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蝉

(2018-06-08 08:35:47)
标签:

夏日

蝉声

乡情

童年

心事

分类: 素言碎笔

夏天什么时候跨了门槛进来我竟不知道。

以往的那么些年,总是蝉声提醒我,夏天来了。

如果说童年是一卷录音带,那么主旋律一定是夏日午后的蝉声,激情、高昂、喧嚣,像一个交响乐团,只要有一只蝉“知了、知了”起个音,接着声音就纷纷如洪水般决堤,它们各自拿出最美的音色,字字都是真心话,句句来自肺腑丹田。伴着鲜明的节奏感,不同的韵律表示不同的心情。它们有时合唱有时齐唱,也有独唱,包括和音,高低分明。它们不需要指挥也无需乐谱,它们是天生的歌唱家。歌声如高山流水,让人忘却忧虑,畅游其中,优哉游哉。又如波涛骇浪,拍打着心底沉淀的情绪,顷刻间,便又觉得那蝉声宛如狂浪淘沙般,攫走了手心里的轻愁,只留年少轻狂。

上小学那会,学校在村子里,四面是山,八方也是山,山里除了树,其他的还是树,高大挺拔,枝繁叶茂,夏蝉对那些林子的喜欢之于我,一点也不见得少,它们隐身其中,肆意欢唱,决不用担心危险来临,我和小伙伴们花费了好多个午睡,也只是只问其声不见其影,一只也不曾抓到过。

我们常常趁午睡的时候偷溜出去,去学校左面的小山,山边有一条小河,河边有几许大石,其中一个高大突兀到得顶端忽又平坦,身旁还有一颗巨松作伞,用以仰躺其上,乜着眼睛仰望天空,蓝得像是童话,耳边有河水静静流淌,还有夏蝉的交响乐,偶有风吹过,也是蹑手蹑脚的,深怕打扰了你似的,这样仰躺得累了,转过身去,仰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重叠着无穷的碧绿与绿叶,零星的点缀着粉花,白花,红花。它仿佛就是要这样浓了,艳了的绿,又着实可爱醉人。低头又能看见那些人儿在水里笑着,闹着,跳着,也像是在地底下生活了多年的夏蝉,得以在这个夏天撒了欢的乐着。

我仿佛成了这幅泼墨画中的一点绿,又仿佛刚从这副泼墨画中走出来。在一片蝉声中睡去,惬意,惬意,还是惬意。

来到北方之后,极少听到蝉鸣,偶尔听到,也是到了盛夏,午睡之时,寂寂无声,只有心底的燥热在缓缓滚动,间和着空调的声音,骤然发现少了点什么,竟又不知道少了点什么,缓缓从榻榻米上起身,站在窗前,搜寻记忆的仓库,这时,零零落落的几声蝉声穿过草丛掠过树梢穿墙而入,直击耳鼓,像微风拂过水面,在高潮处,婉转成一串长长的幽怨,徒留一些怅惘,一些伤感。

像极了蝉的身世,在地下隐居3-7年的时间,才一步步爬上草尖、树梢,脱去不合时代的旧衣,穿上华丽的薄纱衣。经过那么多年的积淀,努力,却又只能活过这个夏天,即使这样,蝉亦不气馁也不悲观,依旧饱含热情的歌唱,虽然翼后的空腔里带有一种像钹一样的乐器,还嫌不够,还要在胸部安置一种响板,以增加声音的强度。蝉的这种对歌唱的热爱和奉献精神不得不叫我为之汗颜。

再仔细的听那几声零落的蝉声,没有繁华喧闹的奉迎,反而甜美温柔,那该是情歌吧!一句三叠,像那倾吐不尽的缠绵。

这些得意的演奏家,灰黑色的精灵,怕是从伯格尼G弦上蹿了出来,从德彪西的F小调中逃了出来,穿过深邃的时空到这里幽会么?

不,它们是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是夏天对人类的给予,命蝉持自有的生命情调,近乎自然的质朴,又有些旷远飘逸的品格,以优美的音色,明朗的节律,吟诵夏日的绝句,这绝句不在唐诗选,不在宋词集,不是王维的也不是李白的,是我们对夏天共同的情感。

那时听蝉鸣只单单觉到让人心情愉悦,舒适,那种声嘶力竭的狂热与年少的狂傲相匹配,实不知蝉噪林愈静,鸟鸣景更幽,悟到这种意境则是到了现在这个年纪。

还是尤其钟爱儿时带有浓浓乡音的蝉声。夏天的蝉啊,夕阳已经西下,夜幕即将来临,你还是不肯停歇吗?像我年少的心事一般不肯没去。

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你有多么忙碌,无论你是乞丐还是学者,在这个夏天都不要忘了,选一个黄昏,去林间小道上散步,一边散步一边聆听大自然馈赠的蝉曲,蝉何尝不是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