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神秘的中国彩陶(五):制造之谜

(2011-08-19 10:30:13)
标签:

中国彩陶

制造之谜

大地湾遗址

转轮

陶窑

文化

分类: 视频彩陶

CCTV10 [探索·发现] 神秘的中国彩陶(五):制造之谜 视频

http://space.tv.cctv.com/video/VIDE1203469186889394

 

【转载】神秘的中国彩陶(五):制造之谜

    这是一座看似普通的墓葬,墓主人是一位生活在六千七百多年前的远古先民。但是,当年在发掘的过程中,人们却惊奇地发现了这些陪葬的小物件:这件看起来似乎是研磨用的石器很像砚台,这个陶杯的口沿上残留着红色,陶杯出土时,里面还装有一块看似颜料的东西。经专家辨认,这分明是一套制作彩陶的工具。这些陪葬品到底与这位墓主人有什么关系?他身前是否就是一位专门从事制陶的工匠呢?


  也许这位生活在远古的先民正是我们发掘出的某件精美彩陶的制作者,他灵巧的双手曾经捏塑出圆润的陶胎,他专注的双眼曾凝视着他生活的世界、又将这个世界描绘在了彩陶上。原始先民究竟是怎么在生产力低下的时代制造出了如此美轮美奂的彩陶?他们的头脑中到底隐藏着中国原始彩陶一个怎样的制造之谜呢?


  在陕西西安半坡博物馆的陈列大厅里,人们看到了远古人类制作的各种不同用途的陶器和丰富多彩的纹饰,彩陶文化所铺陈出的美妙世界令人不得不对远古先民如何在有限的条件下制作彩陶产生出无数猜想。


  与大批彩陶一起出土的还有一些制作彩陶所用的工具,它们也被收藏在这里展出。这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好奇心:难道原始先民就是用这些简单的工具制作出了那些精美的远古彩陶吗?


  打磨器可以使陶胎的表面更加光滑细腻,砚台用来研磨颜色,陶杯则是用来调制彩陶身上那些迷人色彩的器皿。可是,人们很快在心中产生了一种疑问:为什么唯独没有发现任何类似“笔”这样的工具呢?


  现代人在描绘陶器或者瓷器时,大都使用的是这种长豪或中豪的毛笔。


  而这些数千年前的彩陶,他们身上那或粗或细的线条,或明或暗的色块,或抽象或写实的纹饰到底是用什么画上去的呢?如果他们也像现代人那样用毛笔绘彩,那么我们的祖先是否在七、八千年前就发明了毛笔了呢?

  考古学家试图在挖掘中寻找更多线索和证据,但是始终没有突破。在原始墓葬中,人们发现了许多陪葬的制陶工具,但唯独找不到用于绘彩的笔。是因为“笔”这类工具过于细软而早已腐朽在泥土中了?还是原始先民当时根本就还没有发明笔呢?


  彩陶中的黑彩主要成分就是赤铁矿与黑锰矿。红彩则主要由氧化铁组成。而出现在彩陶上的白彩,经X射线衍射分析,其主要成分是石膏或方解石。可是,在没有任何化学知识的前提下,原始先民是怎样将这些矿物作为颜料绘在彩陶上的呢?


  在出土的一些原始人用过的石器中,考古学家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特制的石棒。看样子,原始先民曾经用它研磨颜料矿石。而出土的这些研磨石、研磨盘,无疑都是研磨彩陶颜料的成套工具。远古的制陶者就是用这种研磨器将矿物磨成粉末,再将研成的粉末用水调和成颜料浆。


  这些矿物颜料最奇特的特性就是,在火的煅烧加热之后,他们会熔化,凝结在彩陶上形成斑斓的色彩,并且永不脱落。


  数千年前这位陶工也许曾经就是用这双手将变换无穷的色彩和纹饰绘在了彩陶上。而这双手也许也曾经沾满了陶泥,又灵巧的制作出各种器形的陶胎。要了解更多关于原始先民如何在远古时代制作彩陶的秘密,恐怕还是只有去进一步探索那些埋藏在土地之下的生活遗迹。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一直到九十年代初,考古工作者在甘肃省秦安的大地湾遗址开展了二十多年的考古发掘。人们在这里不仅发现了大量以彩陶作为陪葬品的墓葬,还发现了房址、窑址和灰坑等遗迹。而在原始村落遗址的住宅里,无意中的发现让考古学家大吃一惊。


  没想到,考古工作者在大地湾挖到的竟是房子之下的房子,灶坑之下的灶坑,而且这是两个相隔了数千年的世界。

 
  大地湾出土的彩陶,包含了史前各个时期的文化类型,上下跨越了三千多年,是中国彩陶名副其实的地下博物馆。而它的文化层分隔清晰,年代发展连续。这一切意味着我们完全可以在这片遗迹上构建出几千年前这里的村落结构和社会发展形态,也同样能据此张开想象的翅膀,寻找到远古先民制作彩陶的秘密。


  在大地湾出土的原始人类生活遗址中,有很明显的陶窑区,这里的许多痕迹默默的告诉人们,制陶的各种工序早在数千年前就已经被远古人类熟练的掌握了。


  那么,原始先民到底是怎样制作出这些器形各异的彩陶器的呢?他们到底用什么样的泥土,什么样的工具,才使这些原始的器皿形态规整,甚至于拥有流畅的曲线的呢?

 

【转载】神秘的中国彩陶(五):制造之谜


  今天的大地湾遗址已经远近闻名,成为著名的彩陶之乡。这不仅是因为这里曾经进行过轰轰烈烈的考古挖掘,而是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竟然家家户户都在做彩陶。


  这位居住在大地湾地区康家坡村的老人,做陶的手艺是家里祖传的。早年常做些花盆、瓦罐,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制作出了惟妙惟肖的大地湾文化彩陶的复制品。


  距大地湾遗址不远的几座土山上,一种不同寻常的红色从土地的深处渗透出来。据说,这里就是远古先民制陶选料的场所。


  大地湾出土的彩陶除了部分灰褐陶之外,大多都是红陶,也许正是与这山坡上的红土有关。实验表明,并不是随便什么样的泥土都可以制陶,有一种地质学上称之为“第四纪红土”,老百姓俗称的“红黏土”或“红胶土”才是最好的制陶原料。而大地湾的红色泥土正是人们所说的红胶土。由于盛产这种粘度很大的红胶土,生产建材一直是这里的传统工业,至今,当地人还在用它来烧制砖瓦和各种器皿。


  陶胎是用黏土制作的,但从土到泥还需要一个复杂的工序。在大地湾文物保护研究所进行的现场演示中,我们可以看到,泥土先要筛选杂质,然后经过反复淘洗,直至沉淀出细腻粘稠的泥团,这样,黏土才能真正成为制陶所用的泥料。或许,数千年前的先民所采用的也正是这种民间保留下来的传统方法。


  从出土的彩陶上可以看出,陶器的质地细腻、非常坚实,说明远古先民已经完全找到了处理黏土的技术,那么,这些陶器又是怎么样被烧制出来的呢?


  根据相关研究资料,人类最原始的烧成工艺是平地式烧陶,或称平地堆烧。这种生产方式没有固定的窑址,选择一块空地将陶坯放在火上直接烧制,由于火力不匀,没有密封,烧出的陶器就会质地松脆,颜色不均。


  随着制陶工艺的发展,人们发明了陶窑。


  为了能揭开远古制陶的奥秘,大地湾文物保护研究所专门复制了一座原始陶窑,我们可以通过演示来了解原始彩陶烧制的全过程。


  陶窑是衡量制陶工艺水平的主要标志,陶器的烧成温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陶窑的结构,通过比较发现,大地湾遗址的陶窑结构早在史前就已经非常接近我们现代的砖窑,这种陶窑,由火塘坑,圆形的窑室和中间的火道组成,密封很严,火力十分旺盛。据专家预测,窑内的温度可能高达1000摄氏度,这样的高温意味着什么呢?


  在距今5000年的大地湾四期文化发掘中,人们发现了一座编号为F901的建筑,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它面积达130平方米的主室内,竟铺着一层由料疆石和砂石混凝而成的、类似现代水泥的地面。硬度相当于现代100号的水泥。那么,这应该就是已知最早的混凝土了。要达到混凝土的硬度,前提条件是必须拥有先进的煅烧技术,尤其是保证煅烧的温度。事实证明,彩陶文化的蓬勃发展不仅仅有赖于人类创造力的不断开发,更需要实实在在的工艺技术基础。而大地湾彩陶文化的发展沿革也正是经历了不间断的上下三千年。


  在今天的现代化都市中,有很多时尚休闲的陶吧,来这里娱乐的人,可以在这种迷人的旋转中随心所欲的体味创造带来的喜悦与情趣。这种手与泥土美妙的舞蹈,就是在转轮上塑陶的过程。


  这种转轮极大的提高了拉制陶坯的效率和质量,使制成的陶胎圆润细腻,匀称规整。技术熟练的人在瞬间就能拉出瓶瓶罐罐的各种器形。


  看着现代制陶的这一幕,有谁能想像得出,数千年前还没有电力转轮的年代,远古先民们究竟是否也是用这种轮制法创造出令人叹为观止的彩陶文明的呢?今天我们看到的这种转轮塑陶的方法,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进入到制陶工艺中的呢?


  在彩陶出现之前的数千年,人类已经发明了陶器。将普通的黏土塑造成一定形状,等干燥后再用火加热到一定温度,使之成为坚固的器形。这也成为人类迈向新石器时代的象征。


  专家猜想,在转轮被发明以前,最初的陶器形状,一定是原始先民受到了自然界的某种启示而创造出来的。

  在出土的彩陶中,人们发现有一些陶器的外形与葫芦十分相似。这不禁使人联想到葫芦与彩陶的关系。那么,原始人类在制作陶器的时候是否受到了自然界葫芦形象的启发呢?


  就像远古人类在陶器上画彩一样,在葫芦上雕刻是西北很多地方的一种极富特色的民间传统工艺。由于葫芦极易成活,发现彩陶的地区也大都是葫芦的产地。


  葫芦本身就是一种天然的盛装器,它那浑圆的腹部仿佛是上天赐给人类的一次智慧的点拨,赐给彩陶的一个天然的模子。因此,有学者推断,最早的制陶方法很可能就是人们利用天然的葫芦做模具制造出来的。


  在对早期的碎陶片进行研究时,考古学家发现,它是用泥一层一层敷贴而成的。这也许就是最早的制陶方法。    


  这便是原始制陶工艺中的模具敷泥法。它先将模具表面撒上一层细干土,以便制成后的陶胎与模具分离。

  并不是所有的原始彩陶器都是用这种效率低下的模具敷泥法制作的。还有另外一种手制的方法叫做泥条筑成法,这种方法是先将泥料搓成泥条,再用泥条盘筑成陶坯。


  在盘条的启发下,人类在漫长的文明发展中不断的改进制陶工具, 直到转轮被发明,陶坯的制作技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飞跃。


  但是,考古学家在几个出土彩陶的主要遗址中,都从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原始先民使用转轮的痕迹。即使是在彩陶文明最鼎盛时期的马家窑文化遗址中,也没有发现转轮,那么,彩陶文化的大部分作品难道真的都是原始先民用手一点点捏出来的吗?


  虽然人们至今尚未在考古挖掘中发现陶轮,但在大地湾的村民家中看到的这种祖传的转轮,却使我们对远古先民的制陶工具有了一些想像。这种转盘大多是木制的,中间有轴,有的转盘上面还刻有许多以正中为圆心的同心圆,这样可以将陶器的圆形制作得更为规整。这种转轮没有任何机械动力,只能靠人力转动,人们叫它慢轮。

  甘肃秦安、甘谷一带的村民至今仍然使用慢轮制陶。这位康家坡村的康大爷就是在家中自制了这种脚踏式的慢轮,可以控制转速。虽是简陋的工具,康大爷却能操作自如,妙手生花。


  不知这位生活在远古时代的陶工生前是否也曾像康大爷那样操作着这种简陋的制陶工具,更不知道他迷一样的一生中制作过多少彩陶。与他同时代的出土彩陶中还有一些体积巨大,形状怪异的器形。按照今天的物理常识分析,这种器形的制作难度是非常大的,一不小心就可能由于笨重或重心不规整而功亏一篑。那么,原始先民们又是怎样制造出了这种陶坯的呢?


  我们按照专家的猜测专门作了一个试验,将大器型的彩陶分成上下两部分分别拉坯。随后再合为一体,果然奏效。


  同样的办法也可以用在一些异型罐、鸟型罐的制作中。只不过还需要分成多次才能完成。


  这件彩陶罐与其他普通陶罐不同,看上去像是一个没有罐口的完整的球体,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它的罐口居然天衣无缝的扣着一个荷叶边的盖子,透出一种别致的美感。原始先民能在生产力低下的远古时代发挥出这般的匠心独运,足见在彩陶制作工艺上已掌握了更多技巧。这荷叶边的盖子分明是与陶罐分别烧制的两个部分,而他们的边缘可能在塑陶时就直接从一体中切离,再分头捏塑而成。


  这件异型器的出土,起初令人颇费猜测。它既不是瓶也不是罐,两头都没封底,上面有一圈小的突起,这种异型器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当人们仔细研究这件彩陶器的细部,发现它的两头似乎曾经有一层附着物在泥土中被腐蚀掉了,陶器上还有明显的耳朵,像是用来拴绳子用的。很快,它的形象让人们联想到甘肃地区的太平鼓。


  难道这种器形奇特的陶器正是原始先民使用的某种乐器——陶鼓吗?


  陶鼓的发现仿佛让我们听见了远古时代飘荡在原始部落中的乐音。


  随着人们对陶器制作工艺的驾轻就熟,用陶做成的乐器似乎冥冥中被赋予了时空的悠远,陶埙就是一种典型的带有浓浓东方古韵的乐器,从它小小音腔中飘出的音乐永远透着一种动人心魄的空灵,仿佛在诉说着人类如何赋予了泥土灵魂,诉说着遥远和隽永的制陶的秘密。


  我们的祖先在创造数千年前那辉煌的彩陶文明时曾经克服了多少困难。它的神秘正在于为什么这样一种诞生于水、火与泥土的文明偏偏会在生产力极其低下的原始社会绽放得如此灿烂。而更令人不解的是,这样一段出现在人类童年时期的文明为什么会在很久以前就衰落了呢?在那历史的迷雾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转载】神秘的中国彩陶(五):制造之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