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不相干的人,坏了我们名声

(2018-07-29 11:28:09)
标签:

同学聚会

宾馆

不相干的人

发票

杂谈

一个不相干的人,坏了我们名声

一个不相干的人,坏了我们名声

       以为我班2018同学聚会可以用兴奋、顺利、圆满几个关键词来“盖棺定论”,然而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在聚会结束后约一个星期,发生一件因同学聚会而起、砸了我班名声、坏了我和老师关系的事,可气的是肇事者竟然还是一个不相干的人。盖了的“棺”又被掀开,定了的论又被改写……
       在互祝珍重、互道再见后,同学们陆续踏上归程。第二天又在微信群里看到同学们的报平安和表谢意,心里满满的成就感。作为筹备和组织这次聚会的主要执行人,半年多来未曾消停过,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吧,于是拉着夫人踏上了外出度假的旅程,谁知途中接Z老师一个电话,把我已归于平静的心又搅动起来。
       Z老师是上大学时我班辅导员老师(相当于班主任),毕业后仍旧比较关注我们,因与我夫人娘家同在学校,故偶尔我也能见到他,时而聊聊师生情也是乐事。我班以往有外地同学回访或同学聚会,只要有可能,他都会来参加。本次聚会,根据绝大多数同学意愿,仍选择母校作为举办地。我班过去历次同学聚会的组织者----班级唯一留校做老师的一位同学英年早逝,我被各种因素阴差阳错地推到了组织者位置,所以这次Z老师不仅仅是应邀嘉宾,还被我邀请为聚会筹备组的顾问,我需要他帮我联系解决聚会所需的活动场所和住宿等,毕竟他有人脉资源。Z老师很给力,都一一帮我搞定。遗憾的是聚会前几天,Z老师因患眼疾需手术而住进院,没能参加上我们聚会。聚会结束后,总想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再表表谢意,因担心其仍在术后康复中,没敢去打搅。
       电话中与Z老师简单说了说聚会情况,没等我致谢,Z老师就问我参加这次同学聚会人员中有无一个来自于上海的L姓人员。我班同学中除了我以外没有第二个上海人,而我常年居住北京,聚会前也一直在北京,老师是知道的。“发生什么问题啦?”我问老师,“这个人把你们同学聚会时住宿的宾馆给告到了税务局,岂有此理!”听口气老师挺生气的。
       同学聚会期间外地同学所下榻的宾馆是Z老师通过学校外事处C处长帮助预订的。开始我们是希望订校园内学校自办的宾馆,因学校各类会议、培训班频繁、巨多,10月份以前客房全部被订满,Z老师求C处长帮忙,看在他们间交情份上,由C处长出面帮我们预订了坐落在学校大门外的TT宾馆,据说它堪称学校的第二招待所,凡学校宾馆住不下的客源都被安排到这里,两厢情愿,合作共赢。宾馆地理位置和条件都合适,看在C处长面子上,宾馆在房价方面也给足了我们优惠(同学们很在意,也很满意)。占了两位老师的光,我很感激他们。
       Z老师问题中提到“税务局”,让我想起了山西同学Y,他一直在上海给其儿子照看孩子,这次系从上海赶来参加聚会。报到入住时,只有他跟我提出要开宿费发票,并声明就开他自己消费的那一份,同时递给我写着发票抬头的一张纸,我没接,只粗略瞄了一眼,记得是一家上海企业单位的名称。想想此要求不算过分,就未予拒绝,带着他去前台询问服务员,得到的回答是“可以”,但要在退房时办。之后因为忙未再过问,Y也没再为此事来找我。Z老师所说的宾馆被告到税务局事,十有八九与这位 Y同学有关。
       简要向Z老师叙述了山西Y同学曾要求宾馆开发票的经过和我的推测,Z老师希望我找Y 同学了解一下事情全过程,并弄清L与Y同学是什么关系。如果事情属实,要我说服当事人在税务局撤状、向宾馆道歉以及询问并满足宾馆提的其它要求。
       不敢怠慢,赶紧拨通了山西同学Y的电话,据Y叙述,告状人L是与Y关系非常好的一位老乡和朋友,发票是应L委托向宾馆索要的(受益人是L)。根据事先在前台得到的肯定答复,Y在退房时向宾馆值班服务员提出要开发票,却被告知开票人不在,需要等。而Y着急赶火车没时间等,带着满肚子不高兴先回了上海,并将没开成发票的情况告诉了L。L不死心,要来电话亲自联系宾馆催要,宾馆表示可以开,但不管寄,L说可由他自己找快递以运费到付方式解决,这时宾馆又提出要L支付按发票金额20%费用,这时L不干了,认为是宾馆要求无理,是在故意敷衍和耍弄他,扬言要向税务局投诉,宾馆方也不示弱,一句“去告吧!告到哪儿都行!”的话将 L惹怒,遂真的付诸了行动。
       听了一面之词,觉得宾馆似乎也有错,但毕竟一个不相干的人,插进来要求宾馆开发票的正当性不足,更重要的是不能让帮过我的老师那边为难,让老师与C处长与宾馆的关系受损,尽管老师说“这事与你没关系”,但我认为自己有责任,无论如何要Y说服L按老师提出的三点要求办。想不到 Y这个人拎不清事情轻重,分不清哪个是大局,仍然站在L立场上与我纠缠宾馆的做法,仍然在振振有词为L辩护。好说歹说,最终他们只同意向税务局撤诉,别的,用他们话说,“休想”。
       Z老师听我汇报后更生气了,“这是一种过河拆桥行为”,并指出L不诚实,隐瞒了过程中的两个基本事实,也是事情的要害,一是宾馆已经按L要求给开了发票,二是应L要求所开发票金额不是Y一个人的住宿费,而是全体住宿同学的总消费,还虚加了几百元。很明显这是一种违规违法行为,而绝不仅仅是想占点小便宜那样简单。宾馆已明确,不道歉,就会将L投诉到为其所开发票的抬头单位,让单位去惩治他。
       这两个人行为太恶劣又太愚蠢,瞒着我不说,又让人拿住了把柄,得了好处还兴风作浪,还理直气壮对人穷横,不知他们底气来自何处。想想,除了利益熏心,让贪欲阻碍了他们正常思维还能是什么呢。然而作为我,考虑到要维护老师那边的关系,还是想劝他们识相一点,与宾馆和平解决问题。
       于是一个电话又打到Y手机上,没想到的这家伙竟然不接我电话,一次又一次响铃,一次又一次被他按掉。可能是上一个电话中我生气他给我添乱,斥责了他几句,他不高兴了,一个十足的小肚鸡肠。电话可以不打,但真相和利害关系是要向他们讲明白,于是在微信上给Y发了一段长长文字。Z老师这边,我也只好如实相告,老师也无奈,叫我不要管了。可我心里还在想,这两个山西人能豁得出去吗?
       果然,最后还是我那段微信文字起了作用。几小时后 Y急切将电话打过来,称经考虑L同意按宾馆方面的全部三点要求办,已将在税务局的投诉撤回,要我向Z老师说说好话,请宾馆原谅L。早知现在又何必当初?但我仍希望促成事情妥善化解,另外还看在老同学求我份上,所以答应了。
       不幸的是,我再给Z老师拨电话,不知何缘故,他也不再接听,第二天第三天都是如此,甚至连所发的信息都不回。难道Z老师也迁怒于我?不是我想得多,他那句“过河拆桥”的话隐意明显,老师是应我要求而帮忙,“拆桥”之事我很难脱得了干系。我看重自己声誉,也在乎与老师的关系,可是却难以帮老师挽回点什么,也无法为自己辩解,这是最窝火的。
       不去评价我的这位 Y同学,但因为他引进一个不相干的人,坏了我和班级名声,让我背上黑锅,实在是不能原谅的。

       (篇头图片选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塞外揽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