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瑞秋
瑞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P65-73,P78-81)

(2011-05-06 09:34:57)
标签:

修行

心理学

自己翻译的,所以质量可能低劣些,因为学习的缘故,想通过头脑里语言转化的过程来做更深刻的理解。比较难的词汇都附了英文原文或者加深,会经常修改,欢迎指教。

 

 

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

P65    成为积极型人(be proactive)

P66    2010.3.23 

这世上我所知道的最鼓舞人心的事实莫过于一个人无可置疑的具有通过清醒的努力来完善自己生活的能力。-------Henry David Thoreau

 

当你开始读这本书的时候,试着跟我做几件心理练习:

1、试着把自已从“我”中分离出来。将你的意识投射到房间的一角,用你思想的眼睛观察你自己,reading.你可以像看待另一个人一样来看你自己吗?

2、试着看看你现在的心情,你能辨别它吗?你感到了什么?你将如何描述你此刻的心理状态?

3、现在,用一分钟来思考一下,你的“心”(mind)是怎样工作的。它是又快又警觉吗?你能感觉到你的内心在两件事之间徘徊吗?一件是试着做这个心理练习,另一件是试图想出这些练习有什么目的。

你刚才所展现的正是人类所独有的能力。动物不具备这种天赋。我们叫它“自我意识”或者“感知自我当下思维进程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人类可以占领整个地球,并且一代一代的做出重要的进步。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对事情做出评价并能够把他人的经验当做自己的一样来学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既能养成,也能破除自己的习惯。

我们不是我们的“感受”,我们不是我们的“情绪”,我们也不是我们的“思想”。而正是这个事实把我们人从动物世界中分离出来——我们可以思考它们(感受、情绪、思想)。

“自我意识”使我们能够从外在角度观察自己,甚至可以观察到我们如何审视自我——这就是我们的自我思维模式(self-paradigm),也是最基础的思维效力模式(paradigm of effectiveness).它不旦影响我们的态度和行为,同样影响我们看待他人的方式。它成为我们基本人性的地图。

   事实上,如果我们不把我们如何看待自己当回事儿,我们就无法理解他人的感受、他们如何看待自己以及他们的世界。我们就会无意识的把自己的意图投射到他们的行为上,并称我们自己“客观”。

2010.05.06

    这同样极大程度的限制了我们的自我潜能和与他人沟通的能力。但正因为人类独有的“自我意识”的能力,可以使我们通过检视我们的思维模式(paradigm)来辨别什么是基于原理的事实,也就是哪些是条件(conditions),哪些是条件反射(conditioning)。

社会这面镜子

如果我们的“自我”的唯一版本是来自于社会这面镜子—目前的社会模式和周围人们的观点、观念、思维模式(paradigm)—我们对于“自我”的看法,就像看马戏团疯狂镜子屋里的反射镜像。

“你从来都不守时!”

“你就不能把东西收拾整齐吗?”

“你肯定是个艺术家。”

“你真能吃。”

“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赢了!”

“这么简单的东西你怎么都不明白?”

这些观点是失衡并且支离破碎的。它们大多数是投射(projections)而不是反射(reflections)。将所关注的和人们的性格缺陷投射出来,就像输入一样,而不是精确的反射出我们是怎样的。

当今社会思维模式的反射告诉我们——我们很大程度上是由条件(conditions)和条件反射(conditioning)决定的。当我们已经认可生活中条件反射的巨大力量,说我们已经被决定了,说我们无法控制它的影响,这就等同于建立了一个相当不同的“地图”(映射)。

有三种“社会地图”——三种决定论被普遍的接受,不论是独立个体(independently)还是集体(in combination),用它来解释人性。一是基因决定论。一般来说你有这样的脾气是因为你的祖父母。你祖父母的坏脾气基因也在你的身体里。那就是一代传一代的,你只是继承了它。另外,你还是爱尔兰人,爱尔兰人就这样。

二是心理决定论。是说基本上你的父母塑造了你。你的成长过程构建了你的个人脾性和性格结构。那就是为什么你害怕面对公众。你的父母就是这样把你养大的。如果你犯了错你就会感到强烈的自责,因为你深深的记得,在你柔弱、温顺、依赖他人的幼年已经编辑好的一个情感剧本。你深深的记得你遭受的那些情感惩罚,当你没能表现得像他人期待的那样好时所遭到的拒绝和抛弃。

三是环境决定论。一般来说,是你的老板这样对你,或者是你的伴侣,或者是不听话的青少年,或者你的经济状况,国家政策。总之你环境中的某些人或者事需要对你的情况负责。

这三种“地图”(映像)都基于一个“刺激与回应”理论,这常让我们联想起Pavlov的狗实验。基础概念就是我们已被决定好了对于某种刺激作出某种响应。

用这些决定论地图(映像)如何能准确并有效的描述这个领域呢?这些镜子如何能清楚反射出人的本性呢?他们成为能自我实现的预言了吗?他们是建立在我们内心确认的基本原则之上吗?

在刺激和响应之间

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让我跟你们分享一个Victor Frankl的有促进作用的小故事:

P69  Frankl 曾是一个在佛洛依德心理学传统下成长的宿命论者。这种宿命论假定你童年发生的一切会形成你的性格(personality)跟人格(charactor),而人格决定一生。人生的限制和范围(parameter)已经被设定好了。基本上,你做什么都无法改变它。

Frankl同时也是一位犹太心理学家。他曾被关进纳粹的死亡集中营里,Frankl经受了无数的折磨和凌辱,每一刻都无法预知自己下一刻的路将会通往火坑还是被“拯救”——去送去抬尸体,铲土掩埋那些不幸的人们。

一天,光着身子被独自关在一个小单间里,他突然感到了自由,后来他称它为“人类的最后自由”。这种自由纳粹佬无法剥夺,他们可以完全控制他所在的环境,他们可以对他的肉体肆意妄为,但是Victor Frankl 在这一刻发现了“自我意识”,他可以作为一个观察者来看待他此刻所经历的。他的基本身份是完整的。他可以在他自己的内心决定周围的一切将会对他产生怎样的影响。他发现在已发生的或者说外部刺激与他的响应之间,他有自由或者说有能力去选择如何响应。

Frankl 的经历中,他把他自己投射到不同的环境中,比如说从死亡集中营中释放出来以后给他的学生讲课。他在教室中用他意识的眼睛(mind’s eye心眼)描述自己,教给学生他在那些遭遇中学到的。

通过记忆和想象而做的一系列精神的、情感的、道德的训练,他运用(exercise)了他小小的萌芽期的自由,直到它越长越大,直到他比他的纳粹看守们更自由。他们在环境中有更多的选择,但是他比他们更自由,具有更多的内在力量去运用(exercise)他的选择。他鼓舞着他周围的人,甚至一些纳粹看守。他帮助监狱里的人们找到他们的尊严,理解痛苦(suffering)的意义。

2010.05.08

在你能想得到最最令人感到羞辱的环境中,Frankl用人类与生俱来的“自我意识”发现了人性的基础原则——在刺激与响应之间,人有自由做出选择。

具有选择的能力是人类独有的天赋。除了“自我意识“外,我们还具有“想象力”——超越现实在头脑中创造的能力。我们有“良心”——内心深处的对错意识,那是我们行为的基本准则,是行为和我们想法行动的和谐程度的指标。并且我们具有“独立意愿”——根据自我意识而表现自己的能力,不受其他因素影响。

即使最聪明的动物也不具有上述任何一种天资(endowment)。用计算机来做比喻的话,就好像他们通过本质或者训练被编进了一些程序,他们可以被训练的负责任,但是他们无法对他们的所受的训练负责。换句话说,他们没有办法指导自己的程序,他们没办法改变自己的程序,他们甚至没意识到自己有程序。

但由于我们人类具有这种独特的天资,我们可以编写跟我们的本能(instinct)和受过的训练完全无关的新的程序。这就是为什么动物的能力相对有限,而人类的能力是无限的。如果我们依据我们的直觉,条件,条件反射和头脑中的记忆生活得像一个动物,我们的能力就会受到限制。

决定论的范式主要是从动物身上的得到的——老鼠、猴子、鸽子\狗——还有一些神经病人和精神病患者。这可能符合一些研究者的标准因为它看起来可预期并且是可测量的。人性自我意识的历史告诉我们:这根本不是我们地盘的地图!!

这种独特的人类潜能把我们提升到动物世界的上方,实践并发展这些天资会使我们具有实现人类独特潜能的力量。我们最强大的力量就是——可以在刺激和响应之间,做出自由的选择。

“积极主动性”(proactivity)的定义

在发掘人性基本原则的过程中,Frankl描述了一个精准的自我地图,根据这个地图,他开始发展出第一个也是在任何环境下一个高效率的人最基础的习惯——积极主动的习惯。

即使在管理学中“积极主动(proactivity)”这个词已经相当常见,在大多数字典里你还是找不到它。它的意思不仅是主动性(initiative),它的意思是作为一个人我们需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我们的行为是我们对于决定的运行,而不是我们的情况(condition)。我们可以使感觉屈从于价值。我们有主导性和责任去使事情发生。

看看“责任”(responsibility)这个词,由response(响应)——ability(能力)组成——你有能力去选择如何响应。高积极性的人能够意识到责任。他们不责怪环境、条件或是他们自己行为的条件反射(conditioning)。他们的行为是他们自己清醒的选择的结果,这种选择基于对价值的判断,而不是根据外在条件来行动,这种行动仅基于感受。

P71因为我们是遵循自然的,积极的,我们具有清醒的选择的能力。如果我们的生活是条件和条件反射的结果,那是因为我们采取默认的态度,授权其他外部条件来控制我们的生活。

做出这种选择时,我们就变成了“反应型”(reactive)人。反应型人经常受他们所在的物质环境影响。天气好,他们就心情好。反之,也会影响他们的行为和态度。积极型人可以带着他们自己的天气,下雨和晴天都不会影响他们。他们是价值观(value)驱动的。他们 的价值观驱使他们做高质量的工作,而跟天气没有关系。

反应型人通常也会受到所谓的“社会天气”的影响。人们对他们好,他们就感觉好,人们对他们不好,他们就表现出自我保护和防卫的状态。他们把自己的情感生活建立在周围人的表现上。授权他人的弱点来掌控自己。

使冲动服从于价值是积极型人的核心能力。反应型人被感觉、情况、条件、环境驱使。积极型人被价值驱使——经过认真思考以及选择的内在价值。

积极型人仍受外部刺激影响——物质的,社会的,心理的。但是不管他们是否有意识的响应,都是基于价值而做出的选择或响应。

就像Eleanor Roosevelt所说的“没有你的同意,没有人能伤害你。”用Gandhi的话说就是“他们没有办法夺走我们的自尊,如果我们不给他们。”那是我们的意愿的许可,我们对我们遭遇的认可比遭遇本身更让我们受伤害。

我承认这在情感上很难接受,尤其当我们年复一年的解释环境和他人的行为给我们带来的痛苦。但是,当一个人可以深刻并诚恳的说出:“因为我过去做出的选择,我才成为今天的我。”这个人就再不会说:“我选择其他”

有一次在Sacramento 当我讲到积极主动性这个话题的时候,一位女性从观众席中站起来,开始很激动的发言。观众数量很多,当很多人回头看着她时她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感到很尴尬并坐回到座位上去。但她似乎无法抑制她的情绪,开始跟周围人说话。她看起来很高兴。

我真等不及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终于到了课间,我走过去问她是否可以分享一下她的感受。

“你真无法想象刚才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她大声说道:“我是一个全职护士,护理一个你能想象到的最痛苦最讨人厌的病人。在他眼里不管我做什么都不好,他从不表示感激,他几乎没有谢过我。他总是喋喋不休的说我这不好那不好,找到我做的每件事的缺点。这个人让我的生活非常痛苦,我经常会带一些沮丧的情绪给我的家庭。其他的护士也有这样的感受,我们都祈祷他能早点死去。”

“当你居然有胆站在那说什么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我除非得到了我个人的同意,我自己选择了痛苦感受的生活。我怎么可能相信那种话?”

“但是我继续思考,我真正的进入到我自己当中,问我自己:‘我有能力选择我的反应吗?’”

“当我真正意识到我确实具有那个力量,当我咽下了苦果并真正意识到是我自己选择了痛苦,并且我还意识到,我可以选择不痛苦。”

“就在那个瞬间,我站了起来。我感到我已经走出了San Quentin.我想对全世界大喊,我自由了!我从牢狱中走出来了。我再也不会被别人对我的态度所控制。”

那不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但是我们对我们遭遇的响应伤害了我们。当然,肉体和感情的伤害会导致悲伤。但我们的人格,我们的基本身份没必要被伤害到。P73

 

 

P78

倾听自己的言语

由于我们的态度和表现都取决于头脑中的范式,所以,如果用自我意识去检视我们的言行,可以从中看到我们潜在的映射(map)的本质.审视我们的言语,就像使用温度计一样,可以测量出我们作为积极型人(proactive people)的积极程度。

反应型人(reactive people)通常用这样的言语来免除自己的责任

“这就是我,这就是我的方式”—

我就是这样的,真没办法。

“他真让我生气”—

那不是我的责任,我的感情生活已经被我无法控制的东西掌管了。

“我做不了,我没有时间!”—

我之外的一些情况—有限的时间—控制了我。

“要是我妻子当初更有耐心一点儿就好了”—

他人的行为使我的效力受到了限制。

“我不得不这样做。”—

环境及他人迫使我这样做了,我无法自由的选择自己的行为。

我们的言语来自基础的决定性范式(basic paradigm of determinisim)。而他的主要宗旨就是—转移责任—不是我的责任,我也无法做出选择。

我的一个学生问我:“我今天不来上课行吗?我必须去参加网球旅行。”“你必须去,还是你选择去?”我问。“我真的必须去!”他重申。我问他“如果你不去会怎么样?”“他们会把我踢出网球队。”“你希望有这样的结果吗?”“不希望”“所以说,你选择去,因为你还想待在网球队里。你不来上课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仔细想想,一般来说不来上课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你不会把我踢出去,对吗?”“那只是一个社会后果。不是自然结果。如果你不参加网球队,你就不能打球,这是自然的结果。如果你不来上课,会怎么样?”“我将错过学习的机会。”“对了,所以你需要衡量这两种结果然后做出选择,我知道如果是我,我也会选网球活动,但我不会说我不得不(必须)这样做。”“我选择去参加网球活动”他老实的回答。“然后翘我的课?”我装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反应型言语的一个严重问题就是实现自我的预言。反应型人不断为他们所相信的—他们已经被断定了—这个范式(paradigm)提供证据,使范式不断加强。他们越来越强烈的感到受害和失控,无法掌握自己的生活以及命运。他们责怪外力因素—他人,环境,甚至星星—在他们的立场上。

在一次讨论会上,我正讲到积极(proactivity)的概念时,一位男士走近说对我说:“Steven,我喜欢你所说的,但是没一个情况都是不同的。就说我的婚姻,我真担心啊,我和我的妻子再也找不到以前的感觉。我想我不再爱她了,她也不再爱我了,我又能怎么办呢?”

“那种感觉没有了是吗?”我问

“是的”他又一次肯定。“我们还有3个孩子,我们真的都很关心他们,你说我该怎么办?”

 “爱她。”我回答。

“我跟你说过了,那种感觉已经没了。”

“爱她”

“你没明白,就是没有那种爱的感觉了”

“那就爱她,如果那种感觉不再了,更是一个很好的爱她的理由。”

“但是,当你不爱的时候,你还怎么爱啊?”

“我的朋友,爱是一个动词,爱—就是这个动词,而那种感觉是爱的果实。所以爱她吧,关心她,为她奉献,倾听她的声音,移入感情,感激她,认可她,你愿意这样做吗?”

 

在所有进步社会的伟大文学中,爱都是一个动词。反应型人把爱当做一种感觉,他们被感觉所驱动。好莱坞已经把我们基本上编辑成我们感情的产物,让我们相信我们没有责任。但好莱坞剧本没有描述事实。如果我们的感情控制行为,那是因为我们已从自己的责任上退位,许可他们这样做。

积极型人认可爱是一个动词。爱是需要你做的一件事。是你做出的奉献,是你给出的自我。就像一位母亲孕育婴儿并把它带到世上来。如果你想要学习如何爱,向那些不求回报以德报怨的为他人奉献的人学习。如果你是一位家长,看看你为孩子们所奉献的爱。爱是通过实施爱的行为而得到的价值。积极型人使感觉从属于这种价值。爱,感觉,是可以重获的。P8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