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远举
刘远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323
  • 关注人气:4,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偏才和文凭

(2012-11-14 10:30:22)
标签:

王骁威

偏才

考试

教育

杂谈

分类: 社会

    人们喜欢看到丑小鸭华丽变身白天鹅,津津乐道逆袭成功的巨大戏剧性;人们更喜欢借此批评制度,证明自己过去的失落仅仅是制度原因。哪怕这种批评不但不触及实质,反而让制度之墙变得更高,让更多的丑小鸭望而却步。

 

    韶关学院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的大四学生王骁威,某种程度上,正是这样一只似乎已经成功变身的白天鹅。他对数论中的一个猜想提出了一个反例,其结果被国际数论期刊《Journal of Number Theory》收录,在此之前,这篇论文曾被国内期刊退稿。

 

    当然,这会引来诸多对教育体制的批评之言,从王骁威四级还未过、偏科、考研无望开始,转而批评现在的教育制度。那么,王骁威的例子是否证明了中考、高考、研究生入学考试过于僵化?在现在的中国现实下,这些制度是应该恢复以前的严肃,还是继续软化?

 

    中考、高考、研究生考试作为严肃的国家考试,背后有着以纳税人为支撑的巨大的教育补贴和资源,以及国家的学历认证。这两种公共资源是国家和公民间的契约,即只要达到公开的要求,即可取得。

 

    与此同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拥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去自由的发展各方面的才能,而市场、专业机构自会通过各种形式认可、报偿这些独特的才能。会弹琴,可以去开演奏会;如果会写小说,畅销书作家当可名利双收;或者如王骁威一样直接在国际期刊上发表文章。但是,这些成功并不足以、也不应该让标准化入学考试承认他们。

 

    如果考试制度承认这些才能,那么,这些人一方面向偏才、畅销书作家、演员努力、争取潜在的巨大名利的同时,“弯下身子”的入学考试制度还会为他们的风险进行兜底担保——“人生成名需趁早,成名不成上清华”。而那些严格遵守国家和公民的契约,按考试制度去奋斗的考生,虽有更高的分数,但仍被“不尊契约”的“偏才”挤下独木桥,失掉本该属于他们的学历认证和补贴。

 

    遗憾的是,类似以王骁威为据,批评考试制度僵化的舆论,促使了坚硬入学制度的软化——自主招生制度出现了。在中国现有语境下,高校并非产权清晰的私立院校,缺乏西方校董的那种历史传承和对名声的珍视。内部人控制的管理风险,使透支高校声誉变成一种有利可图的、很难察觉的集体共谋,降分录取的自主招生制度无疑让这种共谋有了一种制度化的保障,并形成群体性的软化。最终,缺乏人际资本的最弱势群体的受教育机会受到伤害,教育体制之墙对于真正的丑小鸭来说,反而变得更高。

 

    所以,入学考试应该针对标准才能,是严肃的、不变的、着眼于最大范围内公平,而效率、偏才就留给市场、专业化机构去承认。

 

    在入学制度硬化,取得国家学历认证、补贴一定要通过严格的考试的同时,并不是让教育制度变得不近人情,变得不能不拘一格招人才,整个教育资源也应该有软的一方面。较好的形式是,在国家教育资金之外,由企业捐赠的基金会形式,用于这些特殊人才的教育、研究。只要不影响入学制度中的两个本质——国家补贴,学历认证——的严肃性,不挡遵守契约的寒门学子的路。不管是大学特招,还是破格授予研究员、教授职务,悉听尊便。

 

    就王而言,只要有人愿意赞助他,不用国家补贴,也不用挤占国家教育系统的认证(文凭),只要有学校愿意特招,他自然可以得到最优秀的教育资源。求仁得仁,虽然没有研究生文凭,但大家痛恨的是一个有才华的人不能得到最好的教育资源,而不是没文凭。

 

    总而言之,有教无类,教育是可购买的,但国家补贴和认证却有其严肃性。公平靠严肃的标准化考试,偏才靠专业机构和基金,这才是一个国家教育资源搭配的理想状态——软硬皆有,想读书易,想取文凭难。

这种制度之下,那些想尽办法钻高考空子的人,反而没了兴趣。奥数、新概念、天才作家的炒作不再有价值,因为这些人想要的不是教育,甚至也不是补贴,而是国家认可的那一张文凭。电影《心灵捕手》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你花5万美元的知识,我在图书馆5美元就能学到。那个著名高校的学生则回答,至少我有文凭。”——也许,这才是一切的实质。

 

    逻辑和数学一样精密,顺着逻辑的推导往往离事实不远。实际上,王骁威正是“错过”了研究生网上报名机会,“原本以为可以通过破解难题获得保研资格”。而韶关学院党委书记也发出了:“学校考虑给王骁威提供端茶送水的岗位,让他有充裕时间继续数学研究”的强烈暗示。

 

    更有意思的是,对于王的成果不乏异议。中科院数学研究所王崧博士对王骁威的成果给予了肯定,但却是用了“一定的趣味性,要达到专业数学的研究水准仍需努力”的评语。同时,有专业人士直言这是权威杂志的失误,而且“在收集各类数论事实的在线网站OEIS上,已有人借助计算机找到了上述猜想的前一千个反例(Martin N. Fuller, Janis Iraids),而2位程序员似乎没有正式发表这个结果的兴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