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空星照
长空星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43,059
  • 关注人气:2,8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精明能干温州人

(2013-03-05 09:57:29)
标签:

温州人

精明

吃苦耐劳

造就奇迹

杂谈

分类: 往事回眸

精明能干温州人

 

我看电视剧《温州一家人》是在地方台播放的时候,一边看一边想起了我所遇到的温州人,实在说,温州人的精明让人佩服,温州人的吃苦耐劳却是让人感动。

改革开放最初几年,那时我还在部队里。有一回船到地方码头卸货,交了班,我穿着工作服走上了引桥。下了引桥,见一个人在分拣腈纶棉,我就站在边上看。他将一堆腈纶棉分拣为三样,稍白一点的、发黄的、被油污弄黑的。于是我问他,为什么要分拣?那人抬头看了看我,说:“老兵了吧?”我说,是。他又说:“是个班长?”没有等我回答又接着说:“快好退伍了吧?”我“嗯”了一声应着。部队里的事情不好多说,我就把话题向他干活的事儿上引,问:“这些是你捡来的吗?”他笑了笑说:“捡?哪里能捡到这好东西!这是从化工厂买来的。”说着他向着我们卸货的工厂甩了一下头。

打开了话匣子,不用我问,他就告诉我,他把这些脏了的腈纶棉买来,漂洗干净,就能卖两倍的价钱。所以要把它分拣,为的是用不同类不同量的洗涤剂漂洗。那时候腈纶布,腈纶棉非常时髦,布票还在使用,这东西很好卖,发愁的是货源。他在这家工厂有关系,把人家用过的买来,经过分拣漂洗,拿出来就是抢手货。同时他还问我,你们能在这家码头卸货,是不是有关系?还说自己的这个关系不硬,拿不到多少货,如果我能拿到,可以分成给我。完了又自问自答似的说,你当兵的,不懂得这些,就是懂得,你也不会干。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干?他说,你是北方人呗!

回到船上,我忽然想起,我单位里也有个兵是温州人。

这个人姓陈,是机电班副班长,浙江温岭人,家就住在后来非常有名的那个“纽扣之乡”。他这几天情绪有点儿低沉,可能与他的恋爱对象有关。那时候不像现在,恋爱关系都称作是对象,不叫女朋友。听他同省的老乡说,女朋友希望他年底退伍回家,和她一起做生意,而他原来的想法是想留下来当志愿兵。小陈这个兵表现不错,如果能够留下来成为技术骨干,对他、对单位都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但我这个管政治思想工作的,还得考虑另一种可能,转不上志愿兵他将怎么办?我觉得应该让他到岸上和那位老乡谈谈,不凑巧,正好是他当班,这事没成。执行地方任务,是偶尔为之,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停靠过那个码头。

有一回船到上海,小陈要请假去城隍庙,那时候外地人都叫豫园,只有当地人叫城隍庙。一般的请假都说去市里,很少有人说的那么具体。我听说过,他女朋友就在城隍庙卖纽扣,他说的地点很具体,大概是为了准假的把握大吧。

回来后销假,他很高兴,我见他不想走,好像还有话要说的样子,就主动问他说,见到你的对象了吗?他恐怕等的就是这句话,不用我再多问,就说了他女朋友的一些事情。

小陈女朋友家开了个纽扣厂,开始女儿在父亲厂里打工,后来不想干了,要自己出去闯。父亲并没有拦着,只给了她两千块钱,说好了挣了钱也不用还,如果折光了本,就再回去给父亲打工。他女朋友要出去销售纽扣,厂子里的销售是哥哥在管,她需要纽扣等于是从厂里批发,和别人相比,没有丝毫的优惠,相反,由于数量小,还属于概不赊欠那一类。前一阵子小陈情绪低落,也与这事有关,那时候他女朋友是希望能给她筹措到一点儿钱。尽管小陈没有在资金上给与帮助,但人家女孩还是创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不但在城隍庙有了一个摊位,还与上海及其周边好几个小型制衣厂挂上了钩,有几个厂子全部用她的纽扣。算下来,一年的能精挣两万多。那时候万元户是个很响亮的名号,比现在一个什么总经理让人重视多了。两人的事情也说好了,如果小陈在部队干,就晚两年再结婚,退伍的话,就结婚后到上海和她一起卖纽扣。没有了后顾之忧,他当然高兴。

那以后,这个温州兵仍然勤勤恳恳地工作,年底我们将他上报为志愿兵人选,不巧,赶上第一年志愿兵考试录取,他没有考上,不是他不愿意在部队干,实在是他的文化程度太低。走的时候,我照例要找他谈谈,他没有提任何要求就走了。

刚刚过了半个月,小陈又回来了,说是档案里没有入党志愿书。我赶紧到政治处去找,志愿书的确没有装进档案,这里面既有会议次序的关系,也有工作上疏忽的因素。我觉得有点儿内疚,让人家又跑了一趟。他却说应该感谢我,他知道,这个名额是我争取来的。这也倒是一个事实,那时候发展党员已经有了名额限制,我中队当年的发展名额已经用完,我以单位被评上先进为理由,要求增加名额,得到了同意,所以在他确定为退伍前将他发展为党员。他能在回家后再来找志愿书,说明他对这个党员很在乎,那时候,在有些地方已经有些人不感兴趣这些了。我仍然觉得对不起人家,要是我的工作做得细一点,就不用人家跑这一趟了。他却说,单说这一趟,他也发了财,并要请我到岸上饭店里喝酒。我说,喝酒就免了,说说你是如何发财的吧。他就给我说了贩螃蟹的事儿。

退伍回家后,他受到当地务工经商之风的感染,没有事情就到市场上转,临出来的时候,想起上海鱼蟹挺贵,就买了五十斤螃蟹带上。到了杭州,看到农贸市场上螃蟹十五元一斤,他就拿出来二十斤买了,正好把路费和成本赚了回来,当然,也有怕时间长了螃蟹不新鲜方面的考虑。到了上海,剩下的三十斤每斤二十五元让一个人买了去,还说亏了,后来一打听,市场上每斤三十元。他对我说,这一趟能抵上你一年的工资吧?拿到志愿书走的时候他说,已经和当地的水产部门打好了交道,过几天就发一车鱼过来。后来听他们的老乡说,他没有和媳妇一块儿卖纽扣,做起了水产生意,成了一个小老板。

以后我探家回到县城,看到好多小贩,都是些南方口音,问过几个,也有一些是温州的。他们穿街走巷,每一个人都背着一个大兜子,有的叫卖小电器,有的叫卖茶叶,有的叫卖文具,还有的放下包来给人家擦皮鞋。就像那个拣腈纶棉的温州人说的,这些活那时候我们北方人干不了,不光是吃不了这个苦,还看不起这些不高贵的职业。可是人家南方人,尤其是温州人,当他们背着大兜子走街串巷的时候,同时也在考察着市场,有了对市场情况的了解,筹到了资金,他们就成了电器商店、茶叶店、文具店、皮鞋店的小老板,进而成为大老板。

温州人商业头脑敏锐,善于捕捉商机,又吃苦耐劳,踏踏实实地干事,正是这些性格特征造就了温州奇迹。如今这温州人满世界跑,一个个都是那么财大气粗,可是说不定,这些人当中当初真有人拣过腈纶棉,卖过纽扣,或者是背着大兜子走街串巷叫卖来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信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信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