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尘封佳人
尘封佳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618
  • 关注人气: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2015-F33】《性欲》组诗

(2017-02-26 12:16:56)
标签:

转载

知天命

你惯常的胃口,老式的穿戴
固定的摆臂和做派
熟面孔,照不亮老街
旧交带来新知。新朋友
也相识多年,谈几句就重新投机
喝几杯就能刎颈之交
看旧时的书,写曾经写过的分行
风景只供来复习
新故事只是已发生的重演
过时的嗓门喊出老歌,新曲何曾
谱写?就如所有新手表
走的都是老时间
所有新靴都套在跟随多年的双脚
历险被再次说出,茶水已淡
人生已没有悬崖
——我不期待某种意外,就如
我双亲从不会把你误认为我
我也不会冒领你爱子
                      2015.2.21厦门

我独自在风雨中
                【一首题目的五种写法】
 
【A种】
 
有谁,还在风雨中,低着头,缩着肩,凌乱着脚步
风来的地方即是他奔赴的方向
雨把他写成倾斜的一撇
而人生没有捺,风雨成了他唯一的支柱
反过来,风雨倚靠着他才成为风雨
只有死对头才能永远牵挂
而他随意的选择,不决定命运,也决定风雨的程度
 
独自,置身飘摇,他在折磨自己里获得自己  
 
【B种】
 
听不出具体歌词
看见雨夜,一个人逆风而行
走得负伤一样
现在我听它
那个人还在那踉踉跄跄
那么多年呀,没有他人上前
扶他一把
而我暗夜独坐,这歌一片沼泽
让我沉沦,越陷越深
 
【C种】
 
我独自在风雨中
这样写出,充满了暗示
你肯定会想这风多大、这雨多猛
又是独自
文字有过强的隐喻
事实上,无非是
我独自在风雨中,想找回丢失的
某件不该丢失的东西
比如钱包,比如身份证
 
【D种】
 
控制着身体的衣服越来越重了
这些修饰,被剪裁的家园,被打包的山水
被几颗纽扣收买
裸浴是对过往的解脱。流动无法回到天上
铁惦记着磁而最终忘北
是黄金总要发霉。在一场火焰里
我熄灭不了自己
独自在风雨中,多余的
拍卖。或,献给悲伤基金。
 
【E种】
 
一个人走
没有碰上另一个人,碰上
风,还有雨
我独自在风雨中
会不会有首歌,也叫
我独自在风雨中
一个人,一个风,一个雨
组成小小的演唱
至少,我独自在风雨中
五种写法正在完成
                   2015.1.18-19

离歌
 
可以随时致电我
女声代为回答:不在服务区
可以继续阅读,公告依旧:
所有文字均可转载,无须本人同意,
无须事后告知……
继续用电子邮箱与我联系
从不自动回复,个人权利我一直维护
 
记得给我买烟,软壳“玉溪”
我喝绿茶,遂昌产的,偶有明前龙井
别买车买房
那别墅也没住几天
我磕磕碰碰,车身和心灵尽是刮伤
又不喜欢麻烦保险
更别买床,为随时醒来,卧睡沙发已多年
 
女儿从汇率里回来,她弟弟
会牵着她手,从海水里跑出,跑得
慢动作一样。慢是美丽的。是需要积累的。
 
终于有时间读完藏书
想完我该想完的问题,听完我想听的
音乐,包括虫声和雨声
藏在树叶里的,只是风暴的缩小 
                                2015.1.24杭州

私奔
         题记:私奔的决意里有着深深的孤寂
 
谁会同我私奔?我是个
有颈无首的人
曾在火车座椅下躲过五座城市的灯火
在澡堂躺椅上和衣涯过七夜黑暗
鹰爪抓起风暴
波浪喊出我青春的名字
谁同我私奔?奔进一场大火
捡回一根骨头而烧掉全身
那舌根的秘密,在哑默里由甜变咸
谁会同我私奔
专门签署赔本的契约
然后,以水充饥,以风作衣
在一首没写出的诗里,缩紧自己
 
我设计了无数个良辰美景,等待
一位畸零人,朝失去的我,撒腿飞奔

像充血的阴茎没入深不见底
                      2015.1.27青田温溪

二十二年
 
那套米色西装
肯定记得我,而我不知它下落
二十二年了,那条暗纹领带暗得不见了
它曾经幸运地系住我的明亮
二十二年前老郑已经够老
天保佑,如今,他只是依然老着
这期间,我有了两个孩子,树姿一样
被风摇曳一下就长高了
二十二年前的大鹿岛依然在海上
闷雷在天边滚过,渔火叮当
小木屋里的烛火不是我吹灭的
那寸涛声也不是我带走的
而马在山中,书在架上,诗未写出
我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总把自己选在先锋的位置
无论坚守、突围,还是进攻
无数个我阵亡了,一直没有给他们
建个陵园:春风不度,影子都等枯了
我的祖国如此之小
装不下一根风骨   
                  2015.3.10杭州

拒绝
 
蒋总拒绝使用我的产品
我还得赶紧表示感谢。万达拒绝了我的
节能计算,我立马对它的隔热系数
表示敬意
那谢绝了我探视的烟,那
婉拒了我聆听的花,烟花呀,三月拒绝了
扬州,孤帆卷了起来,碧空照样尽
每遭拒一次,皮肤就暗淡一回
阳光里我俨然一个黑人
我决不拒绝流向天际的远影
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唤我归家的老母亲
拒绝了沉睡也就拒绝了苏醒
病拒绝了药,开封府拒绝了开封
西湖拒绝了西子
糖呀为什么拒绝甜,如盐拒绝了咸
伤水拒绝了苏明泉
                            2015.3.31

被遗忘的时光
 
世界安静下来,我只好捂着腮帮想你
那纠结太烦,那诗行太空,那
笑脸,又牙疼般虚伪
我只好想你,我打水的木桶
放尽了绳子
却拍不到水面
你深得空无,似乎我被什么遗忘在井口
也许你并不存在
——我不忍说出事物本质
不忍放掉木桶的绳子
聋哑人听不到回声,没有六月可以雪
钢铁可以软
在我无法想象的井底
你开设牙医诊所:铮亮的器械,敲打着
牙龈。我不禁伸手口腔
扳了扳门齿。牙髓疼了起来
                            2015.4.4丽水

在树熊咖啡馆
 
合上《奥义书》
封皮上小子冉的涂鸦
线条缠绕
奥义也解不开
有人在和墙上的赫本合影
摄走了她的笑容
画面严肃起来
专注的你
既奥义又动人
          2015.4.13杭州

意义
 
我知道人生是没有意义的
但总想赋予它意义
就如早上驱车从杭州往丽水
意义就是到达
中途加油后走错了道
意义就是找到就近的出口,以
重新返回,以
到达一座指定的大楼,看
广场上一群鸽子
人生就是鸽子,莫名其妙生
莫名其妙死
意义不是莫名其妙,意义是
飞翔和
停落,让孩子们
莫名其妙地抚掌嬉笑
                 2015.4.14丽水

性欲
 
我憋不住了,身内的一些东西
突然勃成了炸弹,要炸碎岩石和钢板
在被引爆之前,我必须抱着它远离自己
抛到水里和扔进火里
结局同样。水火虽不容
祸害却是共同体。我的办法是
跑。把自己跑垮,就能把欲望跑散
深夜里撒腿狂奔
搅动了黑暗
一个人的努力不足于解决一肢个体
我也不想破坏既有格局
释放一丁点暧昧,足以空出一个内心社会
一双脚擦响街道,路灯和寒风
扑到身后,又挡到眼前
到处是通衢,到处又是障碍
无所谓,我无所谓道路,无所谓方向
跑!空白撒了一地 
整个世界和我一起气喘吁吁
                       2015.4.21长沙

我住进你的心里
 
我曾经带着煎好的中药出差
发微信安慰自己
不把自己当病人就没有病
我出差,唯一任务是填土
植进我扶持的树苗
把所有掘好的坑,一一填满
我没有气力挥动铁锹
我住进你的心里,带着坑和树苗
我认定这所医院
认定你这个大夫,尽管你
没有穿过白大褂
我来告诉你医治方法
把树苗移进深坑  
左手扶正,右脚踢进浮土
待它不倒,用铁锹培进厚泥
浇水及阳光,就让天空来干
你坐下,手伸进我裤子右口袋
掏出我为你准备的烟和水
                    2015.5.2天成山麓

感谢辞
 
谢谢敌人,一场偷袭
缩小了我
大地的负担随之减轻。这可是
我对世界的最大贡献
其余尽是累赘。产品增加了
消费,诗歌增添了废纸
我时刻警惕,对所有爱的邀请
一律敬谢不敏
爱怨相随,只有
手起刀落,一起割舍
谢谢亲人的牵挂,你们
到处升起炊烟,我一次次吹走
最后,我谢谢自己:
破灭不停,失望不止
却总能呼唤出跳动的灵魂
虚构出下一个远方
                                    2015.5.27

对岸
 
随便选择一条桥,跨过
一条几乎停滞的
——毒
一条江被我如此感觉,仿佛
我不出声的声音
它无所谓。无所谓是最好的态度
而态度决定一切
我必须无所谓。无所谓爆胎
汽油耗尽,桥梁摇晃坍塌
无所谓冲到江底还是撞碎自己
无所谓回来还是再见
                   2015.7.27

遗弃

那些车辆从我身旁驶过 
时间一样匆匆忙忙
我可以无所事事,在街角点根烟
路灯不经意间黄起来,商店打烊了
那些积压都被锁住
如我多年的积累,趁机发霉
伤痛最早在纸张黯淡
像鱼游走,留下空空的水
该支付多少,又有多少货款在路途
我似乎知道,又什么也不想知道
梧桐叶子变黑,天空模糊不清
行人当然不认识我,他们的丢失
也不需要我去捡拾
我不想任何事
也不希望任何人想我
街道空旷得生命一样没有意义
我遗弃了这世界,就好象
这世界把我遗弃
我抽完了一根烟,再点上一根
                            2015.8.11杭州

间隙 

在白天和白天的间隙
这太紧。
在两个风暴的间歇
这不可预计。
在两条道路的交汇
这需要选择。
上一口呼吸和下一口呼吸
这没有停息。
上一个摆臂和下一个摆臂
这较为妥帖。
但我没有驻足,只喘口气。
              2015.8.12杭州

 
一只蚂蚁,举着硕大的食物
在你两脚间长途跋涉
你抬起头,眼前都是流水
左边高右边就低
你也曾经如此泛滥,淹没过
什么,不记得了
如今你等待一场大旱
就如等待脚下那只搬运的蚂蚁
而它仍在半途
你把左脚往右边移了移
                          2015.1.18

 浮世
            ——致马叙,兼乐清友人
 
多少花街柳巷,多少烟火尘世
被扳倒的总是旁观的自己
你有十七般武艺,还缺一项什么
你往回走,往回走,每步都能踩准旧时脚印
你停在温州习气外面
看清了骨髓
 
不止这样,至少
张艺宝还从怀里掏出双截棍
东君听洪素手弹琴后,请出拳师之师
或者郑亚洪开口,音乐就不为什么
简人在火车上唱暗十五的月亮……
 
同样,我希望有一长段伪生活
你不喝酒,而请我喝酒
到底我是无聊人,你关注了无聊事
“沿着公路逃跑”
“他的生活有点小小的变化”
你边画边说,雁荡山一样漫不经心地
惊心动魄
 
而岁月了无踪影,文字
和墨汁没有退居二线
乐清湾像裤衩一样分开了你和我
你选择了左腿,我只好右腿,或者相反
                             2015.1.25于乐清
 
院落和皮囊
            ——致詹小林
 
一个人就是一座院落,或破落或堂皇
门开口说话
半生的经历堆砌一体,主楼、厢房、或者围墙
结构都是不经意的
你昨天的同枕共眠,可能明天刀枪相见
取材全凭天性
桩基总是自圆其说
那么多年了,你依旧崭新
匆匆忙忙流水不腐,进进出出户枢不蠹
20岁遇你,45岁再遇你
均是初见:我惊佩你时时翻新的精力
临别,你说,话是说不完的
转换话题是我拿手好戏,就如我不停地
征地、设计、投标,而从不在乎售出多少
也不策划和广告
服从于内心,服从于感受,服从于不可捉摸
我知道你曾经的挥霍,正是你现在的收敛
就如你带着累赘的棉被旅行
不为保暖,只为重量
有一定的重物压迫,才能轻松地入眠
建筑有不可承受之重,皮囊有不可承受之轻
                                   2015.1.27
 
水出发的地方 
                 ——写给丽水诗人们
 
水从不是水的地方开始,诗从
没有诗的地方出来
环山的地方肯定盛满水
错误频繁的地方产生真理
贫瘠处才有财富,人密处鬼不会稀少
只有感受不够,只有心灵不足
只有水也不一定汪洋
身在汪洋往往渴死
心灵在别处,自身之外才是自身
贴近水面,我听见盐的飞翔
照样看不到鱼,游动隐秘地存在
这里有丽水,把内脏的积累洗净
重新填满专利的青山绿树
有一腔热情就有一江奔腾
谢谢流泉、陶雪亮、郁颜、乔国永、朱丽勇
还有叶丽隽、郁芬以及未见面的江晨、徐建平…… 
                                        2015.1.30丽水

这里有诗
 
“这里有诗”
是乌六兄弟的独立诗厂牌
在西湖当代美术馆展览
美术馆在柳浪闻莺公园
正门往南50米
我就往南50米,没有美术馆
再50米,还是没有
我就想,我是不是往北了
问路人
我确实往南
很多光秃秃的树
在我头顶,古代一样
我就希望乌青把他的手抄诗
挂在枝丫上
无论南北,没有东西,这里有诗
鸟们都看得到
将雪未雪的天空也看得到
而我,看看那些树叶就可以了
                          2015.2.2

钱塘流水:2015.2.1
              ——织锦记
 
刘翔做东迎春聚会,议程12项
主题该是织锦,因为我只记得织锦
织锦山珍、织锦甜羹 、织锦海味、织锦米饭……
实践着一叠红色封面的刘氏菜谱
让在比利时开餐馆的章平深为叹服
刘翔解释:“北回归线”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异类的
聚在一起,就是一道富丽的织锦
马越波一定要带走梁健杯“四国大战”奖牌
上面刻着他和孙红卫大名
主人不让,说5轮织锦赛后才能取走
现在只能看看只能摸摸
我们摸过了博鲁盖尔、雷东、卢梭、米罗、达利、
玛格丽特、毕加索、克利、夏加尔……
从刘翔的三个书房到厨房和卫生间
然后讨论北回归线30周年纪念集和年刊……
织锦中各蔬菜纷纷表态
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友情和好玩
虽同城,相聚也难。看到你们就高兴:
刘翔、南野、王自亮、梁晓明、晏榕、马越波、章平、
慕凝、王建新、王旅庆、方石英、张革……
还有小朋友刘息壤和厦门奔来的苏子冉
对了,期间开设刘氏海洋生物展
海螺海胆珊瑚海星海脑之类,其中有十一个织锦螺
刘翔介绍,织锦螺剧毒,被咬一口即死
——织锦,就是厉害!
                                            2015.2.3

特殊的吊唁
          ——致王自亮兄
 
今天,正月初一,我
瞅准北边,一块没有云彩的天空
(那下面土地还没长花草吧)
深深鞠了三个躬——
 
一盏油灯为恪守而长明三天
只有大地足够包容,只有母亲配得上!
我丧母的兄长,将隆重的恩情小心地放入土地
没有惊动一草春天
 
乍暖还寒
              2015.2.19

天成山麓泡茶
        ——致杜斌、汤洁伉俪,许晓冰、陈珊珊伉俪
 
树叶把水滴的音量拧得最大
仍无法淹没清脆的鸟声
一壶天成山泉水流清了远道而来的喉咙
一支共同使劲才能拼成的旧歌
当它被轻轻唤醒,我们也只剩下别名
而剥皮鱼披着风衣,柚香一直裸体
水云涧是淡水期还是枯水期?
摸完石头也过不了河,唯领导是从,唯小三励志
山重的牛就是大狗,三过厦大而不入
小子冉管住了我们:挺胸,不准翘二郎腿
一遍又一遍受邀坐上他模拟的公交车
一次又一次被他亲脏面颊
受难并不比享乐更铭心
负重也不比放松更刻骨
                  2015.2.23天成山麓

生在愚人节
 
昨天看到孙武军兄微信
“女儿生日快乐!这不是愚人节信息。”
我留言:您女儿为了
愚他人而来
武军兄回复:为了
说真话而无人相信而来
 
武军兄曾有诗《生在4月1日》
“如果只有这一天可以撒谎,这就是
最美好的一天
它像耶稣一样,背负了所有人的罪”
 
我想,生活在谎言里的我们
这一天是最可信的
但我没有这么回复
这一天,我慎重地选择了——沉默
                               2015.4.2玉环
 

探望
 
终于来看您了
您接口却说:我也看看你
无数文字拥坐着
听我们密不透风的话语
比如门槛因为寻租而越来越高
病情由于垄断而越来越薄
相互记得那个突然的雨夜
水侵入了您的布鞋
却共同忘记了时间
我顺手在老位置摸出
那泛黄的玻璃烟灰缸,屡次
续水的茶却没有稀释你的担忧
我为什么那么顽固呢
忧郁不是一种心情,其实
也不是一种病
当自在成为一个习惯
责任的话题突然烫着了我
次日,我带走充足电的手机
明显感觉增加的重量
              2015.4.3探访洪迪老人
 
徐雨婷
 
陶雪亮突然唱起
我的“问候"
说,这些歌都是读书时
文娱委员教的
大家正想取笑和起哄
雪亮说,她死了
由于反差使她太失落
在学校时荣受众星捧月
毕业后恋爱和职业都不如意
自杀了
雪亮说他曾经在一个工厂
看到她在洗瓶子
很优秀的文娱委员
蹲着洗刷一堆洗不透明的瓶子
我松了一口气
本担心她因为我忧伤的歌
而忧郁
现在为陶雪亮后悔,他应该
混在以前的瓶子里
对她唱唱她教的”问候“
张着合不拢的瓶口
                        2015.4.5丽水
 
恐怖故事
 
对门死了个老人
当天深夜,你听到你的
房门被叩了三下
咯   咯  
次日夜里同一个时间
房门又三下
咯   咯  
第三天你拥被而坐
摒住了呼吸,依然
咯   咯  
你在次日晨曦中逃出门
急奔老家
 
你语气急促,而玄乎
我微笑,我看见
一颗子弹向我飞来
直直地向我飞来
空气刺啦刺啦地往两旁躲闪
而我迈不动腿
                     2015.4.13
 
湘江北去
 
前天夜里我问草树和李荣,哪儿是北
草树指着湘江北去的方向
我照例没有看出水的流动,但我
知道了南,分辨出了东
昨天中午,谭克修餐桌上说起地方主义
我才确定我的周围都是方向
我们总在中央
路云兄夜里说,小偷曾窃走他十年作品
我扭头告诉黄海明老总:被偷盗的是方向
不是地势。湘江静默,北去只因为落差
地势决定流动,以及方向
                            2015.4.22离开长沙前

 阿婕和胡红以及安妮与姑姑
 
所有的旧友都未曾结交
所有的陌生都似曾相识
面对一排“安妮的蔷薇小院”
她们是轻松的,或者貌似轻松
JOS先生调制的鸡尾酒,杯口有一圈白糖
我看着她们,以苦涩的嘴唇接触杯沿
她们就是甜的,薯条就是性感的
钟楚红被一致认为风情万种
陈道明被一直喜爱,她们说得清道得明
我只能含混,瓯江在雨中泥沙俱下
汽车尾灯在夜中鲜红欲滴
而街道也就是江河,相濡以沫不如
相忘于瓯江路,相忘于鸿酒吧
前天夜晚已经那么遥远
我曾带去一朵侄女,领回一捧堂妹
                                  2015.4.30
 
红墨和赵姐以及泡茶等花开与杨桃院子
 
那些旧船木认得我,我也就是那种
胡乱拍打的浪花,转瞬即逝
旧窗棂或老墙上的瘢痕,记得我
都是一个身上有伤的人
那些花花草草我叫不出名
想必她们同样把我忽略
我总认为,瓯江就是鹭江,杨桃院子
挂满杨桃,我们泡茶等花开
我努力着不凋谢,设计各种人间维系
一首歌词授权和一本手抄诗集
未竟之事总是越来越少
当我卸尽债务,货物在原料仓库
等候变质,铅华洗净
我空空的躯体不知驶向何方
                       2015.4.30厦门

党大夫说
 
农民插秧前,一定要将泥土犁过、耙过
你将秧苗随意插在田里
没几天就死了
女人的身体就是土地
生孩子前一定要将土地翻耕好
 
你丢失过几次钱包?才一次,对吧
钱包不容易掉,是因为你一直
把它关注
若是你一直关注你的病,病,病
病就一直陪着你
要像伤水老师那样,从不把自己当病人
就没有病
                            2015.5.8杭州

 一个女孩对我说
 
那年昨天,我舅舅也走在街上
一颗子弹向他飞来
恰好这时,这时,一个维族小伙子经过
舅舅原先没有告诉我外婆
次年暑假舅舅回家几天就返校
舅舅一走姑婆就犯病了
姑婆犯了鬼病
说维族话
抱怨舅舅:你回来也不去看看我
外婆听了非常惊讶,写信问舅舅
舅舅想起给他挡子弹的
维吾尔族大学生
正好死了一周年
                       2015.6.5

打车
 
前两辆掠过
第三辆我们略过
他要七十,我还价五十
第四辆到来前
你看着我,突然说了一句
“真好的人”
我不能装作没听到
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一辆出租车
滑到身边
你说:啊,真好。
和我内心发出的一样
              2015.6.28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