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根一生徐福刚博客
草根一生徐福刚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5,687
  • 关注人气:2,6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戊戌年静顺汤验案集锦

(2018-05-11 04:56:59)


2017年5月12日和12月27日,先后报道了《司天运气方之苁蓉牛膝汤治验》和《必先岁气,无伐天和——丁酉年审平汤验案集锦》两组运用三因司天方的临床验案,展示了中医学五运六气天人合一必先岁气的临床思维。进入戊戌年后,相应司天方的应用和疗效为很多读者所关注,本版收集整理了部分静顺汤的临床医案,以期对关心“三因司天方”临床应用的读者有所启迪。

陈言《三因方》所载静顺汤方:白茯苓、木瓜干、附子、牛膝、防风、诃子、甘草、干姜。缪问《三因司天方》方解:“太阳司天之岁,寒临太虚,阳气不令,正民病寒湿之会也。防风通行十二经,合附子以逐表里之寒湿,即以温太阳之经。木瓜酸可入脾之血分,合炮姜以煦太阴之阳。茯苓、牛膝,导附子专达下焦。甘草、防风,引炮姜上行脾土。复以诃子之酸温,醒胃助脾之运,且赖敛摄肺金,恐辛热之僭上刑金也。初之气,少阳相火加临厥阴风木,故去附子之热,且加枸杞之养阴;二之气,阳明燥金,加少阴君火,大凉反至,故仍加附子以御其寒。”

《黄帝内经》“凡此太阳司天之政,气化运行先天,天气肃,地气静,寒临太虚,阳气不令,水土合德,……寒政大举,泽无阳焰,则火发待时。”“二之气,大凉反至,民乃惨,草乃遇寒,火气遂抑,民病气郁中满,寒乃始。”戊戌年二之气的实际气候与《黄帝内经》所论一致,故3月以后报告用静顺汤的验案颇多。

静顺汤治疗慢性腹泻

宋某,男,66岁,1952年12月13日出生。

2018年01月20日初诊。主诉:慢性腹泻8年。8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腹泻,每日5~6次,稀水样便,有时溏稀不成形。晨起时腹痛作泻,泻后稍舒。每日早饭前要泻下2~3次。自觉手心热,腹部凉甚,每年入秋天气凉时症状加重。长期口服止泻药,严重时去县医院消化科住院治疗。治疗多年,病情逐年加重。刻下症见:患者精神倦怠,体形偏瘦,面色萎黄,腹部凉,晨起腹痛较著,大便每日6~7次,溏泻不爽,小便可,胃口佳,睡眠正常。舌质淡,苔白厚腻,脉沉细。

处方:制附子9克,茯苓12克,炮干姜5克,木瓜15克,诃子12克,怀牛膝12克,防风10克,炙甘草10克。5剂。水煎两次,分两次服用。

二诊:2018年01月26日。病人服上方后,腹泻明显减轻,现每日大便1~2次,成形,晨起腹痛症状消失,腹部凉感已无。舌质淡,苔白厚腻,脉沉细。效不更方,嘱患者继服上方5剂,以巩固疗效。

按:患者痛泻日久,按常规辨证,泻责之于脾,痛责之于肝,主方为泻肝木实脾土之痛泻要方。考虑到该患者出生于壬辰太阳寒水司天之年,患者体质寒湿,腹部凉甚,显系受先天寒水影响,今年戊戌又为寒水司天,诊其脉,寒象之沉细明显而木旺之弦象不明显,故果断投以针对寒水年的司天方静顺汤而获良效。

《黄帝内经》曰:“必先岁气”“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虚实之所起,不可以为工矣!”此例依据太阳寒水之岁气影响,不拘泥于痛泻之方证,使用运气司天方静顺汤,而使缠延数年的痛泻得以治愈,又一次印证了五运六气理论的临床价值。

(胡淑占 山东省金乡县化雨镇卫生院)

静顺汤治疗鼻炎

戊戌年二之气里,倒春寒比较明显,先是北京报道“惊现三十年前四月雪”,后全国大部分地区降雨也被称为“谷雨时节少有的强降雨”。今年春天过敏性鼻炎患者较多,运用司天方静顺汤治疗,缩短了疗程,减少并发症。

某女,2010年8月6日出生。2018年3月20日患感冒,症见鼻塞、流清涕、咽痒。第二天流涕不止,白天用了两大包手纸。饮食、二便、睡眠均正常。既往有过敏性鼻炎病史,每于春天发作严重,并常伴随咳嗽、发热、呕吐、腹泻等症。患者舌质淡暗、舌苔厚腻水润。

病人舌象符合今年太阳寒水司天致病病机,判断是寒邪所致,给予静顺汤治疗,方药如下:附子3克,防风10克,木瓜10克,牛膝6克,茯苓10克,诃子6克,炒甘草6克,炮姜5克。2剂。

1剂后,涕止,仍有鼻音,偶有流涕。厚腻苔开始消退,舌苔面积减小,舌苔水润明显改善。

2剂后,涕止,鼻音消失,感冒痊愈。舌质鲜活红润,舌苔基本正常。

按:此病人既往治疗一般选用败毒散加减治疗,病程较长,且后期常演变为咳嗽、发热、吐泻等症。戊戌年运气出现寒胜于火的特点,在外感初起辨明寒水病机后给予静顺汤治疗,不仅见效快,而且有效阻止了后期并发症。

(王文华 天津市武清区中医医院)

静顺汤治疗扩张性心肌病

胡某,男,1967年2月13日生,2018年4月9日初诊。

患扩张性心肌病12年,伴快速房颤、心力衰竭。近年反复住院治疗,每天服用十几种西药,1月前诸症加重,西医治疗效果不显。刻下症见:心下痞满,活动后症状加重,伴心下痞硬、呼吸困难,面色紫红,颜面浮肿,口唇发绀,双下肢水肿,手足凉、腹凉,腹部皮肤色青,大便不成形,纳可,眠佳,舌质紫红苔腻,脉微弱呈屋漏脉。病势危重,已属真阳衰败、阴盛格阳之象。西医诊断:扩张性心肌病、快速房颤、心力衰竭。拟静顺汤加减。

处方:附子9克,茯苓30克,木瓜30克,防风12克,炮姜6克,炙甘草 6克,牛膝10克,枸杞子10克,丹参 30克,葶苈子30克,大枣10克,诃子10克。4剂(颗粒剂)。日1剂,水冲服。

2018年4月13日复诊。服药后自觉心下痞硬及呼吸困难症状明显减轻,下肢和面浮肿明显好转,手足凉、大便稀诸症亦均改善,面色由紫转为稍显红色,舌仍紫红舌体胖大,但舌苔由厚转薄,脉象由屋漏脉转为沉细代脉。嘱上方加附子为12克,继服5剂。

按:患者患扩张性心肌病伴快速房颤、心力衰竭12年,发病于2006年,该年为丙戌年,水运太过,又太阳寒水司天,与今年同气不同运。患者病程久,心阳衰败,真脏脉现,遇今火运阳年,太阳寒水司天,湿土在泉,寒临太虚,阳气不令,寒湿之会,诸症加重。治疗根据“故岁宜苦以燥之温之,必折其郁气,先资其化源,抑其运气,扶其不胜,无使暴过而生其疾。”以针对寒水司天的静顺汤加味治之,患者服后诸症改善明显。

(赵洪岳 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萌水镇中心卫生院)

静顺汤治疗顽固性口腔溃疡

周某,女,生于1969年7月23日。

2018年4月3日初诊。患顽固性口腔溃疡3年,反复发作,此起彼伏,溃疡疼痛难忍,多处诊疗,未能根治。曾经寻求中医治疗,屡用清热泻火剂,效果不明显,故没有坚持服用。后辗转就诊于各大医院,只有服用沙利度胺(反应停)能够缓解,但不能根治,后经常服用反应停。就诊时检查发现嘴唇内侧、舌体有多个溃疡面,部分溃疡面大、深、颜色苍白。舌体左侧边缘有如黄豆大小隆起结节,溃疡疼痛明显。平时经常觉得头晕乏力、畏寒、大便干结难解,诊脉为细脉。给予静顺汤加味。

处方:白茯苓10克,木瓜10克,炮附子3克(先煎),怀牛膝10克,防风6克,诃子10克,炙甘草3克,干姜3克,天冬10克,麦冬10克。7剂。

2018年4月13日复诊。自诉用药期间溃疡有所缓解,虽然溃疡面没有愈合,但是局部疼痛已经消失。停药后疼痛又作,溃疡面肿胀。继续予上方去天冬、麦冬10剂。

2018年4月24日复诊。所有溃疡全部愈合,疼痛消失,但仍大便干结。予前方加肉苁蓉10克续服7剂。

按:参照顾植山临证诊疗的“三辨思想”(辨天、辨人、辨病证)进行分析。辨天,今年为戊戌年,太阳寒水司天,虽戊年属太徵火运,但气克运,应以气为主;辨人,患者为己酉年出生,运偏寒湿,平时怕冷,土运不足之年出生,体质偏弱;辨病证,该口腔溃疡面颜色苍白,当为阴证溃疡,治疗当用温药。戊戌年太阳寒水司天的主方是静顺汤,首诊考虑大便干结难解,有阴虚之象,加了天冬、麦冬,虽有效,但不明显,复诊径用原方而获全功。

(唐志安 江苏省宜兴市人民医院)

静顺汤治疗夜尿多

黄某,女,47岁。2018年3月30日初诊,患者主诉近半年来,每天夜间都会被尿憋醒1~2次,凌晨2~3点必须起床小便,小腹胀满症状明显,无尿急及尿痛,严重影响了睡眠质量。素有冬季畏寒明显,手足尤甚。舌质红苔白,脉细缓。

处方:制附片8克(先煎),炮姜片8克,茯苓15克,怀牛膝15克,宣木瓜15克,炒甘草10克,防风10克,诃子肉10克,生姜片10克,大红枣10克(掰开)。5剂。

2018年4月13日二诊,患者诉起夜小便情况已基本痊愈,以往每晚困扰睡眠的精神紧张状态也轻了。续服5剂,以巩固治疗。

(单建国 江苏省江阴市城中卫生中心)

静顺汤治疗腹痛、斑秃

腹痛案

杨某,男,50岁。2018年3月21日就诊。自诉右下腹持续胀痛3年,加重半年。曾疑为阑尾炎,经多方治疗不愈,于2017年9月剖腹探查,行阑尾切除术。术后腹痛没有任何缓解,反出现排便前腹痛剧烈,排便不畅,每日排不成形便4~5次。3月19号再次住院,没查出阳性结果。平素头晕、乏力、气短、口有异味、腰腿痛。舌质淡暗,苔薄微黄,脉弦紧。给予静顺汤合白术厚朴汤。

处方:制附子5克,炮干姜15克,诃子肉15克,木瓜20克,防风15克,川牛膝10克,炒甘草10克,茯苓15克,枸杞子15克,炒于术15克,厚朴15克,桂枝15克,青皮10克,藿香15克,法半夏15克。7剂。

服用2剂即腹痛减,大便次数减少,7剂后乏力、口中异味等症状亦减轻,14剂药后痊愈。

按:患者头晕、乏力、气短、舌淡为一派阳虚之象,今年戊戌太阳寒水司天,脉紧为“寒中”之证。患者生于1969土运不及之年,故多泄泻,放选静顺汤针对太阳寒水,所合白术厚朴汤为针对酉己年土运不及,方机对应而收桴鼓之效。

斑秃案

康某,女,36岁。2018年3月21日初诊。患者自诉反复发生头发片状脱落,现右侧颞顶部一直径3厘米斑秃。平素手足凉,无其他不适。舌质红,苔薄白,左关尺脉弱。方予静顺汤。

处方:制附子5克,炮干姜10克,木瓜20克,诃子肉15克,川牛膝10克,茯苓15克,炒甘草10,防风15克,枸杞子15克。7剂。

4月8日二诊,脱发处已经长出绒发,手足凉消失。

按:今年是戊戌年,太阳寒水司天,春节以后寒潮时常来袭,门诊腰腿疼痛、关节疼痛、腹泻等病人增加,针对太阳寒水的静顺汤应用机会也较多。该患者生于1982壬戌年亦属太阳寒水司天,患者脉沉弱、手足发凉,正是受寒之象,故选取针对太阳寒水的静顺汤治疗取得了良好效果。

(武斌 辽宁省凤城市中医院)

静顺汤治疗下肢无力

李某,女,1969年11月11日出生。

2018年3月12日就诊。主诉:左下肢畏寒无力,走路跛行三天。去年11月底,因在寒冷处久坐,起立时突然感觉左下肢无力,欲摔倒,经人搀扶行走约5分钟,回家温水足浴后渐缓解。之后每遇气温寒冷变化时即感左下肢无力,偶有头晕感。三天前,又因气温突然变冷,左下肢畏寒无力,走路跛行,三天来不见好转。颅脑核磁共振检查示:双侧侧脑室周围内多发脱髓鞘病变,多发性硬化可能性大;腰椎核磁共振检查示:腰椎退行性病变,余无明显异常。西医诊断:多发性硬化?脑栓塞?欲收住院进一步检查治疗,患者未同意,转中医治疗。刻诊症见:舌淡苔白,双脉沉细。予静顺汤原方。

处方:宣木瓜30克,茯苓10克,熟附子10克(先煎),怀牛膝10克,干姜6克,防风10克,诃子10克,枸杞10克, 炙甘草6克。颗粒剂,3剂。

3月16日复诊,药后第二天,下肢怕冷感明显减轻,下肢较治疗前有力,头晕未作,大便较治疗前通畅,舌质淡,苔薄白,双尺脉仍偏沉。药已中病,继上法又服7剂。

4月23日再诊,自感身体清爽,精神好,未再有下肢怕冷无力及走路跛行现象,也未再服药,于今天复查磁共振示:双侧侧脑室周围病灶较前明显变好。

按:该患者病发于去年11月底入冬之时,每次均于天气寒冷之时感觉不适,患部在下肢,符合寒邪伤人其位趋下的特点。今年为戊戌之年,岁火太过,寒水来复,太阳寒水司天,气克运,天刑之年,气候变化剧烈,病发于初春,气候变化无常,忽冷忽热,所以病人再次发病,且不能自行缓解。陈无择的《三因方》之静顺汤,符合今年的运气特点和病人的实际病情,方机相应,故药后收满意疗效。

(肖厥明 山东淄博市张店区中医院)

静顺汤治疗严重心律失常

朱某,男,47岁。

2018年3月1日初诊:胸闷伴心动过速6年。该患者6年前出现胸闷、憋气,心动过速,常自感突发心悸或心搏暂停,梦中亦会突然憋醒。经省三甲西医院多次全面检查,均显示有二度、高度房室阻滞。西医告知无特效治疗方案,只有等待病情加重再行植入起搏器治疗。刻诊症见:患者体型较壮硕,面色暗,自诉常感疲倦乏力,不定时心慌或心搏暂停,夜间常突然惊醒。自测脉搏,停滞或乱跳,昼夜持续。舌淡苔白略有齿痕,舌下络脉瘀紫。脉结代,右脉寸关略紧小数,左脉沉细弱,双尺尤甚。

戊戌年“太阳司天之岁,寒临太虚,阳气不令,正民病寒湿之会也”,该患者舌脉一派寒湿之象,方拟司天静顺汤合薯蓣丸。

处方:制附子6克(先煎1小时),防风8克,木瓜10克,干姜6克,茯苓10克,川牛膝8克,怀牛膝8克,诃子肉8克,炒甘草25克 ,淮山药30克 ,生地10克,炒当归10克,杭白芍10克,川芎10克,党参10克,白术10克,桂枝8克,桔梗7克,北柴胡7克,大豆黄卷10 ,杏仁6克,白蔹根4克,建神曲10克,麦冬15克,阿胶8克(烊化),红枣10克(擘)。6剂。

2018年3月7日二诊:患者自觉疲劳感明显减轻,睡眠质量改善,未再有明显心悸、憋气发作。自测脉搏无早搏,每小时自测仍有停滞频发,原本无规律搏滞变为有规律的五搏一滞。戊戌之岁,寒水司天,湿土在泉,中见太徵火运,火热与寒湿相争。时下惊蛰刚过,气温一度飙升直逼30度又骤降至零度以下,太阳寒水之气正盛。顾植山常言“看病也要凑时机”,遂处司天静顺汤合薯蓣丸振奋心阳为治。

2018年3月16日三诊:患者自觉精力旺盛,日间脉搏已无停滞,夜间也消失大半,夜间闹钟叫醒每小时一测,唯凌晨三四点钟有早搏。药既中的,上方制附子增至12克鼓舞阳气,并另处乌梅丸汤方于每晚顿服以调厥阴。

2018年3月28日四诊:患者自诉顽疾已愈。

(王静 青岛市中医医院治未病科)

静顺汤治疗带下病

王某,女,52岁。

4月1日早晨发热,体温38.5度,咽干、咽痛、干咳无痰,舌暗,苔白薄燥,脉浮数,予顾植山推荐的朱肱《活人书》葳蕤汤(玉竹、白薇、麻黄、葛根、石膏、川芎、羌活、杏仁)半付热退。但遗留有咳嗽、痰少、咽干,换用麦门冬汤(麦冬、桑白皮、紫苑、白芷、法半夏、钟乳石、党参、淡竹叶、甘草)3剂。4月5日反馈咳嗽已愈,但近2日白带增多,且外阴肿大,不红不痒,小便稍黄,舌质暗,苔白腻,脉沉。考虑患者平素脾虚有湿,麦门冬汤滋阴润燥之力大,故而出现带下色白,如今寒水之势强,故果断换用了戊戌年针对太阳寒水的运气方静顺汤加泽泻。

处方:茯苓20克,宣木瓜20克,制附片6克(先煎),川牛膝6克,防风10克,诃子肉10克,炮姜10克,炒甘草10克,泽泻15克。3剂。

服完药后诸症痊愈。

患者服用葳蕤汤、麦门冬汤期间,气温正处快速攀升之时,最高达29度,故而表现为燥热之象,用葳蕤汤、麦门冬退热、止咳收效迅捷。后气温骤降,全国大范围降温,雨雪交加,北京更是下起了今春的第一场大雪,表现出了寒水的强势,加上麦门冬汤的养阴润燥,导致湿浊下注,故而白带增多,且外阴漫肿。使用静顺汤祛寒暖脾,加泽泻去下焦之湿,故而获愈。

(张丽 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