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武宗实录》看锦衣卫

(2013-03-13 20:35:56)
标签:

文化

分类: 红尘说书

从《武宗实录》看锦衣卫

 

 锦衣卫,似为明朝独有。在后世人眼中基本上是一个负面形象。不过在个人看来,锦衣卫不过就是明朝的FBI。后世很多研究历史的人说‘明亡于厂卫’无论解释为‘厂卫滥法乱政’,还是解释为‘厂卫失去监督百官’的职能,因而导致明朝灭亡,两种说法都是在扯闲蛋。一个王朝的灭亡必然是综合因素所影响的,并非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群体的问题。锦衣卫在后世被称之为‘特务’组织,有些人由此就觉得明朝实在是太奇怪了,但是特务组织的出现就代表奇怪吗?八百年后的今天,几乎所有国家都有特务组织,往回追溯,可以为王世贞眼中的‘高皇帝朱元璋’送一顶‘特务之父’的光辉帽子。锦衣卫这一类组织不可能是明朝所独有的现象,中国历代前朝多半有类似的存在,只不过到了明朝初期进化到一个相对成熟的阶段,在朱元璋的立朝框架之下有了具体的名称、职责和规章制度。

 

 

关于锦衣卫,现代人多数都只是听它名头很响,但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具体形象,其实大多数人都不清楚。那么不如就直接从《明实录》的记载中看一看‘锦衣卫’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下面的内容基本上选自《武宗实录》。为什么呢?因为后世都说武宗朱厚照是明朝最能闹的皇帝,既然是最能闹腾,相应的按常理来说,作为皇帝直属的锦衣卫在这个时期应该也是最能闹腾,最H的时期了。那么实际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锦衣卫校尉专为直驾而设非臣下所得役使

 

《武宗实录》的这句话很直接。说明锦衣卫确实是为皇帝而设,臣下是不能使役的。既然是为直驾而设,那么锦衣卫为皇帝所做的最基本工作是什么呢?就是做这些工作:

  

锦衣卫设云盖云盘于奉天殿内。

锦衣卫设卤簿大驾。

锦衣卫鸣鞭。

锦衣卫于午门前候,捧诏置云盖中,导至承天门,开读行礼如仪

锦衣卫用伞盖送至承天门,百官入班赞礼。

  

这些锦衣卫应该就是‘大汉将军’一类,也是锦衣卫的基本职责。这些事情说的是武宗朱厚照登基时的部分情况。

  

锦衣卫是为‘直驾而设’。是不是意味着除了皇帝之外,其他机构就不能管了呢?要知道‘用’和‘管’有时候是两回事。就比如国家主席肯定有直属人员为他调用,但这些直属人员是不是他亲自选择招来的呢?肯定多半不是。锦衣卫也是这样,那么除了皇帝之外,其他什么机构可以对锦衣卫有一定的管理权利呢?

 

授驸马都尉游泰庶子铉为锦衣卫百户,先是泰子钦恩授世袭百户,卒。泰请以铉袭,且乞升正千户,兵部以为未可,上特授铉百户。

 

故锦衣卫副千户黄英之堂侄贞,乞袭职。兵部言武职立功之人,死而无子者,堂兄弟侄例不得袭,有旨特许袭百户,仍见任。贞,奉御黄福义孙也。

 

这二段话可以看到两个信息。一个是锦衣卫人员的来源,一个是对锦衣卫的管理。现当代很多人对锦衣卫有负面印象,其实多少是把锦衣卫人员与太监的人员来源等同的印象造成的。以为锦衣卫是跟太监一样出身于贫苦之家,正所谓‘憎人富贵厌人穷’的心态在作怪。香港出的那部电影《锦衣卫》,明显就是出于这类心态臆想出来的东西。但是从驸马都尉游泰的嫡子和庶子都被封锦衣卫百户来看,很显然锦衣卫有一部分人员来源于‘皇亲’,而从黄贞的请封来看,锦衣卫有一部分人员属于‘锦二代’世袭。在这两个请封过程中都出现兵部的身影。说明兵部对锦衣卫有一定的审核管理权利,锦衣卫属于武职。在黄贞的案子里可以看到一些兵部管理细节,兵部先是否定了黄贞请求世袭的要求,因为他是黄英的堂侄,按例是武职立功之人,死而无子者,堂兄弟侄例不得袭’。虽然如此,但黄贞最后还是特旨袭了百户,不过职位还是现职,没有进入锦衣卫体系之内。黄贞之所以最后能世袭百户,一半可能还是因为他的堂叔黄英有功的缘故,另一半则是因为他是黄福义孙的缘故。‘奉御黄福’应该是指‘在皇帝面前听用的太监黄福’的意思,而太监亲属向来是锦衣卫的来源之一。

 

那么锦衣卫除了皇帝,兵部的管理约束之外,是不是就可以逍遥自由了?也不是,锦衣卫虽然是皇帝直役,但依然属于官僚系统当中的一员,所以下面的情况是逃不掉的。

 

 

都给事中艾洪等劾都指挥佥事高得林,以司礼监太监高凤之侄命管锦衣卫事。

 

弹劾者是‘都给事中艾洪’,是兵部的监察官。全称应该叫做兵科都给事中艾洪’,如果记录上没有特意提到各部的名号,就意味着这是本部人员弹劾。这个弹劾从字面上看起来其实是相当无厘头的。因为锦衣卫人员当中,由太监亲属担任的情况也很多,所以太监亲属作为锦衣卫人员的来源之一肯定不是问题。之所以弹劾高得林,是因为他是‘正德八虎’之一高凤的侄子。但是高凤这个人实际上没有什么劣迹,纯粹就是当时身为‘八虎’之一,权利比较大,结果高得林就被弹劾了。这个弹劾大约是开了明朝言官们‘不问是非黑白,只以群分’的先河。

 

锦衣卫的人员来源,从上面看到大约有三种:皇亲,太监的亲戚、锦衣卫二代世袭。可能有人会觉得游泰的两子属于恩封,就是光拿钱不履实职的这一种,认为皇亲国戚没必要去做锦衣卫。锦衣卫的封赏当中,确实有这类现象出现。比如以下的几个例子:

 

以夏儒为锦衣卫指挥使,寻进为中军都督府都督同知。儒,皇后父也。

 

浣即小者,夷平章把都卜花少子也。弘治间偕达军李牛儿归顺。时年十二,送锦衣卫镇抚司带管食粮,俟长别议。及是乞恩,命为锦衣卫百户带俸,仍令所司给房舍及应得赏赐。

 

一个是皇后父亲,一个是归顺的,年龄只有十二岁的小孩子。一个老一个嫩,明显不会授实职,这是属于恩封恩养,后来夏儒被封为庆阳伯,还跟一个锦衣卫一个公主有田产纠纷。后一件事挺有意思,这个孩子是由锦衣卫养大的,长大之后成为锦衣卫百户,而且带俸,特意提到这一点,或许说明这个孩子长大后在锦衣卫里是授了实职。这是锦衣卫人员的第三个来源。锦衣卫还是一个类似于汉武帝时抚养‘羽林孤儿’的所在。虽然锦衣卫当中有一些人属于恩封,尤其是皇亲,但是在皇亲当中授实职,做实事的人也不少。

 

正德六年四月,原任锦衣卫指挥同知周贤,指挥使周侨,指挥佥事周健,正千户周庠以俱重庆大长公主子孙也,诏例当降革。贤等引淳安大长公主男蔡遇例,乞复原职,特许之。且以贤有勘事功,仍升一级。

 

正德八年十一月。锦衣卫都指挥佥事周贤卒。贤,驸马都尉景之子,重庆大长公主出也。其子指挥同知傅,奏乞祭葬,诏特予之。贤不以贵势自骄,其莅卫事及管理街道沟渠安静不扰,搢绅间颇称许之。

 

这两件事说的是一个人:周贤。是重庆大长公主的儿子,这位长公主的子孙基本上都是锦衣卫,类似的例子相当多。周贤逝后,《明实录》当中对他的评价是这样的:不以贵势自骄,其莅卫事及管理街道沟渠安静不扰,搢绅间颇称许之。而且周贤还曾经‘有勘事功’这个功劳是指出京侦缉抓人,可见是有实职做实事的一员。

 

像周贤这样以皇亲身份获锦衣卫职的人很多,以外戚身份获职的也不少,这些皇亲外戚是锦衣卫人员一大来源:

 

命故锦衣卫指挥佥事汪隆弟奉袭兄职,奉,景皇后之侄也。

锦衣卫减级百户胡玺求复原职指挥佥事,许之。玺,宣庙章皇后侄孙也。

锦衣卫查革带俸指挥同知柏俊乞复原职指挥使,并为其叔指挥拳等求还原职,诏皆复之。俊,宪庙贤妃之侄也。

锦衣卫千户杨瑾求复指挥佥事,并其弟谦原任镇抚,诏皆允之。谨,宪庙恭妃兄也。

锦衣卫遇例降级百户姚瑾求复原职正千户,诏特许之。瑾,宪庙安妃之侄也。

复锦衣卫遇例降级正千户孙锦、孙禄为指挥使。锦、禄,宣庙章皇后亲属也。

太保长宁伯周或之子,瑭、瑨锦衣卫世袭指挥使。琪、璘、瑁世袭正千户职,瑄特授锦衣卫百户,从或乞也。

传旨升皇亲夏助为锦衣卫指挥使,夏臣指挥同知。叶相、何谦正千户,叶椿、叶镗、夏杰百户俱世袭。

正德元年夏四月,南京锦衣卫千户尹果、百户尹德、尹隆、乃含山大长公主之曾孙。去留惟命,上曰:果等三员,朕念大长公主,故特留之,余从所奏。

正德五年九月,驸马都尉黄镛卒。尚嘉祥长公主,授其子曾为锦衣卫百户。

正德五年十二月,复原任锦衣卫指挥同知樊瑶,指挥佥事蔡遇、为良、樊琦、千户蔡遵、百户马循、蔡逵、樊琮、职遇等,皆公主子,以诏例递降级,至是奏乞复原职,许之。

正德六年三月,复锦衣卫指挥佥事杨玺官。玺,崇德长公主之子,以恩泽传升,例降为百户,至是其父驸马都尉伟陈奏,乃复之。

正德十三年冬九月,驸马都尉林岳卒。岳字镇卿,其先浙江人,尚德清大长公主。乐与士夫游,性孝友笃,于餋母德清化之,事姑与齐民家礼无异,有弟峦为锦衣千户。每饭必待其至,宴集游豫必与偕至,是以疾卒,给斋粮百石麻布百疋辍朝谕祭营葬皆如例。子二,长鹿锦衣指挥佥事,次廌锦衣正千户。

正德十四年六月,升锦衣卫正千户齐良为指挥佥事。并授其弟四人为副千户,所镇抚世袭,皆仁和大长公主子,援例陈乞也。

 

锦衣卫人员的第二个来源就是太监的亲属:

 

守备南京御用监太监刘云历叙功次,为其餋子伟乞升锦衣卫千户。

传旨升冠带舍人魏英张容张寰舍人谷大(王巳)马山为锦衣卫,世袭百户,英等乃太监魏彬张永谷大用马永成之弟也。

南京锦衣卫降级百户黄琳奏乞复指挥佥事职,上命为正千户,仍改锦衣卫见任。琳,已故太监赐侄也。

兵部言锦衣卫中所銮舆司冠带总旗李通,欲比例袭父顺副千户职。于例不应。内批太监李义奉侍累朝,劳勚可嘉,通其孙也,准袭。

锦衣卫左所正千户石文义,南京守备太监岩之侄也,岩病,文义乞驰驿往省,许之。

许故恩荫锦衣卫百户范广侄资袭广原职。广故司礼监太监范宣义子也。

 

锦衣卫人员的第三个来源是二代袭职:

 

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王铭卒。铭,景泰间以父征麓川战殁,袭授锦衣卫指挥佥事。

命赠都督同知叶广子蕃袭锦衣卫指挥佥事。广起总旗,历升都指挥使。不由军功无承袭例,其妻张氏奏广尝擒贼有劳,乞恩荫焉。上特许之,不为例。

锦衣卫都指挥同知于永致仕,特许其子承袭指挥同知。(这个于永就是那个色目人于永)

命故蒋浪土官都指挥同知鲁麟子经袭祖原职指挥使,经自陈尝随麟报效有功,复升为都指挥佥事。

升宣府左卫指挥使陈堂为署都指挥佥事。堂父雄以参将督战大同,被伤而死,堂陈乞录升也。

 

锦衣卫人员的来源基本上是这三类,偶有极少数文官子弟或者上战场死亡的其他将官子弟恩养入职,另有一些诸如海西女直入朝进贡,留朝听用的,也会授锦衣卫职。

 

锦衣卫人员来源大致搞清楚了,那锦衣卫的职责到底是什么呢?除了在皇宫里做大汉将军之外,锦衣卫还可以做什么?锦衣卫的职责真是很多,像万金油一样,不过有一点是确切的,锦衣卫所做的所有事,都要在‘有令’的情况下才能做。

 

守备偏头关,锦衣卫指挥同知昌佐,奏乞加分守参将名目。兵部言本关有副总兵,守备官听其节制,难以更改从之。

以斩获边虏功赏锦衣卫大同绥德等卫官旗军。

锦衣卫指挥佥事左信守备代州地方。

命南京锦衣卫指挥佥事赵永辉巡视屯田。

申男子自宫之禁,令锦衣卫五城兵马限三日尽逐出之。有潜留京师者坐以死。时宦官窃权者泽及九族,愚民竞阉其子若孙以图富贵,有一村至数百人者,虽严禁亦不之止也。

 

锦衣卫有保卫京师安全的职责,也要像其他武官一样到各地去守备,像巡按御使一样到各地去视察。做为皇帝的直驾,皇帝是什么都要管的,那自然锦衣卫的职责也不可能单一做特务。锦衣卫的第三个职责才是在京执法,出京刑侦捉人。

 

降吏科给事中吉时为云南鹤庆军民府经历司知事。时以直鼓不尽受状,以致诉人自残,下锦衣卫狱杖而遣之。

 

这是锦衣卫在京执刑。原委是什么呢?是吏科给事中吉时,在有人击登闻鼓申冤的时候,没有尽心处理案件,导致申状者自残。这应该属于失职,按律下锦衣卫狱受杖刑,然后再贬职到云南。官员犯错犯罪,下锦衣卫狱受杖是例律,但也不是没有通融的地方,实际上是可以‘赎杖’的,即犯人交纳钱财以免除杖刑,这个跟汉朝时期官员犯法,交钱赎罪差不多。

 

陕西山丹卫千户马政,因断理屯地,笞军余张成致死。都察院奏律应赎杖为民,追银给成为埋葬费。淂旨纳赎毕发戍边卫,仍追给埋葬银,著为令。

 

庆成王府仪宾侯杰殴死登封县主,坐绞。兄仪宾政缓于启闻,坐赎杖。

 

仪宾就是民间所说的‘郡马爷’。亲王的女儿称郡主,郡王儿称县主,孙女郡君,曾孙女县君,玄孙女乡君,婿皆仪宾。郡主禄八百石,余递减有差。这两个例子的当事人,一个是普通官员,一个是王府仪宾,仪宾侯政坐赎杖,是因为他缓报其弟,同为仪宾的侯杰殴妻致死的罪行。

 

锦衣卫在京受命执法,这些案件基本上都是各科自行调查弹劾,已经很明晰的案子,他们只是执行处罚的结果。有时候则是地方上调查明确的案子,上报京师之后,由锦衣卫出京把犯法的官员押回京师处罚。这样的规定倒是免除了地方刑捕押着犯人送京师的劳累。另一类则是案件不明,或者犯人上诉,锦衣卫就要会同其他人员出京办案。

 

周府胙城王辅国将军同铋与镇守河南太监刘琅互相讦奏,周王睦亦奏同铋罪。先帝遣司礼监监丞叚循、大理寺少卿张鸾、锦衣卫指挥使赵良往会巡抚都御史韩邦问鞫问,至是具其罪状以上……事下都察院覆奏……先帝著令……

 

 

从上例可以看出锦衣卫会出京侦缉,基本上都是三人同行。太监和锦衣卫,再配一个或刑部或大理寺的官员,再会同当地的,侦缉此案的主官一起破案。在案件侦缉明了,就会由锦衣卫将犯人联同失职的官员一同鞫回北京,关押在锦衣卫狱,再经过法司会审,由都察院做最后的处理审核,才可以请旨。也就是说锦衣卫所扮演的一直是‘FBI联邦警察’或者‘公安部派遣的工作组’角色,人解回来了,取了证,到审讯的时候,就是刑部,大理寺,尤其是都察院的事情了。都察院是个什么样的所在?《明实录》当中也很清楚告诉大家:

 

 

政务委之九卿,设或未当,责有所归,则事不烦而理。都察院覆奏国家刑狱之事。

 

‘都察院覆奏’‘事下都察院’在关涉到刑狱之事的时候,这五个字是经常性会看到的字眼。即使是东厂办的案子,最后也要经过都察院的审核。

 

 

正德八年九月丁丑,刑部主事陈良翰妻程氏,杖杀奴婢,解其尸置木柜中。他日复杀一婢,欲刃其胸。婢脱走得免。东厂廉得其事,并良翰俱下。锦衣卫狱拷讯得实。都察院覆议,程氏穷凶极惨,比拟故杀律斩,良翰纵妻为恶,谪戍边卫,上从其议。

 

 

这个刑部主事陈良翰妻杀婢案,放在现代肯定是恶性案件,在当时其实同样是恶性案件,最终的处罚比现代还重。程妻是以故意杀人罪论斩,陈良翰则纵妻为恶,谪戍边卫。若放在现代,陈良翰肯定不会被指纵妻为恶而受到处罚。大不了被腹诽,然后升职有些困难。此案先被东厂获知,然后夫妻皆被下锦衣卫狱。而锦衣卫所做的事情就是拷讯得实,最后由都察院上报朝廷,最终定案。除了兵部对锦衣卫有一定管理权外,东厂对锦衣卫更是有管理权限的。

 

 

正德元年五月,锦衣卫镇抚司管事指挥佥事王锐,象房管事指挥佥事张铭,以病嗽注门籍不赴朝参。锐出城游玩,铭越关至涿州,东厂廉得其事,下刑部狱。铭,英国公懋子;锐,中官家人,皆恃势纵横。时太监王岳莅厂,事法甚厉,俱罪如律革见任。

 

 

这两位公子哥儿犯的事是:以病嗽注门籍不赴朝参。锐出城游玩,铭越关至涿州。按现在的观点看,托病请假,批了就没事,谁会管这个人去了北京还是纽约。但在当时两位公子哥就被下了刑部狱。而且从后面的评论中看到,这种事在律例中就是不被允许的,王岳按章执法,两位公子哥被革了职。注意这里面的细节,锦衣卫内部整肃纪律下的是刑部狱,而不是锦衣卫诏狱。这是一种交差纵横的管理,实际上是很正面的。锦衣卫做为明朝开国之后建立的一个官僚系统,并不存在天生的原罪,而从《武宗实录》所记之事,锦衣卫也并不是一个超越六部九卿的存在。有人的地方就有犯罪,这一点是不论在锦衣卫体系内还是六部九卿体系内都一样。明朝的灭亡和其他朝代的灭亡都一样有各种各样的综合性原因,对于锦衣卫来说,明朝的强盛与他有关,明朝的昏暗也与他有关,这一点同样适用于六部九卿,明朝的强盛与六部九卿有关,明朝的衰败也与六部九卿有关。这世间很多事,很多时侯就是是走着走着,盘根错节之下走到事物的反面,走到灭亡的结局。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就此反推当初事物萌芽的时候是错误的,有罪的。最后要说的是,锦衣卫可以是万金油或者锣丝钉,哪里有用哪里搬,但还真看不到有什么监察文武百官的职权。监察文武百官的职责一在巡按御使,二在各科给事中。例如:

 

 

罢分守通州署都指挥佥事胡震,以贪暴不法为御史刘玉所劾也。

 

吏部覆奏给事中周玺等所劾尚书崔志端、熊翀、贾斌;侍郎李温、王华、张元祯;都御史金泽、徐源;府丞李堂;太常寺卿吕常心;通政司参议熊伟;太仆寺少卿陈大章等,请量行罢黜,以励群工。

 

‘给事中’这个职位从所记录的事件来看,主要就是监察百官弹劾或举荐官员。而且职级也分‘给、左、右、都’等等高低不同。海瑞的一生就没少被这些人左右人生的命运。这个‘给事中’的职位是各部科都有的。比如:刑科都给事中舒化,刑科给事中王宸;吏科都给事中雒遵,吏科给事中戴凤翔;兵科都给事中艾洪,兵科给事中王亮,兵科给事中潘铎;工科都给事中王缜,工科右给事中许天锡;南京六科给事中戴铣,户科都给事中张文,户科给事中张弘至;礼科都给事中周玺,礼科右给事中赵士贤,礼科给事中葛嵩等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