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花果

(2016-10-27 11:52:56)
标签:

无花果

租房故事

深夜谈吃

吃喝札记

分类: 吃喝札记

大学毕业一个月,我就辞掉了第一份工作,从佛山去了深圳,去找房子,租住在一个看起来有些年月的小区,房间三楼,因为推开窗就能摸到一棵树的浅绿的叶子,所以第二天就迫不及待搬进去了。搬进去时是初夏,一场雷一场雨是平常事,没几天功夫窗外的树叶就由浅绿变成了深绿。

我也不知道一楼的邻居叫什么,一楼有一片不大的空地,这棵树就长在这里。我在三楼往下瞧时,偶尔能瞥见这家人的生活。一楼住着一对祖孙俩,花白头发的老太太,永远穿校服的瘦高的少年,他们开着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店,卖一些饮料以及日化用品。

一楼的老太太很少出门,我任何时间往楼下瞧,几乎都能看到她搬着凳子坐在空地里。那么丁点大的空地,除了这棵越来越繁茂的树,居然还挤挤挨挨摆着十几盆花草,这老太太每天似乎只做两件事:伺候花草和伺候孙子。白天她永远在松土、浇水、修剪花枝,她的午饭也永远很简单,一碗稀饭一碟酱菜。而到了傍晚,会逐渐有一点热闹的声响,也仅仅是丁点的热闹:她会准时在空地里支个炉子烧菜,她的孙子会准时回家。她把蔬菜倒入油锅的声响,她的孙子把饭桌挪到院子里的声响,大概是这户人家一天中对邻居唯一的打扰了。

那位永远穿校服的少年,看起来像是个好学生,我有时候会在小区的公交站遇到他,他其实算是个挺帅的小男生,模样很清秀,但是永远皱着眉。除此之外我对这户人家的生活就一无所知了,也没见过这户人家的其他成员。

夏天快过完的时候,这棵树结了果子,也没见过它的花,碧青碧青的果子就突兀兀地冒出来了,入秋以后逐渐起了大风,吹落了一地果子,祖孙俩会拿着篮子捡些好的,有次看我经过,老太太忍不住对我说,小伙子我看你一个人住,下次来我家坐一坐,吃点这树上结的果子,很好吃。

可惜我终究是没去这户人家坐一坐,窗外的树叶渐渐黄萎,那些没有开花就莫名长出来的果子在几阵大风后也不见了,兴许是被这对祖孙俩捡光了。倒是在车站再遇到校服男生,他会对我点头笑一笑,后来他似乎有了一个小女朋友,女孩也住在附近,常常能看到他们走在一起,也没有牵手,两个人看起来就像那棵树上的碧青碧青的小果子,总让人忍不住联想果子成熟后会是什么模样。

第二年的初春,这棵树又一茬淡绿的新叶子长出来后,我搬家了,换了住处,有电梯,房间也足够大了,但窗外也没有树了,能看到的是更高的天空和云朵,这户人家也逐渐忘记了,直到有一天走在路上,大风吹落了几颗果子,跟几年前我的窗外的果子一模一样,我问在这树旁晒太阳的老太太是什么果子,她白了我一眼,大概我打扰了她的瞌睡和旧梦,她慢吞吞说了三个字:无花果。


来自我的最新博文:http://oyk506.blog.163.com/blog/static/178818367201692411493784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