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狼人杀那天,我试过拉你的票

(2018-01-08 21:56:51)

我昨晚被一个女巫自信满满的沉底位发言给票了出去

而我是一个预言家发的金水牌

我无奈的笑笑,公投环节举了自己的12号牌

 

遗言的环节我说了很多,因为这个真预言家不会发言,还自以为很聪明的做了很多预言家不该干的事。作为他金水的我,只能利用这最后一次发言试图给他多拉回一些票。

但最后发现女巫依旧自信的看着我,几个狼人有点掩饰不住把我推出去了的窃喜,还有一些似乎被我拉动了的平民们,正一脸懵逼。

我苦笑着按灭了号码灯

 

我突然明白,原来这一个黑夜加上一个白天的时间,其实就是生活。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总是试图迎合所有人,总是想尽办法让身边的所有人满意。

但现实偏偏就是无论你怎么做,总是他妈的有一些隔路的人要出来和你作一作对。

于是你自己默念人之初性本善,退一步海阔天空。

结果是这些人反而得寸进尺,给脸不要脸。

就像我试图拉过的票,虽然有些人动容了。

但仅仅是选择了弃票。

于是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有些票,你是怎样也拉不回的

有些人,你是怎样也留不住的

 

结束之后一个小女孩一脸委屈的问我为什么猜别人都那么准偏偏上来就把她当成狼人,她明明是个好人

我一脸无奈的说我也是瞎蒙的啊,毕竟我和你一样都是平民,并没开眼。

仔细想想我总是自以为遇人无数可以慧眼识人。

却也总是有看走眼的时候。

每每开始相识的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反而给了日后割袍断义恩断义绝的一记记最响亮的耳光

疼不疼?

疼不疼?

疼不疼?

 

在驶向停车场出口的路上我看到了另一伙玩狼人杀的少年们

男男女女似乎还沉浸在刚刚的一局游戏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听

侧面驶来了一辆也要出去的车,车灯一晃而过,我闭了下眼

再睁开时,似乎周遭的景色都变了

看到的是一个少年面对着八张看向自己的都不熟悉的脸庞

露出一丝略有尴尬又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轻轻的说了句

“平民,过”

 

—我的麥是麥当劳得麥

2018.1.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2017年12月17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7年12月17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