》中第四句是:“为友谊、为和平”,该句经过评委听审后,总觉得哪里不大顺畅。此后该句先后被修改为“为友谊、千里行”、“为友谊、行千里”、“行千里、来相聚”、“你的梦、我的梦”,直到08年4月4日才定稿为“为梦想、千里行”。双方歌词完全一致的部分始终保留,而抄袭改编部分被反复修改的事实说明:被告断章取词后改编的数稿作品,在诗歌意境上跳跃性太大,隔裂了原告歌词中那种亲和朴素,通过“点圣火”这一行动才能“相会在北京”这样一种严密的逻辑推演进程。所以,抄的就是抄的,没有付出字字推敲呕心沥血的艰辛,一个月之内“一挥而就”式的改编,就经不起专家评委的考评,被改动部分就不得不再改来改去,直到贴近原告独创的意境为止。所以,被告的歌词没有独创性

3,被告作品抄袭了原告

对于抄袭的认定标准,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早在1999年就作出了相关规定。一般认为:原句摘抄为低级抄袭,经改头换面后将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独创成份窃为己有是高级抄袭。

原被告歌词中太多的雷同或巧合,让我们看到了偶然中的必然,这种必然就是抄袭,包括低抄和高抄。有个学生写了首诗:床前明日光,地上鞋两双,铛铃铃个铛,然后五个字。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这个学生若不承认自已是改编引用,那就应认作他是抄袭。因为这学生的篇章结构、韵律等都模仿于一个公开发表的作品,尽管它与老师教的原词只有一句雷同。

地上鞋两双如此,《我和你》太多的雷同不过是地上的鞋又多了几双,道理一样。

三、被告的辩解不成立。

1、公有领域词汇问题

被告将“心连心” “相聚在北京”“同住地球村”等做为关键词分别进行网上搜索,搜索结果打印了几十页纸, 以此证明这些词曾在众多场合使用,是早已入公有领域的通用表达方式,并进而否定原告歌词的独创性。我们认为,这种辩解已无理到不靠谱。

音符只有7个,却是写不尽的旋律,奥运会开过几十届旋律各不雷同就是例子。歌词也是一样,词汇有限但是排列组合形成的创作空间无限,一创作就雷同那是为平庸找借口,一位负责任大师不会说这样的话。

反过来也一样,倘若我们以矛攻盾,那被告的如此结论就是矛盾。我们相信若以被告歌词中的“来吧”、“朋友”做为关键词分别进行网上搜索,火星文也一定能搜得出来,那结果不止是几百页。所以这种搜索结果对涉案作品的独创性判断,没有意义。

故被告以原告歌词均为公用领域通用表达语汇的辩解,不成立。

2、表达方式问题

被告以其四句歌词中的起承转合、字数结构、逻辑关系与原告歌词不尽相同为理由,否定双方歌词的高度一致性。

其实,诗歌的表达方式是个宽泛的概念,包括表达方式(记叙、描写、议论、抒情);修辞手法(比喻、借代、夸张、对偶、比拟、排比、起兴等);表现手法(用典、联想、想象、烘托、渲染、象征、对比、对照、抑扬、照应、动静、正侧、直抒胸臆、借景抒情、融情于景、托物言志)等等。若进行诗词考核和鉴定,还包括内容、方法(表达技巧)、效果(怎么样)等,起承转合也仅是结构章法比较中的一个术语。

对简短的优美诗歌进行全面的理性分析和生涩的剖析比较,尤如美女上了手术台,是残酷的。当我们不是文学诗词鉴赏领域专家的时候,最好不要轻易动刀妄下断语。概括性的意见前文已有表述,此刻我们更相信接近真理的直觉。

这个问题,法(1998)65号纪要有具体规定,我们相信法庭能够有效解决。

四、被告应承担侵权责任

文化部颁布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第19条第1项所指出,将他人创作的作品当作自己的作品发表,不论是全部发表还是部分发表,也不论是原样发表还是删节、修改后发表,应该认为是剽窃与抄袭行为。《著作权法》规定:“剽窃他人作品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版权法的目的在于保护版权人的合法权益,侵犯版权就是对权益的侵害。本来被告听的音乐越多,在创作空间上应越大、雷同的可能性越小才对,但本案被告的雷同处实在是太多,在抄袭过程中还加入了点自己的东西,结果添加部分又被改来改去。这与把别人的东西照搬过来署上自己的名字,没有区别。

陈先生做为08年北京奥运会音乐总监,成绩有目共睹。但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静的人,应该敢于面对自我走出小我进入大我,错了就是错了。人有错是难免的,但不应像某些人譬如克林顿先生,他被弹劾差一点晚节不保,问题的实质并不在于偶尔的调皮,而在于事发后他在国人面前敢于继续撒谎,以更多的谎言来掩盖前面的一个虚假。这一点,人们是坚决不允许的。

所有证据证明的事实已经清朗,被告的作品抄袭了原告。我们之所以提起诉讼,也是追寻奥运精神的人文情怀,纯静的作品应出自于纯静的作者之手。民族之昌明,须要正义者勇敢地站出来,敢于批评与自我批评。如此,才能更好地对当下社会的抄袭剽窃之风起到肃杀警示作用;如此,便是人文奥运精神在实践中得到了发扬,也是社会之福国之幸事

代理人:北京市连纵律师所 贺为民

2011年7月20日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