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凡-
-凌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864
  • 关注人气:1,2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面具

(2019-03-19 06:00:06)
标签:

一个人得有多少张面具

哪一个是真实的你

生活里的事

记录

杂谈

分类: 时光如水

某年,一做教育的女友去台湾考察儿童教育,回来时跟大家讲台湾之行的见闻。讲到那里的民族文化传承得很好,而女子们说话都是软软糯糯的很柔和,看上去很温柔。

大家纷纷附和。

女友对着我说:你就特别像那里的人。

女儿那时还很小,回家学给她听,她笑得前仰后合不能自抑,在她看来,这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因为她见过我像母老 虎一样地发威(她经常这么形容),是发疯。

 

我内心也笑。自己骨子里是个棱角分明的人,并不柔和,连模样也是,从小人家就说我这样子的会上像上镜(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潜台词是长得太一般)。

而且,我心里并不那么喜欢那里的女子。

就像很多人推崇的某几个女作家,我都不喜欢。世间所有的喜欢都是有价码的有条件的。一个人的文字再好,但如果只是包装成干净的人性、用来迷惑不知所以然的读者、用来输出有特别企图的东西,那就失去了好的底色。

    也接触过那里来的女子,的确看上去很柔和,但翻起脸来,反差太大;至于在电视在新闻里看到的了解到的,更是很具有代表性,前一分钟还很淑女温文尔雅地,后一分钟就可以刁蛮地破口大骂、甚至让人瞠目结舌地动起手来。

    每每看到这些,都会想:一个女子会有多少张面具?

 

过年的时候,朋友一依送给了我一条时尚项链,漂亮,又很有寓意,她说过了年就会转运。

现在已是三月。可是,运气不知在哪。这是属于女性的季节,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是我说过好多次最喜欢的两个月份之一。会有不同的人问我:最近怎么样?怎么又瘦了?心情好吗……

一点都没瘦,也并没刻意想过是不是好、是不是快乐。

日子,依然还是一天一天地过。

只是有时候,觉得自己也有很多张面具。

 

在女儿那,有时会很严厉,以至于她会问:你是亲妈吗?我答:如假包换。她:也是呵,绝对亲妈,只有亲妈才能这么怼我;

有时也会像换了个个,我说:想妈妈没?她回我:没有。我说:哼,真伤心,你都不知道妈妈有多想你……我哇啦哇啦地表达了心情,她大概被我的撒娇麻到了,也不知是不是无奈,反正赶紧送给我很多个飞吻符号。

 

那天,从母亲家出来,忍不住给哥打了电话,跟他讲一段时期以来每次回去的那种说不出来的不适与难受,这个问题,也只能跟哥说说。两个人沉闷地叨叨了一阵,也不过是彼此宣泄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可以解决的途径;

二月二,母亲又开始做特色煎饼,并让我送给婆婆几个。婆婆竟然哭了。病痛让她越来越脆弱。电话里,因为手术后遗症,她声音嘶哑,哭着说:“哎呀,你妈妈总是惦记我,给我送东西,我心里这个激动呀……你也不要总惦记我,我挺好的……”我不自觉地学会了她儿子的语气,像大人对小孩叮嘱着:“别讲话了,听我说就行了……听话哈……”她居然真的像孩子一样地乖,哭着说“好

时间,把我的母亲和婆婆都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也让我不得不去改变自己在她们面前的样子。

 

那天,坐在我对面的人给我戴了好几个高帽,后来的我经常想起这一幕,还是会微微笑----无奈、轻视、愤怒……总之很复杂。他们说:“你跟我们接触过的女性都不一样,低调,有涵养……”所以这让他们很为难、不知怎么对话、会不会对我有所伤害……

这是很悲哀的一件事。即使有人真的如此认为,同时也会因为此,而让你背负别人不会背负的东西。更多时,你忍耐你不当回事你不屑,都统统是软弱无能的表现。

那天在那开场之后的我,并没有被这糖衣炮弹所迷惑,而且就好像体内有个潜藏的小野兽爆发了,尽管用了最缓和平和的态度与语气,但依然藏不住真实的内心。在某些时刻配合自己所讲的,肢体的动作也会有所变化。

后来,学给家人听,家里那个骄傲的大男人第一次没有对我表达的挑挑拣拣,他说:说得好!……

他不知道,在我觉得爽快痛快的同时,内心也很低落。

近来,我的身体内仿佛总有两个我在打架。

似乎从那天起,我就成了另外一个我。那个我是现在共事的人不曾了解的我,有时我也会想:你们还真以为我只会做糖不会做醋啊?

可是,我是多么愿意一直做糖的呀!

 

那另外一个我,是伶牙俐齿的……就像初中时的我。说点高兴的有乐的事吧。

周六,初中同学聚会,去了近五十人。那曾是一个很有凝聚力的集体。

回去后,我把照片拿给他看,这个骄傲的人一如既往地瞥了一眼,淡淡地说:嗯,挺好。

我说:开玩笑,怎么才是挺好?我班男同学说看到了三十年前的女神呢。他皮笑肉不笑地点了个头。

我给女儿看,她:还行。你在你们班这些人里还算是好看的吧。

我:你的意思是,他们不怎么样呗?

她:我可没这么说哈。

我假装生气了:你真是得了你爸的真传

他终于说话了:他班男同学们对她左搂右抱地,我还得高兴?说真好?

我:你真龌龊,我们多么纯洁的情谊。

:妈妈,你那时肯定受欢迎,长得小呗。

我想了想:嗯,也是,那时都没长开,男同学更是,好多也就一米五几的。

她:所以啊,他们肯定喜欢娇小的呗。

我反应上来了:才不是,咱那时伶牙俐齿又活泼可爱的,最主要是气质,纯啊,你看妈妈结婚前的照片都多清纯啊……

她:得了吧,蠢,那是蠢。不蠢能被我爸骗到吗?我姥姥家放的那张照片,一看你就是不骗白不骗的样子,不骗你骗谁?

 

今天,继续情绪不高地讲起有个锅,估计还得我来背。他:你总是不听我的,早就告诉你该厉害的时候就得厉害。

我没回话。

她说:我妈啊,就是那个披着虎皮的英格兰短耳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行驶中
后一篇:随笔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行驶中
    后一篇 >随笔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