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条虚构的鱼
一条虚构的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1,719
  • 关注人气:8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虫儿飞画儿追

(2016-08-19 09:09:09)
标签:

泸沽湖大写意

斗嘴

打虫

画墙

       第三次来泸沽湖,不是玩耍,诚为画墙。
       我与竹儿,从气质到性情,从为人到处世,都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我想,能玩在一起,也是因为这种不同吧。人总会向往自己没有的东西。
       奇妙的是几年前,我和她几乎同时爱上绘画。当我向魔都的草台班子一本正经缴纳学费时,她也在享受为提高公务员素质而开的免费艺术课。
       她比较喜欢印象派和现实主义,我偏爱古典与梦幻掺和的克里姆特、夏加尔、卢梭。
       她的特点是善于把吃苦变成喝蜜,无论再忙,每天都要画两笔,逐渐练成惊人的速度;我的特点是没有特点,其实就是散漫。兴致上来可以连续画俩月,杂务缠身可以半年不摸笔。 
       而且我一直对当众写生有心理障碍,创作必须关机,还得独自呆着,恨不能与世隔绝……哈哈,画得不咋地,脾性倒养成了。为这,不知被多少朋友骂得狗血淋头。
       话说竹儿跟我在重庆碰头,商量着怎样去祸害大爷的宅子——谁让他家院坝那么大呢,光房间里的那些墙就够我们练一个月笔的;还有大门,可以在铁丝网上用麻绳做一面巨大的十字绣,竹儿样板都找好了;咖啡厅要挂几幅像样的油画,花园可以用松果和药材装饰……我俩信马由缰充分挖掘想象力,刚哥只怕老婆要在那够不着摸不到的地方呆完整个夏天,跟竹儿打岔:你们自说自话的,也不问问人家大爷喜欢吗?竹儿头一扬:鱼儿说他敢不喜欢!
       到达那天放下行李顾不得喘气,先把大爷的房子巡视一遍。八间湖景房,每间三面墙,三八二十四,一人一半,一天一幅,就得画十二天,还要抽空绣铁丝,还想把休息室那几幅令人发指的涂鸦改头换面……竹儿的俏脸有点凝重:任务艰巨呀!
       关键是我们从没画过这么大的墙。而且阳台上的墙还有许多诸如此类的奇葩,要把它们完全覆盖就够我俩忙活的。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考虑到不能太影响大爷的日常生意,我俩决定一天完成一间房,一人画主卧,一人画阳台。反正丙烯易干又无味,做过清洁就宛若新生啦。
       没想到刚兴致勃勃拉开战场,大烦恼小纠结就轮番上阵,弄得我俩头都大了。
       首先是竹儿在淘宝上买的丙烯套装颜色不齐,熟褐、翠绿、普蓝等重要主角都缺席,这旮旯几角的,补货你想都别想,调吧,可是丙烯不比油画,等不到你调好一个准确的颜色,就已干枯成灰。
       然后是开着门风大,关了门气闷;站久了腿酸,坐久了腰痛;画高了手软,画低了脖子累;屋里床铺碍事,屋外夜灯碍事——无数冲光亮而来水蚊子前仆后继生生不息扰乱视线。诸如此类的。
        一天下来,两人话都懒得多说了。原来画画真是个体力活呀!明天只怕起不来床了。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当然,还是适意的时候多。比如,平时连8号笔都嫌粗的我,居然可以自如挥洒排刷了;以前羞于人前提笔的我,可以面对湖光山色,随性大写意了。
       那些天,湖上时有阵雨飘过,凉爽湿润,云蒸霞蔚,彩虹如弓。我的电脑一直在随机播放虾米小曲,突然觉得这些听上去好白痴的调调,怎么就那么契合眼前景色呢?
      
 天上的星星,灯下的虫儿,廊外的冷风,湖里的海藻,身边的朋友,远方的思念,皆为此刻风物。单纯的嗓音,一遍遍诠释复杂的情绪,虫儿飞虫飞,飞得无法下笔,只好停了墙画,拟作博文。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  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  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   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   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竹儿也有收获。之前她说自己缺乏色彩训练,透视也有问题。现在对比她的第一张和最后一张作品,可以看到明显进步:构图饱满,色调通透。她客气,说是我指点得好,其实我自己的稀饭还没吹凉呢,哪有能耐去吹她的汤圆,不过是皮厚嘴大胡言乱语而已,终究还是她自己灵醒。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为赶在旅游旺季到来之前结束这场胡闹,竹儿建议我们临几张老树,这样可以大大缩短时间。我是从一位博友那里知道他的,也觉那些画面配那些语言,实在有趣得很。 

       但是大爷叮嘱千万不能带“色”,说卧室里贴张内容暧昧的画,就算不被有关部门请去喝茶,万一来个单身汉,躺这床上,看着那画,辗转难眠,提出特殊要求,他咋整?
       好吧,我说,咱就不要颜色,来黑白的。欸,你墙本身是黄色的不能怪我们哈!总不能让我们把整幢楼都先粉刷一遍吧?

       你瞧,还是猫咪明理:天色将晚,抱鱼上床,世间破事,去他个娘。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唯美几米,老少通吃,尤其在这样的地界,不能没有他。

         一向以慢速著称的我,十二天完成了十三幅画,痛快!除了每天收工后,得花半小时清洗裙子上花二麻塌的颜料。还有,第二天下楼好像刚爬完峨嵋山。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虫儿飞画儿追

 
       格格巫在魔都遥查了我的功课,打趣道:画得这么仙,房价肯定得涨,你至少要收取五位数的辛苦费。   

        见我兴致盎然掰指头,大爷断喝:财迷,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啊?五位数就100元,还犯得着数手指咩?

         

         你看,分、角、元、十、百,可不正好五位数。

         角分也算呀?

         当然算,不信去问你老师。

         竹儿笑得拿不住绣花针:傻子,你还真信他?      

虫儿飞画儿追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