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凡-
-凌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035
  • 关注人气:1,2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想念爷爷

(2013-12-21 01:33:13)
标签:

爷爷

想念

遗憾

深深的爱

情感

分类: 情所系

到现在,我也依然不知爷爷奶奶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更不敢问父亲。我很害怕提及爷爷奶奶,引发父亲的伤感。只是在记忆中搜索小时看到的照片。爷爷帅极了,浓眉大眼的。

 

那天,父亲讲起小时得过的病,被迫休学两年。胃溃疡,每天吃一小把生花生,早上用开水充几块桃酥,慢慢地,胃养过来了。我问:那时居然能吃上桃酥啊?母亲说,那时你爷爷在供销社上班,奶奶家条件比起别人家好不少呢。

 

小时候,只是知道爷爷很好,但直到如今才发自内心觉得爷爷可以用“伟大”来形容。爷爷在艰苦的日子里给了那个家多少支持啊!物质的,还有精神的。

 

爷爷不是我的亲爷爷。爷爷比奶奶小七岁。爷爷来到奶奶家时,奶奶一个人拉扯着三个儿子,爸爸最小,才六七岁。而爷爷是单身,从山东来。

 

奶奶是个比较强势的人。小脚,却性情倔强坚强。性格决定着命运,但每个人的性格也是与境遇息息相关的。我想,奶奶的性格一定是与亲爷爷去世的早有关。孩子们难免会受到欺负,奶奶会像男人一样找到人家据理力争。以前,我没想过,奶奶让爷爷走进这个家是不是也是因为想给孩子们找个父亲,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给别人一个讯号:这家的孩子有爸爸,不可欺负。我无从得知答案,但我想一定有吧,虽然奶奶一直让父亲和大爷管爷爷叫“大叔”。

 

爷爷是个少言少语的人,在家里总是坐在固定的椅子上,听收音机、看报纸,然后不知在想什么。奶奶家的堂箱子(老式家具)上有一瓷的摆设,是个猪八戒。假期我到奶奶家,闷了就端量那个瓷摆设,忽然有一天,发现了新大陆,我拍着爷爷的肚子,说,“爷爷,您这肚子真像八戒啊!”爷爷没有生气,反而笑不可吱。这成了我记忆里最温馨的一幕。看到女儿,我才知道十几岁的孩子的叛逆。我的青春期,不太敢与父母叛逆,于是奶奶会成为我犟嘴的对象。而爷爷,有一天说:“这孩子长大了,懂事了。”我就像被打了镇定剂,有所收敛。

 

有些年几乎每个冬天,家里没有暖气的爷爷奶奶就会被接到我们家。放学后一进家门,就能吃上奶奶做的热乎的饭菜,对于那时的我和哥哥是奢侈的事。父母太忙了,他们也喜欢爷爷奶奶能多住段日子。而奶奶,大儿子十几岁生病去世了,父亲考上大学后就离开了家,奶奶一直与大爷一大家子在乡下一起生活。奶奶更喜欢回到那个老房子,那里有她牵挂的最爱的大孙女,有她惦记养的猪和鸡。爷爷呢,更愿意在我们家,所有人都认为爷爷是喜欢相对好点的条件,暖暖和和的屋子、不同于乡下的饮食等。就如同所有人都认为是奶奶把爷爷照顾得很好一样。在我忆起爷爷时,我想:爷爷喜欢的可能只是个环境。父亲极其孝顺,他的理论孝顺首先一定是顺;不管下班多晚,只要爷爷奶奶没睡,父母都会到他们的屋子跟他们聊会天。爷爷原本是喜欢聊天的啊。那么漫长的岁月,我的爷爷,总是沉默多于言语,没什么自理能力,但是却用挣来的钱养活一大家子,默默地陪着奶奶,有谁真正走进过他的内心,了解他为了奶奶而做出的妥协甚至牺牲啊!

 

大概聪明的奶奶是知道的。奶奶去世前,除了嘱咐晚辈一定要将爷爷养好;还交代了以后要和爷爷合葬在一起。这在父亲那面讲究族谱的家族里算是一件大事了。

 

奶奶离开时,按照当地规矩被抬到了厅堂里。爷爷跟无数个平常日子一样,独自一人静静坐在屋里面的椅子上,没有出来。陆陆续续地周边的亲邻们去奶奶家吊唁,爷爷还会微笑着点头打着招呼。我跟在父亲身后,亦步亦趋,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哭,生怕他悲伤过度得引起心脏病的发作。父亲醒来又开始控制不住哭时,我束手无策,忽然想起忽略了旁边屋的爷爷,挑开门帘,看见爷爷的眼泪正哗哗地掉,我说爷爷别哭啊,爷爷说,“别人哭都没事,就你爸和你大姐(奶奶的大孙女)一哭我就受不了……”

 

奶奶离开的那天晚上,大姐抱着我哭着说再也没有奶奶家了。我说,家还有,不还有爷爷吗?大姐说,那不一样。我不是很懂。父亲还是尽力让其一样。如同奶奶在世时,逢年过节或者一些休息日,都要照例回大爷家,因为爷爷在。一拐到直通大爷家的路口,就看见爷爷拄着拐站在那儿,迎着我们,然后露出少有的笑容。中午吃完饭,爷爷总是先退下,回屋子里睡一觉。那天,我们过去看爷爷睡得如何时,发现屋子里空荡荡的。大家找遍了整个院子也没找到。从院子里往后山看过去,果然,爷爷在那儿。远远看去,只一个苍老孤独的身影,静静地,一动不动。那里是奶奶的坟墓。大爷家的哥姐们说,爷爷经常去,有时就坐在那儿,什么也不说,待上个大半天的。

 

从大爷家走出,爷爷如同迎接我们时一样,一直静静地站着,目送我们,直到我回头再看不见了。

 

奶奶去世时我刚刚上大学,爷爷是在奶奶去世后的五年走的。那五年里,我正好读书、毕业后又一心准备出国;而父母,正经历着一生中最忙最累最难忘最艰辛的一个阶段;全家已经搬到了市区;哥哥在奶奶走后的第二年结婚了,跟父母一起住。他说,等他自己过时要把爷爷接过来一起住。他没等到那一天。我也从此有了最大的遗憾。这遗憾是我心底的秘密,不曾对任何人提起:在学校我每天都会给父母打电话,惦记他们;在家里,如果妈妈没下班,担心爸爸会闷,我会假装想下棋,央求爸爸陪我玩幼稚的跳棋;如果爸爸没下班,我会担心妈妈闷,陪她唠嗑;放假了,我会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连窗帘都是手洗的。可是,这一切我都没为爷爷做过丁点丝毫。我从来没有打电话给他,没有为他洗过一件衣服。

 

爷爷那时跟随奶奶最疼的大孙女搬到了县区的楼房里。大姐像奶奶的女儿一样,享有者奶奶的最爱。她侍候爷爷到终。

 

爷爷晚年时,父亲等人陪他回了趟山东老家。大爷家的哥哥逗他,“爷爷,想留这吗?”爷爷摇头,“不,我要回家。”他的心,已经完全放在了和奶奶和我们一同生活的城市,放在了有我们的地方。

 

亲邻、爷爷老家的人都羡慕,认为这个家给了爷爷很多,很享福,吃穿不愁,儿孙们恭恭敬敬,他们说自己的亲生孩子又能怎样?可是谁又想到爷爷给了这个家多少?他的全部情感都给了跟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分享着每个人的喜悦、欣喜地看着每个人成长,为大爷家的孩子们忧虑,理解我父母的辛苦……爷爷离开时,连我自己都很诧异,我流的泪比奶奶离开时要多很多。

 

爷爷离开后的几年,爷爷和奶奶的坟墓分开了。故事很长,原因很复杂。父亲从坚决不同意到不再表态,历经了痛苦的过程。分墓那天,我没有去,后来哥告诉我,六十多岁的父亲在大爷家的屋子里一个人嚎啕大哭。那天我感慨,人的一生要有多少无奈与妥协啊!想象着那场景,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掉,我很心疼父亲,也很心疼爷爷!眼前一直闪过的是:一个人,站在门口、站在山上的爷爷。

 

亲爱的爷爷,很想,很想很想您!不知道有没有人比今天的我更知道更了解您,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您还活着——这样的如果多么可笑多么无力。但真的,如果可以,我很想很想能像对待父母一样随时回家给您敲背按摩;我很想很想让女儿对待姥爷那样,趴在您膝上逗您笑;我很想很想搀着您逛逛街,然后领您去您愿意去的饭店;我很想很想坐在您身边,给您读读报纸,跟您聊聊世间事;我想给您系鞋带,我想给您买衣服、洗衣服,我想跟您聊过去的邻居;我想听您讲小时的故事;我想知道您的家乡、您的父母;我想问您是怎样和奶奶相识相爱;我想,我会把您接到自己家住,依然会丰衣足食、依然会总摆着您爱吃的零食、依然会有张属于您的椅子、依然会让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努力成为您的骄傲,依然会让大家来看您,只是做这一切并不仅因为奶奶,我会让您不那么孤寂,……

 

他们说没有来生,可是我总希望有。如果有,我还要爷爷做我爷爷,唯一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