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凡-
-凌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864
  • 关注人气:1,2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每个人都是一面镜子(二)

(2019-07-30 22:12:41)
标签:

没有对错

遇见的每个人都是馈赠

分类: 见的人

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与人相处的世界,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不一定是自己喜欢的,也不一定非要做个绝对的定义或者了断。

但每一个人的行为却都是镜子。一个人或一件事有时会代表映射一类人一类现象。

我的好友苓读完我的上一篇文,给我发来这么段话,我很喜欢:一个人应该不断地学会对自己做个正确的定位,然后量力而行地找个适合自己的生存状态,然后认同,在自己的空间里去努力做到好,不羡慕也不与人比较……

她还说:这个故事联系到日常生活,我在学生中看到的,孩子们是否阳光积极善良其实跟他们成绩好坏真不大,而主要承继于父母,并且摆脱这种家庭的东西太难了……

我觉得这么说不完整,于是,我们探讨了原生家庭的重要性,以及不充分必要性。我是在商场里一边走,一边梳理和她对话的。后来我们一致认为,老师、伙伴、自身,都是促成的因素。那么,我们看一个人的行为时,就应该去思考:当我们是这些角色时,我们应该怎么做;而同时,该怎么看待对待这样的人,也是值得思考的。

 

我也经常跟女儿讲起我遇到的人,比如这个同学。她当时说的是:细想起来,她从小到大的同学里,其实也有不少这样的,所以说,贫穷的人往往因为更加自卑,从而内心更阴暗,或者有些人因为带着戒备与冷漠,会更恶意地看世界……

当时我说的是:但是穷的概念是什么呢,这是个问题。有的人苦难很多,却能凭着意志一心一意把日子过好。对他们来说,人生是场修行……所以人最怕的是只剩下穷……

这样的的探讨,我自己觉得还挺有意义的。

 

今天,再写一写前些天讲给母亲听的一个人和我当时的心理。

 

事隔这么多年,终于和她见面了。我曾经写过她,她教过我弹琴。在她欣喜、激动地和我拥抱的一刹那,我相信那是真的。她跟一屋子里的人介绍:这是我回国后收的第一个学生,正经的大弟子……

当着大家的面,她问及我父母、孩子、孩子爸爸和我自己,问现在做什么,似乎看出我的不太情愿,说:没关系,她们来自各个地方,都是我的好朋友。

可是,她们并不是我的好朋友啊……

世界那么小,以至于有时很狭窄,我并不想和她们交朋友。

我笑着告之都很好,父母健康,孩子现在多大了、很懂事。在听到我说自己“就是普通的人每天过着简单的日子”,她问及某人,是她参加zheng协会议时认识的,问是否管到我,我迟疑了一下,说“算吧”,她很热心,说:等告诉他好好带带你。可是,她连他的全名字都不知道,还是找了半天才从手机找到的……

我想,我们真的是分离了太久,以至于完全两个不同的世界,她对我实在太陌生了。或者,从未了解过。

别说我用不用得上他,就是用得上也未必瞧得起,瞧得起也未必需要啊。

 

她接电话的档隙,屋子里的人不再对我好奇,她们继续她们的话题----苦恼着没时间上课,又想练好琴。这个这周要投资什么,那个下周要见什么领导,二十出头的小老师很得她的真传,学会了她周到得体的玲珑,先是赞美她们如何能干,然后一一告诫她们练琴如何会让她们由内而外地更优雅,而且将来她们还要出国演奏的呢,她们使劲点头……

我则趁机参观了她重新整修过的学校,特别有味道。墙上依然还是各种精心策划过的文稿照片,比从前更多也更有选择性针对性了。从前不喜欢这种颇有技巧的包装,后来不喜欢但能够充分理解接受,现在依然能够理解能够接受,但还是不够喜欢。

  

后来遇到陆陆续续上课的人,她告诉我这是“美女精英班”---各种级别的guan员啊、企业家啊、高管啊等,其实不用她说,我都能一眼判别出她们的职业以及职务。

她问我是否要去看看她上课,本来是想的,这么多年,我还记得她上课时的精彩,可是,我说我还有事。

 

走出门,给家里骄傲的大男人电话,问他是否认识其中一“精英”女子,他说:狗屁不通的一个……你怎么还认识她?……

心里真是爽到笑。嗐,你看,无论这人平时多让人烦,但就这点---带点狂妄的傲气,还真有时让我满意呢。

他听了我的描述后,说:不就虚张声势秀肌肉吗?吹呗,你也秀啊……话音刚落,又说:算了算了,你也是,就那么个琴,自己在家练练得了,跟这么些人在一起干吗……

心里很遗憾。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那些美好的音乐,她曾经那些与众不同的经历,会更加滋润她,让她更厚实地沉下来。但是,显然她还没沉到能够懂我的心理。

 

学给母亲听,得知她做得越来越好,母亲点头:真不容易,那些年,都怎么过来的。

讲到见面时的细节,母亲微微笑,依然点头,然后叹气:唉,有多少人一辈子就是这么巴结着过日子的,为了自己的目标,不得不虚荣、借力打力……

我说:本来想把琴捡起来,不过不想再去了,母亲还是点头:是不是到了这个年龄,有些不喜欢的就不想继续了?

我想了想,不完全是。人性里的弱点很多,没什么大惊小怪,很多都可以理解接受。即使遇到不喜欢的人,也未必就不接触。那些小虚荣小心机,本身都不妨碍我的求学。

只是,我权衡了利弊,我想要最简单纯粹地学琴,他们想要的是复杂的社会关系和社交。这不适合现在的我。

母亲仍然点头:好,你觉得好就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家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家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