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空星照
长空星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197,386
  • 关注人气:2,8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敢驳皇帝面子的人是不是都没有好下场

(2013-08-06 05:18:36)
标签:

汉文帝

大器能容

正确抉择

成就辉煌

文化

分类: 史话照说

敢驳皇帝面子的人是不是都没有好下场 

皇帝是真龙天子,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作为臣子只有服从的份儿。皇帝金口玉言,他的话就是金科玉律,说出来就是旨意,臣子只有听从,不能表示反对意见。所以说,不能顺从皇帝所说,就叫做“逆鳞”,皇帝不愿意生气了,这叫做“龙颜大怒”!翻看历史,会发现这样一种现象,大多数臣子都会顺着皇帝说话,皇帝说得对,立刻就会是一片“圣明”的赞扬声;皇帝说得不对,多数臣子也只是选择沉默。当然也会有人“犯言直谏”,但这样的人往往没有好结果,轻则贬官流放,重则坐牢杀头。不过,这些都基于皇帝的行事态度,皇帝是个昏君,那没什么可说,但如果皇帝是个“明君”,这事情则另当别论。这方面,人们往往会拿李世民作为例证,其实在李世民之前还有一位皇帝,他在待人容物方面,一点也不必李世民逊色,他就是中国封建社会第一个治世的开拓者——汉文帝刘恒。

汉文帝一生谨慎,每临大事总是三思而后行,鲁莽蛮干的事情从来找不到他。他生活简朴,自身要求甚严,在花钱方面甚至有点儿锱铢必较的程度。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谨慎、简朴之人,却有着一个博大的胸怀。因此在文帝一朝,几乎没有大臣因言语或者说因驳了皇帝面子被杀。古语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汉文帝能够开创中国封建社会第一个“治世”,与他的大器能容不无关系。

周勃在诛灭诸吕过程中立有大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是名副其实的“安刘”之人。周勃又是拥立刘恒当皇帝的最主要的大臣。正因为如此,刘恒封他为右丞相,位居百官之首。当了右丞相,绛侯周勃常有得意之色,汉文帝也谦让着他。百官中有人劝文帝,不能这样骄纵周勃。文帝听取了这个意见,但并没有对周勃采取什么行动,而是在上朝时自己做得庄重威严一些,以此换取周勃对他的尊重。周勃也果然懂事,日益敬畏汉文帝。

一般来说,臣下的风头盖过了皇帝,皇帝的面子就会有损,但周勃的结果并没有坏到哪里去。

如果说,周勃的事情只是礼仪方面,汉文帝可以从容考虑,淡定对待,那么,当事情针对着自己而来的时候,至高无上的皇帝还能够做到淡定从容就很少见了。汉文帝却仍然做到了。

前元三年(前177),汉文帝有次出巡经过渭桥,有一个人从桥下跑过,惊了车驾的马。护驾的骑兵捉到了这个人,送到了廷尉张释之这儿法办。张释之经过审理,查明这个人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惊慌想赶紧离开。呈报上来的处置建议是:罪名,惊吓皇帝(警跸令);判决,罚款。文帝开始很生气,说:“你就仅仅是判个罚款吗?幸好我的马温顺,假如是别的马,那还不得把我伤着吗?而你就只是判他罚款吗?”张释之说:“按照法律规定,我只能这样判。如果在捉拿他的过程中将他杀了也就罢了。现在案件交给了我,我是廷尉,应该是天下最公平的执法人,如果按照个人的意愿来判罚,百姓就会彷徨不知所措。希望陛下明察。”文帝沉思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同意了张释之的判决。

后来,有人偷了高祖刘邦庙里的神位前的玉环,被捉到了。汉文帝大怒,案件又交到了廷尉张释之这儿处理。廷尉张释之根据“偷盗宗庙服侍器物律”,判了个公开斩首示众,奏报给文帝。文帝大发脾气,说:“这个人无法无天,居然偷盗先帝的器物!我交给你来处理,是让你判他灭族,而你却只判他一个人死刑,这样做不是我供奉祖庙的本意。”张释之感觉这话有点儿重,赶紧摘下帽子,跪下来磕头谢罪,说:“依法判他的死罪已经足够了。现在盗窃宗庙里的器物就要判灭族,如果万一有愚昧无知之徒盗掘长陵(刘邦墓),陛下将用什么更重的刑罚惩处呢?”文帝在将这事报告给母亲薄太后以后,最终还是批准了原判决。

这两件事,直接关系到皇帝的面子和皇族的尊严,一般说来,不用皇帝说话,大多数臣子都会给予最严厉的处罚。既然皇帝已经说话了,大臣们按照执行,既顺了皇帝的意愿,又没有自己的责任,何乐而不为呢?可是这个张释之偏不给汉文帝这个面子,还引经据典般地坚持己见。不仅如此,张释之还摘下了帽子,向汉文帝示威,表示宁可丢官、坐牢也不会改变判决。这种牵扯到皇帝安危和先皇宗庙的事情,一般不会有大臣敢讲什么情理,张释之讲了,汉文帝没有难为他,还采纳了他的意见,不能不说张释之遇到了明君。

这个张释之驳了两回文帝的面子,但并没有什么恶果。后来,这个张释之在景帝时被免官。张释之在担任公车令时,时为太子的汉景帝进入皇宫大门不下车,张释之弹劾他犯了“大不敬”之罪,还罚了他的款。有人据此认为,张释之罢官就是因为这件事。可见,驳了皇帝的面子,在不同的皇帝面前会有不同的结果。

面子重要还是国家律令军规重要,这在很多皇帝面前从来就说不清楚,汉文帝却分得清楚。最能说明这点的就是那个细柳营劳军的故事。

匈奴入侵,文帝派出六路大军迎敌,条侯周亚夫驻扎在细柳。文帝慰劳军队来到霸上和棘门军营,都是直接进入,将军官兵列队迎送。他接着又到细柳营的时候,先导部队却被拦在了军营外,不能进入。先导官员说:“天子驾到。”军门都尉说:“将军(周亚夫)有令:‘军中只听将军号令,不听天子的诏令。’”等到他派人拿着符节下诏给周亚夫时,周亚夫才下令打开营门。当文帝准备进入军营时,守门的军士又对文帝的车骑说:“将军有令,军营不可以策马奔驰。”文帝于是就勒缰徐徐而行。进了营房,周亚夫只是手持兵器施了一个拱手礼,还说身穿铠甲的武士不便下拜。文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夸奖这才是真正的将军,认为有了这样的将军统帅的军队,是不可侵犯的。当匈奴人退兵后,又任命周亚夫为中尉,就是京城守军的最高将领。

在封建社会,一切制度规矩都是制定给下级执行的,所谓王法也是“王家的法”,作为最高统治者皇帝是很少有人敢让他“遵纪守法”的。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也不过是不接受干扰军事行动的命令,真要是皇帝本人来了,就更难说得清道理了。像霸上、棘门这些将领,并不是他们的军规和细柳营有什么区别,只是他们那样做更符合“情理”。很多人,考虑更多的是面子。伴君如伴虎,不知道哪句话说的不得心思就可能丢官。汉文帝不但能够容忍,还反过来从治军和国家层面上考虑问题,实在难得。

还有那个冯唐的故事。

冯唐在文帝朝任中郎署长,一次汉文帝和他议论闲话,说起赵将廉颇、李牧,文帝说:“我偏偏得不到廉颇、李牧这样的人做将领,如果有这样的将领,我难道还会忧虑匈奴吗?”冯唐说:“臣诚惶诚恐,我想陛下即使得到廉颇、李牧,也不会任用。”汉文帝气的转身走了。过了一会儿又召见冯唐责备说:“你为什么当众侮辱我?难道就不能私下告诉我吗?”这很明显就是面子问题,私下里告诉他,即便是难听一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就不存在丢面子问题。

过了一段时间,匈奴人大举进攻,汉文帝又想起了冯唐,问:“你怎么知道我不能任用廉颇、李牧呢?”冯唐说:“魏尚做云中郡郡守,非常爱护兵士,还经常拿出自己的钱财来慰劳资助他们,因此匈奴人远远地躲开他,不敢靠近云中郡。魏尚杀敌英勇,士兵愿意听从他的指挥拼力作战,杀敌颇多,立下了很大的功劳。只因为云中郡上报杀敌数字多报了六个人,陛下就治他的罪,削夺他的爵位,判处一年刑期。由此说来,陛下即使得到了廉颇、李牧也不能重用。”文帝听了,当天就让冯唐持节赦免了魏尚,重新让他担任云中郡郡守。同时任命冯唐做了车骑都尉。

冯唐不仅没有因为不给汉文帝面子贬官丢命,还得到了重用。

汉文帝不争个人一时的面子,为国家根本利益甚至不惜放低身段,还体现在对待南越国这件大事上。

南越王赵佗自立为皇帝,在国家南部逞强使能,形成了和大汉政权分庭抗礼的局面。吕后曾经派军征讨过,因为军中发生瘟疫无功而返。应该说,这让大汉王朝很没有面子。文帝即位后,并没有兴师问罪,而是先施之以礼。他先是为赵佗在真定的亲人坟墓设置守邑,每年按时祭祀,后又给赵佗的堂兄弟封之以官爵,在做好了这些外围工作后,再派出使者带着亲笔信出使南越。

文帝的信中大致有这样一些内容:我是原来的代王,因为大臣的拥戴,现在做了大汉的皇帝;听说你前一阵子因为一些要求得不到满足而起兵制造祸端,现在我已经把你所提出来的事情都做了,剩下来看你的了。我不是不能够和你作战,而是这样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所以不忍心这样做。我想和你重新划定一下边界,又听说这是高皇帝定下来的,不敢擅自变动。我并不是看上了你那点儿土地和财物,因为它不能使我的土地和财源增加多少。鉴于此,咱们还是守约,将原来定下的五岭以南地区全归于你治理。只不过这样就出现了两个皇帝,还是一种以力相争互不谦让的做法;我愿与你共同抛弃前嫌,像原来那样互通使节。

看到这封句句在情入理的信,南越王赵佗取消了帝号,改称王,服从中央政权。在双方剑拨弩张的局面下,一般只能靠武力才能解决的问题,汉文帝靠仁政就做到了,这种博大的胸怀,真胜过千军万马。

汉文帝不是不讲究面子的人,也不是说他的面子可以任谁都可以驳,只是他能正确对待自己的面子和臣下的意见,在轻重之间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所以才不失为一代明君。也正是因为他的大器能容,所以才能够成就“文景之治”的辉煌。敢驳皇帝面子的人是不是都没有好下场

 

敢驳皇帝面子的人是不是都没有好下场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