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凡-
-凌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035
  • 关注人气:1,2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深深的海洋

(2015-01-15 15:49:44)
标签:

追忆往事

想念奶奶

温暖与力量

海洋一样的心

情感

分类: 情所系

洁在电话里嚎哭。我同情也理解她:孩子高烧好多天,没有老人在身边,老公有时跟他闹点矛盾,单位正需要她做业绩的时候...内疚、焦虑等各种情绪,挺不容易的。

可同时也再次感慨:每个人的痛点、承受力与耐挫力真是大不一样。能说出来的能嚎哭的哪里还算什么,有多少人是笑着哭、哭着笑,也有多少人是痛而不言笑而不语。更有人是在辉煌的背后有着锥心的痛苦,或者在平静的侧面是挣扎与翻滚。

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只不过有的平淡有的醒目而有的深沉。

 

带着这些感慨与母亲聊天,聊起了很多人和事。就这样,聊到了奶奶。

奶奶去世时,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哭,很多年过去,每当提及奶奶时,他也依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这些委实吓到了我。担心引起他伤感的心理就这样持续了有二十多年了吧。如果不是这样的聊天,对奶奶的记忆也仅限于那么些主观的印象。

 

如果凭着印象去忆及,的确很有限——

奶奶很讲究:永远梳着整齐利索的头发,没有熨斗,但她出门时的每一件衣服都平整干净没有皱褶,而且是成套的;上哪里都很守时,走路风快,小辈的我们只能在后面跟着;坐在哪里都慈眉善目又有威严。

远亲近邻都说,这个老太太很不简单又有福气。我想是的:她没念过书,但算账很快,念书时的我都算不过她;人情往来从来都很周全公道;把我爸培养成了当时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又娶回了另个村里唯一的大学生—我妈;然后子孙满堂,到她去世时,已是四世同堂;她基本和我的大爷一家住在一个院子里,所有的孩子都很孝顺,每次我们回奶奶家,老爸就坐在奶奶身边,有时候他就瞅着奶奶,脸上露着满足的笑......

奶奶很刚强:去世前患的是肝癌,八十多了,疼得几度昏迷,都没有喊过一声疼。

 

除了这些,我还记得整个青春期,我唯一能犟嘴的就是奶奶。相对于这种不敬的自责,更遗憾的是我从未真正地走近过我的爷爷和奶奶。居然是在最近,才知道了她的一些过往。

 

奶奶出生在小渔村,十岁时没了妈,她的父亲为了赚钱养家,要出海作业,把她托付给了奶奶的姑姑,她的姑姑嫁给的是当地最大的地主。毕竟是寄养在别人的家里,奶奶勤快又自觉,每天要做很多的活。虽说条件还好,但地主家也不想我们想象的那样人人富足,有的时候,家里弄来几条鱼,奶奶给炖好,她的姑父就独自一人吃了,只留一点点鱼汤给奶奶蘸饼子吃,他自己的孩子连这待遇都没有。

因为这样一种恩情,土改的时候,没有人敢再走进那个大院,连他自己的八个孩子都断绝了往来,只有奶奶,逢年过节挎着小筐,里面装着现做的豆包年糕和菜去看他。

 

奶奶生过一个女儿,出生不久就离世了。而我的亲爷爷,偶然的机会参与了赌博,把家里的房子和地都输光了,等奶奶赶回家时,爷爷已经服毒自尽。奶奶带着三个儿子和已经上了年纪的老父亲搬到了新的地方,并在那里安扎了下来,一直到老。那时,我的爸爸不到两岁。

 

为了养家,奶奶和男人一样去赶海、破蛎头;织过渔网,拿着最高的计件工资...最惊人的是,在日本实行经济封锁时,奶奶在腿上绑着大米等粮食,天没亮时就坐着火车,去日本占领的市里面倒卖......

 

这个时候,奶奶结识了一个男子。他们相爱,他帮助她养家、赚钱、抚养孩子赡养老人。跟电视闯关东的场景一样,他去黑龙江等地做生意,凭着勇气和智慧,一次次渡过难关。那一次,他再次出门,却再也没回来。每天每天她盼望着,每当东门外的火车鸣响时,奶奶就在想:这列车里会不会有他?他能回来吗?

终于有一天,男子的家里来了人,告诉奶奶他在返回的路上被害了。

那时父亲只有几岁,他只记得一个场景,就是奶奶恸哭的样子。而段经历,母亲说,是奶奶后来跟她随意聊起的。

我能想象出奶奶是怎样平静地说出这段往事。

在爱的背后,一切悲喜都是肤浅。

 

父亲说,对奶奶最大的刺激与打击,是之后不久她大儿子的得病离世。作为家里的长子,他吃了最多的苦,得到的却总是最少。尤其父亲的姥爷很偏心,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留给父亲的二哥,即我现在的大爷。

父亲说,他大哥离去时的情形、奶奶的悲痛欲绝给父亲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从那时起他开始真正地记事懂事了。

从那以后,奶奶坚决地扳回了家里老人偏心的问题。

孩子们受了欺负,奶奶也总是像男人一样当仁不让、据理力争。大概就是从那时起,她在当地赢得了尊重吧。

 

再以后,就是奶奶遇见了我后来的爷爷。从此,有了那么好的故事。那年,父亲七岁。

奶奶留给远亲近邻和子孙后辈的印象大概就是从这时起的吧,她是那么富足、平和、幸福,让人羡慕。

 我从来没有听过她有什么抱怨与愁事,我更多的记忆是她那张皱纹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大家愿意找她唠嗑,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说,这个老太太真慈祥。

 

我的父母如今也七十好几了。他们经常平静地跟我讲述很多旧事故人,他们也像我的奶奶一样被人羡慕,怎么会那么一帆风顺的啊,只是多少往事都化作了尘埃,最后呈现出来的是平淡和深沉。

很多人无论经历过什么,忘记过什么,都有最不舍的东西,深深地在心底。那里多么像海洋。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梅花亦有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梅花亦有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