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鱼
大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017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上海森林》:叛徒和英雄,一念之间

(2013-03-29 12:37:01)
标签:

上海森林

王学兵

电视剧

八卦

喜多瑞


《上海森林》:叛徒和英雄,一念之间


    抗战剧火热荧屏,在收视大热的同时也引来了种种争议,比如有些“另类抗战剧”,甚至让英雄徒手把敌人撕成两半。在圈内很多编剧看来,如此另类的抗战剧诞生的原因,是很多编剧都在“闭门造怪”。日前,一部在东方电影频道热播的电视剧《上海森林》就体验了编剧们的“集体反思”。
    笔者了解到,《上海森林》由“喜多瑞”旗下的国内精英团队编剧,它讲述了1931年的上海,王学兵扮演的神偷萧恩一步步揭开日本人盗窃故宫国宝秘密的故事。这部戏的编剧闫刚和刘毅都认为,《上海森林》没有生硬地强调国仇家恨,也没有刻意丑化敌人,而是从一个特别的视角,与观众分享一个独特的小人物、大时代的传奇故事。在创作上,“喜多瑞”编剧团高度尊重史实,沿着史料缝隙,把握了大时代的脉动。
    而除去精良的制作,《上海森林》的台词亦非常经典,比如“叛徒和英雄,一念之间”,“你辱没了贼的家门,贼偷东西,但不杀人”……这些带有电影质感的对白,不仅提升了全剧的品质,更成为不少剧迷挂在嘴边的“金句”。

《上海森林》:叛徒和英雄,一念之间


    以下就是《上海森林》中的经典台词:



   

萧恩:这种东西既是盖世奇珍,也是杀身的祸害。你拿如来慧眼去,也能断出个

    真假,要是非要问,你就告诉他世间悲苦,佛祖看着这一切啊,泪都流干了。

 

尹雪雁:我们这行呀,大红大紫的就跑场子,当红的就坐场子,不红不绿的,要等场子,我就是那等场子的,所以人家老板给机会,我就得来呀。

 

老裁缝:行走江湖,义气是很重要,但命更重要啊!命都没了,拿什么来讲义气?

 

谷雄飞:一原来贼也有情有义?

萧恩:您是上等人,生来高高在上。在你的眼里,我们都是狗么?

谷雄飞:你选了贼路,还指望别人高看你一眼?

萧恩:探长,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

 

谷雄飞:如今社会上的一些年轻人,自以为受过新式教育,读过几本书。就把

昂得像法兰西公鸡一样。说一些不痛不痒的俏皮话,以为自己很时髦!

 

佟远山:警探是事后诸葛亮,文物丢不得,事后就算破了案,我也是失败。我需要事前诸葛亮,将盗贼扼杀在动手之前。贼,最熟悉自己同类的气息。

 

谷雄飞:我的确碰到过不少难缠的家伙,走私军火的、贩毒的、患有精神病的连

        续杀人狂…… 我比较喜欢称他们为:对手。至于你说的完美先生,他

        只是个蟊贼,他没这个资格。

 

谷雄飞:我见过很多犯人,哑口无言的时候就假装胸有成竹。看看钟,喝喝水,

玩深沉。

 

萧恩:这才是我真正流氓的地方,那就是劫持你,然后逃出去。哎呀,我唯一纠

      结的就是,如此利用天真烂漫的你,我是不是有点太无耻了。

袁嘉怡:无耻的你,计划虽好,但是恐怕要泡汤了。

 

老裁缝:“我怕阎王爷派小鬼来勾我!”

萧恩:“阎王不喜欢穿西装,他不会收你的。”

 

老裁缝:其实,人呐,就是那么两分钟的事,扛过去了,就是英雄,扛不过去,

        就是狗熊。没人问他受过什么罪,吃过什么苦。

 

尹雪雁:小时候,我一直盼望父亲来接我,可总是等不到。后来我对自己说,他死了,而且有了你跟师父在我身边,我觉得很幸福,一切都够了,可他却出现了。你说这是不是就是戏文里常说的造化弄人?

萧恩:这不是你的错。要是有这种造化,我倒是想被弄一下。

 

尹雪雁:你生了我,却不养我。我还是叫你一声爸爸吧。以后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给你上一炷香的。谢谢你生了我,让我知道,人世间有多苦!

 

谷雄飞:你这种吊儿郎当,油腔滑调的家伙,是怎么侥幸活到今天的?

萧恩:一本正经的探长不也活得好好的吗?

 

谷雄飞:想找个靠山?

萧恩:有人养狗,有人玩鹰,你见过家养的麻雀吗?

 

萧恩:天上的星,落了。地上的诸葛,死了。这就是命。

 

萧恩:那对我来说太奢侈了。你瞧瞧这上海滩,就是一片汪洋大海。这儿有小鱼,也有鲨鱼,还有大鲸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但无外乎你吃我,我吃你的。我是个贼,就该飘着荡着,停不下来。我不知道哪天会收手,但有一点我清楚,我会死在街上,而不是床上。我接受这个,但不能让别人也接受,所以,我不能有家。

 

谷雄飞:上海滩有三百一十万人,就有三百一十万种死法。至少,他没死在牢里,没被枪毙,再用不着担心被警察抓、被人打。这结局,还不够好么?想死得体面点?那下辈子就不要做贼!

 

八爷:这摊烂事是你开的头,至于怎么收场,也由你挑。你可以扣捕我,或者乱枪打死我,这取决你想要明天的报纸用多大版面报道这件事。

 

萧恩:我做贼的,经常要跑路,任何十秒钟放不下的东西,我不能要。包括你。

 

谷雄飞:你这家伙,阴沟里的泥鳅,浑身都软,就是嘴硬。

 

尹雪雁:你心目中的我是什么样的人?歌女?飞贼?还是一个腻味了就会忘记的

过客?

华士英:你心中的我又是什么样的呢?署长?恶棍?还是一个屡次被你伤害,却

还爱着你的傻瓜?

 

尹雪雁:少放屁!撒谎连眼睛都不眨。

萧恩:但是放屁我就会脸红。

 

八爷:什么叫后悔?这个世界上,只有后果,结果,没有如果。

 

 

尹雪雁:可不管我跑到哪里,你总能找到我。你对我说,能在山林里找到我的只有你,而趴在你背上的永远是我……

 

佟远山:中国有句老话叫买卖不成仁义在,这次的买卖如果砸了,那我们之间也就没什么仁义好讲了。

 

谷雄飞:有什么可怜!叛徒的儿子永远是叛徒,贼的儿子永远是贼!他能选择自

        己的路,但他依旧是一个贼!这就是他自己的选择!

 

嘉怡:难道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萧恩:我有,不过没那么廉价。

 

尹雪雁:不会结束的。如果一辈子都要亡命天涯,你能么?这是我和他的命。我

        们的命里,没有你。

 

萧恩:后来我知道,根本没什么灯塔。我这才明白过来,水手长是骗我的,他希望我能活下去。获救的前一晚,他没了呼吸,饿死了。你看得到灯塔的光吗?

袁嘉怡:我能!

萧恩:我不能。因为,我不是水手长。

 

萧恩:有些事,不是一个晚上就会有答案的。

尹雪雁:可有些事,错过了一个晚上,就永远不再了。

 

华士英:我们是同行。我还是很看得起你的。

萧恩:不。你辱没了贼的家门。贼偷东西,但不杀人。

 

万美琪:孩子,虽然我知道这没用,可我还是想问你一声,能原谅我吗?

尹雪雁:不,我不会。可我会试着把它忘掉。

 

萧恩:先不要说什么回归正道。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正道是什么,邪道又是什么。

侵吞、掠夺、欺骗,在权力的帮助下,都可以成为正大光明的事情,勤劳、信义、忠诚,都可以被视作犯罪。这个世道就是黑白颠倒、善恶不分,既然道理在有权力的人一边,我追求权力就是了,为什么要走你们划出的所谓正道?

 

袁嘉怡:以前你是个贼,可在我心里,你是个英雄。现在,你穿得像个正人君子,

        可我瞧不起你。

 

佟远山:叛徒和英雄,其实只在一念之间。有些人挺住了,有些人没挺住。挺住的,就是英雄,没挺住的,我不能说他是懦夫!因为那些没经历过的人,是没有办法想象的!

 

谷雄飞:我知道,你爱的不是我,现在还不是。这对我来说不重要。我知道我爱的是你,这才重要。我说过我会等。

袁嘉怡:如果你等不到那一天呢?

谷雄飞:我知道你忘不了他,以前忘不了,现在忘不了。但有一天,你会的。那个伤害你的混蛋在看着你。他是个懦夫,他不敢面对。他一次次地伤你的心。可我现在不恨他。如果他给你的只有痛苦和折磨,让我帮你忘掉。只要你点一下头,这辈子,快乐的日子也好,不快乐的日子也好,我永远陪着你…… 你愿意吗?

 

袁嘉怡:我总想分担你的痛苦,可我一层一层剥开你的秘密,直到泪流满面,才发现,你的心其实是一棵洋葱,里面是空的。

 

雪雁:我是一个野丫头,从小都是你保护我,我当你是哥哥。等长大了,男人见得多了,我就知道,比你好的,一个也没有。我老盼着,有一天你看着我的时候,眼神里不再是哥哥对妹妹,而是,一个爱我的男人。哪怕只有一次,哪怕只有一秒。那种眼神,我没有等到。你看嘉怡的时候,我知道,我完了。你爱她,这骗不了人。

 

八爷:一个男人只有成了家,才算是真正的男人。

 

嘉怡:我只听说,人死前有一瞬间,会看到一生的片段,我没想到在婚礼上,我突然看到认识你之后,那一幕一幕。我恨自己,我知道不该去想,但就是忍不住。我问自己,如果所有的争吵、伤害、误会,就是为了分手、这辈子再也不相见,我会不会后悔认识你?

 

萧恩:我是个贼,我偷过很多东西,但现在最想还给一个事主的,就是被爱的感觉,那事主就是你。是我辜负了你,我不是你期待的完美先生,不值得你珍惜,也不值得你原谅。你就当遇人不淑,碰上个绝情的混蛋。

 

萧恩:救救自己的灵魂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别说你走投无路,路都是自己选的,就算现在,你依然可以选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