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濱詩人楊平
湖濱詩人楊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21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悉尼七瞥

(2013-11-05 10:43:21)
标签:

二十一世纪的新大陆

四季一日

邦代海滨

海德公园

令人欲泫的天涯

分类: 大地行旅

悉尼七瞥

 

1

悉尼印象:二十一世纪的新大陆

 

美国是二十世纪的新大陆。

有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全世界最富强的资本大国,已成为一半人类的

移民天堂,另一部分人眼中的恶霸帝国──也许,地方的老百姓都会以

不同心态看待超级强权吧!

人口只有两千万,面积和美国本土差不多大的澳洲,无疑是当代地球上

最后一处可以打造的人间乐园。

如今,二十一世纪了,这块新大陆将把我们的儿女带到哪里去呢?

走在悉尼,最具特色的环形码头,看到那些不怕人的海鸥,跨着大步,

充满活力、不同肤色的年轻人和四处拍照的观光客,我知道,知道

至少有一个答案在这里。

 

悉尼七瞥

2.

四季一日

 

悉尼的春天是奇妙的。

若对来自亚热带的游客说:「你可以在一日内感受到四季的温度,」

除了闻名遐迩的歌剧院,还有更大的诱惑吗?

十月清晨的风是春风,每一口呼吸都是清爽干净的。

渐渐的,大陆型的干热和晴亮阳光,提醒你出门别忘了抹防晒油,最好

外加一顶遮阳帽。南半球的臭氧层,你知道的,在夏天可不是闹着玩的。

经过几个小时的观光探索,汗衫湿了,迎面的风也明显的冷下来,强壮的人

会感到好舒服,体质差一点的你,可会后悔没多戴一件外套或夹克呢。

病恹恹的似乎是作家和艺术家的权利。

入夜不久,尽管雪梨从不下雪,「冬天了,」你回到房间,除了好奇他们

怎么过圣诞节,更高兴整晚都有暖气。

  

悉尼七瞥

3.

「悉尼生活」:公园里的摄影展

 

再次前往海德公园,阿德博尔德喷泉(Archibald Fountain)旁的绿色走廊,

正好有个别开生面的摄影展。主题是「悉尼生活Sydney Life

主题大。尺寸也够大;每幅都将近一个人宽。却出乎意料的只有──27幅

很写实的照片。

有孩子玩耍,少女骑马,情侣拥抱,成人工作,母亲为女儿绑辫子,戴帽老妇

握花微笑;一对长着彩虹翅膀的同性恋,一个亚裔少年与中年黑人各自

茫然张望,一群中老年人站在工厂机器前合影。超过一半的画面都是朴实

而静态的。

悉尼生活」这就是悉尼生活?

看来我见识的实在不比一名观光客多多少!

但一名观光客怎么可能希望自己在短短的几天或几星期中了解一座多元化的

百年都会──何况在各处都显得这么年轻、充满了活力?

不是吗,尽管一只蚂蚁也未必能完全认识牠的窝,透过一名独臂美女充满

自得的望空抽烟的视觉画面,对雪梨人简单又饱满的生活态度,不能不感到

羡慕。

 

悉尼七瞥

 

4.

邦代海滨

 

从户外烤肉到开着房车四处旅游,是澳洲人所喜欢、所热爱的生活方式。

至少对雪梨人而言,天这么蓝,海水澄清得像不染尘埃的梦,大大小小的海滩

多得不够数,距离又近得贴在鼻尖;十月了,这可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哩,

一旦遇上好天气,不到艳阳下的海边走走,泡泡水,晒出一抹古铜色,

迎着风,看着一名名冲浪儿大显身手,尽管臭氧层越发稀薄,南半球的澳洲

首当其冲,

被毒太阳晒的得皮肤癌的比例也名列前茅,可谁在乎啊!

东方人不是常说「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吗?

只要在出门前多涂些防晒油膏,再带上一条大浴巾,想都不必想,位于东部,

距离市区最近的的邦代(Bondi Beach)海滨,也许不是悉尼人的唯一选择,

却是大多数观光客的最爱!

 

悉尼七瞥

 

5.

街头艺人

多年来,我一直喜欢、也深深相信,一个地方的街头艺人每每是那座城市

最迷人最具风格的风景之一。

若从人文的角度去看,就像「生命会自己寻找出口」,缺少老街、古迹、

跳蚤市场、街头艺人、秘密书写者、和背包客的城市,多少是贫乏的、甚至

可能是有病的。

我相信超过一半的街头艺人,首先是浪子,再成为追求者;如果他够幸运,

接着而来的生命旅途,就有很大的一部份化为空中的音符,随着一次次

即兴式的演出渐渐洞悉,生命有一部份的奥秘原是藏在经意,又不经意的

嬉戏里。

我相信。

就像我相信每颗灵魂都和远天的星子呼应,每粒种子都渴望着雨水,每条

躯体里都有歌舞的因子。

在周末的环形广场,我含着泪,沉默的看着另一个自己:

上次,穿着兽皮夹克,弹奏着热情的拉丁舞曲的吉他。

这回,却在众人的簇拥中,一步步登上铁架,表演不知有没有下次的搏命特技。

 

悉尼七瞥

6.

海德公园一瞥 

──有感

 

上世纪的九十年代中期,我曾有过十日的「双城之旅」:巴黎和伦敦。其中,

巴黎的铁塔和伦敦的西敏寺固是地标焦点;对海德公园的肥皂箱,也充满了

知识分子的期待。

可惜的是,除了几只鸽子,那天并未能一睹任何箱子,任何慷慨激昂的演讲。

我自然知道雪梨的海德公园不比伦敦的「民主圣地」。

但人性的复杂(也许仅仅因为基因或内分泌或咖啡豆),却也不免让我

这等的「政治冷感生物」,不知不觉的提高了一两度的体温和脉动。

 

人,终究是「政治性动物」。尽管我从来不承认。若由这个角度观察,比方说,

从博物馆车站后方,走到纽澳军团战争纪念馆(Anzac War Memorial),

经过水鸭和海鸟嬉戏的回顾塘(Pool of Reflection),再穿过一条街,

面对阿德博尔德喷泉(Archibald Fountain)──为纪念一位文化人

而设立的雕像;一路漫步行来,如同从伦敦到雪梨,你会不知不觉的发现,

这里微妙的展示了一种进阶的民主精神:

 

如果我们不缺氧了,在草地上所要做的,不就是散步、轻歌、和鸽子一起跳舞吗!

 

我的心情,莫名奇妙的畅快起来。

悉尼七瞥

  

7.

总是天涯

 

惟有经过相当岁月的历练,你方能深深的感知到,青春的乡愁泰半来自

对遥远的事物,对一朵云、一颗星子的追索,因为永远无法触及,也永远是

惆怅而浪漫的。

喔、少年维特的烦恼啊‧‧‧

等到人近中年,一趟无法拒绝的远行已不仅仅是机缘的,往往更伴着人世间底

责任!

这时,一次长程之旅,每个过来人都知道,当释放的感觉消失,入眼的大街、

广场、一份杂志、乃至一支花,都是令人欲泫的天涯。

就像那些随意躺在街角,公园的长木椅上的长胡须的流浪汉,也许在老兵眼中

不算什么,也许还被整日忙碌的蓝领阶级所耻笑,面对生命的大路,我知道,

他们已走了许多,也感受到许多人未曾感受的。

 

不知多少年了,这些流浪汉已成了观光客眼中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对社会学者

而言,这里自然有很多值得研究的,对路过的诗人如我,除了惊奇,也彷佛感受到

古代如六朝人的那份自在。

悉尼七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