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為了放下的記念-----自序 (香港--李怡)

(2011-07-17 12:28:18)
标签:

香港

為了忘卻的記念

梁麗儀生平

小品文

情感

分类: 李怡文选
    下星期,懷念麗儀和憶念我們過去一些片斷的書《念。情》會出版,中有談到你的詩集。附此書的自序。請賜香港地址,我可寄一本給你。
                李怡 (2011.7.16)

 

結緣逾半世紀不離不棄

牽手近一甲子無怨無悔

                        為了放下的記念-----自序

筆耕五十餘年,人生也經歷許多波折,但我從來沒有寫過自己的事,儘管對我過去知道一些的人認為我可以出回憶錄。我看過不少人的回憶錄,有的還是我曾經頗為尊重的人,發覺其中有不少往自己臉上貼金的成分,甚至還有些是捏造的事實。即使都是真實的,也往往只是自己看到的多面事實的其中一面。我總覺得,我寫自己的事,恐怕也未能免俗。所以不寫自己,幾乎已是我寫作生涯的自定法條了。

2008年,愛妻梁麗儀突然發現患癌症,在醫院掙扎兩個月後去世。走得快走得突然,我難過慌張,情緒低落,只能憑寫作來排解心緒,而除了寫對她的追憶懷念和釋放自己的悲痛之外,一時也寫不出什麼。我曾擔心寫這些個人的東西會不會使讀者厭煩,但不料卻得到許多讀者支持。接下來的兩年,在我寫的小品文中也無可避免地夾雜着我對亡妻和對我們共同生活的憶念,以及自己走出傷痛的掙扎。不知不覺,有關這方面的文章,也累積好幾萬字了。在亡妻去世兩週年的日子,我獨自在家,翻看我們的照片和我這兩年的這些文字。

我沉浸在對自己這兩年的生活與情緒的回顧中。表面上,我照常寫作出了幾本書,往美加探訪女兒,每年清明重陽去卡加利埋葬麗儀的墓園拜祭。我平日與朋友談笑,表面上很少有人察覺的悲慟。但其實我這兩年的生活充滿矛盾:我常常故意留在家中獨享孤獨,似乎只有孤獨才可以同她作靈魂溝通。但另一方面我有時害怕孤獨,覺得需要朋友。有時會覺她既不存在我也萬念俱灰,但有時又能神智清明地審視自己。做許多事我都會分神,包括看電影看書也常常精神恍惚。唯有寫作,我才會精神集中。在寫一些隨自己發揮的小品文時,亡妻的身影有時會浮現,但書寫已是我掙脫悲慟重拾平靜唯一救贖一方面又樂於書寫,甚而沉溺其中,似乎這是我能與她發生聯繫的唯一方式儘管這種聯繫方式常使我落淚

回顧這兩年我的矛盾掙扎的心緒,我想,在我的餘生中,我都不可能忘記她。但在我剩餘的人生旅途中,我能不能把這種矛盾鬱卒的心緒稍稍放下呢?幾乎所有的宗教都叫人要懂得放下,我自己也寫過許多文章勸喻讀友們在遇到煩惱傷痛時要放下,但偏偏事情臨到自己頭上卻總是無法放下。既然活着,就要活得積極,過去的記憶是不會消失的,情也會永在,但怎麼可以放下呢?我想起,魯迅寫過《為了忘卻的記念》,如果我把過去兩年這些洗滌傷痛的文字編成一本書出版,是不是可以作為為了放下的記念呢?是記念,對已逝的她和仍活着的我,又或者我們的女兒們,會是有意義的事。而這兩年的試驗,也發覺讀者未必不要看這些寫個人感受的文字。於是,我在取得出版社的同意後,編了這本書。

本書所收文章,是從200812月妻子病重住院開始,陸續綿延到2011年初,我所發表的所有涉及亡妻的感性或理性的文字。一些文章曾編進已出版的兩本文集中,這次又再收入此書,對已有前兩本的讀者來說,是重復了。請對我包涵,因為這是於我有意義的記念。書末所收的一篇《梁麗儀生平》,是我在亡妻新喪期間所寫並在靈堂分發親友的文字,算是給她的人生留下一片樹葉吧。在許多人眼中,她當然只是平凡人;但在我心中,卻是一個永不消失的影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