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幻城堡
梦幻城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98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哈尔滨

(2011-06-04 10:42:58)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哈尔滨作者:天童

冬天里的童话

 

天外之音

一个世纪以前,当异域的物质与文明沿着铁路与河道向哈尔滨弥散的时候,东正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随着来自30多个国家各种肤色的探险家们,沿着中东铁路切入到这片寂静的荒原腹地,在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之中诞生了这座“教堂之城”。    

从空中向下看,哈尔滨的确很美。建筑穹顶有圆的(东正教),有尖的(天主教),还有大屋顶的(佛教),教堂顶端标志有纵十字的(天主教),有正十字的(东正教)。此外还有标志月亮(伊斯兰教)和星星(犹太教的六角星)的。就是这些艺术之花,为哈尔滨市编织了独具一格的风景线。

有人说那时候的哈尔滨仿佛进行一场各国宗教和建筑艺术的博览,每到祈祷的时刻,整个城市沉浸在教堂或清脆或嗡颤的钟声中,仿佛一切就此凝固。如今,已听不见城市上空蔓延回响的祈祷声和钟声,只有城市上空那道由圆穹顶、帐篷顶、尖塔楼和金瓦重檐组成的天际线,还在重温着那场历史盛宴;也只有那些拜占庭式的、哥特式的、鞑靼式的和黄瓦朱垣的建筑,还裹着巴洛克风格、土耳其风格和晚清风格的外衣,诉说着辉煌过去。

           

索菲亚教堂

索菲亚教堂是目前中国保存最完美的典型拜占庭式建筑。这座诞生近百年的建筑充溢着迷人的色彩,教堂内的壁画、吊灯、钟楼及穹顶和唱诗台无一不显示丰富多采的人文景观和匠心独具的艺术特色,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和建筑艺术观赏价值。宏大的教堂规模可与莫斯科瓦西里教堂媲美,精美绝伦的造型堪与巴黎圣母院并列。

图说:童话中的宫殿――圣·索菲亚教堂

 

教堂之国的东正教堂

早年哈尔滨版图并不大,每当圣·索菲亚的教堂钟声一响,香坊的尼古拉教堂,伊维尔教堂、阿列克谢耶夫教堂、乌克兰教堂、主易圣容教堂、述福音约翰教堂、圣·先知约翰教堂、圣·彼德保罗教堂、喀山男子修道院、符拉基米尔女子修道院……全城教堂的钟也随之敲响,差不多有70多座,所以有人称哈尔滨是“教堂之国”。

哈尔滨的教堂中,东正教教堂最多。

基督教产生不久就分成东西两派: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的大部分东派教会自称为“正教”,与自称为“公教”的天主教,即“西派教”分庭抗礼。之后,天主教又陆续分裂出许多新的教派,这些分裂出来的新的教派合而称之为“新教”。现在所称的基督教指的是新教。

东正教作为独立教派于1054年正式形成,它的摇篮是拜占庭帝国,有人又把它称之为“拜占庭派系”。后来,东正教中心移到了俄罗斯,成为俄国的国教。自然而然,俄罗斯信奉东正教的人就特别的多。

 “一般说来,什么地方出现了俄国人,他们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修教堂。”这种说法千真万确。当年,哈尔滨这座“宽容的城市”,其版图还不到如今的四分之一时,它就拥有了近30多座教堂。俄国人无论走到哪里,他们的教堂就会像他们的影子一样跟随到哪里。在哈尔滨这座紫丁香和迎春花点缀的城市,更多的是东正教堂,圣·索非亚教堂就是其中之一。

哈尔滨一下子出现这么多教堂,和俄国人大量地涌入有直接的关联。当年,哈尔滨外侨多达8万人,绝大多数是俄侨和苏侨。1945年,这座城市仍居住着29个国家的侨民。所以,哈尔滨也被称作是侨民的“首都”。伪满洲时代,哈尔滨有近十万会说俄语的侨民,而当地中国人几乎人人都会说几句俄语。

图说:圣·索菲亚教堂,现为哈尔滨建筑艺术博物馆,位于哈尔滨道里区透笼街95号。

据说“圣·索非亚”意为“神的智慧”,它承载的是东正教徒永恒的梦想。如今教堂里已没有了讲经台、信众席和唱诗班,作为哈尔滨建筑艺术馆,里面展示着这个城市不同时期的历史照片和建筑资料。

 

拜占庭艺术的形象代言人

拜占庭建筑主要是教堂建筑,有两个特点:首先是利用穹窿顶作为建筑大厅,这是从罗马万神庙等建筑发展而来的,由上下两层穹窿顶组成,上层是小穹窿顶,底层平面为方形或多边形过渡部分,由于它的形象好像船帆,又称为帆拱。这种建筑样式不是形式主义,而是为了克服穹窿水平推力的方法,具有建筑技术上的意义。因此,帆拱在建筑史上别具一格。再则,建筑多采用集中式布局,这是根据东正教活动的需要,以及宗教形态视觉效果的要求而设计的,平面上往往有两条十字交叉的对称中轴线,空间层次较多。

当今最著名的拜占庭建筑艺术,是伊斯坦布尔的旧圣·索非亚教堂。这座教堂最早是拜占庭帝国东正教的宫廷教堂,建于公元532-537年。与伊斯坦布尔的圣·索非亚教堂有许多相似之处的哈尔滨圣·索菲亚教堂,在建筑艺术上几乎是统一的,如教堂中央圆顶的结构及其内部金碧辉煌的装饰,都反映着政教合一的统治精神。不仅如此,在教堂的圣像画、镶嵌画、壁画、细密画及工艺美术的风格创造上,两座教堂都有其独特的丰采,是宗教美学的优秀之作。只是,后来由于教会的束缚,拜占庭艺术的后期风格倾向于公式、概念化。而且这一特征仍对中世纪欧洲各国,尤其是东正教国家的艺术有着巨大影响。

拜占庭式建筑传到俄罗斯后又有所创新,在洋葱头式的尖顶上设十字架,塔楼多圆筒形,外形以墙为主,窗子很细长,上面用半圆弧为顶。形成了庞大而又有节奏性的建筑外形。1453年,奥斯曼的土耳其人攻下君士坦丁堡之后,拜占庭艺术的历史宣告终结,但其形式仍为东正教会利用。哈尔滨的圣·索非亚教堂就是一个活的例证,它虽然不是最好的,但却是拜占庭艺术的形象代言人。

 

大富豪出资修建的随军教堂

当年哈尔滨的圣·索非亚教堂,周围是开阔的广场,还有漂亮的草坪和花坛。侨居在哈尔滨的俄国人,无论是雪天还是雨天,或步行,或乘着马车到这里做祈祷。它最早是俄国派遣到中国的西伯利亚第四步兵师的随军教堂,主要是为了满足士兵和俄侨的宗教活动。

这座教堂是由一个俄国茶商出资六万卢布,在1907年3月建成。不过,当时的圣·索菲亚教堂并不在现在道里菜市场的位置,而是在水道街(现今的兆麟街),但水道街不是一个理想的位置。1912年11月,这个大富豪再次出资,将圣·索菲亚教堂移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并改建成了一座砖石结构的教堂。

这座教堂与而今的索非亚教堂在造形上有很大不同,前者颇有点哥特式风格,而后者则完全是拜占庭风格了。1922年,东正教哈尔滨大主教区的教徒已达30万人,索菲亚教堂已不能满足需要,遂另辟新址再建教堂。

1923年9月27日,索菲亚教堂在现在的地址上举行奠基典礼, 1932年1月25日建成,至此,索菲亚教堂成为远东地区最大的东正教堂,曾经是哈尔滨的精神圣地。尽管从外面看它并不大,但教堂内可以容纳二千人做礼拜。1934年,哈尔滨符拉基米尔神学院就设在这里。

飞翔的圣徒,歌唱的圣徒

圣·索菲亚教堂顶部的洋葱头,是哈尔滨所有教堂中最大、最漂亮的,像一顶巨大的王冠,闪耀着光辉。教堂的钟楼里悬挂着六七座乐钟,最大的乐钟重达1.8吨(这座钟现在还在),直径为1.425米,每逢宗教的重要节日时,敲钟人就会把七座钟的钟槌系在自己身体的各个不同部位,然后手脚并用,有节奏地、像表演杂技和舞蹈一样拉动钟绳,敲响大钟。敲钟人在敲钟时,他的身体在钟楼里飞来荡去,俨然一个飞翔的圣徒。这时候,圣·索菲亚教堂里的唱诗班正在高唱着赞歌,使得教堂内外充满了浓郁的宗教的氛围。

自圣·索菲亚教堂1907年建成,到1922年,即那位茶叶商奇斯佳可夫逝世为止,该教堂合唱团的费用一直由他出的。奇斯佳可夫每年给该合唱团补助6000卢布。圣·索菲亚教堂合唱团最多的时候有45人,指挥是霍罗特尼科夫。他是一位有名的乐团指挥。在洋人充斥的哈尔滨,教堂的乐团指挥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角色,俄侨们见了他们,男人会脱帽向他们致意,女人则向他们行屈膝礼。霍罗特尼科夫也是哈尔滨圣·弗拉米尔修道院合唱团指挥,在那里,俄侨们可以听到他指挥演唱的许多世俗歌曲。

当年,哈尔滨的各个教堂的乐器配备都是很有规模的,展示着他们对上帝的虔诚。在南岗大直街上的波兰天主教堂内,就有一架音质极好的管风琴。那座管风琴的A音准高音是473H2。20世纪50年代,这架管风琴被沈阳音乐学院买走了。还有,在老墓地圣波克罗夫斯基教堂唱诗班的指挥金·金宾西波夫,在新墓地圣乌斯佩恩斯卡亚教堂合唱团担任指挥的C·利特温夫,当年他们都是这座城市的著名绅士。

真正代表哈尔滨外侨钢琴最高水准的,是毕业于德国莱比锡学院的犹太钢琴家迪龙女士,和那位毕业于法国巴黎音乐学院、意大利米兰音乐学院的犹太钢琴大师格尔施戈琳娜女士,她在意大利皇家音乐学院竞赛中曾获“钢琴大师”的称号。所以,有人称哈尔滨是一座“音乐之城”。

 

1997年的修整,使索菲亚教堂成为哈尔滨建筑艺术风景中一个亮点。每当黄昏来临,夕阳辉映在高耸的穹顶上,鸽群如云,乐音如水,漫步索菲亚广场,颇有心旷神怡。

 

东正教徒的节日

信奉东正教的俄国侨民,一生下来,就要在教堂洗礼。其他包括订婚、举行葬礼,同样要在教堂神父主持下进行。俄国人的婚礼很有意思,婚礼仪式结束之后,新郎要抱起新娘走出教堂,乘车回家。到了家里,热烈的婚宴就开始了,巴松和小提琴疯狂地响了起来,参加婚礼的客人们不断地喊“苦啊,苦啊”,而一对新人则不断亲吻。

    俄国的教徒死后,死者要最后与蓝天告别一下,所以是不蒙头的,死者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手中握有十字饰物,去见他们的上帝。神父则站在墓穴旁为死者祈祷。参加葬礼的人在默默地流泪。并没有中国人那种大出殡的火爆场面。

复活节前夕,教堂的栅栏院外面,摆满了柳枝、鲜花,俨然洋人的集市。到了圣诞节,教堂的院外又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圣诞树。在圣灵节即将到来之际,教堂外又摆满了成捆的香草。快到主显节了(即耶稣受洗礼的前几天),教堂会安排当地的中国民工,取冰搭置一个冰十字架和冰布道台,信徒们举着十字架、圣像、神幡,浩浩荡荡,从教堂出发去松花江上,举行古老的“约旦”(洗礼)活动。有的信徒还会去马家沟的那座“慈善之家”教堂,瞻仰神灵显圣——即用冰制成的教堂模型和神器。

到了每年的9月27日举荣圣架节(即十字架节)时,胸前佩戴着十字架的教徒们举着用鲜花装饰的大十字架,像游行一样,穿过街市,走进教堂,把鲜花装饰的十字架放在教堂的祭坛上……

 

教堂的钟声响起来

在世界范围内,天主教、东正教、新教都以“圣经”为经典。但他们又有很大区别,比如:东正教徒在做祷告时,说“感谢圣父、圣子和圣灵”,而非东正教的人在做祷告的时候却说“感谢上帝”。

。东正教的教堂内外都没有雕塑,这是公元8——9世纪拜占廷境内“圣像破坏运动”的结果。 不过,东正教的教堂里的其他装饰物还是比天主教教堂丰富,有大量反映宗教性内容的壁画,而且宗教仪式也更盛大和繁复。

当教堂的钟声响起来时,栖息在教堂里的鸽子也呼拉拉地飞向了蓝天,所有在工作着的俄国人都会停下手里的工作,跟顾客或者餐客说,对不起。然后开始做祷告。一些中国人开始对身上的手表、怀表,或者家里的钟表。

    当教堂的钟像交响乐一样响成一片的时候,城市里的中国市民就知道,今天是主领洗节,或者主降生节,或者进圣城节,或者主升天节,或者圣母安息节,或者圣诞节……他们知道,侨居在这里的俄国人,即那些东正教的教徒们又要放假了,要过他们自己的节日了。

俄国的圣诞节是1月7号(不是12月25号)。中国人会从他们不同的、过圣诞节日期上,分辨出他们属于哪个教派。到了立戈节——侨居在这里的格鲁吉亚人庆祝节日是在修道院,而那些拉脱维亚人则在松花江的江北举行篝火晚会。在所有所宗教节日里,俄侨与外侨的商店、办事机构都放假了,街上到处是洋式出租车和马拉雪橇。

2.圣母安息教堂,亦称为乌斯平卡亚教堂。位于南岗区东大直街文化公园内,一类保护建筑。1908年建。是一座砖木结构的俄侨公墓。在绿树遮掩中,尖顶凌空,加上建筑风格精巧细腻,给人一种幽美宁静恬适舒旷的感觉。当年这里的外侨公墓俄十几处。解放后,所有的墓地移到皇山公墓。80年代后期,这里改为“文化公园”,现在这里已成为哈尔滨的公园娱乐场所。

 

圣·尼古拉教堂

作为中东铁路的枢纽,哈尔滨受到来自俄国外来文化强烈冲击。随着俄国人的不断涌入,作为俄国国教的东正教也堂而皇之地在哈尔滨传播开来,各种东正教堂不断兴建,到上世纪30年代,哈尔滨陆续建造了近30座东正教堂,俗称喇嘛台的圣·尼古拉教堂是其中木构教堂的精品。

 

建在城市龙脉上的教堂

喇嘛台是哈尔滨最负盛名的东正教堂之一,位于南岗中心广场(今博物馆广场)正中央,原名圣·尼古拉教堂,亦称中央寺院。教堂于1899年10月13日举行奠基仪式,1900年春动工,7月间义和团围攻哈尔滨,工程暂停,至1900年12月竣工,历时1年。

圣·尼古拉东正大教堂建在哈尔滨市的龙脉上,即制高点上。当年,俄国人在这个地方建教堂,曾遭到当地中国人的强烈反对。中国人的风水意识是极其强烈的,甚至它也是民族自尊的一种体现。只是当时作为“东亚病夫”的中国人,还没有能力和沙俄抗衡,所以,教堂还是开建了。

建成后的教堂成为南岗区乃至全城的制高点和标志性建筑。作为一种建筑艺术,圣·尼古拉大教堂无疑是哈尔滨城市建筑中最优秀的,这座木结构教堂是由东正教教会的建筑师鲍达雷夫斯基设计,并由工程师雷特维夫主持修建的,而教堂的设计方案则是在俄国的圣·彼德堡完成的,经过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批准,并以沙皇的名字命名——圣·尼古拉教堂。

 

一颗钉子也没用的教堂

     圣·尼古拉东正教堂全部是木结构的,有人传说建这座教堂时一颗钉子也没用。圣·尼古拉大教堂处在博物馆广场转盘道的中心位置,是个圆型的院落。考虑视觉的缘故,这个教堂设计成了八角型,是个八面体的教堂。有尖尖的帐篷顶,有并排的小巧的洋葱头,层层递进、耸入高空。教堂外面是翠绿而宁静的草坪。教堂并不很大,但的确很美,何况又在城市的制高点上。

圣·尼古拉大教堂正门上面的圣母像和教堂内部的壁画,是由俄国画家古尔西奇文克所做,而教堂内的圣物、圣像和大钟则是专程从莫斯科运来的。据说,许多优秀的俄侨歌唱家就是从这座圣·尼古拉大教堂的圣咏合唱团中走向专业声乐艺术之路。

作为当时远东最大的东正教教堂,圣·尼古拉东正教堂无疑是独具俄罗斯风格的庄重典雅的宗教建筑精品。教堂落成不久,以恢宏凝重著称的中东铁路管理局行政中心大楼,以舒展迷人造型闻名的哈尔滨车站,以恬静温馨享誉的铁路局高级官员私邸(现铁路宾馆),以儒雅俊逸招徕顾客的秋林洋行(现秋林商场)和以妩媚浪漫、梦幻城堡般吸引做弥撒归来教徒的莫斯科商场(现黑龙江博物馆)等等著名建筑,围绕教堂巍然耸立起来。

图说:

1.圣·尼古拉教堂精确的比例、错落的形体、精美的装饰以及优雅的造型,昭示出其神圣的特质。只是,这座堪称精品的建筑,现在只能从照片中找寻昔日的繁华。

 

鞑靼教堂

鞑靼教堂最初的教徒主要是土耳其人和来自俄国的依特尔人,这些伊斯兰教徒在俄国被称为鞑靼人,所以这座清真寺又称为鞑靼清真寺,是一座伊斯兰教堂。据说该教堂是北方地区惟一的鞑靼族清真寺,五层的塔楼上带有绿色的穹顶,红白相间的墙体,狭窄细长的窗户都带典型的土耳其风格。

 

哈尔滨的鞑靼人

    早年哈尔滨人所称的“俄国人”,不仅指俄罗斯族,同时也包括许多原苏联的少数民族。如亚美尼亚人、格鲁吉亚入、鞑靼人、乌克兰人、立陶宛人、爱沙尼亚人、拉脱维亚人等。这些苏联少数民族早年都曾在哈尔滨建有自己的社团组织,他们各自独特的民族传统和风俗习惯,为当时的哈尔滨增添了几分国际化的色彩。

鞑靼人是伴随中东铁路建设最早到达哈尔滨的俄国少数民族之一。特别是俄国十月革命后,大批身为白匪军官和士兵的鞑靼人来到哈尔滨,扩大了在哈的鞑靼人队伍。他们在原道里区炮队街建立了鞑靼民族协会,开办了土耳其-塔塔尔民族学校,办有自己的本民族报纸《民族旗帜报》。哈尔滨成为整个东亚地区鞑靼人的领导中心。

早年哈尔滨市的俄国各民族社团中,鞑靼人是最多、最广泛的一个,其分会遍布中东铁路沿线,从满洲里到绥芬河共十几个车站。哈尔滨鞑靼社团负责人多为俄国十月革命前的少数民族上层统治阶级成员。他们对列宁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充满了敌意,因而大多数人都参与了在哈尔滨的沙俄残余势力反对苏维埃政权的活动。

 

白色的鞑靼教堂

在哈尔滨的鞑靼人属伊斯兰教逊尼派,他们建立了自己的清真寺,鞑靼清真寺开始建于1906年,1922年,为纪念鞑靼人归信伊斯兰教一千年,1923年进行了一次重修。这座清真寺的建筑形式很特殊,不同于一般的清真寺,其颜色以白色和咖啡色为主,不像其他清真寺是兰色。          

鞑靼清真寺是一座砖木结构的伊斯兰风格建筑,建筑师是吉达诺夫。当时的鞑靼商人专门做裘皮生意,非常有钱,捐资建造了这座清真寺,又名土耳其清真寺。因为最初这里的教徒主要是土耳其人和采自俄国的依特尔人。这些伊斯兰教徒有着弯曲的黑发,被俄国称为鞑靼人,所以这座清真寺也被称为鞑靼教堂。

新中国建立后,各国在中国境内的侨民相继回国。1953年8月,鞑靼清真寺被当时的代管人基塔耶夫出租给了中国五金机械公司哈尔滨分公司,由阿克秋琳娜做为寺院产权监护人,1966年由道里区人民武装部借用。

20世纪90年代末,阿克秋琳娜到美国后,通过美国鞑靼协会与国务院宗教事物管理局联系,把该寺归还给哈尔滨市伊斯兰教协会。同时,哈尔滨市政府投入206万元,动迁院内居民,按原貌对建筑进行维修整饰,设置了欧式通透围栏,辟建广场1200平方米,铺设草坪700多平方米,整治后的鞑靼清真寺重现了昔日风采。

图说:

1.高耸的尖塔是伊斯兰寺院的重要标志。不论寺院的规模大小,每座必有,少则一个,多则数个,做对称处理。清真寺塔顶有一个开放的亭子,尖端呈现锥形直指蓝天,寓意着清真寺犹如天和星月一样圣洁。亭子是阿訇作礼拜诵经的,俗称邦克楼。

 

犹太新会堂

哈尔滨曾是东亚犹太人最大的宗教中心。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后期,哈尔滨犹太教及其会堂的盛衰史,构成了哈尔滨犹太人兴衰史的一个侧面。哈尔滨犹太教及其教堂所留下的历史文化遗存,乃是哈尔滨犹太人史的核心部分与历史见证。

 

哈尔滨的犹太人

从19世纪末开始,由于欧洲排犹浪潮不断升温,直到上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纳粹实施残忍的灭绝犹太人计划,大量犹太人被迫向世界其他地区流散,其中许多人去了美洲、澳洲等,但也有一些人到了远东地区,而到达中国东北部地区的便是这些人中的一部分,他们最初分散在海拉尔、满州里、齐齐哈尔和哈尔滨等地,后来,逐渐向哈尔滨聚集。1908年,哈尔滨犹太人口已超过八千人,到20世纪中期则达到了两万多人。

有人说过,有钱的地方就有犹太人。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在哈尔滨的犹太人。到达哈尔滨后,这些犹太人不仅很快适应了那里寒冷的气候条件和陌生的生活环境,而且凭借自身的聪明才智,在哈尔滨开展了较早的资本运作、最早的规模经营、最早的商业贸易、最早的降价促销,以及最早的食品加工等等。据统计,当时哈尔滨犹太人占外国人在哈尔滨人数总量不过十分之一,而占外国从事经济贸易人员的比例却高达二分之一。

今天,走在哈尔滨大街上,只要稍加注意,便会发现当年犹太人留下的“遗产”。例如,到哈尔滨的外来游客往往愿意到著名的华梅西餐厅吃一次正宗的西餐,而华梅西餐厅的前身便是俄国犹太人楚几尔曼于1925年开办的一个主要经营俄式西餐茶食的餐厅;人们熟知的具有90多年历史的老牌宾馆“马迭尔”,则是另一个名叫约瑟·开斯普的俄籍犹太人投资兴建的,曾为远东最豪华的“涉外”宾馆。

其实,钱对于犹太人来说,并非他们的惟一追求。宗教和慈善事业同样是哈尔滨犹太人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的生活内容,在同一个时期,他们在哈尔滨建立起犹太教堂、宗教公会、医院、妇女慈善会、贫病救济会、养老院等一系列机构和组织,不仅服务于犹太人,也服务于社会。总之,经过一个时期努力,哈尔滨犹太人逐渐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犹太社会体系,构成了当时哈尔滨多元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图说:中国最大的犹太会堂——哈尔滨犹太新会堂,现为哈尔滨市建筑艺术馆分馆,这里的犹太历史文化展览馆,主要展示了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叶犹太人在哈尔滨的生活场景。展品以历史照片为主,大约有数百张,还有数十件历史实物,如犹太人著名小提琴家特拉赫金贝尔格的立式钢琴;犹太裔奥地利籍医生罗生特博士的药箱;著名作家和记者伊斯雷尔·爱泼斯坦在抗战期间给新华通讯社的手稿,还有曾在这里生活的犹太人用过的皮箱、打字机、缝纫机、西式家具、钟表等等。

 

流亡哈尔滨的悲痛民族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哈尔滨这座“流亡者的城市”,曾有许多的俄罗斯诗人。侨居哈尔滨的诗人涅捷尔斯卡娅辞在自己的诗篇中这样写道:

            我经常从梦中惊醒,

            一切往事如云烟再现。

            哈尔滨教堂的钟声响起,

            城市裹上洁白的外衣。

            无情岁月悄然逝去,

            异国的晚霞染红了天边。

            我到过多少美丽的城市,

            都比不上尘土飞扬的你。

“尘土飞扬”的城市看起来的确有些原始,但是,比起“战火纷飞”的欧洲战场,就怡人多了,也安静得多了。至少,生活在“尘土飞扬”的哈尔滨没有生命危险。

在流亡到哈尔滨的苏俄人当中,相当一部分人信犹太教。犹太教是犹太人的信仰和精神支柱。所以,每10个犹太人就要组成一个“密依”(小规模的家庭祈祷所)。1900年时,在商铺街(现在的花圃街),有一个叫И·Л·巴赫里家里,办起了全市第二个“密依”。这座典型的犹太风格的房子至今还在。

20世纪20年代,在中国大街(现中央大街)和炮队街(现通江街)经常可以看到头戴黑礼帽或浅瓜皮帽、身穿长长的黑衣或系有长带的长袍、鬓角蓬松、蓄着胡须的犹太人。他们主要在中国大街从事商业活动,而炮队街则是他们进行宗教、政治和社会活动的中心。这一地带也集中了3处最为典型的犹太建筑,即位于通江街82号的犹太老会堂、位于经纬街162号的犹太新会堂和位于通江街86号的犹太中学(现哈朝二中)。

经纬街162号的犹太新会堂旧址,现为哈尔滨市建筑艺术馆。早年曾是东北三省最大的犹太教堂。到了犹太人做礼拜的时候,整座教堂里挤满了犹太教信徒,男人在一楼,女人在二楼,站在刺槐木讲坛后面的神父常常会说得泪流满面,继尔,所有的人都开始哭泣起来。犹太人是一个散居于世界各地的民族,他们似乎总在流泪,在哭墙面前流泪,在教堂里流泪。这似乎是一个悲痛的民族。

哈尔滨犹太新会堂始建于1918年9月,1921年竣工,主体颜色红白相间,落落大方。原面积1233平方米,为二层楼,比现有面积少200多平方米,最多可容纳500人进行礼拜活动。随着犹太人陆续撤离哈尔滨,上世纪50年代,犹太新会堂关闭,穹顶被毁,后改为哈市公安局俱乐部,曾出租给“东方娱乐城”。

图说: 哈尔滨犹太新会堂

这座方型的米黄色建筑,给人第一感觉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它没有欧式建筑那种远远就能看见的特有的穹顶,正面下半部分已被商家装饰成了现代风格。围着这座二层小楼仔细观察、打量,才能发现它的精致与美丽。正面上半部分三个尖券式、明亮的似门又似窗的装置和靠近经纬五道街侧墙上两层尖券式的木窗,展示出它的与众不同和十足洋味。

                  

士课街天主教堂

士课街天主教堂原名圣·阿列克谢夫教堂,坐落在南岗区士课街47号。阿列克谢耶夫教堂原为设在公主岭的随军教堂,日俄战后迁哈尔滨,几易其址,1912年在此建木结构教堂,教堂街由此得名。

 

教堂始建于1912年,为木结构的教堂,1935—1936年间,又在其右侧士课街上建成一座砖石结构的大型教堂,外观采用华丽的巴洛克式,外墙红砖白石相间,洋葱头式穹顶,设计师为托斯塔诺夫斯基。于是形成大小两堂并立而又浑然一体的特殊格局。

这座教堂原是东正教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1980年以后成为一座天主教堂,现为哈尔滨天主教爱国会。过去的教堂街就是因为这座教堂而命名的。早年,阿列克谢耶夫教堂并不是一座平民教堂,去那里做祷告的,大多是各国外事机构的官员和工作人员,大约是一座专用教堂罢,想必官员们避免与麻烦的侨民们接触。

哥特式建筑风格的教堂是尖顶的,像一把把利剑冲向天空,凌厉、冷峻。沿着阿尔卑斯山一路走来,哥特式教堂无处不在,乡村、小镇,城市,比比皆是,而且都建在最高处——即离上帝最近的地方。但是,哈尔滨的哥特式教堂,比起欧洲的哥特式教堂,无论规模和气势上,还都有着一些不同,其中突出的一点,是呈现出一种温馨,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其实也是一座中型的仿哥特式教堂。

图说:东大直街耶稣圣心主教堂:原为南岗圣斯坦尼斯拉夫教堂(波兰天主堂),是一座波兰侨民建造的天主教堂。20世纪初,参与建筑中东铁路的波兰侨民有3000余人,大部分都是天主教徒。1906年,波兰教徒集资在哈尔滨南岗东大直街建造,1907年落成,有教徒2000人(道里新开街另有一座波兰天主堂,教徒1000人),是现存哈尔滨教堂中最早的一座。后为中学占用改建。2004年,在此重建了耶稣圣心主教座堂,是黑龙江规模最大的天主教堂,塔尖高51.6米。

 

基督教礼拜教堂

哈尔滨这座城市的教堂有些特别,因为在历史上哈尔滨这座城市的俄国侨民很多,所以到处都是东正教堂,极少有基督教堂,但是,这座小型的、几乎不被人注意的基督礼拜教堂却成为一个亮点。

 

原为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派教堂,位于哈尔滨市道理区新阳路160号,建于1920年,砖木结构,为哥特建筑风格。这座小型的基督礼拜教堂是哈尔滨有名的一幢老房子。

从一些相关资料(没有特别的记载,光光的只有一条)得出:“1946年4月28日,东北民主联军曾礼貌地在这里借宿过。”注意到“礼貌”二字,这是可以出现相关画面的文字,而且,也体现了东北民主联军对宗教人士友善的态度。

这座基督教从它的外观判断,应该是一个小的社区教堂,它并不大,顶多能容纳300个人做礼拜。先前,这一带居住的大多是俄国的穷人(富人大都住南岗和道里一带),所以这附近聚居了一些基督徒,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它侧面和背面的几条街有不少板加泥苏联房,再往上坡走就是驻扎在抚顺街上的“莫斯科兵营”了。因为是穷人,不可能建造更大、更富丽堂皇的教堂,似乎也为实用计,所以他们建了这样一座小型的基督教堂作为基督信徒们的灵魂憩息之地。

因为二楼的木质地板已有塌陷的倾向,现在二楼大厅已经取消一切做礼拜的活动,每到星期日,教堂能容纳300多人做礼拜一楼大厅,都有基督教聚会。

图说:大直街路德会教堂,是德国侨民在哈尔滨建造的两所教堂之一(另一座是位于南岗雨阳街的路德教堂,建于1924年),也是当年哈尔滨规模最大的一座侨民基督教堂。现在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主要的基督教堂之一,名为南岗礼拜堂。建于1916年,面积227平方米,可容纳700余人。建筑式样简洁明快,少用雕饰,只以尖拱和倾斜的屋顶强调其高度,而暗红的加厚墙壁与翠绿的屋顶则构成鲜明的色差。1981年重新开放,这时它是哈尔滨保留下来的最大的一个基督教堂。但相对于八十年代迅速增加的基督徒人数而言,从前为少数侨民服务的教堂规模实在是显得过于狭小了,每逢礼拜总是拥挤不堪。该教堂被列为哈尔滨市一类保护建筑。西侧是中国现在惟一开放的东正教堂哈尔滨圣母守护教堂,对面则是从前的波兰天主堂,今天是黑龙江最大的天主教堂—东大直街耶稣圣心主教堂。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