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文阁
王文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52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绥化晚报》2015年9月11日A4作品专版

(2015-09-11 14:54:14)
标签:

转载

故乡,温暖的回忆,不灭的精神家园!


[转载]《绥化晚报》2015年9月11日A4作品专版


[转载]《绥化晚报》2015年9月11日A4作品专版

 

墨凝作品选登

 

 

 

母亲的怀里我幼稚地酣睡着

偶尔伸了下懒腰打个哈气

车窗外一闪而过的

全是母亲甜蜜悸动的脸

拐过一道弯儿

车就到了外婆的家

 

 

阳光欢喜地照着生长的事物

一只午休的蚂蚱

被我们惊醒

两腿一蹬就无影无踪

一对蝴蝶

用慢镜头演绎恋恋不舍

摘一把鼓溜溜的豆角

妻就满目含香地瞥我一眼

一只蚊子悄悄飞过来

想探听一下幸福的深度

“啪”地一声

生活就这样一拍就破了

2010-12-7——2010-12-10

 

 

 

 

就像做错事的孩子

想啊想  想啊想

究竟我错在了哪里

 

我们的爱就像交作业

惴惴不安地捧上我的心

等你

圈点与批阅

真的不是一时马虎

才让你在上面留下ⅹ号

即使给了100分

我是否就是一个好学生呢

2010-12-7——2010-12-10

 

 

○海边书

 

 

我想做那枚贝壳

海风吹干了最后一滴泪

滚滚红尘的岸边

一片蔚蓝被践踏的支离破碎

遗落沙滩

我不需要谁的怜悯

只需要你不经意间把我拾起

放在耳边

听我的寂寞

 

 

我想做那只螃蟹

独树一帜

可以旁若无人

横着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不必顾忌大海苦涩的风言风语

惊涛拍岸

也不过是我嘴角边的一堆泡沫

 

我无意改变什么

或掠夺谁惊异的目光

只是想以这样的姿态

忘掉生活的疼痛

 

 

帆影与白云一阕往事的离歌

渐行渐远

一朵浪花

以一滴水的卑微

辽阔了远方

 

我想做大海

让所有的不幸睁着眼睛

游向蔚蓝

2011/8/1

 

 

○婚

 

开始把耳朵贴心上

听着听着

就陶醉了

 

单纯的时候

我打着灯笼在前面走

你趿拉着鞋在后面跟

难走的坎儿

相互拉一把

终于天亮了

 

走向平坦的大道

我们抬着生活的水桶

抬着抬着

抬不动了

风把几片抱怨的落叶吹到脚下

相互我们看了几眼

你抽走了扁担

我拎走了水桶

 

现在我们把眼睛粘贴在心上

看着看着

就流泪了

2010-12-7——2010-12-10

 

 

 

一直以为自己是一棵树

挺拔且坚定

许多年后

明白自己是一株随风而动的草

 

一直以为自己绝不是骰子

随赌徒的手望空一抛

点大点小、正面反面全凭命运

许多年后

我才明白自己就是一张卑微的牌

 

一直以为自己就在游戏中

一个个黑夜被敲打成黎明

一个个现实被闲聊成虚拟

有一天我用力掐自己的脸

——不疼!

难道我真的没在现实里活过?

2010-12-7——2010-12-10

 

 

○孤

 

风吹向大地

所有的小草开始聊天

无聊就像电脑上跳出的字

只为等我来敲

 

大雪下个不停

二路汽车停靠在刀郎歌喉的拐角

发出的电子邮件

在一个清晨莫名其妙全部被退回

 

街旁一个打错电话的女孩

看了我一眼骂了一句脏话

我跳起来鄙视她

她却回眸一笑

 

一列火车从远方开向远方

两条铁轨孤单地沉默下来……

2010-12-7——2010-12-10

 

 

○兄 

 

我们把捉来的蝈蝈

装进麦秸编织的笼子

然后听蝈蝈在屋檐下

金灿灿地欢叫

 

最初我们仰着脸

呵呵傻笑

笑着笑着就睡着了

 

等醒来的时候

蝈蝈已随时光出逃

兄弟

就是小时候一起欢叫的蝈蝈

长大后

只有记忆的蝈蝈笼子

在屋檐下悠悠地晃……

偶尔

母亲抬起头

一株牵牛花正努力往屋檐上爬……

2010-12-7——2010-12-10

 

 

○听 

 

 

一阵风,还是一阵风

从母亲的左耳进右耳出

风吹草动

母亲以为那是我们儿时的顽皮

还是风吹草动

母亲以为那是我们归来的脚步

 

故乡的路口

风在母亲的两耳间捉着迷藏

黄昏时候

母亲忍不住高喊——

小子——回家吃饭啦——

 

写到这里我的眼泪落下来

母亲听不到我敲打键盘的忧伤

母亲听到的只是

一阵风

 

 

城市的街头

哪怕是落入乞丐碗里叮当的硬币声

我都不敢侧耳去倾听

比石头坚硬的是城市

比城市坚硬的是我们的心

 

 

落日时分

站在江边或黑暗的角落

惟有听风

一列载满沉重和往事的列车

从左耳开进来

从右耳开出去

灯火阑珊处拐了一个弯儿

就没影了

 

遥远的喧嚣  近处的狗叫

一切生动和不生动的东西

听久了

也只是一阵风

 

听风

听成一种最高的境界是——

小时候母亲责怪我的话

——左耳听,右耳冒!

2011年7月23日22:37九江

2011年7月25日22:50九江

 

 

○想你

 

用整个大海我在淘洗一粒沙

一次次我感到自己握住了大漠

张开手掌

只有几滴苦涩的海水滴下

抬起头

往事在天上疾飞

顽皮的风牵着单纯的云

没走到天的尽头

就散了

 

一直幻想你就住在我的火柴盒里

一、二、三、四、五……

那些呼之欲出的幸福整齐地排列着

如果可以

就用这小小的温暖

囚你今生

 

在一起的时光被我装订成册

封面是你的一个眼神

封底一片无语的蔚蓝

内容:两个光着脚丫的孩子

在快乐的沙滩上

把七月的大海弄丢了

2010-12-7——2010-12-10

 

原载《绥化晚报》2015年9月11日A4作品专版

 

…………………………………………………………………………………………………………………………………………

 

 

《绥化晚报》以整版的形式推出我的一组诗歌,绥化是我的老家,至今我的亲人依然生活在那里。虽然多年前,我就离开了家乡,一直在外面以各种方式谋生,可我的心从没有离开过家乡,即使在梦中,我梦见的大都是那些年在乡下生活的那些场景。

一句来自家乡的土语、一缕来自家乡的炊烟、一声来自家乡的鸟鸣……都能瞬间让我的眼睛里噙满泪水。

一直以来,老家都让我感到亲切无比,就像多年前我写的诗歌:老家的篱笆是用柳条夹的/隔鸡、隔鸭、不隔心……老家的人心都是肉长的/老家的乳名是土做的/房子是泥垒的/门框上的对联是毛笔写的/房门昼夜是敞开的/老家的精神是纯朴的……老家的烧火棍是木头的/炊烟是飘摇的/相片是黑白的……

今天家乡的报纸又推出我的诗歌专版,老家总是在不经意间,就给我感动和温暖。虽然谢谢这个词语在此刻已经变得很轻,可我还是要说声谢谢,谢谢《绥化晚报》总编辑王文阁老师,谢谢编辑们,谢谢家乡的报纸。

多年前,我发表在《海伦报》上的第一篇小说,就是王文阁老师给写的评论《烂漫的童心——读墨凝的小说<心愿>》,时间老去,文学不老。又一次千里之外的相逢,又一次给了我精神的慰藉或盛宴。

 

                                                                                                                2015年9月11日

                                                                                                                       墨 

 

 

0

前一篇:乡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乡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