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养老小兵
养老小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863
  • 关注人气:2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与日本失智老人院院长交流关键词(已发表)

(2013-05-30 22:30:02)
标签:

失智老人照护

雨花区社会福利中心

日本老年痴呆照护

日本养老服务

老年痴呆老人照顾

分类: 原创文章

早几日,接待了与日本茨城县日立市某失智老人院院长今桥孝司先生,并听其聊了很多关于日本失智老人照顾的经验,将其梳理了一番,大致总结如下:

老人自立

社工的理念是助人自助,做养老,对于服务老人,其实目标也应该是让老人自立,而不是老人只是享受“服务”而导致机能衰退。今桥的老人院里,通过各种辅具帮助老人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夜间老人大小便必须起床在坐便器上解决,而不是躺在床上等着照护者来解决;手不方便握餐具的老人可以通过个性化的特殊餐具帮助他进食,而不是让照护者喂饭……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

在日本,不管是非自理老人还是自理老人,保障他们的“生存价值”和“作为个体的独立性”已成为老人福利政策的目标。老人的自立,尤其是半失能老人,对于他而言,是一种满足感的获得。总之是,他们不会也不可“过度服务”。看似什么事都是在为老人着想、为老人分享,殊不知,剥夺老人自立的权利反而是害了老人。他们通过激发失智老人的生命力,最大限度的引导并拓展他们生活的可能性。

老人意愿

老人意愿不等于家属意愿,但我们很多时候都是以家属满意为出发点,认为家属满意就是工作到位,其实若是违背了老人意愿,并不能表示养老照护工作到位。老人的意愿才应该是根本。

对于失智老人,若是不能实现自我意愿,就会产生压力,就会感到不安全及不安,甚至焦躁,从而病情会加重。老人的生活应该是自由的,正如前面所说“作为个体的独立性”,失智老人完全是生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所以,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举动在他们看来都是正常的、正确的,若当失智老人做了“错事”,教育以及责备是完全无意义的。

不管是在日本还是中国,失智老人多数会存在这样一种“错觉”——自己的钱掉了或是钥匙不见了,若是照护者每天面对失智老人询问钱包和钥匙而对他们的“不正常”而生气、抱怨甚至否定他们所言,那么对于失智老人根本无济于事,更不能起到好的作用,不要理论、不要争吵、不要解释。而是应该去帮老人“寻找”,哪怕根本没这回事,又或者,准备一些零钱和废旧钥匙,等待需要之时再用。帮助老人寻找“丢失的东西”,就是属于满足老人意愿的表现。

在交流中,我们也抛出这样一个疑惑——在养老院是个集体生活的地方,老人的意愿是多样的,这样,老人的意愿可能会产生对其他老人和院方的不利影响,这时,如何去权衡?今桥先生表示,权衡是个很难的事,但是,这不能妨碍机构满足老人的生活意愿。首先就需要增加照护人员,因为满足老人多样的需求需要更多的人来承担,比如有老人想到室外晒太阳,陪老人的可以是照护者,也可以是志愿者,所以这种人员增加不一定是机构的员工;老人院更需要树立良好的口碑,口碑来自于家属,真正的为老人意愿工作,就不应该只是讨好家属按家属的意愿工作而忽视老人真正的意愿,这样像是给老人家属“交作业”,真正为老人着想,从老人的意愿为出发点而照护老人,多记录老人的生活细节,多与家属沟通,让家属知晓照护者在一心一意的关怀关注老人,迟早家属是可以理解和支持的。

细节记录

要注重细节记录,这个工作最好记录者就是照护者。

什么时候是观察老人身体状况最佳的时间?当然是照护者在为老人洗澡的时候,其他时间很难让老人完全裸露在别人面前。当老人洗澡的时候,照护者可以毫不保留的观察老人(而且老人不会产生排斥情绪),发现老人身上的任何细微变化(前提是照护者用心在观察),比如老人身上突然有青块,对比之前,找到青块产生的原因,立马向家属说明,并告知严重还是非严重,以及照护者事后有哪些措施,以达到家属放心的目标。

再者,照护者的对老人生活一切的记录,可以整理出来,然后通过Email交给医生,医生通过材料了解老人身体状况的变化,分辨出老人是否该接受治疗或采取其他措施,这样大大节省了医疗服务成本。

对于照护者记录这项工作,今桥先生也说了,这并不需要她们有多大的分析能力,只需要留心观察,长于记录就可以了,而且,这也很容易办到。

去医疗化

日本的相关政策制度有规定,所以以接收失智老人为主的老人院规模都比较小,一般住养的老人在20人左右,那么,聘请专职的医务人员就会造成很大的医疗资源浪费和医疗成本增加,所以今桥也不太赞同老人院里有常驻的医生与护士,但不是完全逃避,当老人有医疗需求时还是会需要的。只是在平时的照护中,老人要的是生活,而不是治疗。

人老了后,总会不可避免的有各类疾病,这是逃避不了的,若是完全以医疗来支撑老人的晚年,将是件很痛苦的事。医生更多的是在物质上改变老人的身体状态,而不是从生活的角度。比如,患有糖尿病的老人想吃蛋糕,医生或护士从老人健康角度肯定是不允许的,但从照护者角度来看,我们首先是要满足老人的意愿,就会尽可能让老人尝个味道,从之前的想吃一大口改变为一小口,既不会对身体造成危害,也让老人小小的心愿得以满足。

通过医疗确实是可以延长老人的寿命,插着氧气的老人支撑活上几年,可老人这样活着是他的意愿吗?值得思考!

参与社会

日本的失智老人院,政府不允许建在郊区,必须在市区,,可以方便家属随时探望,使老人在这里居住时也能不脱离社会成为“被抛弃的人”,而是更能参与到社会生活,促进老人与外界的交流,积极参与生活。今桥先生举了一个例子,说他们每天在小孩放学的时候带老人到路边,小朋友和老人之间会互相打招呼说拜拜,从小就让孩子接触失智老人,并逐渐了解失智老人,从而影响整个社会对失智老人偏见的看法。

由于老人院规模小,老人和员工都不多,所以没有单独的厨师,而是照护者兼任,并让老人参与到每天饭菜制作中,从而让老人有事可做,而不是无用的人,虽然老人做的可能只是择菜或洗菜。而且,让照护者做饭,老人参与,更像一个家。

和日本老人院的院长交流养老,并不是说就要照搬日本的模式,也不是就完全赞同他们的做法,我也深知国情不同很多举措只能借鉴,但是,所有的交流都能让我获得新的理念、新的知识,这完全是有必要的。

 

注:本次要感谢姚慧女士充当翻译,也感谢今桥先生的分享,本来是要和今桥先生一起去参观广州老人院的,但是由于工作而没能陪同。

 本文后发表于《神州养老》2013年7月刊(第19期),发表时略有删改。

与日本失智老人院院长交流关键词(已发表)

与日本失智老人院院长交流关键词(已发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