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至尊活宝俱乐部
至尊活宝俱乐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17
  • 关注人气: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女子足球赛

(2011-05-16 19:01:01)
标签:

体育

中卫

英语系

中文系

女一号

休闲

分类: 芬芳五月活宝妙笔

女子足球赛

作者  壹群,紫洛

 

    有人说,当你在校园的上空听到有女生一声接一声尖厉的叫喊的时候,不要以为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而是这个学校正在举行女子足球赛。而一边比赛一边大声尖叫正是女子足球赛(当然是指的是业余不入流的)的典型特征之一,据说这也是男同学热衷于看女足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们看的并不是谁最会踢球,谁的脚法最好,他们只想看女生把足球踢成篮球,围着一堆哄抢,捧着足球到处跑的滑稽场面,或者看着女生拼足了力气企图来个远射,结果球只射到了脚下几米远的地方盘旋的窘样,然后就在一旁指手划脚的轰笑,并且还不停地吹哨子帮着制造更诙谐的气氛。在他们看来,女子足球赛就像周星驰的无厘头搞笑剧一样的让人捧腹。

    当然这样的场面也不是每场都有的,经过几番比拼过来的女足,水平与经验远比刚开始接触足球时丰富多了。

    您现在看到的,是中文系女子足球队与英语系女子足球冠军决赛现场。场外,是站着坐着甚至是拿着饭盒“乒乒乓乓”给双方对员助威的各个系学生。上半场,中文系的明一个漂亮的头球让全场观众对女足刮目相看,而下半场英语系一中锋的英勇铲球让所有观众为之兴叹不已。


    “看人呀,看人!”我系体育部长在场外不停地挥着手臂,声嘶力竭地指挥着,声音已然与破锣无异。看着虎背熊腰的英语系女足和苗条有加的本系女足,他确实忧心重重。而像我和洁这样的身材,在所有的队员面前,无疑像根豆芽菜一样脆弱不堪一击。上半场的时候,我与一个狂奔而来的英语系“女一号”硬碰硬撞了个正着,结果是那位同志立在原地稳如泰山,我却被她撞得倒退了好几步,然后跌了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惹得全场又是一阵轰笑,羞得我简直无地自容。下半场还剩几分钟了,双方对员都难免有些焦燥,犯规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场上一会儿是手球,一会儿是拉人,裁判哭笑不得地吹着哨子,没办法,球场上的比分还是0:0。女足比赛,最辛苦的莫过于中场的队员了,因为足球多数时候是在中场的位置来回周旋,极少能到达对方的小禁区,就算能到达对方小禁区,也已经是强驽之末了。对方队员在我方小禁区的附近几次远射都没有造成太大的威胁,中文系能到达对方小禁区附近的次数较少,很明显,英语系的实力要比中文系的实力强些。比赛将近结束,我看见体力与速度俱佳的洁这个时候也已然脸色苍白,动作明显地迟缓了很多。我和洁从班里的足球队被选到系女足,系里的前锋都由本系高年级的师姐担任,因此我和洁俩人就从班上的前锋沦为了系队的中锋,我更是体力不支,在下半场的最后十几分钟,被体育部长调到后面当了后卫,落了个闲差。虽是闲差,但我还是觉得自已的小命只剩了半条。


    每隔一会儿,我都会眼巴巴地看一眼裁判,希望他拿哨子狠命地一吹,赶快结束了这艰难的战斗。臀部还在隐隐作痛,脚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扭了一下,变得不太利索。在球场上,一分钟的时间,就像是一小时一样的漫长。

 


    任意球。不好!英语系的女一号一抢过球,迅速地绕过两名本系的中锋,从操场的左边开攻冲上来了,势如破竹,看样子她准备在最后的几分钟加强攻势了。英语系的拉拉队像是看到了进球的希望,在场外拼命地加油助威,饭碗敲得“哐当哐当”作响。球场周围树上不知飞来了多少泼鸟儿,刚安顿下来又被这嘈杂的声音赶跑了。是的,当女一号看到曾经被她撞得呜呼哀哉的中卫竟然又成了后卫的时候,她的脸上洋溢势在必得的狂妄。我不得不承认,我非常紧张,上去硬碰硬地抢,很可能抢不过又是一个四脚朝天,可是不堵住她,让她进了球自已不成了千古罪人?这时候我听见了本系的观众在拼命地大叫:拦住她!拦住她!是的,宁可战死球场,也不做逃兵!许是受了他们的鼓舞,我决定豁出去了,咬紧牙根迎了上去。后来据洁回忆说,她在我的不远处看到我当时的表情极为悲壮,大有与女一号同归于尽的气势。本队的中锋以及两名后位从各个方位加紧包抄过来,但是很显然远水已经解不了近渴了,那一刻我只觉得自已的血压“噌”地一下往上窜,太阳穴在突突地跳动。天助我也!这位女一号虽然块儿大,跑得快,但运球的技术却不过硬,再加上求胜心切,还在我前方五六米运球的时候,她的脚速有点失控,球运过了头,脚下的球竟然神奇般地离开了她不偏不倚地踢到了我的正前方。女一号赶紧加快脚步冲上来想要跟我抢回她的球,晚了,我早已拼足了力气,就着球的来势,对着球拼命的就是一大脚:那球载着我所有的力量,连同刚才她带给我的羞愤一起飞过了中场。是的,我不得不承认,那是一条美丽的抛物线,美得让人不由得联想到那是一条眩目的彩虹,给人带来希望的转机。球一直飞到了对方的大禁区内,“女一号”的狂妄顿时被打击无影无踪。小样儿,别以前被你块儿大,就可以逞个人英雄主义!嘿嘿,终于让我报了“一撞之仇”!我心里好一阵得意。想想当时要是有摄像机,一定能摄到我当时小人得志的样子。“好!”我听见中文系的观众席里发出一声整齐地喝彩。

 


    球在对方场地进行新一轮的抢夺的时候,比赛结束的哨声悠长而锐利的响起。比赛结束,双方最终战成0:0。按照比赛规则,必须以点球来分出胜负。

 

    是的,最激烈、最刺激的点球决胜负。

 

    这个时候,体育部长们像上窜下跳的袋鼠,紧张地在队员中间来回筛选,因为他们的选择,将直接关系到这场比赛的胜负。球场外面无形中已经围成的两大部分,一边是中文系足球队与观众,另一边是英语系以及她们的拉拉队,他们都在密切地关注着本系将会选出哪些选手去赴这最后的厮杀。

 

    十分钟后,点球决赛的哨声响起,每一边的观众用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欢送着本系的五位球选手英雄般的隆重登场。

 

    我被观众的欢呼声拍得有点儿晕,脚也有点儿发软。比比赛更大的压力,像一座山一样地压在了自已的身上:我在中文系四位点球选手的后面,晕乎乎地上了场。体育部长在选球手的时候,我下意识躲到了其它队友的后面,这样的机会,理当留给脚力最好的选手,可最后我还是被他从人群中像纠一只老鼠一样地纠了出来。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一个合格的战士,是不能违搞军令的。

 

    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球场周围的几盏大灯把整个球场照得晃亮,场外的观众已经围得水泄不通,他们都在关注着这个学校有史以来的第一支冠军女足将花落哪系。

 

    第一个点球开始,英语系的女一号先开球。全场观众屏住了呼吸,眼睛死死地盯在第一位选手和对方的门卫身上。我的心跳明显地加快了。

 

    女一号后退几步,一小阵助跑,提起那只粗壮的大脚就是一射:球贴着地面飞快地撞进了球门,中文系的门卫判断错误,身体扑向了另一边。进了!英语系的观众为本系赢得了一个开门红好一阵欢呼。

 

    中文系开球的是师姐萍,一个屡次打破学校短跑纪录的优秀女生。英语系的门卫躬着腰,双手紧张地放在胸前,死死地盯着师姐,我清楚地看见她额头上的汗水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师姐在原地轻松地转动了一下右脚踝,以45度角缓缓地退了几步。助跑,加速,提脚,又是一条美丽的弧线,载着明亮的灯光,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闪进了对方的门框里。进了!中文系观众席里也是一阵欢呼。

 

    1:1平。球场上的气氛空前地紧张和高涨起来。

 

    第二第三轮,双方各进一球,战成3:3平。

 

    第四轮,英语系球选手射偏一球,而中文系也被对方的门卫截住了一球,比分还是3:3平。球场上的气氛越来紧张,场外的观众的情绪被比分的起落左右着,这边是齐声欢呼,那边就是齐声惋惜叹气。

 

    第五轮,全场只剩两名选手,我和英语系的另一名选项手。按照顺序,我是最后一位上场。而越接近上场,我的心跳越来越快,全身僵硬,感觉僵直得快要崩裂了。

 

    英语系选手上场,全场屏声静气。

 

    依然是倒退几步,助跑,干净利索地起脚,球飞快地向球门飞去。可惜这个球踢得太正了,中文系的门卫没有考虑张手顺势就接住了这个球。好!所有的中文系学子们包括我在内都不由得为门卫的出色表现叫好,英语系观众席里传出一阵阵惋惜的声音。形势已经十分明朗,如果我的球踢进了,冠军将归于中文系,如果我没踢进,又将加赛再比。

 

    胜败在此一举。这个时候,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裁判口哨声响起。该我上场了。

 

    我听见身边的观众在一浪接一浪地加油声与鼓舞声,体育部长朝我用力地点点头,他的眼神分明在说“加油,你一定行的!”

 

    我走到场地中间,加油声响彻耳际。而我的脑子里这时只有一片空白,手心在不停地冒汗。往哪边踢呢?我在想,踢得太正了容易被截,踢右边角度似乎不太顺,射球的力度将大打折扣。怎么办呢?我抬头看看了对方的门卫,她一边迅速地擦去额头上的汗珠,一边死死地盯着我,我想此时此刻她的心里也在不停地猜测我把球踢过哪边吧。一个念头迅速地从我的脑中闪过,好吧,就这样,豁出去了,我咬了咬牙。

 

    45度缓缓地退后几步,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抬头迅速地朝球门右边看了一眼,提气,助跑,加速,起脚,我用尽了生平所有的力气往球门的左边射去,英语系的门卫如我所料地往球门的右边扑了过去,而球却从左边顺利地进了球门。吔!我情不自禁地跃了起来,压在身上山一样的压力随着球进入门框的那一瞬间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进了!进了!中文系这边的观众雀跃起来,欢呼声如潮水般涌来,队友们一个个冲上来抢着要拥抱我。那一刻的情形,就像是世界杯决赛的奖杯已经握在手上一样,无法言喻的激动与兴奋。中文系的观众们拿碗的拿旗的在一旁用他们的方式不停的闹腾,体育部长还要求队友们像世界杯的选手一样,把我抬举得像英雄一样的抛起来,我羞得赶紧躲到了一边儿去。整个队在球场上闹了好一阵子,闹够了,累得不行了,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腿光荣地肿了一个星期。

 

    有一首歌里唱到,“男儿不踢球,白来世上走,女儿会踢球,青春更风流”。照这样说来,我的确是挺“风流”的,哈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