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空星照
长空星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18,552
  • 关注人气:2,8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诸侯相国凭啥敢反叛刘邦

(2018-01-02 07:46:17)
标签:

文化

历史

楚汉

刘邦

陈豨

分类: 史话照说

一个诸侯相国凭啥敢反叛刘邦

 

淮阴侯韩信被处死,吕后给人们的理由是他在暗中支持陈豨造反。陈豨是什么人呢?代国相国。一个王国的相国有什么实力敢于反叛中央呢?当时天下的形势基本上归于一统,赵代之地虽是“天下精兵聚集的地方”,但毕竟地域有限,陈豨也不是国王,他为什么要造反呢?在陈豨之前也有过几个人造反,但很快就被剿灭,那陈豨造反的底气又从何而来呢?

陈豨是宛朐人,早年跟随刘邦。汉七年(前194)韩王信反叛逃亡匈奴,刘邦封陈豨为列侯,让他以赵国相国的身份都督统领赵国、代国的边防部队,戍守边疆。陈豨曾休假回乡路过赵国,新任赵相国周昌看到陈豨的随行宾客有一千多辆车子,把邯郸所有的官舍全部停满。陈豨回到代国,周昌就请求进京朝见。见到皇帝之后,把陈豨宾客众多,在外独掌兵权好几年,恐怕会有变故等事全盘说出。刘邦就命人追查陈豨的宾客在财物等方面违法乱纪的事,其中不少事情牵连到陈豨。陈豨非常害怕,暗中派宾客到王黄、曼丘臣处通消息。汉十年(前197)七月,刘邦借父亲去世的机会召陈豨进京,但陈豨称自己病情严重没有应诏,便造反了,自立为代王。

刘邦免除了受陈豨连累的赵、代两地官吏,然后御驾亲征来到邯郸。到达邯郸后,刘邦赦免了常山郡守、郡尉失地之罪,还恢复了他们原来的职务,又让周昌找来了赵国能带兵打仗的四个壮士。可是当刘邦见到这四个人,却是十分的失望。但刘邦还是任命他们为将,还封给他们各一千户的食邑。有人不解,刘邦解释说:“陈豨反叛,邯郸以北都被他所占领,我用紧急文告来征集各地军队,但至今仍未有人到达,现在可用的就只有邯郸一处的军队而已。我何必要吝惜封给四个人的四千户,不用它来抚慰赵地的年轻人呢!”刘邦又下令,悬赏千金来求购王黄、曼丘臣等的人头。

次年冬天,汉军在曲逆城下攻击并斩杀了陈豨的大将侯敞,王黄,又在聊城把陈豨的大将张春打得大败,斩首一万多人。太尉周勃进军平定了太原和代郡。十二月,刘邦亲自率军攻打东垣,东垣投降,刘邦将东垣改名真定。陈豨的军队彻底溃败。汉十二年(前195)冬天,樊哙率军追到灵丘,将陈豨斩首。

刘邦征讨陈豨,开始并没有很多兵力,也没有有名之将,还有点儿饥不择食似的找来四个赵人为将,但即便这样还是能将陈豨打败。反过来说,陈豨这样的不堪一击,为什么还敢于造反呢?

赵代之地民风剽悍,战国后期只有赵国还能和秦国一战,长平之战后,赵国士兵能战者被秦国白起坑杀四十万,六国再也没有力量和秦国对抗了。赵代之地和北方游牧民族相邻,尚武之风盛行。陈豨带着一支数量不小的边防兵,又处在这样一个不缺乏兵源的地区,这或许就是他的底气所在吧!陈豨还大量的蓄养宾客,平等的和这些人交往,在交往过程中总是谦卑恭敬,屈已待人。陈豨是梁地人,常常以魏公子信陵君自居,应该说在他的思想深处有这方面的潜在意识。当这种意识有了合适的土壤,他就会萌发出来付诸于行动,而赵代之地的环境,手握兵权就是这样的条件。同时,异姓王国的存在也是给陈豨的一种暗示和鼓励。

应该说,刘邦的封国和项羽的封国还是有所区别的,这就是他所实行的相国监国制度,也就是行政权归中央派去的行政官员掌握。但这种制度的实行以及落实到位还有一个过程,开始的时候,异姓王诸侯手里是有兵的。也就是说,有地有兵的诸侯王,完全可以不听中央号令自行其是。尤其是,当一个诸侯王选择造反时,其他的诸侯王既可以服从中央,也可以选择支持反叛者,还可以选择袖手旁观。项羽时期,先是齐国闹独立,刘邦趁机带兵东下,等他到达中原腹地,韩魏等国却选择了支持汉王刘邦。项羽失败,刘邦建立汉朝,韩王信造反,也是中央政权和韩国之间的事情,并没有牵涉其他诸侯王国。陈豨也是估计到,他造反,其他诸侯王不但不会支持朝廷,有可能还能得到响应,所以他才会甘愿冒险。而实际情况是,燕王卢绾按照刘邦的命令出兵,很快就停止不前了,原因是有人告诉他,只有赵地的战事不停,他这个燕王就会坐得稳。而梁王彭越则表现的更为明显,刘邦向他征兵平叛,彭越以有病为由,只派兵,自己却不带兵前往。

另外,陈豨觉得京城中有人会策应他,这个人就是被贬的淮阴侯韩信。韩信有没有造反,一直以来就有争议,这个题目较大,暂且不论。从陈豨这方面来看,他是认为韩信会支持他呼应他的。陈豨北上,事前曾经向韩信辞行,陈豨到了北地就造反了,这事情很难说就没有联系。如果韩信给陈豨一个明确信号,让他不要和中央离心离德,陈豨会不会冒险反叛?陈豨反叛,绝对不是一拍脑门子就来的一时冲动,即便是韩信的模糊态度,也会让陈豨向有利于自己反叛的方面去想。

毫无疑问,陈豨反叛是一种离心倾向,它反映的是一种旧时代六国格局观念上的复辟。刘邦到达北地,看到陈豨不在南面占据漳水,北面守住邯郸”,知道他在军事上已经无所作为,但更重要的是,这种据地为王的分裂观念已经不为时代所容,即便是陈豨军事部署得当,也不过是给刘邦制造的麻烦大一点儿而已,不会成事。事情很清楚,强大如项羽者都会很快失去对天下的控制,从而被刘邦取而代之,他陈豨又凭什么能够独立存在?但是,正像刘邦打下代地所看到的那样,此地太远,中央直接掌握还有些不便之处,因此封了自己的儿子刘恒为代王。因为此事,刘邦更加清晰了自己的建国理念,清除异姓王,从此非刘姓不得封王。这不但奠定了汉朝的基本国策,也成为了整个封建社会的基本国体。仅仅从个人方面来说,这也是陈豨不自量力的一种表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